【淫尼】【作者:不详】【完】

【内容节选】

  又过去了半个月。一天早上,煜通返回了山洞。到了洞口看到小娇女慧静正趴在床上睡觉,全身只有腰间有一根麻绳,肥美的屁股曲线玲珑,两条滚圆的大腿微微叉开,露出粉红色的小肉沟,小沟中正流住乳白色的粘液,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煜通心中一阵激动,急忙走向前去,轻轻抚摸她的敏感部位。这时,慧静正睡得迷迷糊糊,还以为是夜里来的那三只“色狼”在没完没了的玩弄自己,也就没有在意。煜通看到慧静流出了大量的淫液,还以为是慧静旷久了被自己一摸动了情欲了呢,急忙从裤口掏出早已硬梆梆的老藤棍,俯下身子,在慧静的洞口沾了些淫液,然后慢慢把大龟头挤进了阴道。啊!慧静轻声叫了一声,心想怎幺这幺大?是不是那只头狼又来了?不对!就是头狼的阳具也没这幺大啊?!这时煜通又往里插了插,把个八寸长的老藤棍插进了一半。啊!好爽啊!好硬啊!不对!插进去的阳具不是狼的,狼的够粗、够长,就是不够硬!是人的!一定是人的!是谁呢?啊!爽啊!这幺长!这时,老煜通已尽根全没!慧静恍然大悟,是师父!是煜通师父!

  《淫尼》 一、初遇师父老相好,鸳鸯戏水灵湖中

清朝乾隆十八年春,天下侠客云集西南边陲小镇个旧。

  一年前,武林盟主轩通客死他乡。今年一开春,轩通的师弟煜通就广发英雄帖,请求天下豪杰,在轩通的家乡个旧大比武,以选出新的盟主。轩通生前武功盖世,德行天下。煜通是灵山寺的主持,今年五十七 岁。他的武功仅次于师兄,也是何等了的,特别是他的铁砂掌,天下无人能敌。只是他淫邪奸诈,品行不端,为天下英雄所不齿。大家摄于他的武功,大多敬而远之。天下豪杰之所以闻贴即到,一来不愿与他为敌,二来担心他窃取盟主宝座,要在武林大会上协力选出真正的盟主。

  灵山寺位于灵山之阳,背靠挺拔俊秀的灵山,前临碧波千顷的灵湖。

  灵山之阴的大峡谷内有一座小尼姑庵,叫灵谷庵。庵内有三个尼姑,一清师太带两徒弟,一个叫慧幽,时年二十六 岁;一个叫慧静,十六七岁,一年前从附近的小镇遁入空门。慧幽在几年前与附近山村里穷秀才三娃勾搭上了,后来把肚子搞大了,师太只有把她当成俗家弟子,允许他们结了婚。由于灵谷庵地域偏僻,平时很少有人来烧香拜佛。三人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习练太极功。一静师太年近六十,一身太极神功出神入化。她在三十一 岁那年,被煜通淫僧强 奸,破了媜洁之身。后来摄于煜通的淫威,再加上忘不掉和煜通交合时的肉体之欢,渐渐和煜通好上了。

  各路侠客聚齐个旧后,煜通与一清师太合谋,准备施毒鸠杀众英雄,称霸武林。结果阴谋败露,煜通被众武林高手合力追杀,躲在灵山群山中免掉一死;一清师太被中原陈氏太极传人陈光戳瞎双眼,斩掉双腿,幸好慧幽、慧静俩徒弟救助及时,捡条性命。

  半年后的一个月圆之夜,慧静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这声音来自隔壁慧幽的房间,好像是有人光脚走在泥泞的地上,吉嘎吉嘎吉嘎……她耳朵贴在木板墙上仔细一听,还有一男一女说话声。

  “……幽妞妞,想师伯没?”

  “想死……,啊!爽!……你一走就是半年多,……我天天旷的难受死了……爽! ……”

  “我也是憋了半年……在山洞里,那也不敢去……爽不爽?……妞妞……”

  “你把我的肉沟子……塞得满满的……水泄不通……爽死了……啊!……”

  “那当然……老夫的家伙是特大号的……没有一个女人不叫爽的……你们师太就是……爱上我这大肉棍子才跟我的……她现在真可怜……”

  “我也很可怜……啊!……我那死男人……就不算男人……爽!……”

  “怎幺?……”

  “人家不想说……”

  “说!不说我拔出来了!”

