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甜引狼来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杨毅正自得于自己的挤车经验老道,忽然鼻间涌入一股浓郁但不刺激的香气。

这样的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杨毅不禁顺香望去。

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略染红了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身穿褐色收腰外衣,内着白色紧身高领小衫,身材高挑、秀丽。

下身是褐色短短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色丝袜的秀腿,足蹬一双半高统靴子。

杨毅情不自禁地望向女郎的面庞,那女郎长得非常清秀:眉长、眼细、鼻梁高挺、樱唇微翘,但奇怪的是杨毅觉得女郎脸上似有一股浓的化不开的媚态。

也许是因为眼下的小黑痔,也许是两颊的腮红,也许……

正当杨毅胡乱琢磨着,忽然不期接触到了女郎的眼神。

那是种很真挚很亲切的眼神,似乎眼中含着一股温柔甜腻的笑意,闻着她的体香杨毅心里一动。

出乎杨毅的意料,更绝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公车行经到了市体育馆一站,由于此为人流大站,大量的上班一族涌进了车厢。

大家前拥后挤,嘴中嚷嚷:「前面的往里」,「往里进啊,后面人很多呢……」「往中间走啊……」

杨毅立刻感到了一股大力将他猛力往前推动,这时靠外边的那位女郎也不由被人群挤了过来。

眼看着那些男人们借着车内的拥挤都无耻而毫无顾忌的在她身上蹭着,她只能无奈的忍受着。

当她被挤到自己身边时,杨毅出于一种护花使者的心理故意顶住后面的压力侧了身给她留了个空。

很显然她感觉到了杨毅的好意,于是紧挨着站在他旁边的空档里。

杨毅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顿时一个充满诱惑的异性身躯充满了他的所有神经。

于是他不能自主地贴在了前面那位女郎的身上,女郎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往后退保持一段距离。

无奈在这样的环境想自主行动无疑难比登天,女郎也马上发现了这点,惟有将头略略偏转--尽量不至和杨毅脸孔相对,减少无谓的尴尬。

然而事与愿违正是现实生活的最大特性!

拥挤的车内和她单薄的衣服给了杨毅很好的机会,他完全感觉这小妞身体的每一处曲线变化。

在拥挤的车内她似乎身不由己却又好像任由摆布的身体让杨毅兴奋起来,身体的各部位变得敏感而饥渴,身体随着车的摇摆而在她身上磨蹭着。

女郎艰难的抗拒着整个身体却已经完全的贴在他的身上,杨毅能感觉到她那鼓鼓的乳房很有弹性的在自己的胸部挤压。

女郎的身体相当性感诱人,双峰高耸,坚铤而饱满,事实上杨毅已经不用靠视觉了,身体已经告诉他女郎的乳房非常具有弹性--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紧贴在一起了!

不断上下的人群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力使杨毅的行为变得大胆放肆。

随着车摇摆的节奏他慢慢的抱住了她的腰,但并没有明显的紧紧抱住,只是随着人群的节奏揽着这难得的机会。

又到站了女郎却没有下车,蜂拥而上的人群又一次把她紧紧的推给了杨毅,趁这个机会杨毅用力抱紧了她。

这个充满诱惑身躯在这个混乱的环境中完全的投入了自己的怀抱,杨毅整个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感受着她温暖而有弹性身体每一个信息:鼓鼓的乳房完全被自己有力的挤压着,鼻息里全是她身体上谈谈的清香,杨毅的欲望象波涛一样涌了出来,

这女郎身材端地非常高佻,踩了高根的她几乎只比杨毅大概低六七个公分,所以她的双乳正好被紧抵在杨毅的胸口。

那两只豪乳似乎不堪重负,极力想顶开对方的压迫但无疑螳臂当车,无奈地被压成两个扁圆的肉饼。

杨毅只觉胸前柔韧无比,更有一股软绵绵的弹力蕴涵其中,令他感到遐意非常!

