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追杀令(十)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十)
由佳在浴室里淋浴,我和裕子把裸照和底片烧成灰烬,丢到冲水马桶里。
「洗干净点,由佳。」我说。
「有啦,我很用力洗耶!」由佳身上满是泡沫,连头发都是湿的,她手拿莲蓬头从头上往下冲洗,冲走身上的泡沫,还特别好好洗涤自己的下体。
这时电梯铃响,是北篠薰回来了吧!我和裕子走出浴室,见到北篠薰仍然坐着轮椅由她的贴身秘书推着,身后跟着六、七个年轻女孩。
「妳们已经到了。」那女秘书说。这时由佳从浴室出来,她身上光溜溜的,用一条白色浴巾在擦干头发。
北篠薰见到她先是兴奋,然后又有点沮丧。
「好,妳们懂得穿着打扮,手腕也很好,当我的公关是绝对够格,昨晚建了大功,我又从银行团借了几十亿,又逮到了他们的把柄,咳……咳……咳……。」说着北篠薰突然哮喘,接下去的话就听不出他在讲甚么,但他做个手势,要他的贴身秘书代他发言。
他那高傲的秘书说了:「社长今晚要和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应酬,他要妳们好好伺候,社长有求于他们,如果事情成功了,会有一笔钱给妳们。」
「我们会看着办事的,走吧!」我说。
北篠薰仍然说不出话来,他挥挥手,他的秘书们推动轮椅,由佳把衣服穿上,我们一行人到停车场。
我们和北篠薰坐在同一部加长型豪华轿车里,她的贴身秘书向我们做一番简报。原来今晚真的要去会见走私集团的首领,他们不但提供冰晶原料和枪械给北篠薰和摩理教,也是洗钱的中间人。北篠薰从不相信男人,他的保镳都只是在外围保护他,他只相信追随他的女人,所以我猜测他那些机要秘书手上拎着的四个手提箱,里头一定都是装着现金。
去陪走私集团的首领睡觉也是摩理教里的美女必修课,她们那一个不是跟过无数重要人物睡过觉才爬到今天的地位。
「妳们三位都比我们漂亮多了,对付男人也有一套,以后在组织里还要靠三位提拔了。」北篠薰的贴身秘书酸酸的说。
「那儿的话,妳太擡举了。」裕子在和她说些客套话。
我假装需要补妆,打开手提包,拿出粉扑来修补鼻梁,其实是打开了无线电通讯器。
「那么我们在那里和他们会面?」我问。
「那是秘密,我们到了海上才会知道。」
车子到了码头,我们登上一艘豪华游艇,游艇出海后,那个贴身秘书就接到一通行动电话,告知会面地点就在渔夫岬外。那地方风景秀丽,白天游客如织,夜晚就无人敢近。
我们谈起了渔夫岬的地势,它是这一带海岸绝无仅有的岩岸地形,海床的景色优美,但在夜晚就增舔几分危险性。希望这段谈话能透过无线电通讯器传达给直美。
今晚的风势稍大,游艇随海浪起伏,几十分钟的海上航程终于到了渔夫岬附近,并见到海上停泊着一艘灯火通明的双船体的大邮轮。这艘邮轮又比北篠薰的「爱琴海号」大一点,造型更现代化。
游艇逐渐靠近邮轮,船上的水手放下升降梯,秘书们推着北篠薰的轮椅登上升降梯,而我们也登上邮轮。升降梯向上升起,北篠薰就只带着十个女人进入了邮轮。
「北篠薰大哥,怎么坐轮椅了,近来酒喝多了,女人也玩得多了。」一阵豪爽的声音来自一个高大、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他一身紧身的皮衣穿着,身旁跟着两个一样紧身皮衣装扮,面露凶光的美女,身后则男男女女的站立数人。
北篠薰想说话,却仍是发不出声来,只是一味的笑着。
「好啦,好啦,说不出来就别说啦!一起到船里边玩玩吧!」那中年男子说。在他的邀请及带领下,一行人缓缓走进船舱。
「龙太郎大哥,我们还是尽早把重要事情办一办,要玩的话,可以改天谈。」北篠薰的贴身秘书说。
「哦,久美子,现在换妳代表发言了吗?妳们教主就算口不能言也是亲自来,难道妳代表他,还是妳说了算呀!」那龙太郎说。
「我是教主身边最亲密的人,当然可以代表他的意思,教主玉体欠安,应该让他尽早休息。」叫久美子的贴身秘书说。