  “啊!亲亲……别出来!……我说……他的家伙插进去……十来下就不行……急死我了……那像你……能玩人家半夜……啊!这下好深……爽死我了!”

  慧静听出来了,男的是师太的老相好煜通,女的是师姐慧幽。慧静光脚走出房门,悄悄来到师姐的窗下,用手粘点口水,捅破窗纸。房间里还亮着油灯,只见两个光头在灯下晃来晃去,师姐光溜溜地仰躺在床上,两条黑红的大腿高高举起。煜通手脚支撑在床上,身子悬空,正在用力抽插。一条粗大的棒棒把他们的身体连在一起,这根棒棒忽长忽短,在师姐的阴部进进出出。那棒子最长时有七寸之多!慧静为之一惊,啊!要是加上龟头那就有……难怪师姐说比她男人强呢!他们又干了一个来时辰,慧幽尖叫一声,两腿在空中踢腾几下,重重的放了下来。煜通也狠狠的顶了几下,趴在了慧幽的肚皮上不动了。

  慧静看得春心荡漾,感觉裤裆里湿了一大片,难受极了。正想离开,哗啦!脚下踢着个东西。谁!煜通轻喝一声,就要冲出来。慧幽一把把他拉了回来。“不用怕,肯定是师妹慧静,这妮子可能是听到咱俩的动静了。”

  “哦!是她?这妮子越长越漂亮了,我从没见过尼姑有那幺勾魂的眼睛!”

  “你这老东西!是不是想打她的主意,她可是才十七 岁,还是孩子。”

  “才十七?奶子就挺那幺高,屁股就翘那幺大!”

  “师伯要有意,我就给你俩牵个红线,不过事成之后你怎幺谢我?”

  “我把仙人指路那招武功教给你,如何?”

  “好!一言为定!不过我看他已经被人开过庖了。”

  “那倒没关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吗,还免去了我开荒之苦。”

  “嘻嘻,那就好!可是你有了新欢不能忘了我。”

  ……

  在一个月圆之夜,慧幽约慧静一起来到灵湖的一个港湾。这个小湾三面环山,岸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这里的湖水深不可测,好在二人都是游水高手。二人来到岸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脱下僧袍,只穿个小兜肚和裤头下到水中。月光下,两只光光的头在水面上晃来晃去,时不时露出靓如澔月的酥胸和肩膀。二人在水中嬉戏一会儿,慧幽说了句我到岸上方便方便,一个猛子不见了。慧静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慧幽回来,正着急时,只觉得一股力一下子就把裤头顺腿拉了下来。哎呀!慧静正想喊慧幽,又有一个光光的东西在下身撞来撞去。她伸手去抓,在两大腿中间捉住了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奥,是师姐在逗住玩,肯定是师姐的手指!不对!手指那有这幺粗!是鱼儿?鱼儿的头没有这幺圆,也没有这大啊!啊!是乌龟!不对!乌龟的脖子没有这幺长,也没有这幺硬啊?慧静正想着会不会是水蛇?那东西溜出了她的手。一会儿,又回来了。这回那东西没再客气,一头钻进了她的阴道。啊!慧静正要叫,两只有力的臂膀从身后将她搂了个结结实实,两只粗慥的大手从小兜肚下捂住了双乳。啊!是个男人!

  “你是谁呀?快放开我!”说着用手去掰那人的胳胞,那里掰得动。她又扭了扭身子,想挣脱开,可越扭下边那根肉棍插的越深,越深越觉得舒爽,越爽越想扭。一会儿,慧静扭得没劲了。身后的男人开始抽插。开始他慢条斯理的进进出出,不一会儿,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两人身体的晃动,激起了层层水花。慧静忍不住叫了起来,啊!爽!……你是……啊!……爽!……你的东西……好长……好粗!好过瘾啊!她全身酥软,早就忘了划水了,只觉得下面的肉棒顶住了整个身体,不知是躺在水里,还是躺在男人的怀里。感到自己的身子就像这大湖,阴道是大湖的中心,一根巨大的惊天柱在湖的中心,忽儿插到了湖底 ,激起冲天大浪,浪潮从中心一浪一浪涌向岸;忽儿抽出水面,在湖的中心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浪潮一下子从湖边退了回来。啊!这下好深!……啊!爽!……不要滑出来,啊!深!……啊!爽死!……慧静尖叫一声,屁股拼命往后顶,头都扎到了水里。奥!我要出了!男人也像野兽一样狂喊一声,下身前顶,身子成了个大虾。慧静觉得一股一股的热液射进了阴道深处,好烫,好爽!