而女郎两条修长的玉腿竟嵌入了自己裆部,被杨毅牢牢夹住,不能动弹。

杨毅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肉感觉出了女郎美腿的浑圆、流畅,而只着丝袜的部分更是肉感十足。

男人和女人大腿的关系,很自然就会使人浮想翩翩的。

这样的妙腿很多男人都会喜欢的吧!

杨毅心里这样想道。

他这一想不打紧,女郎那边瞬时感到了对方生理上起了变化,粉脸「腾」地的一下红了起来。

杨毅也异常难堪,下身在此时此地勃起,实在是很不合适。

可人体是诚实而奇妙的,你越是想隐藏,克制,它发作的越快!

一刹那间,杨毅的生殖器已经全然勃起。

可能是异性身体的美丽,小弟弟较之平时独自自慰时要粗壮了许多。

龟头冲破了包皮的阻隔,直接顶在了内裤上,又酥又麻,而马眼处更是渗出了少许液体。

几秒钟的时间,杨毅小弟弟便硬硬的使劲顶在她的下腹处,似乎急着要找个入口。

那女郎自然感觉到了杨毅肿胀的存在,气息有点急促、脸微微的红了--非但没有抗拒的意思,似乎还有点依偎的意思。

车一直就这么摇晃着,他们俩紧抱着感受着对方的身体。

杨毅开始在她的身体上下肆意的抚摸着,年轻的身躯在抚摸下满满的变得柔软而温柔逐渐的依偎在他的身上,而杨毅的手也已经开始出入在她的身体上了。

女郎带点嗔怒地看了看杨毅,低声道:「你注意一点啊!」

杨毅假装不好意思地道:「对……对不……起啊!」

女郎看到杨毅的窘样不禁扑哧笑出了声,又急忙抿住嘴,惟恐失态。

杨毅眼见女郎一嗔一笑包含着万种风情,心中叹道:好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啊!

心中如此想,杨毅口中竟也喃喃道:「您真漂亮啊!」

女郎俏脸一红,柔声道:「嗯!谢谢!」

杨毅张口还想说什么,但紧接着的事情阻止了他,原来车已到了下一个站点。

站在女郎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士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奋力挤向车门。

由于女郎双脚是插在杨毅腿间的,重心当然不稳,大力之下一个踉跄倒在了他的怀里。

女郎情急之下抱住了杨毅,这可要命了:杨毅本已情难自禁,再加这么一抱,他可忍不住了!

于是杨毅趁势手臂一探紧紧搂住女郎的纤腰,女郎为之一惊,本能地挣了几下。

最后见没有效果,她居然没有再动。

杨毅心中不禁一荡,附在女郎耳边说道:「我可以摸摸你吗?」

还没等女郎反应杨毅已经开始行动了,手迅速插入了女郎的上衣,置于女郎的腰肢上。

杨毅暗自惊叹道:好温暖啊!

于是他轻轻地抚摸起女郎的背部,用指间触碰着女郎的脊柱沟,并顺着那流畅的凹陷径直向下,到达了丰满、上翘的美臀。

尽管手隔着一层的裙布,女郎臀部的曲线和手感仍然依稀可辨,但是杨毅没有流连于此--因为再向下滑动便是女郎的秀腿了!

这里可说是整个身体最为暴露的地方:虽说着有丝袜,但它的作用只是令大腿更有手感,柔顺,滑腻到极至。

杨毅贪婪的攻向此地,掌心向内弧度与浑圆的大腿内侧正好吻合。

手掌前后移动,上下轻抚,并不时地将指甲划过丝袜,这一流的触觉享受令杨毅激动不已!