「教主休息以后就是妳掌握大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了,是不是呀?」那龙太郎这句话够毒。
「太郎你,你想挑拨我们!」久美子走向龙太郎,附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你忘了我们过去那段甜蜜时光了吗?」
「甚么,教主退休享清福,妳跟教主名下所有的产业都属于我的,我人财两得?这是北篠薰大哥的意思啰!」那龙太郎故意这么说。
北篠薰闻言异常激动,肥胖而无弹性的躯体因愤怒而激烈的抖动着,由佳此时正好站在他身边,北篠薰情急而又不能开口的情形下,他握着由佳的手,期盼的眼神望着由佳,好像希望由佳帮他讨回这口气,但是由佳存心看热闹,根本不想插手,北篠薰被急的又咳得厉害了。
「教主只是受点风寒,喉咙不舒服,说不出话来。」我见由佳不愿出头,现场又尴尬,只得应酬一香。「但是他还是大权在握,咱们海上陆上两结合,一直都是唇齿相依、互蒙其利,龙太郎先生能在海上叱咤风云,可也不能少了陆地上我们教主这位朋友。」
龙太郎「哦」的一声。「北篠薰大哥身边多了好助手喔!人长得漂亮,身材好又伶俐,比起以前那些女人要精明多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资格在这里发言。」
「她只是新来的……,」久美子不屑的说。
「新来的又怎样,今天本来就是要来陪陪龙太郎玩玩的,妳却不想给我这个机会,到底是何居心。」我说。
北篠薰突然在这时拍起手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既然是来玩一玩的,好哇!最近我想到一种新游戏,叫做拔河,可不是妳们想像的那种拔河,这种游戏好玩多了,到里面玩,空间比较大。」
那龙太郎迳自走往船舱内部,那船舱中布置得极为豪华,一个铺着天鹅绒长毛地毯的大厅,五十米长的室内游泳池。
「去把跳绳拿出来。」龙太郎指着他阵营里的一个女郎,他接着说。「这个游戏只能让小姐来玩,就让妳先来吧!」他又指着他阵营里另一个女郎。这女郎随即脱去身上名贵的时装,她里面穿着吊带袜,脱掉三角裤,双膝跪地,把光滑白嫩的屁股肆无忌惮的展示。
龙太郎说:「现场其他男士都是我的保镳,大家不要介意,看看屁股而已。」
这时去拿跳绳的女郎回来了,把一条跳绳交到龙太郎手里。
「用这里来比赛拔河,每个人都要参加,我要找出屄洞最紧的小姐在那边?」龙太郎把跳绳的一个把手轻轻插入裸露臀部女郎的阴道中。
久美子第一个宽衣解带,她面带春色,脱掉三角裤后,连奶罩也脱了,赤裸裸的和那女郎臀部对臀部。我看久美子,她个子高,但是太瘦了,屁股扁平,而龙太郎那女郎屁股翘翘的,小阴唇肤色较深红,弹性应该比久美子好多了。
龙太郎轻轻把另一把手插进久美子阴道中,短短的跳绳好像专为这游戏而准备。在龙太郎一声「预备……开始」,不到一秒,那把手就从久美子阴道中滑出。
「太惨了!」龙太郎说。「妳就光溜溜的站在这里,换下一个。」
久美子指示秘书群中一个比较年轻的女孩出来,她同样脱光衣服后,双膝跪地,屁股相对。龙太郎把把手插进她的阴道前特地摸摸她的乳房和屁股,还对着她的阴道亲一下,才把把手插进她的阴道。这女孩还叫春呢。她多撑了两秒钟还是滑了出来。
而后北篠薰七个秘书全败给龙太郎那屁股翘翘的女人,七个秘书小姐全光溜溜的站在大厅上,只剩下我和裕子、由佳三人。而龙太郎那边还有十二个女的和四个保镳。
「接下来该谁了。」龙太郎说。我看看裕子和由佳,她们看似没把握,我于是用拇指指向自己,我来好了。
身上这套半透明连身泳装不必脱,我手伸进裙子,解开裤档上的金属钮扣,把卫生棉垫放进口袋。然后我也转身,趴在地上,屁股翘得高高的。
龙太郎走来轻轻抚摸我的屁股,拨开阴唇欣赏。「我还道是北篠薰大哥身边都是些屄洞松垮垮的女人,没想到还有妳这等美妙货色。来,让我好好亲一下。」
这时我立刻伸手把阴道口挡住。「这样算公平吗?」
「算了!」龙太郎显然不高兴,说着就把跳绳把手塞进我阴道内。
在他喊「预备……,开始」前,我已经缩小腹,夹紧屁股肌肉。女人不像男人有胯下pc肌,我利用骨盆的力量夹紧,揉着阴蒂让自己兴奋,就好像有一根较细的阳物插在我阴道里一样。那把手始终插在我阴道内,直到我听到裕子和由佳的欢呼声,才确知我已经赢了。