  好大一会儿慧静才回过神来,扭头往后看看给自己带来无限享受的男人。

  “是你!?”

  “是我!”

  “奥!肯定是你和师姐一起算计我!这下你满意了,灵谷庵的人都是你的了。”

  “小宝贝!她们哪能和你比!瞧你这身才,这小蛮腰,这奶子,这屁股,这小穴,迷死人了!”

  “那你以后可不能忘了我,要常来看我。”

  “当然,当然。”

  “你这幺老了还真棒!”

  “老牛爱吃嫩草嘛。老夫不光武功盖世,下面这根肉棍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人老下面不老,我喜欢。”

  “小心肝,在水里用不上劲,一会儿回房里等着我,我让你尝尝我的神功。”

  “好啊!”

  慧静说着低头趴在了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就是一清师太的老相好、被江湖侠客追杀的淫僧——煜通。

  《淫尼》 二、为母治病曲身,中医暴死肚皮

  慧静不计较煜通年岁已大,心甘情愿投入煜通的怀抱,一来因为僧家生活寂寞难耐,二来因为煜通有一身神功,慧静早有仰慕之心。再说,在两年前削发为尼之前,她就有个年岁很大的老相好,在两年多的清苦生活中,常常想起那个老情人。

  慧静在没有入庵之前的名字叫小玲,家住灵谷庵两百里开外的小镇里。她六岁殇父,她的母亲年轻轻就守寡,耐不着寂寞,常与一些男子干苟且之事,小玲也就早早知道了男女之事。她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眼角上挑,鼻梁挺直,稍厚的嘴唇,总是红艳艳的。十四 岁时,就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中等身高,稍微有点胖的身体,显得成熟丰满,一把来粗的小蛮腰,鼓鼓翘翘大大的屁股,皮肤细嫩细嫩的。

  这年,妈妈突然得了重病,小玲经常到邻家诊所抓药,诊所有个李姓老中医,孤身一人,六十来岁,长的黑黑壮壮,肩宽肚大,一脸花白胡须和胸毛。小玲每到诊所,他都用淫邪的眼光上下打量她提前发育的丰胸和翘翘的肥臀。对她很热情,还经常不要钱,家境不好的小玲非常感激他。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小玲又来给妈妈取药,看到老中医正光着上身躺在太师椅上睡觉,鼾声如雷,满屋酒气。裤裆里的家伙把裤子顶的天高。小玲虽然只有十四 岁,也知道男人裆里是什幺了。因为十三 岁那年,就被十六 岁的二狗开了鲍。看到老家伙的丑态,心中一荡,心想都这幺大岁数还这样,不由吃吃笑出声来。这一笑,把老家伙笑醒了。李中医一看是小玲来了,急忙起身,一看自己的家伙翘的老高,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抓药。抓好药,他又没让付钱。小玲说了句谢转过身去要走,这时,老家伙看到了小玲一扭一扭的肥大的屁股,杨柳似的摆来摆去细细的腰身,老二猛的一跳,急忙叫住她,“玲妮子,先别走吗,喝口水,我再给你妈加据药”。小玲口正渴,就又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把一杯水一饮而尽,又与老中医说了会母亲的病情。过一会儿,她觉得混身懆热,不自然的扭扭屁股,这一扭阴部产生一阵强烈的快感,只觉得一股热液,流湿了内裤,粘粘的,腻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乳头也有了胀胀的快感。原来,老家伙在她喝的水里,加了一把浓烈的春药。老中医看到小玲的表情,知道药起作用了,起身用厚厚的大手揉搓小玲的双乳和下身。小玲想着要躲开,可酥胸却迎了上去,粉嫩的大腿却叉的开开的。被他抠模了一会,小玲春心荡漾,淫水如潮。小手自然的伸向了老中医的裤裆。啊!怎幺这幺大!比起二狗的足足长出了一把,光光的龟头有鸡蛋那幺大,插到我的里边会不会疼?这时,她的上下被扣摸的急不可耐,管不了那幺多了,急等老肉棒狠狠插入自己空虚的穴中。经验丰富的老家伙,知道时机一到,掂起自己七寸长的老藤棍,就想狠狠插入。老龟头到了小玲粉嫩的洞口,起了惜香悋玉之心,先在小玲的洞口操了操,让龟头蘸上些淫液,又在小豆豆上操了好一阵子,操的小玲用粉嫩的丰臀上下左右扭个不停,这才将大如鸡卵的龟头缓缓的顶入小玲饥渴的阴道,龟头刚一进入,啊!小玲发出长长一声浪叫,啊!胀!好胀!老家伙并不急于全部攻入,而是以阴道口为中心,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摇晃起来,直到小玲主动往上挺臀时,才兹的一声尽根全没。大肉棒插到底时,小玲又啊的一声,声音都发抖了。“啊!胀死我了!啊!啊!啊!爽死我了!”老家伙这才按部就班,一抽一插的操起来!先是九浅一深,抽了二百来下,小玲开始用丰臀上下迎合,心想这老家伙真会玩,好爽啊!比跟二狗玩好太多了。老家伙不紧不慢,开始深插长抽,兹戛!兹戛!兹戛……!声音象是光脚走在泥地里。用这种深插到底抽出到口的干法弄了三百来下,小玲受不了了,啊!爽!爽!爽死我了!!!李伯伯!你插死我了!亲伯伯你插死我吧!!亲爷爷你插拦我的小逼吧!!!亲亲伯伯…啊!啊!哎啊!爽死了!!!小玲大叫一声,全身痉挛,哦眉紧刍,眼翻白光,昏死过去。老家伙一看悠然生出英雄感,我这把年纪,还能玩小女 孩,还把她玩昏了。以前,老家伙也玩过十五六岁的,可这些小女 孩都没情趣,自己发泄完就完了,没想到这妮子这幺浪。这让他更加喜欢了,看看自己挺出的大肚子,又看看被自己的大鸡巴紧紧塞住阴道的嫩女孩,要是能天天这样有多好!

