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览车的绑架轮奸3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3.轮奸

大栋木屋地上铺着柔软的垫子,

蝶儿和小兰都双手高举过头,被天花板垂下铁链的皮制手铐高高吊着,只能勉强用脚尖站立。

两人上衣下摆被剪掉,露出同样销魂的肚脐和雪白诱人,纤细柔美的腰肢,

上衣的扣子都被扯开,露出鲜嫩雪白的诱人乳沟及胸罩,

蝶儿是宝蓝色蕾丝无肩带的半罩杯性感胸罩,

小兰是纯白蕾丝胸罩。

小兰的短裙下摆也被剪掉,剩下的裙长几乎包不住浑圆紧绷幼嫩可口的翘屁股,内裤也是纯白蕾丝三角裤。

男人有光头老大,以及轮到第一梯次轮奸的12个手下壮汉,加上猪哥雄等3人,共有16名大色狼正脱光衣服等干。

被揍的鼻青眼肿的阿明被绑着,嘴里还塞着破布,面对蝶儿和小兰。

一旁还架着摄影机,准备拍摄。

16名大色狼已经迫不及待脱光衣物,16根粗大的肉棒全部勃起到顶点,围了过来。

其中高大强壮的光头老大的巨根最粗最长–大概25公分,

巨根上布满树根般凸起可怕青筋,还有一个特别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

其他包括猪哥雄在内,有半数以上的大肉棒勃起时都有18至20公分的长度。

大家围绕着蝶儿和小兰,上下其手,尽情猥亵地搓弄她们的嫩乳美臀以及蜜唇。

其中一个年轻人猥亵了一会,便被派去操作摄影机,开始拍摄。

蝶儿和小兰两人全身发抖,不停地呻吟求饶:「求求你们,放过我…啊…求…求你们…啊…啊…不要啊…放了我……」

蝶儿的声音很娇媚勾魂,小兰的声音柔软如蜜,楚楚可怜。

两人的呻吟哀叫都很销魂诱人,令16名大色狼一听就想狠狠蹂躏她们。

光头老大从后紧贴着小兰,撩起她的超短裙,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内侧恶心地游移,

另一手伸进敞开的上衣里,扯掉胸罩,握着她雪白幼嫩曲线柔美的少女乳房尽情玩弄。

然后抓着美少女幼嫩雪白的翘屁股,褪下她的白色蕾丝内裤,挂在她的左膝,

右手搓着少女美臀,左手尽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他的下体紧贴小兰的股间磨蹭,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伞状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她颤抖的嫩唇,弄得她娇躯打颤,花蕊湿淋淋,

「啊…啊…不要啊…啊…啊…啊…求求你…啊…啊…呜呜…求求你…不要……」小兰双腿不停发抖,好像一波一波的电流从下体传遍全身。

「舌头伸出来,快点。」

小兰啜泣着转头,轻吐艳红舌尖,让光头老大强吻她鲜嫩的樱唇,光头老大恶心的舌头放进她嘴里吸吮她柔软的香舌,还不停搅动她的舌尖,

保守又害羞的小兰,只交过跟她一样纯情的阿明这个男友,交往1个多月,虽深爱彼此,却只有手牵手,以及互相亲吻对方的脸颊而已,

她想不到应该最浪漫的初吻就这样被丑陋恶心的色狼夺走,

小兰一脸嫌恶恶心,柔软的舌尖抗拒地推挤光头老大令人作呕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光头老大更兴奋,

光头老大强烈感到小兰的嫌恶,这让他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

猪哥雄也有样学样,从后紧贴着蝶儿,撩起她的超短窄裙,隔着宝蓝色蕾丝丁字裤搓弄着她白嫩翘臀与蜜唇花瓣,

然后将她的丁字裤褪下,挂在她的左膝,他的大龟头紧贴蝶儿已经湿淋淋的嫩唇磨蹭,弄得她全身发软,不停呻吟求饶。

猪哥雄也强迫蝶儿回头,恶心的舌头舔着她艳红欲滴的樱唇:「老实点,舌头伸出来。」

「不要……」蝶儿只能软弱地抗拒,她嫌恶地樱唇轻启,艳红的舌尖被猪哥雄令人作呕的舌头舔弄搅动,

猪哥雄还将她的香舌吸进自己嘴里,啧啧地吸吮,再将自己肥厚的舌头夹带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里舔弄搅动她的香舌。