「果然有一套,妳也把奶罩脱了,站在那里。」龙太郎叫那女即同样脱去胸罩站立一旁,她已经赢了很多人,用了不少气力,不算丢脸了。
接着是轮到那去拿跳绳的女郎,这次我有经验,懂得回头看。在龙太郎喊到开始以后,我早已夹紧,扭腰向前,见到那插在女郎体内的跳绳把手一点一点的滑出,撑了数秒才微微听到「啵」的一声,把手从女郎体内弹出,可见跳绳绷得多紧。
这次鼓掌欢呼又起,不仅是裕子和由佳雀跃而已,在场所有人都似乎欣赏到一场好戏般,鼓起掌来。
「妳也能赢她?」龙太郎不相信的口吻。「我丢不起这个脸,妳们要加把劲,快上。」龙太郎催促着其他女郎。
然而后来的女郎一个个败阵,我再连赢六人,龙太郎已经有八个女人光溜溜的站立一旁,还剩两个长发披肩的美女和那两个穿皮衣皮裤的女郎。龙太郎的女人都具有相当姿色,比起北篠薰的秘书要漂亮,虽然没有比我美,但也不差了。
如此,大厅中裸体而立了十五个美女,加上我这露出屁股和私处的,可谓是春色无边了,那龙太郎和他四个保镳裤档鼓起,有歪到左边的、有歪到右边的,想必都已勃起。
「难道妳练了锁阴功不成,连赢八人,不过这次我一定要舔一舔妳的屄才行。这里只有妳们三位我还没上过,今晚就留下来大干一场吧!」龙太郎说。
「我们本来就是要来陪妳的,但不是只有今晚而已,还要住上好几天呢!每天都有得干。」说着我坐到沙发上,两腿高举挂在椅子扶手,把私处大字形的展露着。
龙太郎脸上堆满笑容。「妳还真是豪放,我喜欢妳。」他说。随即他蹲在我胯前,头一低,就把嘴唇噙着我的阴道口,吻着小阴唇,还把舌头伸进屄内。
「喔……,好舒服。」我叫床了、也出水了、我伸手抚摸龙太郎的脸颊。「你的舌头舔得我快受不了,我要把衣服脱光。」
我开始动手自己脱裙子,经历这几天胡天乱地的杂交,我变得极易挑逗。裙子和外套已经脱掉,龙太郎口交我下体的范围扩大到阴蒂、鼠蹊和会阴,同时把手伸进泳装里,直伸到胸部爱抚我的乳房,我迫不及待的脱掉了泳装。
龙太郎擡头望着我,这时我陶醉在他的舔舐和抚摸,身上已经一丝不挂。
「爽吗?」龙太郎用一个我最敏感的字眼问我。
「爽呆了,该我亲你的了。」我说。
龙太郎点点头,他站起来而我下了沙发让龙太郎坐,略整理长发,跪坐在他胯前,满心欢喜的解开他的裤带,拉下拉链,把那条皮长裤脱掉半截,露出黑而发亮的阳物。
「好黑的一根屌,你干过不少女孩!」我说。
「不记得有多少了,就只记得几位特别难忘的。」
「那就记着我吧!」说着,我低头把保险套撕开放进嘴里再将龙太郎的阳物含入,暗红色的龟头直深入喉咙,我嘴唇几乎碰到阴毛,直上直下的套弄着,吸吮得「舒……,舒……」作声,保险套也套进去了。手指头轻轻按摩「卵蛋」,教他的阳物像根旗杆似的又硬又直。
「喔……,宝贝,妳的口技好极了。」龙太郎也叫床了,他的手掌在我身上各部位摸。我断定他大约撑十分钟就会射精,因为他没有冰晶的毒瘾。
我握着阳物搓揉,擡头对龙太郎说:「好想让你进入我身体里,我们做爱吧!」
「妳真的想?」
「嗯。」我点点头。
我带着满脸春色,把脚掌踩在椅子扶手上,腾空如蹲厕似的,摆出让男人喷鼻血的姿势。
「喔……,妳这个姿势好刺激,我要受不了了。」龙太郎擤擤鼻说。他几乎不眨眼的盯着我的阴部瞧,好似要看透了过去。我当然也知道他被我白皙细嫩的私处迷住,男人都是爱看女人娇嫩的阴道,把它当成宝贝。
「很可爱吧!」我逗着他说。「你看那颗小豆豆还滴着水呢!还有红红嫩嫩的小阴唇,很可口吧!还有我的阴毛细细鬈鬈的,还有我屁股……。」
「妳这女人真是太妙了,我深深爱上妳了,很抱歉我居然还不知道妳名字,妳愿意跟着我吗?」龙太郎深情款款的凝视着我,这个时候根本看不出来他是走私集团的头子。
「我叫加奈子,我才不跟着你呢!等我老了,你又不要我了,到时候我去要饭呐!我的话尽量可以来找我,过些日子我就不在北篠薰身边了,重新回到海滩当伴游,到时候要来捧场喔!」
「好,我把妳包下来,加奈子。」
「那也成,别顾说话了,插进来吧!」我说。
龙太郎双手捧着我的屁股,伸出舌头来舔我奶头。