而女郎竟然并没有阻止杨毅的进袭,相反任其施为。

随着只手在她的臀部慢慢的向下游走看,渐渐那处有一阵快感传到女郎的脑海。

杨毅一时更胆大了,手掌居然顺着大腿的内侧肌滑向了裙内,直奔那幽谷之地。

当杨毅的那只手停在她的私房轻轻的触摸那花房外边时,一度电流的感觉即时的再次传到女郎的大脑,快感令他不禁在车厢内低声呻吟起来。

幸好公共汽车的马达声浪很大掩盖了她的呻吟声。

看见美宜的呻吟后的挑逗意味,使杨毅很想吻看她那肌渴的樱唇,但却欠了在众目睽睽下的胆量。

杨毅的手不断的挤压手指逼迫女郎的私处,花房内不停的流出爱液弄湿了她的一太片裙摆。

女郎的脸上红霞越来越浓,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满座的公共汽车不停站的飞驰。

汗水不停的从她身上流出,半湿透的短裙就好像变得半透明的三点式泳衣,那娇嫩的肉体就全约隐约现的振视于杨毅的色目前。

女郎一惊,她实在没有料到刚才还羞涩稚嫩的杨毅在欲火的作用下,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

于是她急忙握住他已经进入短裙的手,想阻止杨毅的过分举动。

可惜为时已晚,杨毅的指间已碰到了她的内核。

一股电麻之感由手指与内核接触之处直传女郎的脊背,并迅速传遍全身,女郎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杨毅明显感到了女郎的颤抖,急忙传力左手,将她更紧的抱住。

不过右手却没有丝毫停顿,以中指为器,上下拍动女郎的蜜道中间的细缝--食指,无名指不停颤动刺激着两边敏感的花壁。

女郎轻喘起来,微微道:「别……别……摸这里……」

「哎哟……」

原来杨毅的手指居然探寻到了那颗要命的小肉块,他急忙以食指、拇指作拿捻状,轻轻揉搓起女郎的花核。

同时中指、无名指也不懈怠,对花壁两侧进行着感官刺激。

女郎被他这么一弄,立刻酥麻无力、春情大动,闭眼咬唇、颤抖不已!

手臂却紧紧环住杨毅,唯恐失去这个依靠会立时瘫软到地上,此时她的大腿是半分力气也使用不出的。

杨毅心里却暗暗得意,平时看的那些日本的电车痴汉的a片动作居然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没有人注意这两个人正进行着的一切,就算有看到也估摸着也是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对这样的事早就见怪不怪了。

可谁又能料得到上车之前,双方原是一对陌路人。

他们就这样紧紧依偎了几分钟,忽然女郎身子一沉,幸好两人紧搂在一起杨毅又及时托了一下,不然女郎真要跪倒在地了。

原来女郎在杨毅的调弄下居然已经泄了身子,一时全身乏力不堪,才要跪倒地上了。

与此同时,杨毅的右手感到一阵烫热,女郎的温热的浪水全部喷溅到他的掌心。

少量的花液还顺着手腕流进了袖口,杨毅立时满手粘热无比,而有趣的是女郎的蜜道之缝居然随着泻身的出现微微张开了。

杨毅的手指此时满是花蜜淫液,甚是顺滑、不带半点阻滞,竟由着张开的细缝滑入了女郎的蜜道。

虽然只是指间,但杨毅也已经感到了女郎花蕾中的高温和柔软。

他开时缓慢的抽动起先,刚泄了身的女郎当时并没什么感觉。

可过了不久,女郎又颤抖起来,而且比之刚才更甚!

嘴中竟「呜呜」有声,鼻息浓重、媚眼如丝,额头的几缕秀发亦散落下来,遮出了半只秀目。

一时妙态横生,只看得杨毅是意乱情迷,目瞪口呆。

于是手中抽插的动作也更为卖力了,两指忽深忽浅,并夹有旋转的劲道,捣的鸿沟之内浪潮汹涌。

而他勾弄蜜道内壁手法更是绝妙消魂,直把女郎弄的个天昏地暗,头晕目眩啊!