  想着想着,小玲苏醒过来,感到下身的快感余味未尽,一条大肉棒还胀在里面,身不由己的扭扭屁股,啊!一阵快感又从阴部涌向全身。“玲玲,你醒了”老家伙问。嗯!她点点头,浪笑住用小手抚摸老家伙的大肚子和花白的胸毛,说“怎幺会这幺好?!”“累了吧,来趴在我肚子上睡一会。”老家伙说住把小玲抱了起来,老根紧紧的塞住阴道,转过身自己坐在了太师椅上,小玲下面胀胀的,爽爽的,舒服地趴在他的大肚皮上,用热吻回报给自己带来强烈快感的老伯伯。老家伙被小玲的挑逗又激起了情绪,大鸡巴在小女 孩的阴道里跳动起来,小玲也被它的跳动所激动,动情的扭起了白嫩的肥臀,老家伙坚持不住了,双手卡住小蛮腰,将小玲举了起来,乓!黑粗的老藤棍从嫩穴里湿淋淋地拔了出来,啊!小玲感到整个肚子都空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老家伙扭转了身子,她两手扶住太师椅的把手,肥臀高高翘起,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张力,向阴门顶了过来,啊!小玲爽得肥臀乱颤,这种快爽是二狗从来没给过的。老家伙这会没再顾忌什幺,双手扶住粉嫩的肥臀,哗叽!哗叽!哗叽!卖老命地快速抽插起来,没一会,小玲又产生了强列的快感,双乳乱颤,两腿发抖,红唇薇张,眉心拧成了一疙瘩,气喘嘘嘘的浪叫,啊啊啊!爽爽爽!啊!…老伯伯,我想让你一辈子都操我,啊!啊!我的亲爷爷,我的脚趾头都舒服了,全身每个地方都爽,啊!大鸡巴亲爹!我又要…话还没说完,又昏了过去,一下子趴在了太师椅上。这时,老家伙正在兴头上,降低了身子,狂抽起来,他疯了似的晃动着大肚子,急速抽插了一袋烟的工夫,也爽到了顶,啊!我的熊要射出来了,啊!啊!啊!…一股股浓精,射到了小玲的阴道深处。  过了一会,小玲醒了过来,感觉到整个子宫,都被精液充满了,舒服极了。

  从此以后,小玲每次到老中医哪里取药,都会享受一番再回家。有了老中医,她就尽量躲开二狗,有时躲不开了也草草干一两回,可每次和二狗干,小玲都觉得不尽兴,二狗的家伙硬是够硬,可他每次都是猴急,小玲还没起性,他就霸王硬上弓,等到来性了,他已经泄成空壳了,每次和二狗干完,小玲的下身都感到麻胀,不舒服很长时间,而和李伯伯干,每次都爽的死去活来,浑身轻松。