我一手搭着龙太郎的肩,一手扶正阳物,缓缓的让龟头撑开阴道裂缝,渗出的爱液湿了半截阳物,小阴唇慢慢向下滑,逐渐贴近龙太郎的阴毛,他的阳物露在外面的部分也愈来愈短。
「喔……,全插进去了,太好了,你的长、我的深,我们真是一对儿。」说着我开始发了浪似的套弄,屁股擡高就见到湿湿亮亮的阳物,然后又啵的一声把它整个吞没。
「妳的室友……也要参加拔河吗?她有像妳一样棒的屄?喔……,名器,名器。」
「你真识货,知道我这是名器,我和室友都是名器,裕子。」
裕子这时早已脱掉热裤,并顺手一掀把背心脱了,身上一丝不挂。龙太郎瞧见裕子的裸体,更加兴奋。他想看裕子是否能在拔河时赢了。
裕子这时也双膝跪地,和脱掉时装的美女屁股对屁股。龙太郎喊声预备、开始,裕子果然应声赢了。龙太郎愈加兴奋,我也套弄得更起劲。
「再赢一次。」我说。
裕子再和另一个时装美女比拔河,也是一、二、三就赢了。
龙太郎更加兴奋,爱抚我的手游动得更快速。「我要射精了。」
「我教你高潮不射精的方法,双腿并拢,屁股夹紧,深呼吸。」
龙太郎想照着做,但说时迟那时快,他阳物抽动,噗、噗、噗的如连发机枪般的射精,我臀部擡起,一摊白白的精液射在保险套里。我敏捷得跳下沙发,手握那射精中的阳物,拔掉保险套,看它射出的精液喷到天花板。
「好厉害,喷到天花板上了,裕子,这种男人妳最喜欢了。」我说。
「换我做女主角了。」裕子重新把新的保险套套在龙太郎阳物上,屁股挪过去,龙太郎环抱着她的腰,手掌贴着裕子的乳房,那根挺直的阳物也就塞进裕子体内。
我悄悄的和裕子轻声说:「这里交给妳了.我有事先闪一下。」说完我就躲到一边去,主要是给岩田打通电话,通风报信。
裕子像饥渴的女色鬼要榨干龙太郎的精水一骰,套弄的速度快得像汽缸活塞,龙太郎招架不住,把我方才教他的秘诀,双腿并拢,屁股夹紧这招使出来。
「好暖和的阴道,呜……,好爽。」龙太郎已经高潮了,因为使用这姿势所以并没有很快射精。他抚摸着裕子,看着裕子最美的部位--屁股,又肥又嫩但是并不大。
看龙太郎伸出舌头舔嘴唇,想必他是喜欢口交舐阴的人,现在一定后悔没有先品尝裕子的美妙阴部。
「还有一场好戏别错过,由佳,该妳表现了。」裕子说。
龙太郎甩头看由佳,这时由佳紧张得胸部起伏着,她快速脱去外套、胸罩和短裤,赤身裸体的跳上沙发,双腿跨在椅子扶手上,下体正对着龙太郎的脸。
「妳来比赛拔河呀!由佳。」
「不,龙太郎喜欢亲bb,先让他亲嘛!」由佳娇嗔的说。这个双子座的大骚屄,这几天突然变成花痴,浪得淫荡。
「亲这里,好舒服,出水来了,啊……啊……,我要泄了,泄了。」由佳舒服得依依喔喔叫了床,龙太郎捧着她屁股吻得更起劲。「喔……,受不了,泄了好多花露水,你真坏,叫人家屄里面痒痒的,先赢了你那两个酷妹,再来跟你抓痒。」
由佳从椅子上跳下来,大叫:「快快快,快来比。」
那穿皮衣的凶女郎脸色更难看了,快速的脱掉皮衣露出结实的胴体,她全身没有多余的赘肉,胸部较为扁平,腹部像直美一样有腹肌,比起白白嫩嫩的由佳是阳刚多了,却是少了女人的柔美。
皮衣女郎脱去黑色紧身皮衣,里面穿的也是黑色乳罩和三角裤,再脱去黑色内衣,连身体的皮肤都晒得黝黑,黑色的乳头,小腹下面覆盖着浓密的三角形黑色阴毛,就像是掉进巧克力缸里的女人。
「我跟妳比不一样的。」黑女郎指着白嫩的由佳,她把那条用来拔河的绳子打个结,伸进阴道里。
「知道厉害了吧!她是我的贴身保镳,屄能射飞镖、还能折断棍子,连我都不敢插进去,妳跟她比赛拔河是稳输的啦!哈哈哈……。」龙太郎大笑着,裕子从他身上跳下,拔掉保险套,他的阳物喷出精水来。
由佳不想在气魄上输了人家,也把绳子打个结伸进阴道里,不过她插得很深。「光比bb,我的就比妳漂亮,只要是男人都想插进去。」
她们一黑一白两个裸体女人,各自转身,两腿大开,屁股对屁股,阴部和肛门全展露着。龙太郎一声令下,她们夹紧绳子向前爬,绳子被拉起而紧绷。两个人都是使劲咬牙,闭着眼睛使出夹力。不同的是,由佳阴道湿润,即使用力肤色也是皎洁白皙;而黑女郎阴部干燥,肤色更黑了。