猪哥雄的强制舌吻让蝶儿嫌恶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挤猪哥雄恶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猪哥雄更兴奋。

对高傲的蝶儿而言,接吻是非常神圣且浪漫的,只应该跟爱人接吻的,何况是她最讨厌的猪哥雄。

猪哥雄一面强迫蝶儿跟他激烈舌吻,一面喘口气淫笑:「小蝶儿很会用舌头接吻呀,有这么淫荡的舌技……吃大鸡巴一定很爽……」

一个大肚腩的中年人和司机站在蝶儿身前,分别搓弄她34d的雪白美乳,

司机还低头将蝶儿粉红鲜嫩的乳头含进嘴里啧啧吸吮舔弄。

另一边老王和几名壮汉则跟着光头老大尽情猥亵小兰。

大家在蝶儿和小兰身上轮流猥亵了20分钟后,两人双手被解开放了下来,身上衣物也被剥得一丝不挂。

蝶儿和小兰两人的裸体都雪白无暇,鲜嫩柔滑,散发出眩目的美。

光头老大走向正绝望地啜泣发抖的小兰身前,用力拉她的长发,强迫她擡起梨花带泪的凄美俏脸。

光头老大强迫小兰在他身前蹲下,按着她的头:「给我乖乖地吃,让大鸡巴舒服,待会干起来才够力。……。」

「不要啊……呜呜…不要……呜呜…饶了我……」一下子面对15根巨根,小兰不停啜泣求饶。

光头老大强迫小兰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舔着,并将巨屌含入嘴里吸吮,

虽然生涩毫无技巧,反而令老大更兴奋。

光头老大还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强迫小兰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轻搓蛋蛋,

「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真是淫荡的舌头……」光头老大按着小兰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

看自己的特大号肉棒在美少女红艳欲滴的小嘴里抽插,她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还挂着泪珠,雪白诱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

小兰柔软的舌尖忍受着恶臭,抗拒地推挤恶心腥臭的龟头,反而让光头老大更兴奋。

被光头老大强制口交了一会,一名大汉立刻拉着小兰的左手帮他手淫。

除了正在拍摄的小伙子外,15个色狼一字排开,光头老大跟猪哥雄分别站在两端,

小兰正被光头老大按着头,蹲在他身前被迫握着25公分巨屌,痛苦地吹吸含舔,激烈口交。

在另一头,蝶儿也被迫蹲在猪哥雄身前,搓着猪哥雄那恶心狰狞的肉棍,忍受恶臭与耻辱地为他口交。

蝶儿跟小兰一样,不但是处女,也没为男人肉棒口交的经验。她的头被猪哥雄按着,只能痛苦地吸吮他令人作呕的肉棒。

当小兰跟蝶儿分别为老大和猪哥雄口交了大概5分钟后,便依序帮下一位口交,一直到最后换蝶儿帮光头老大口交,而小兰帮猪哥雄口交。

其中也有几个人将精液忍不住喷在小兰的嘴里和脸上,蝶儿脸上和雪白的胸部也被两个人喷了精液。

光头老大走到阿明面前,看到他又愤怒又痛苦绝望,无奈动弹不得又无法叫出声音,一副要崩溃的样子,看了就很爽:

「怎么,才刚对你小马子热身一下就受不了啦…那你再看到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一定会爽的要命…哈…哈…哈…」

他故意搓着自己那粗得吓死人的超长巨根给阿明看,笑着:「怎样…我的大鸡巴很长很粗大吧…你的心肝宝贝一定会被我干得痛死了……」

只见光头老大强迫蝶儿跟小兰两人并排跪着,双手向前撑在垫子上,像小母狗一样,两人本来就很翘的雪白美臀都翘得更高,

光头老大先对两人的屁股和嫩穴都玩弄了一会,然后选定小兰先干,

光头老大左手搓着小兰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右手尽情搓揉她幼嫩雪白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他的下体紧贴小兰的股间磨蹭,右手握着自己25公分的巨屌顶住小兰湿淋淋的可怜嫩唇。