手腕转动,指间拨插,旋转搔摸,挺进后退间带出春江之水无限……

每逢公共汽车在交通灯处停时,杨毅都停下抽送,休息一下。

随着车速的加快,杨毅的抽送也加快。

当车转弯时,那强烈的摩擦让女郎的右左肉壁有无上的快感甚至高潮。

在车厢中大约抽送了十多分钟,她已感到全身酥软无力了。

正当杨毅乐此不疲之时,女郎猛然紧抓其肩胛,轻呼娇喘声中又达浪潮之顶。

而且居然又泄出蜜精一股,再次丢身……

杨毅借着浪水还在动作,可虚软无力的女郎却再不敢让他胡搞了,否则恐怕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一时情急下低声呓语道:「别……别……弄我……了……!我帮……帮你把……」

说完居然将纤纤玉手放在了杨毅的裆部,杨毅被女郎这一举动一下搞晕了,顿时怔在了那里。

只见那只雪白的柔夷灵巧地抚摩着自己的下裆,然后拉下了门襟上的拉链,探入裤内隔着内裤揉搓着他的小弟弟。

回过神的杨毅大着胆子沉声道:「把它拿出来!」

说着像是威胁似的,手上又开始了对女郎蜜道的抽送。

女郎连忙呻吟道:「不……不要……我摸……摸……的……」

迅速掏出了杨毅的玉棒,以扣环状上下套弄起来。

女郎一定是有过性经验的,清楚每一部分的敏感程度--只见她忽而以拇指、食指轻轻揉搓棒头,手掌虎口贴住冠状沟,掌心向内缓缓转动着男人的巨龙;忽而扯动下囊,手心向上以蓄水状托捏睾丸……

杨毅一时之间被女郎耍的下体暴涨、玉茎悸动不止,急忙紧紧搂住女郎的蜂腰,埋首女郎肩头粗喘起来。

女郎那边却感奇怪,心道:看他刚才的熟练手法,原应是个性爱老手,哪料我如此一耍他便忍不住了,莫非是个雏鸟不成?呵呵!刚才如此玩我,看我怎么还以颜色。

心意已定,她竟将杨毅的老二拉出裤口之外,夹在了自己的腿间,屁股前后耸动起来……

想那大腿本就是青春女性最具活力、肉感之处!

再加上女郎着了丝绢的裤袜,柔腻无比,而杨毅小弟弟头部的滑精,更令运动无丝毫阻隔。

虽无深入女体之内的畅快、暖热,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女郎更调皮的柔声细语:「嘿嘿,谁厉害呀……嘻嘻嘻嘻!」

杨毅正要回答,突然脊背一阵电麻,小弟弟跳动不止、头脑晕旋非常。

于是赶忙深吸一口气,夹紧臀部,生怕自己一泄千里。

但这那里是正常的男人所自制得了的啊?!

女郎也感到了杨毅的异动,后悔自己玩过火了,但事到如今已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她只能把心一横,猛夹双腿,大力按住杨毅的屁股。

心中暗叹:切莫让这小冤家将阳精射在他人身上才好!

杨毅被这么一下子,更是火上淋油啊,哪还忍耐得住?

精囊一动,一颗烫球由输精管向外化为一股阳热之精,喷射而出!

也幸好是女郎及时夹进双腿,不然如此力道,旁人绝难幸免!

女郎只觉大腿内侧滚烫一片,知道对方已经完事了。

便埋怨道:「你看你……多脏的啊!……」

话是如此说,但她却在心中庆幸自己今天穿了白色的丝袜,不容易被人看出端倪,要是深色的,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不久杨毅也清醒过来,欲火大泄之后,竟感万分后怕:想不到自己会做如此妄举,对方要是见怪就倒霉了!

想到此处就想抽身离开,殊不料女郎居然反客为主搂住杨毅,附耳低语道:「出了那么许多……你现在走,味道都上来了呀……我……我累了,你抱住我吧。」

杨毅听完,立刻紧紧抱住女郎,再不敢稍作动弹了。

公车虽然上客落客的行驶得很慢,但是一共路程那么长,杨毅已经到了要下车的站了。

下一站就是市人民医院了,那女流竟然也一直没有下车,而3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却是市郊区的武安第一高级中学。

杨毅心里直在琢磨:她会不会是个女教师?