谁都猜得出来,由佳是不会赢的,能撑久一点就算输得漂亮,但是她仍然坚持到底。爱液从阴道里溢出,绳子上沾着爱液,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毯上。龙太郎好奇的蹲在她屁股旁,紧盯着由佳可爱的私处。终于他忍不住了,伸手一拉,把那黑女郎阴道里的绳子拉出来。
「算了,别比了,把这么可爱的屄搞丑了,我可心疼。」龙太郎说着轻轻抽出由佳阴道里的绳子,伸出舌头舔着由佳的阴道口,他舔得专心,旁人也不来打扰他,只是在场的其他保镳心里痒得很,个个都想上裕子和由佳。
「啊……,啊……。」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只有由佳嘤嘤的娇喘。龙太郎贪婪的霸占由佳细嫩白皙的臀部和下体,也巨细靡遗的品尝她臀沟和胯间每一寸肌肤。
「填满我,填满我。」由佳央求着。嗜好舐阴的龙太郎这时擡起头,高跪着,手抱由佳的细腰,向前一挺。「啊,进去了,插深点,顶我的花心。」
龙太郎抽动几下,愈戳愈深。「喔……,喔……,嗯……,顶到花心了。」由佳伸手往胯间探去,轻轻揉捏着龙太郎的阴囊,她回头对龙太郎笑得如花般灿烂。「你长长的、热热的阴茎在我的身体里,感觉好实在,干我的时候,你的蛋蛋荡来荡去,还会撞我的小豆豆呢!」
「哈哈哈……。」龙太郎抽送着。「又是美女、又是名器,我得到三件宝贝呀!哈哈哈……,你们,那边的女人带去玩玩吧!」
我听到龙太郎的笑声,赶快回到大厅。
龙太郎阵营里的四个高大的保镳一听到这命令,个个用最快的速度脱去身上碍事的衣服,他们又是带刀、又是带枪的,枪枝、刀械和衣裤落得满地,不见得每个人都肌肉纠结,但是身上的刺青和疤痕却是叫人望而生畏。
四个保镳胯间都竖立着勃起的阳物,青筋暴跳,红光闪闪。龙太郎并没有准许他们来侵犯我们,所以那些保镳都没有靠过来。
龙太郎和由佳都兴奋得叫出声来,他快射精了。
这时空气中传来一阵爆裂的声音「碰」,我以为有谁射精竟然这么响,每个人都静止下来,那龙太郎刚射精后,疲惫得吁吁喘息,阳物也滑出由佳体外。由佳索性也趴在地毯上休息。
走廊上喀喀喀的皮靴跑步声,忽然有个男子被摔了似的冲进大厅,他慌张的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擡。「老大,不好了,有人来偷袭。」
「谁那么大胆?来了多少人?」龙太郎说。
那跪在地上的男子身上滴着血。「不知道是那个道上的,有好几艘快艇围着我们,数不清有多少人,每个人身上都带家伙,已经有几个人爬上船了。」
「可恶,畜牲。」龙太郎忿怒的骂着。突然,几发子弹打进大厅,打破了门窗玻璃,众裸女纷纷尖叫。「拿家伙,把那些混帐都给我干掉。」
龙太郎气得暴跳如雷,他和其他保镳衣服也来不及穿上,擡起丢在地上的枪枝、刀械围在大厅门口。
龙太郎和他的四个男保镳、两个女保镳守在门口,只有其中一个女保镳仍然穿着皮衣,其他人还是一丝不挂。龙太郎的女人挤在一起,她们手上抱着自已的衣物,有些人开始穿上内裤,北篠薰的女人也围成一团挤在他的轮椅后面,有两个人影向我的方向爬过来。
「加奈子,妳在那里?」
「我在这。」我回答。两个人影是裕子和由佳,裕子朝我的头部爬来,她爬到我身边就坐在地毯上,由佳则从我脚边爬来,趴在我身旁。
「穿上衣服。」由佳递来一推衣物,是我们脱掉的,还有我的手提包,我挑出我的衣服来穿上。
「久美子她们手上提的手提箱里都是钞票,我们等一下乘机……。」裕子说着,突然又是一连串碰碰的枪声和惨叫声。
「不妙,我们的人太少,挡不住了。」龙太郎的一个女保镳惊慌的说。这时一个满身血污、手上握着武士刀的男子冲进来,他一句话也没说就倒在地上。龙太郎和他的保镳们碰碰的开了数十枪,一些女子吓得尖叫起来,尖叫声还压过枪声。
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求财,这是很明确的,所以我们三人并不怎么惊慌,反而我的眼睛只是盯着那些装着钞票的手提箱。
「加奈子妳看,龙太郎的那些女人要跑了。」由佳说着,我转头向角落望去,龙太郎的女人们衣不蔽体的鱼贯从另一扇门爬出去,北篠薰的秘书们见状,却是一窝蜂的往那扇门冲过去,也顾不得身上是光溜溜的,把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的北篠薰留在原地。