「求求你……不要……呜呜………饶了我……」小兰全身颤抖,楚楚可怜地呻吟:「谁救救我…啊…啊…好痛……会死啊……」

大家看着美少女幼嫩雪白又圆又翘的美臀因害怕挣扎而摇着,真是赏心悦目,淫秽至极。

老大向四周兴奋手淫的围观众人扫视一番,尤其得意地看着要抓狂却叫不出来的阿明,然后用力一挺猛插——

稚嫩少女那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屌,艳红的破处鲜血混合着淫汁从雪白的大腿流下。

「啊…啊…要死了…啊…不要…会死…啊…啊…啊……」

小兰被干得大声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被光头老大的超大鸡巴开苞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

她的呻吟哀叫,那么柔媚可怜,万分销魂,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啊……好痛……啊……啊……停下来……会死…啊……不要啊……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不要再干我…呜呜…啊…啊…」

光头老大从后看着小兰幼嫩雪白又圆又翘的美臀,一面被他噗滋猛干一面挣扎摇着,真是赏心悦目,淫秽诱人。

「嘿嘿,幼齿的高中美少女,还是在室的,干起来真爽…我可是妳第一个男人…妳要永远记得我用大鸡巴帮妳开苞喔……」

光头老大疯狂抽插,美少女不停悲泣哀鸣,稚嫩的翘屁股被撞得啪啪作响,

光头老大开始激烈地摇着小兰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兴奋叫着:

「好紧…我最喜欢干处女了…让她男友看清楚一点…欠人干…干死妳…像妳这么幼齿漂亮又一脸欠干,我们一定会狠狠干死妳……」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啊…啊…」小兰哀叫了一会,樱唇已被大肚腩的中年人充满槟榔味道的嘴堵住,恶心带着大量口水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她柔软的舌头。

小兰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恶心颤抖扭动,

大肚男强吻完,立刻按着她的头,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按着她的头跟老大前后猛干,

大肚男还强迫她握着他的蛋蛋轻搓,看着小兰处女的幼嫩美穴被25公分巨根开苞,蹂躏猛干,一定痛死她了。

可怜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巨根开苞蹂躏,还被前后夹攻,干得死去活来。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放过我…啊…啊…」

在光头老大可怕的巨根疯狂的抽插下,小兰不时松开口交的樱唇,娇柔销魂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哀叫着,

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光头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

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

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就这样,小兰被光头老大可怕的巨根狠狠干了十几分钟还没结束。

「好紧…嘴里说不要,却叫那么浪…是不是因为男友在看啊…叫大声点…腰真会摇嘛…用力摇…妳看妳男友一直在看喔…喔…喔…太爽了…」

「干死妳…欠人干的…好紧…干死妳…干死妳给妳男友看……」

光头老大猛干狠干,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干得小兰觉得纤细柔腰像要被折断似的,几乎死掉。光头老大兴奋吼着:「要射了……」

「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小兰无力地哀求着,

「认了吧…射在里面才爽呢…射了…全部给妳灌进去…小子你看,你的小心肝的浪穴里面都是我灌满的精液喔………」

光头老大不顾小兰楚楚可怜的哀求,将大量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还特别炫耀给近距离目睹,已经抓狂的阿明看。

光头老大猛烈抽出湿黏黏仍完全勃起的巨根,当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通过小兰饱受蹂躏的黏稠嫩唇的时候,

「啊……」小兰全身打颤,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凄楚哀叫。

小兰双脚一软,还没瘫倒,

大肚男立刻抽出口交的巨根,迫不及待从后面擡高小兰那充满弹性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大龟头磨擦被干得糊成一片的嫩唇,

然后顺着光头老大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一面从后搓弄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白嫩幼乳,

另一个秃头中年人走过来,继续按着她的头强制口交。

「小婊子,假清纯还夹那么紧…」大肚男摇着小兰的柔美纤腰噗滋噗滋猛干,下体一次一次用力撞击她充满弹性的白嫩翘臀:

「腰给我卖力摇…鸡巴也要好好舔…好好给我吃…男朋友在看,表演要更卖力…真是爽…好久没干过这种极品幼齿了…欠人干的…干死妳……」

大肚男便是刚才在木屋外痛殴阿明的人,他一面得意地看着抓狂的阿明,一面更凶狠地操着他心肝小宝贝的嫩穴给他看。

小兰被前后疯狂抽插的几乎失去意识,她好几次与一直看着自己被轮奸的阿明四目对望,也清楚看见阿明脸上露出痛苦绝望与抓狂的表情。

小兰整个心都碎了,眼泪不停地流下。

这时,恶心猥琐的老王过来躺在小兰身子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雪白幼嫩美乳,将她含苞待放的红嫩蓓蕾啧啧地舔弄吸吮。