很快就到了市人民医院的一站,杨毅很不情愿的把手从她衣服内拿出来,这就准备别过下车。

谁知这时那女郎抢先开口说道:「我要下车了,到站了。有机会再见吧!」

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杨毅不禁顺香望去。

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略染红了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

身穿褐色收腰外衣,内着白色紧身高领小衫,身材高挑、秀丽。

下身是褐色短短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色丝袜的秀腿,足蹬一双半高统靴子。

杨毅情不自禁地望向女郎的面庞,那女郎长得非常清秀:眉长、眼细、鼻梁高挺、樱唇微翘,但奇怪的是杨毅觉得女郎脸上似有一股浓的化不开的媚态。

也许是因为眼下的小黑痔,也许是两颊的腮红,也许……

正当杨毅胡乱琢磨着,忽然不期接触到了女郎的眼神。

那是种很真挚很亲切的眼神,似乎眼中含着一股温柔甜腻的笑意,闻着她的体香杨毅心里一动。

出乎杨毅的意料,更绝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公车行经到了市体育馆一站,由于此为人流大站,大量的上班一族涌进了车厢。

大家前拥后挤,嘴中嚷嚷:「前面的往里」,「往里进啊,后面人很多呢……」「往中间走啊……」

杨毅立刻感到了一股大力将他猛力往前推动,这时靠外边的那位女郎也不由被人群挤了过来。

眼看着那些男人们借着车内的拥挤都无耻而毫无顾忌的在她身上蹭着,她只能无奈的忍受着。

当她被挤到自己身边时,杨毅出于一种护花使者的心理故意顶住后面的压力侧了身给她留了个空。

很显然她感觉到了杨毅的好意,于是紧挨着站在他旁边的空档里。

杨毅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顿时一个充满诱惑的异性身躯充满了他的所有神经。

于是他不能自主地贴在了前面那位女郎的身上,女郎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往后退保持一段距离。

无奈在这样的环境想自主行动无疑难比登天,女郎也马上发现了这点,惟有将头略略偏转--尽量不至和杨毅脸孔相对,减少无谓的尴尬。

然而事与愿违正是现实生活的最大特性!

拥挤的车内和她单薄的衣服给了杨毅很好的机会,他完全感觉这小妞身体的每一处曲线变化。

在拥挤的车内她似乎身不由己却又好像任由摆布的身体让杨毅兴奋起来,身体的各部位变得敏感而饥渴,身体随着车的摇摆而在她身上磨蹭着。

女郎艰难的抗拒着整个身体却已经完全的贴在他的身上,杨毅能感觉到她那鼓鼓的乳房很有弹性的在自己的胸部挤压。

女郎的身体相当性感诱人,双峰高耸,坚铤而饱满,事实上杨毅已经不用靠视觉了,身体已经告诉他女郎的乳房非常具有弹性--因为此时的他们已经紧贴在一起了!

不断上下的人群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力使杨毅的行为变得大胆放肆。

随着车摇摆的节奏他慢慢的抱住了她的腰,但并没有明显的紧紧抱住,只是随着人群的节奏揽着这难得的机会。

又到站了女郎却没有下车,蜂拥而上的人群又一次把她紧紧的推给了杨毅,趁这个机会杨毅用力抱紧了她。

这个充满诱惑身躯在这个混乱的环境中完全的投入了自己的怀抱,杨毅整个身体的所有细胞都在感受着她温暖而有弹性身体每一个信息:鼓鼓的乳房完全被自己有力的挤压着,鼻息里全是她身体上谈谈的清香,杨毅的欲望象波涛一样涌了出来,

这女郎身材端地非常高佻,踩了高根的她几乎只比杨毅大概低六七个公分,所以她的双乳正好被紧抵在杨毅的胸口。

那两只豪乳似乎不堪重负,极力想顶开对方的压迫但无疑螳臂当车,无奈地被压成两个扁圆的肉饼。

杨毅只觉胸前柔韧无比,更有一股软绵绵的弹力蕴涵其中,令他感到遐意非常!

而女郎两条修长的玉腿竟嵌入了自己裆部,被杨毅牢牢夹住,不能动弹。

杨毅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肉感觉出了女郎美腿的浑圆、流畅,而只着丝袜的部分更是肉感十足。

男人和女人大腿的关系,很自然就会使人浮想翩翩的。

这样的妙腿很多男人都会喜欢的吧!