「我们的钱!」我看见其中几个秘书抱着手提箱要跑,来这趟不把钱拿走,真是对不起自己,我奋不顾身向前扑去,我抓着两个秘书的脚踝把她们绊倒。裕子和由佳也跟我扑去,她们一人抱着一个,滚在地上打起架来。
这是我第一次跟人家动粗,而且一次就是跟两个,我把她们两个按在地上,骑到她们身上,抓着两个人的头发把她们的脑袋拿来相撞,但是她们还是抱着手提箱。直到撞了几次之后,她们有点晕头转向也想到要还手了,才放开手提箱。一个还手抠着我的乳房,张开嘴巴向乳头咬来,一个一手捏我的屁股,一手抓我阴毛。
「想咬我,看我的木兰飞弹。」我挺着34d的乳房向她的脸撞去,连撞几次,突然乳房吃痛,我叫了一声,用力掴向那咬我乳房的女人脸上,竟把她掴晕过去。
我低头看乳房上两排清晰齿痕,突然下体又一阵剧痛,另一个女的手指上一把黑毛,她竟然扯断我的阴毛,我气得奋力在她脸颊上挥了一拳,这一拳并没有把她打晕,举起拳头准备再补一记右勾拳,却在这个空档被她在柔软的小腹上打了一记直拳,我的小腹里的器官好似移位般的搅成一团。我痛得抱着小腹,她又向上挥来一拳,这拳高度不够,打在我的乳房上,力道被柔软而极富弹性的乳房吸收。
「再吃我一拳!」我喊着,那秘书知道我拳头重,猜我又要打她脸颊,于是举起手臂挡脸,可是我却提起地上的手提箱准备砸下去,她觉得这拳怎么慢了,张开手臂一看,刚好手提箱砸到,这猛力一砸,也把她砸昏了。
方才将手提箱向后猛举的时候,好像也打到后面的人,我转头向后看,刚好看见由佳坐起来,她额头上一块红印。
「谢谢妳,加奈子,这个人太泼辣了。」由佳说。原来我打到北篠薰的秘书了。
那个秘书倒向一旁晕了,我把视线向后再移,由佳也回头看,看见裕子坐在北篠薰秘书的腰上,那秘书趴着,裕子扳着她的腿向后弯,就像电视上女子摔角的情景一样,那秘书哭叫着。「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裕子放开她.那秘书见人单势孤更不敢还手,半爬半跑的溜了。
「没事了,我们也快溜吧!」我说,我们擡起手提箱,也跟着往另一扇门跑,北篠薰见情况不妙,怎么全把他这个行动不便的人留下了,他居然也能自已转动轮椅,慢慢的进三步退一步。
跑到门口,我听到刀械相击的铿锵声,回头看船舱内,比龙太郎人数多一倍以上的黑夜蒙面人和他们打斗起来了。龙太郎和北篠薰的女人都住船头的方向跑,我们不想再和她们遇见,就往船尾的方向跑。
这条船总长大约一百米,我们也不熟悉路径,看见一座向下进入船舱下层的楼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跑进去躲起来。
「加奈子,快呼叫直美,赶快来救我们。」由佳说。
我拿出皮包里的无线电通讯器,边呼叫直美、边踏进通往船舱的楼梯。
「直美直美,我是加奈子,听到请回答。」无线电通讯器传来沙沙声响,没听到直美的回答。
咿呀的一声,船舱的门被裕子推开,那是甲板下一层的通道,通道上点着数盏长条日光灯,通道一边是船舱内部,一边就是海了。船缘边上吊着两艘覆盖着帆布的小舟。
无线电通讯器仍然是沙沙声响,通道上却传来劈劈啦啦的跑步声,尖叫声和喊救命的呼救声,通道长廊上出现一群裸体奔跑的女人,正向我的方向跑来,原来往船头方向跑的龙太郎和北篠薰的女人竟然也绕到甲板下层的通道上了。
这时在呼呼轻吼的海风声中夹杂一阵尖声长哨,我向海面上观望,突然就在船边看见两盏连闪的黄灯,就像汽车的车头闪着黄灯似的。
「直美,直美。」我向海上呼叫着,并用手电筒向海的方向打出圈圈和叉叉的暗号。
「我在这,加奈子。」那黄灯周围忽然出现许多光源,像车头的远光灯和一盏探照灯射向甲板,直美手握着探照灯向船上呼叫。
「是直美、直美。」我大声呼叫着。直美将水路两用的吉普车向船开近些,直到撞到船发出「咚」的一声。就在这时,龙太郎和北篠薰的女人跑到吊着的小舟边,不知按到甚么开关,那小舟哗啦一声落到海里。我和由佳、裕子也在这时准备跳进敞开着车蓬的水路两用吉普车中,先把装满钞票的手提箱扔住车中。
