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的母亲和淫荡的大肚阿姨

我今年十六岁,我的家是单亲家庭,十岁的那一年,父亲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相依为命。

处女美腿姊姊

悦芹,一个十九岁的美丽女孩,有着完美的身材,172cm的身高,以及36c_24_35的肉体

恋美艳母的依据

1.绝望的回应
一位年约八十几岁的银发老人独自在书房,黯然的叹气,只靠着大光灯迷惘看着今天带回来书桌上的文件…“唉…老了…”我望着我自己的这一曾不变的书房,足足有大半辈子都在书房度日…不知曾几何时,我的声音和身体越来越苍老…“实在是太悲哀了,我为了了解这世上的起源,将大半生奉献在追求学问上…”我坐在人工皮倚上双手手肘放在书桌上抱着头叹道。“哲学、法学、医学、神学、连魔术与链金术我都有所钻研,可是为什么…对我来说这世上充满了谜团爱情亲情,而我还是得不到解答…?”“我浪费了青春,牺牲了享乐,到底又得到了什么…神啊…不…恶魔也好…?

新婚夜前,给老爸夺了处女

女儿出嫁前夕,父女俩独处女儿闺房,老爸这时看了女儿一眼,但见女儿秀发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玉貌花容,艳色照人,眉淡拂春山,双目凝聚秋水,朱唇像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嘴角含春,一双明眸中,却是水光流转,实人间尤物,于是突然一个邪念涌上心头。

诱人小姨学电脑学上床

我名叫谭祥,十六岁,我有一个美小姨叫嘉美,我叫她嘉美姨。嘉美姨是我妈妈的妹妹,她的职业是模特儿,她十四岁时被街上的星探发掘,初出道时她已经担任动漫女郎,早在第一代高达动画和模型出现时,她经常出席不同的模型展,动漫节中担当角色扮演的模特儿,她以穿驾驶服的马茜、军官服的花拉或娜娜造型,穿着机动战士联邦军制服,作为招俫。

與兼職熟女激戰

盛夏的都市風雨無常,剛才還是晴空萬裏,雲朵滿天烈日炎炎,現在卻是在轟隆隆的雷聲鋪墊後,大雨如期而至,烏雲滾滾,大滴大滴的雨水落到地面上,使地面上到處都是跳躍著的水花,像一個個白色的精靈在喧鬧地舉辦舞會。

酒店的打賭

那天我跟JUDY下班後到101大樓地下室的XXX夜店去喝酒,夜店中鶯鶯燕燕的男女,在電子音樂聲及酒精助興,加上時而幽暗時而閃動的燈光隨著音樂節奏不停的變換,每一個在場的男女情緒都顯的異常的興奮,夜店中的女客總是得打扮的極為的誘惑和性感,在舞池中風騷的擺動自己姣好的身軀,我和JUDY也在這種氣氛感染下情緒是越晚越HIGH。

天上掉下小姑娘

天气好热啊,热的地铁上的我昏昏欲睡,逐渐进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诸位不睡午觉下午上课打瞌睡的同学一定懂,这种时候其实脑子还能保持一定的清醒,但身体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感觉自己左摇右晃得像是个在伪装成半软不硬的J8的行为艺术家,可真他奶奶个嘴的不举。

治疗妈妈的伤痛

为了摆脱离婚带给我们身心的创伤,我的母亲和我最近搬家到一个新的小镇。

两个白领性感女人的惨叫

女上司的叫床坚叔在淫城开的工厂里,有不少性感熟妇。他的财务部女经理也是一位性感熟妇,她名叫吕云,47岁,身高1米69,人高马大,杭州裔,相貌清秀,肤色极白净,长发梳在脑后,戴一金丝边眼镜,平时非常严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