杨毅心里这样想道。

他这一想不打紧,女郎那边瞬时感到了对方生理上起了变化,粉脸「腾」地的一下红了起来。

杨毅也异常难堪,下身在此时此地勃起,实在是很不合适。

可人体是诚实而奇妙的,你越是想隐藏,克制,它发作的越快!

一刹那间,杨毅的生殖器已经全然勃起。

可能是异性身体的美丽,小弟弟较之平时独自自慰时要粗壮了许多。

龟头冲破了包皮的阻隔,直接顶在了内裤上,又酥又麻,而马眼处更是渗出了少许液体。

几秒钟的时间,杨毅小弟弟便硬硬的使劲顶在她的下腹处,似乎急着要找个入口。

那女郎自然感觉到了杨毅肿胀的存在,气息有点急促、脸微微的红了--非但没有抗拒的意思,似乎还有点依偎的意思。

车一直就这么摇晃着,他们俩紧抱着感受着对方的身体。

杨毅开始在她的身体上下肆意的抚摸着,年轻的身躯在抚摸下满满的变得柔软而温柔逐渐的依偎在他的身上,而杨毅的手也已经开始出入在她的身体上了。

女郎带点嗔怒地看了看杨毅,低声道:「你注意一点啊!」

杨毅假装不好意思地道:「对……对不……起啊!」

女郎看到杨毅的窘样不禁扑哧笑出了声,又急忙抿住嘴,惟恐失态。

杨毅眼见女郎一嗔一笑包含着万种风情,心中叹道:好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啊!

心中如此想,杨毅口中竟也喃喃道:「您真漂亮啊!」

女郎俏脸一红,柔声道:「嗯!谢谢!」

杨毅张口还想说什么,但紧接着的事情阻止了他,原来车已到了下一个站点。

站在女郎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士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奋力挤向车门。

由于女郎双脚是插在杨毅腿间的,重心当然不稳,大力之下一个踉跄倒在了他的怀里。

女郎情急之下抱住了杨毅,这可要命了:杨毅本已情难自禁,再加这么一抱,他可忍不住了!

于是杨毅趁势手臂一探紧紧搂住女郎的纤腰,女郎为之一惊,本能地挣了几下。

最后见没有效果,她居然没有再动。

杨毅心中不禁一荡,附在女郎耳边说道:「我可以摸摸你吗?」

还没等女郎反应杨毅已经开始行动了,手迅速插入了女郎的上衣,置于女郎的腰肢上。

杨毅暗自惊叹道:好温暖啊!

于是他轻轻地抚摸起女郎的背部,用指间触碰着女郎的脊柱沟,并顺着那流畅的凹陷径直向下,到达了丰满、上翘的美臀。

尽管手隔着一层的裙布,女郎臀部的曲线和手感仍然依稀可辨,但是杨毅没有流连于此--因为再向下滑动便是女郎的秀腿了!

这里可说是整个身体最为暴露的地方:虽说着有丝袜,但它的作用只是令大腿更有手感,柔顺,滑腻到极至。

杨毅贪婪的攻向此地,掌心向内弧度与浑圆的大腿内侧正好吻合。

手掌前后移动,上下轻抚,并不时地将指甲划过丝袜,这一流的触觉享受令杨毅激动不已!

而女郎竟然并没有阻止杨毅的进袭,相反任其施为。

随着只手在她的臀部慢慢的向下游走看,渐渐那处有一阵快感传到女郎的脑海。

杨毅一时更胆大了,手掌居然顺着大腿的内侧肌滑向了裙内,直奔那幽谷之地。

当杨毅的那只手停在她的私房轻轻的触摸那花房外边时,一度电流的感觉即时的再次传到女郎的大脑,快感令他不禁在车厢内低声呻吟起来。

幸好公共汽车的马达声浪很大掩盖了她的呻吟声。

看见美宜的呻吟后的挑逗意味,使杨毅很想吻看她那肌渴的樱唇,但却欠了在众目睽睽下的胆量。

杨毅的手不断的挤压手指逼迫女郎的私处,花房内不停的流出爱液弄湿了她的一太片裙摆。

女郎的脸上红霞越来越浓,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满座的公共汽车不停站的飞驰。

汗水不停的从她身上流出,半湿透的短裙就好像变得半透明的三点式泳衣,那娇嫩的肉体就全约隐约现的振视于杨毅的色目前。

女郎一惊,她实在没有料到刚才还羞涩稚嫩的杨毅在欲火的作用下,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