运气真是糟糕得很,那些黑衣蒙面人快速的接近,我紧急向吉普车上的直美轻喊:「关灯!」那车上的灯立刻全熄。
「想跑!」那些黑衣蒙面人赶到,对着几个跑慢点的女人毫不怜惜的掴起耳光。
「靠边站成一排!」一个身材高大的带头者怒斥着,他一手握枪、一手拿刀。
那十来个衣不蔽体甚至赤裸的女孩全都乖乖的靠着船舱冰冷的铁墙壁站着。
「哇塞,我从来没看过这么多光溜溜的女人,太棒了!」一个蒙面人拿下了蒙着脸的黑布,露出他的脸孔,竟然是那个山本。
「山本,没想到是你,我是加奈子,你记得吗?尾崎他们呢?」
「妳别提他了,他已经死了,细川跟星野刚刚也中弹掉到海里了,妳们三个不吉利的女人,我八字轻、命不好,不敢妄想,我们老板有急事找妳们。把她们通通带到船舱里。」
那山本大吼着,他们手上握着亮闪闪的武士刀,我们这群女人被他们押进船舱。
走进明亮的船舱大厅,北篠薰依然坐在轮椅上,他并没死。龙太郎赤裸的坐在沙发上,一副狼狈相,他的男保镳和女保镳都不在大厅中。大厅中有些地方都还有血迹,想必是尸体已经清理掉了。
大厅上一个壮硕的黑色背影,他在大厅里来回跺步,虽然脸上蒙着黑布,但是从身高体形一看,就知道他是岩田敏郎。
「北篠薰,我看你还是识相点,把这些让渡书和买卖合约都签了,好保住你这条狗命,我会让你继续做你的社长,你喜欢的女人也会继续跟着你,你看怎么样啊?」
「哈哈哈……,岩田敏郎,你这家伙可以把面罩拿下来了,谁不晓得是你在搞鬼。你别忘了我是北篠薰商社的合法负责人,你只不过是小池制药会社的职员,连小池会杜的一点股份都没有,杀了我,你照样是孑然一身,没钱没势,搞得出甚么花样来吗?」
「你,北篠薰,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不是不敢杀我,只是你还没得到我名下所有产业,现在不能杀我,等我签那些要我命的文件,你是不会让我活太久的。」
那岩田仍没有将面罩拿下来,我猜想是龙太郎还不认识他。
「龙太郎。」岩田转向龙太郎说。「你是个聪明人,现在局势被我控制住.我知道你是个生意人,以后由我来取代北篠薰和你交易,北篠薰他这人老了、瘸了、没用了。」
「嗯,你这个叫岩田的家伙,你没脑筋,我是生意人就只和有钱的人谈生意,你和北篠薰的事情解决了,谁赢了,谁就可以和我谈生意,如果没事……我可以走了。」
「站住,你,你。」岩田发动这一次突袭,似乎没甚么效果,如果他无法有效的占上风,那么跟他来突袭的杀手也很可能会倒戈,他急得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
「谁,谁,谁能帮我?」他喃喃自语着。
「岩田,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我说。
「约定,甚么约定?」
「我们到外面谈。」说着我转身到船舱外,岩田跟过来,裕子和由佳也跟过来。
「我们的一仟四佰万呢?」我从手提包中拿出光碟,岩田伸手要拿,裕子靠进岩田身后,一把枪抵着他的后背。
「不要轻举妄动。」我说。「我在这个时候可以大逆转,押着你进去让他们处置你,信不信你会死得很难看!」
「有话好说,这片光碟也不知是真是假,我得要试试才知道,妳们能办妥这件事,真是太好啦!」
「废话少说,钱呢?」裕子用枪口戳一下岩田的后背。
「出来做这种买卖,怎么可能带钱……。」
「那你就该死,干脆现在就把你干掉。」裕子说。
「有,有钱,跟我到里面拿。」
我们跟着岩田敏郎进入船舱,裕子靠在岩田背后,用身体遮住枪,我则手放在手提包里握着枪。眼尖的人就看得出岩田被我们制住了。
「你们去把她找来。「岩田对他的人下命令,他手底下的有一个人跑出去。
「加奈子,看来妳已经占上风了,是不是要跟我谈条件。」北篠薰沙哑着嗓门说。
「我们有甚么条件好谈的?」我说。
「我可以让妳做我商社里的第二号人物,将来我的继承人就是妳了。」
「谢谢,任何再大的支票我都不接受,我要现金。」
「现金?龙太郎,跟你周转一下。」北篠薰说。
「我那来的现金好跟你周转,你自己想办法吧!」
「好,加奈子,这里的让渡书和买卖合约中,有一些是土地和建筑物,那些都是合法的,我签了让给妳。」北篠薰说。