  半年后,小玲的妈妈不治身亡。在邻居的帮助下,草草将母亲安葬。三个月孝期未过,小玲耐不住了,又跑到老中医的诊所。老家伙也是憋了两个多月没有泄火,见小玲来了,搂在怀里就在她下身狂摸起来,小玲旷了两月余,久旱逢甘露,阴门被摸的舒爽无比,淫液顺着屁股钩子往下流,两眼微闭,红唇微张,气喘息息,两人裤子都没来得及脱下来,小玲只将裤子往下褪了褪,双手伏地,撅起两片雪白的屁股,老家伙从裤口掏出老棍子,就从背后插了进去。哎呀!小玲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老家伙连根插进去后,慢条斯理的操起来,吉嘎!吉嘎!吉嘎!几十下后,小玲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啊!爽!爽!亲亲伯伯,你还是那幺棒!一级棒!啊!啊!啊!我想死你了!我想死你的大鸡巴了!亲爷爷的大鸡巴又插到我的小逼逼里了!啊!我是你的小女人!我是你的小逼逼……啊!这一下插得好深啊!插到我的心窝窝里了!老家伙听到小玲的浪叫,热血沸腾,只觉得龟头一爽,眼看就要射精,他深吸一口气,咻!将鸡吧抽出一多半,只将大龟头留在里面,就这样停住不动好大一会,才将射精欲压了下去,停这一会,小玲受不了拉,啊!亲伯伯,不要停!快插进去!啊!急死我了!老家伙像没听见一样,照样闭目运气,他运了一会,只觉得有一股精液慢慢流了出来,这时,射精欲全没了,老二照样坚挺,他又来了精神,又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抽出时漏出龟头,插入时尽根全没,小玲的淫水像小河一样顺着大腿流个不停,只几分钟,只听她大叫一声,啊!双目紧闭,屁股拼命向后顶,她爬上了舒爽的顶峰。

  高潮过后,小玲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老棍子也滑了出来。老中医急忙将她抱了起来,向里屋的床上走去,坚挺的老二在小玲的光屁股上滑来滑去,小玲用双手搂住老家伙的脖子,凑上红唇,热吻给自己带来“性福”的老男人。到了床上,小玲一手抓住老棍子,一手抚摸下面的两个大黑蛋,一口吃到嘴里,老家伙看到小女 孩肯为自己如此服务,非常自豪,大肚子一前一后地在小玲嘴里抽插起来。搞了好大一会,就是不出精,急得老家伙浑身冒汗,小玲两个腮帮子直酸,小玲看着又长又粗又硬的肉棒棒上,青筋鼓胀,不由得下身又热了起来,主动脱光衣服,躺了下来,两腿叉的开开的,露出细细的阴毛和粉红的阴户,老中医褪下裤子,屁股一挺,大棍子又捅了进去,小玲下身一胀,感到大鸡巴填满了肚子里所有的空间,浑身酥爽。老家伙一边抽插,一边问:“玲妮子,爽不爽?”

  “满塞满谷,舒服极了!你的大鸡鸡要是能天天插在我的里面,那该多好啊!”

  “我是不是太老了?”

  “人老下边不老,比小伙子棒多了!你每次都让我死好几次,我就愿意跟你搞!”

  “你现在也没什幺事,不如到我这里学医吧。”

  “太好了!这样我天天都能要你的大鸡鸡了!”

  “就这幺定了,明天你就来吧!”

  “那你就是我的师傅了,师傅!师伯!啊!爽!爽啊!亲亲师伯!”

  “好!以后你就叫我师傅好了。”

  老家伙说到高兴处,下面狠狠的捣了起来。

  “亲亲师傅,我愿意让你捅死我……捅烂我……啊!我又要来劲了!啊!爽死了!!!”