于是她急忙握住他已经进入短裙的手,想阻止杨毅的过分举动。

可惜为时已晚,杨毅的指间已碰到了她的内核。

一股电麻之感由手指与内核接触之处直传女郎的脊背,并迅速传遍全身,女郎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战。

杨毅明显感到了女郎的颤抖,急忙传力左手,将她更紧的抱住。

不过右手却没有丝毫停顿,以中指为器,上下拍动女郎的蜜道中间的细缝--食指,无名指不停颤动刺激着两边敏感的花壁。

女郎轻喘起来,微微道:「别……别……摸这里……」

「哎哟……」

原来杨毅的手指居然探寻到了那颗要命的小肉块,他急忙以食指、拇指作拿捻状,轻轻揉搓起女郎的花核。

同时中指、无名指也不懈怠,对花壁两侧进行着感官刺激。

女郎被他这么一弄,立刻酥麻无力、春情大动,闭眼咬唇、颤抖不已!

手臂却紧紧环住杨毅,唯恐失去这个依靠会立时瘫软到地上,此时她的大腿是半分力气也使用不出的。

杨毅心里却暗暗得意,平时看的那些日本的电车痴汉的a片动作居然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没有人注意这两个人正进行着的一切,就算有看到也估摸着也是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对这样的事早就见怪不怪了。

可谁又能料得到上车之前,双方原是一对陌路人。

他们就这样紧紧依偎了几分钟,忽然女郎身子一沉,幸好两人紧搂在一起杨毅又及时托了一下,不然女郎真要跪倒在地了。

原来女郎在杨毅的调弄下居然已经泄了身子,一时全身乏力不堪,才要跪倒地上了。

与此同时,杨毅的右手感到一阵烫热,女郎的温热的浪水全部喷溅到他的掌心。

少量的花液还顺着手腕流进了袖口,杨毅立时满手粘热无比,而有趣的是女郎的蜜道之缝居然随着泻身的出现微微张开了。

杨毅的手指此时满是花蜜淫液,甚是顺滑、不带半点阻滞,竟由着张开的细缝滑入了女郎的蜜道。

虽然只是指间,但杨毅也已经感到了女郎花蕾中的高温和柔软。

他开时缓慢的抽动起先,刚泄了身的女郎当时并没什么感觉。

可过了不久,女郎又颤抖起来,而且比之刚才更甚!

嘴中竟「呜呜」有声,鼻息浓重、媚眼如丝,额头的几缕秀发亦散落下来,遮出了半只秀目。

一时妙态横生,只看得杨毅是意乱情迷,目瞪口呆。

于是手中抽插的动作也更为卖力了,两指忽深忽浅,并夹有旋转的劲道,捣的鸿沟之内浪潮汹涌。

而他勾弄蜜道内壁手法更是绝妙消魂,直把女郎弄的个天昏地暗,头晕目眩啊!