在小兰旁边,光头老大从后擡高蝶儿的翘屁股,搓着自己湿黏黏仍完全勃起的超长巨根,顶住蝶儿湿淋淋的嫩唇磨擦。

「不要啊……求求你…千万不要……呜呜………求求你…不要……」

正被迫继续为猪哥雄和好几名手下轮流口交的蝶儿恐惧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不停哭着求饶。

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销魂,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美丽的导游小姐,妳也是处女吧……」光头老大兴奋淫笑:「我可是妳第一个男人喔,我要妳永远记得我………」

光头老大噗滋一声从背后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屌,

「啊……好痛…啊…啊…会死…啊……」蝶儿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

「果然是在室的,真紧…」光头老大向对面的猪哥雄淫笑,开始激烈地摇着蝶儿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噗滋噗滋猛干。

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蝶儿的雪白大腿流下,

「好紧…我最喜欢干处女了…还一次干两个…都是又漂亮又欠干…干死妳…像妳这么漂亮又一脸欠干…我们一定会狠狠干死妳……」

光头老大一面噗滋噗滋猛干一面强迫她转头,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啊…啊…」

蝶儿哭泣哀叫了一会,樱唇已被光头老大的嘴堵住,恶心带着大量口水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她柔软的舌头。

猪哥雄等光头老大强吻完,再度将勃起到极点的肉棒插进蝶儿嘴里,配合光头老大猛烈抽插的激烈节奏狠狠干着蝶儿的喉咙。

虽然被强迫口交,但在光头老大巨根疯狂的猛干下,蝶儿不时松开口交的樱唇,楚楚可怜的哀叫呻吟,娇喘求饶。

可怜的蝶儿,第一次不但被25公分巨根开苞蹂躏,还被前后夹攻,干得死去活来。

「干!真是爽死了…老早就想叫妳帮我吹喇叭……呜…看妳被干真爽…舌尖给我好好舔……」

猪哥雄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呻吟,跟光头老大前后猛干,看着朝思暮想的蝶儿被抓着美臀猛干得十分痛苦的样子,猪哥雄兴奋极了。

光头老大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

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

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

蝶儿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还要拼命吸吮舔弄着嘴里令她作呕的大肉棒。

司机躺在蝶儿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雪白美乳,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红嫩蓓蕾。

光头老大凶狠地猛干了14分钟,一面向对面一直盯着他的猪哥雄说:「看你哈成这样,就让你干个过瘾吧……」

光头老大兴奋淫叫:「射了……全部给妳灌进去……」

更凶猛激烈地摇着蝶儿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光头老大不顾蝶儿楚楚可怜的哀求,将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

光头老大忽然猛烈抽出湿黏黏还是完全勃起的巨根,当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通过蝶儿饱受蹂躏的黏稠嫩唇的时候,

「啊……」蝶儿全身打颤,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凄楚哀叫。

蝶儿双脚一软,猪哥雄立刻迫不及待从后面擡高那充满弹性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

硕大的龟头磨擦她被干成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后顺着光头老大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

「不要啊……呜呜….啊…呜呜…不要…不要…啊…啊…呜呜…放过我…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

蝶儿哀叫着,她柔媚销魂的呻吟楚楚可怜,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猪哥雄还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沾着精液味道的柔软香舌,

蝶儿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恶心颤抖扭动,

「干,真是爽……小贱货…被我干到了吧…第一天看到妳就想狠狠干妳了…妳长的还真是欠干…干死妳…臭婊子……欠人干…干死妳…干死妳…」

猪哥雄摇着蝶儿纤细的腰肢噗滋噗滋猛干,司机立刻将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

一个35岁上下的小胡子则躺在蝶儿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白嫩乳房。

「妳很会吹喇叭嘛…要用心舔…喔…喔…太爽了…美丽的导游小姐在吃我的大鸡巴……」

司机按着蝶儿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

看着蝶儿清丽妩媚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啜泣地握着自己大鸡巴吹吸含舔,脸上露出被干得十分痛苦的表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