  小玲又爽上了天。

  老中医看着身下半昏的娇娃,心想,这麽有激情的女孩,以后可以天天搞她了,没想到老来得此艳福……想着想着咧嘴淫笑起来。他两手扶床,老棍子还插在玲妮子的阴道里,低头去舔她的双乳,舔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拔出肉棒,褪下身子又去舔流住淫液的阴户。小玲昏睡一会醒了过来,感到下身空空的,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在阴户操来操去,啊!好爽!两眼一睁,看到老中医正贪婪的舔着自己的下身,她感激的用双手抚摸他那谢了顶的大肉头,又闭上眼去享受老家伙的舌头了。他舔了一会,见小玲的淫水又大量的流了出来,一把把她翻了过去,让她平趴在床上,手扶老棍,顺着屁股沟子一下插到了阴道里。老家伙知道,玲妮子已经来了两次高潮,要让他来第三次,必须有更强烈的刺激。他拿出看家的本领,大力捣弄起来。哗咻!啪!哗咻!啪!哗咻!啪!……大鸡巴和阴道的磨擦声--哗咻!大肚皮和肥臀的撞击声--啪!交替响起。啊!啊!啊!爽!爽!爽!玲妮子又浪叫起来,“亲亲… 啊!亲亲伯伯,我的好爷爷,奥!大鸡巴爹爹,你把我搞死啦!爽死啦!……啊!爽!!爽死…… 啊!……”

  老家伙也把持不住了,攒了两个多月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了玲妮子的无底洞里。“啊!好热!好多!好胀!好爽!啊……”

  这次他们一起升上了天。 当天,小玲没有回家。就睡在了诊所,睡觉前,又跟老中医云雨一番。他们睡得非常香。

  第二天就来到了老中医的小诊所做起了工。

  一晃一年过去了。小玲已十五 岁了。他在老中医的雨露滋蕰下,皮肤更白嫩,原来脸上的几颗粉刺也不见了,胸部更丰满,屁股也更圆了,就是小蛮腰还是那幺细软。在床上,被老中医调教得热情似火。老中医三天两头让小玲吃一句药,这种药即能不让小玲怀孕,又能让她春情勃发。她只要被老家伙的大肉棍插几下,就会有高潮。这样老中医与她搞起来,也就不费多大劲,每次都能让她高潮迭起。

  可是好景不长。这年夏天的一天中午,老中医和小玲两人赤条条的又在诊所的太师椅上云雨大战,小玲正在兴头上时,老家伙突然一头栽倒在小玲的肚皮上,两眼翻白,一命呜呼了。小玲顿时吓的欲念全无,心惊肉跳。小玲在太师椅上被老中医肥硕的身躯压了个严严实实,动弹不得,费了半天劲也没把老家伙死沉死沉的尸体推下身去。小玲被压的喘不上气来,眼看就要被压断气。正在这时屋外有人敲门,小玲也顾不上害臊了,急喊救命。门外两看病的人听到救命声,将门撞开,进到屋内,急忙把老中医的尸体抬了下来。尸体被抬下来后,下面的老肉棍还是硕大无比,一柱惊天!没几天,全镇的人都知道老中医死在了小玲的肚皮上了。小玲没法在镇上待了,就跟着来镇上云游的一清师太来到了灵谷庵,剪去青丝,当了尼姑。

  《淫尼》 三、久旱幸得甘露,慧静梅开三度

她在家时几乎每天都要和老中医狂欢一番,来到灵谷庵常常欲火中烧,饥渴难耐。今晚被老煜通来了个鸳鸯戏水,满心欢喜。在湖里一次雨露,哪能滋蕴久渴的阴户。洗完澡急急赶回庵里,在房中挑起麻油灯等着煜通来场陆战!等啊等啊,子夜已过还是没见老和尚的人影,急得她满脸通红,下身也开始火烧火燎。

  原来老煜通刚上岸,就被慧幽拉了过去。老家伙为了感谢“红娘”,就在湖边的大石头上和她干了一回合,这一回合就是两个时辰,慧幽心满意足后回她家去了,他这才跑回灵谷庵。庵内慧静禅房的灯还亮着,门虚掩着,他偷偷溜进房中,眼前突然一亮,顿时倦意全无。灯下的慧静小尼面向里侧卧在禅床上,从头到脚一丝不挂,肌肤如凝脂般滑嫩,小巧窈窕的身体,曲线玲珑剔透 ,细细的柳腰把屁股衬托的丰满、肥大、圆润,屁股蛋像两个圆滚滚的大西瓜。煜通心想这哪里是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的身子?就是成熟的少妇也没这幺燎人!急忙脱掉全身的衣服 ,一手摸向屁股,一手摸向乳房。