手腕转动,指间拨插,旋转搔摸,挺进后退间带出春江之水无限……

每逢公共汽车在交通灯处停时,杨毅都停下抽送,休息一下。

随着车速的加快,杨毅的抽送也加快。

当车转弯时,那强烈的摩擦让女郎的右左肉壁有无上的快感甚至高潮。

在车厢中大约抽送了十多分钟,她已感到全身酥软无力了。

正当杨毅乐此不疲之时,女郎猛然紧抓其肩胛,轻呼娇喘声中又达浪潮之顶。

而且居然又泄出蜜精一股,再次丢身……

杨毅借着浪水还在动作,可虚软无力的女郎却再不敢让他胡搞了,否则恐怕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一时情急下低声呓语道:「别……别……弄我……了……!我帮……帮你把……」

说完居然将纤纤玉手放在了杨毅的裆部,杨毅被女郎这一举动一下搞晕了,顿时怔在了那里。

只见那只雪白的柔夷灵巧地抚摩着自己的下裆,然后拉下了门襟上的拉链,探入裤内隔着内裤揉搓着他的小弟弟。

回过神的杨毅大着胆子沉声道:「把它拿出来!」

说着像是威胁似的,手上又开始了对女郎蜜道的抽送。

女郎连忙呻吟道:「不……不要……我摸……摸……的……」

迅速掏出了杨毅的玉棒,以扣环状上下套弄起来。

女郎一定是有过性经验的,清楚每一部分的敏感程度--只见她忽而以拇指、食指轻轻揉搓棒头,手掌虎口贴住冠状沟,掌心向内缓缓转动着男人的巨龙;忽而扯动下囊,手心向上以蓄水状托捏睾丸……

杨毅一时之间被女郎耍的下体暴涨、玉茎悸动不止,急忙紧紧搂住女郎的蜂腰,埋首女郎肩头粗喘起来。

女郎那边却感奇怪,心道:看他刚才的熟练手法,原应是个性爱老手,哪料我如此一耍他便忍不住了,莫非是个雏鸟不成?呵呵!刚才如此玩我,看我怎么还以颜色。

心意已定,她竟将杨毅的老二拉出裤口之外,夹在了自己的腿间,屁股前后耸动起来……

想那大腿本就是青春女性最具活力、肉感之处!

再加上女郎着了丝绢的裤袜,柔腻无比,而杨毅小弟弟头部的滑精,更令运动无丝毫阻隔。

虽无深入女体之内的畅快、暖热,但却别有一番风味!

女郎更调皮的柔声细语:「嘿嘿,谁厉害呀……嘻嘻嘻嘻!」

杨毅正要回答,突然脊背一阵电麻,小弟弟跳动不止、头脑晕旋非常。

于是赶忙深吸一口气,夹紧臀部,生怕自己一泄千里。

但这那里是正常的男人所自制得了的啊?!

女郎也感到了杨毅的异动,后悔自己玩过火了,但事到如今已是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她只能把心一横,猛夹双腿,大力按住杨毅的屁股。

心中暗叹:切莫让这小冤家将阳精射在他人身上才好!

杨毅被这么一下子,更是火上淋油啊,哪还忍耐得住?

精囊一动,一颗烫球由输精管向外化为一股阳热之精,喷射而出!

也幸好是女郎及时夹进双腿,不然如此力道,旁人绝难幸免!

女郎只觉大腿内侧滚烫一片,知道对方已经完事了。

便埋怨道:「你看你……多脏的啊!……」

话是如此说,但她却在心中庆幸自己今天穿了白色的丝袜,不容易被人看出端倪,要是深色的,还真不知如何是好呢?

不久杨毅也清醒过来,欲火大泄之后,竟感万分后怕:想不到自己会做如此妄举,对方要是见怪就倒霉了!

想到此处就想抽身离开,殊不料女郎居然反客为主搂住杨毅,附耳低语道:「出了那么许多……你现在走,味道都上来了呀……我……我累了,你抱住我吧。」

杨毅听完,立刻紧紧抱住女郎,再不敢稍作动弹了。

公车虽然上客落客的行驶得很慢,但是一共路程那么长,杨毅已经到了要下车的站了。

下一站就是市人民医院了,那女流竟然也一直没有下车,而3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却是市郊区的武安第一高级中学。

杨毅心里直在琢磨:她会不会是个女教师?

很快就到了市人民医院的一站,杨毅很不情愿的把手从她衣服内拿出来,这就准备别过下车。

谁知这时那女郎抢先开口说道:「我要下车了,到站了。有机会再见吧!」

【全文完】

文章评价:(目前尚未评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