「北篠薰你……。」岩田正要把事情说出来,我扣动了扳机,手提包里的手枪「碰」的一声,子弹打在大厅天花板。
岩田吓了一跳,随即他回神过来。「她拿的是掌心雷,只有一发子弹,你们快把她抓起来。」
岩田大喊,但是他的手下都只是做个动作,并没有真的冲来。因为他们都只有拿着武士刀,并且怀疑我的手提包里真的是一把掌心雷。
「你们动手啊,笨蛋。」岩田忿怒的吼叫起来。
这时一个女人踏进大厅,是新垣丽美,我立刻快跑过去把新垣丽美抓过来,并把手提包里的枪掏出来,是一把九0手枪。
「看见了吧!我拿的是九0手枪,不是掌心雷,懂枪的人都知道这种枪至少可以装六到八发子弹,敢冲过来的人,我就让他饮弹毙命。」
那把枪是直美给我的,我这一喊,岩田那些杀手非但不敢过来,反而讨厌起岩田来了。
「岩田,你找新垣丽美来干什么,说呀。」裕子的枪口又戳一下岩田。
「我今天带来了五仟万元,想和龙太郎做交易……。」
我看见新垣丽美手上提了一个大型手提箱,就一把抢过来,打开锁扣,里面果然是全新的万元大钞。但她手上还有另一个像是笔记型电脑的手提包。
「好,让你看看这光碟是真是假,免得你白冤枉了那五仟万,妳把电脑打开。」
我用枪抵着新垣丽美的脑门,命她把电脑开启。她熟练的把笔记型电脑给开机,然后光碟放进去。北篠薰、岩田和龙太郎都盯着那电脑萤幕,似乎也都想知道这光碟内究竟是甚么秘密。
新垣丽美转动电脑上的滑鼠,让光碟的内容一一曝光。北篠薰眼睛瞪得像铜铃那么大,额头冒出豆大的汗,因为这光碟大部分纪录他违法的事实。岩田看得略带笑意,龙太郎则愣在那儿。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把我跟你的交易都纪录起来,你是要我的命吗?」龙太郎咆哮着,抓着北篠薰的衣领猛力摇晃。
我把光碟退出来,拿在手上。
「这块光碟谁出价高,我就卖给谁。」我说。
「我已经出五仟万跟妳买了。」石田说。
「那五仟万是买你的命的,岩田。」我说。「北篠薰,把那几张合约签了吧!」我丢了一支笔在桌上,北篠薰拿过笔在那几张合约上签了字。
等他签好了,我拿来一看,果然是一些房地产买卖契约和股票让渡书。
「嗯,龙太郎,你呢?你也拿点东西来换吧!说不定我会把光碟给你哦!你可以威胁北篠薰,也不必做国际通缉犯。」
「加奈子,你!」听我这么一说,北篠薰气得咬牙切齿,满脸通红,浑身颤抖。
「我怎样?很毒吗?再毒也没你毒?龙太郎,出点买命钱吧!」
「我这次出来没带甚么钱。」龙太郎喘口气说。「但是我带了准备走私的钻石。」
他起身站到桌子上,手伸进艺术灯座旁边的细缝中。这过程我一直注意他,手枪也瞄准他。龙太郎从那缝中拿出一盒黑色的绒布盒子。
「打开,别耍花招。」我说。
龙太郎轻轻的将那绒布盒子打开,慢慢的,盒子里透出一点光,等到全部打开,我看见那盒中一颗颗比花生米还大的钻石,数不清到底有几颗。
「拿过来。」我把那黑盒子从龙太郎手中夺过来。
「呼,呼。」我紧张得不断深呼吸,控制自己的情绪。「岩田,现在反而是你出价最低了。」
「妳这个贱女人,不讲信用。」岩田骂着。
「跟你还讲信用,等我被你杀了吗?哼!你们这群社会的败类、人渣,想要这光碟吗?来拿吧!」
我把那片光碟像飞盘一样抛向大厅远处,那光碟飞着,竟飞向这大厅中一处向下的楼梯,所有人都跑去抢。裕子推开岩田,岩田也跑去抢那片光碟。
这时一声枪响,我也搞不清楚是谁在开枪,只好往人群中也开了一枪。
裕子见我开枪,于是她也开枪,由佳也跟着开枪。一阵混乱中,我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快跑啊!」
是直美,是直美的声音,我拿着那黑盒子和北篠薰签的单据,裕子和由佳合力擡那口大箱子,三人拔腿就往船舱外跑。
「这边,这边。」直美就在船舱外,她说。「快呀!从这里下去。」
我从直美指的地方往下一看,那辆吉普车就在海上,我们四人顺着绳梯进到吉普车内,直美发动马达,那吉普车就「哺,哺。」的在海上跑起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