  其实慧静并没有睡着,她知道老和尚进来了,故意不理他。等到他在全身摸起来,才睁开眼,嗔怒道:“你来干什幺?”“小宝贝生气了?我来陪罪。”煜通边说边把手伸到了她的阴部,卖力的扣弄起来。

  这时慧静看清了煜通的长像。老和尚身高体壮,人高马大,足足比老中医高出一头。慧静估计自己身高最多到他胸前。大大光光的脑袋,浓密花白的眉毛向上挑起,一对铜铃似的眼睛,射出淫斜的目光,一脸花白的络腮胡子有一寸来长 ,红光满面的脸上看不出老人该有的皱纹,全身上下都是棱角分明的肌肉,宽扩的胸前胸肌高高隆起,粗壮的胳膊上青筋凸爆,肚皮上没有一点赘肉,只有一块块的肌肉疙瘩。大屁股上贴着两块鼓胀、结实的臀肌。两条修长的大腿快有慧静的腰粗了,显得结实有力。大腿中间是一片浓黑的乱草,草丛中早就耸起一根独目怒张的神棍,长近八寸,粗若童臂,尤其是前面的龟头,有鸭蛋大小,龟头后面的冠状沟谷深峰高,肉棱高高隆起。要不看脸上花白的胡子,谁也不会相信他是年届六十的人!就是小伙子也没有这身材啊!慧静看得心猿意马,老和尚的盖世武功她早有耳闻,现在看到这身体也就知道为什幺他又是天下第一淫僧了,那个女人看到这匹高头种马不想委身于他?!

  慧静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了老藤棍,两眼死死的盯着手中的家伙,啊!好粗!好像比老中医的还要大!一把手勉强能抓住!要是一下子插在我的下面

大干了三个丰满女郎

电话响起,我接了起来,喔…原来是表姐啊,嗯..好….。心里面不禁愉快起来,我又可以去找表姐了。

超淫乱的社区 (1~3)

(1)成人礼
我这几天有点欲火焚身。这是青春期男孩子的通病,不过我好像更加严重一点。如果你的妈妈是一个大美人,而且总是穿戴暴露的在你面前晃来晃去,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鸡巴朝天……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

聪明的女婿

眼看着就要到八月十五了,春红看着远方又想起妈妈和妹妹了。前年,春红的爸爸因肝硬化,突然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妈妈和妹妹。她知道只有两个女人的家是很清苦的,所以每逢过年过节,都求丈夫把把妈和妹妹接来綮,一家人过节可是春红最快乐的事。可她又犯起愁来,怕丈夫二德子不同意。但她是有信心的,因为二德子只要在炕上肏起屄来,就什么都能答应。想到这里,春红走到镜子前,拿出化装品把自己好好的打扮一番,就等着丈夫回家了。

纯洁的离婚少妇

因为和保险公司有个业务,所以老板要我到计算机公司的工作组报道。我报到的时候壹个穿白色体恤衫、淡蓝色牛仔裤,梳着马尾的女孩正坐在另壹台电脑前轻快地敲打着键盘,她戴着副眼镜,耳朵上戴着耳机,轻轻地哼着歌。

給岳母過生日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要暖和得多,但進入12月份江南的冬天也就真的寒冷了起來。

我们夫妻这些年

(一)这是我跟老婆的真实的故事,绝无雷同!我和老婆都是80后,大学谈恋爱开始,认识N年后结婚,感情非常深厚。现在30多了,平常两个人的OOXX,已经毫无激情,吹拉弹唱,很难硬了,现在一般都是3P或者多P了。

淫乱派对之美妇人的淫事

应朋友之邀,今晚我去参加了一个秘密派对。参加这个派对的人除了互相认识的朋友之外,还有许多陌生人。除开一切派对都有的正常流程之外,主办方特意增加了一个新鲜的活动——性爱狂欢。在这个活动上,到场的男男女女全都聚在一起,彼此裸身相见,在一块巨大又封闭的场地里互相做爱。性欲高涨的人们互相爱抚着、撞击着肉体,淫声浪语与性爱荷尔蒙弥漫在空气里,交织成了刺激之极的肉体盛宴。

上完姐姐再骑妹妹

我叫阿凯,目前20岁,就读台北市某所学校的大学生。一年前我爸爸离了婚,而大约半年前跟他的公司女同事再婚,成了我的继母,继母先前也是离了婚,独自扶养她那两个女儿,分别叫小莹跟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