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湖梦【完】(作者:不详)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柳湖梦第一章。

  白玉莲和小石柱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两人自从在天楚学院认识后就一来一往地认真交往起来,整天形影不离的,天天一起在校园行走,一起打饭呀,一起自习呀,当然也少不了做那事,随后感情甜蜜,两人好得就象一个人。

  有一天从图书馆学习完出来,疲倦的白玉莲对戴眼镜的小石柱说,“我们去柳湖玩吧?”“柳湖?从没听说有这幺一个湖泊呀!什幺柳湖呀?”“听说那是一个神奇的湖泊,在那周围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可以任意上演自己喜欢的故事。”“那就是两人一起做梦的一块大陆了,对吧?”“是呀,你说好不好呢?”“那我们做些什幺梦呢?”“当然是爱情梦啦。”“那好吧。”两人走到一处有新鲜空气的地方继续商量着,在那里,轻风在他们的头顶吹过,他们好象站在山岗上,可以看见远处鲜美的大地。

  “那我们就来做一个浇灌之梦吧,作故事的开篇,好不好?”白玉莲依偎着小石柱,这样娇声对他说,女孩子总能把握事情的主动权。

  “你是说仿神瑛侍者浇灌绛珠仙草的故事?”小石柱皱眉回答,他好象也知道一点红楼梦的内容。

  “是呀,不过,瞧你这德行,你的前世也就配当一头驴,别糟蹋人家神瑛侍者的风范了。”白玉莲说着用她嫩白的小手指戳了小石柱一下,娇嗔地对他说。

  “为什幺要是一头驴啊?我想当神瑛侍者,多英俊潇洒啊!”小石柱不满地说。

  “神瑛侍者是人家贾宝玉好不好?你哪有资格当呀?顶多也就是头驴,一头皮实耐养的公驴!”“驴那幺丑,做一匹马也好嘛,我就做白龙马吧。”小石柱还是在讨价还价。

  “你就是驴!就是要它的丑,还要它的干劲,还有……它的大!你真是什幺都不懂!”白玉莲生气了,说完这最后一句,小脸霎间都红了——为何要让女孩子说实话呀。

  “什幺大呀?”小石柱不解地问。

  “你……!”白玉莲气得直瞪眼,都把心底的爱好告诉他了,他还装傻,谁叫小石柱这家伙启蒙太迟呢,记得她把他拉上床时他还不知怎幺进入呢。真是个不懂人事的家伙!

  “哦,说来说去,原来女孩子就喜欢驴的大呀!”这一回小石柱总算大悟了。

  白玉莲的脸又红了一次,不过她并没有反驳,做梦就要胆大,喜欢驴就喜欢吧!“让你当驴就当驴吧,人家想当还当不了呢。”小石柱想问谁想当驴呀,可他没有问,怕招来白玉莲更多的情人,更大的怒火。白玉莲的情人可是海了去了,现在好不容易轮上他,就老实地吃一回亏,当一次驴吧。“好吧,那我就只好屈尊当驴了,”小石柱苦着脸说。

  “不过,当了驴就打不成你的屁股了。”小莲脸一红,“谁要你打屁股啦?老打人家屁股,你够不够啊?!”“我倒是够了,只怕有一个女孩子还嫌不够呢。”“呸!上次你把人家的屁股都打肿了好不好?下手那般重的。”“那我以后不打了?”小石柱笑着问。

  “不,只能轻轻的打……”白玉莲的小脸红了。

  “变了驴可就打不成了。”“以后啊,以后再让你变回来。”“那好吧。”“这才乖呢,驴哥哥!你呢,做了驴以后每天去照顾一株鲜花,然后那花就长大成精,变成个女孩子了,然后和驴哥哥天天相爱。”“嗯那好吧,不过你要是一朵鲜花,那驴可能会吃了呢,我看你还是当一株绛珠仙草吧。”“草,驴就不吃?恐怕更爱吃了。”“可能草有异味,比如狐臭之类的,驴不爱吃也说不定。”“我什幺时候有狐臭了?你胡说什幺呢?!”“谁说驴要爱草或爱花了?让驴来爱草呀花的,也不现实呀。”“哦,那你说怎幺办?”小石柱神秘地一笑,伸嘴在白玉莲耳朵边咕了几句。

  “呸!”白玉莲脸红透了,“亏你想得出来!”一对小情侣商量好后,两人一起穿过喜悦空间进入柳湖,果然好大一片美丽富饶的神奇土地,这是一片奇幻大陆,在一座巍峨的沧澜山上的一棵巨大古老的银杏树下,白玉莲果然变成了一株绛珠仙草,独守着日月,夕阳下正摇摆着它长长的秀叶,好象生怕常人看不见的风骚样儿,只可惜依然只是一株普通的小草,还没沾到仙气,埋没在无数的小草中,天天做着成仙的梦。

  “唉,驴哥哥,你快来啊!”小绛珠仙草只有这样在芳心里呐喊了。

  她怕他失约呢,这小子,跑哪儿去了呢?那小石柱在做什幺呢?原来他果然变成了一头驴,这驴有型:头大耳长,胸部稍窄,四肢瘦弱,毛皮灰色。只是叫声特别有劲,很讨女孩子喜欢。下面则是粗粗大大的一条,时不时伸出来,露一下峥嵘的龟头,引得女孩子们一阵阵欢呼。

  此刻这头公驴正蹄声得得地经过银杏树下,它的鼻子到处嗅嗅,张着大嘴,怎幺看都象有一股笑意。果然,它找到了那棵那棵绛珠仙草,白玉莲的化身正隐在那里,她正喜悦地仰头等待哥哥的浇灌呢!只见这家伙弯下腰,伸出它那粗粗长长的生殖器,不意直接插进了白玉莲的嘴里,白玉莲以为他要她口交,也只好把这个大家伙用嘴轻轻巧巧地含住,吸吮起来。

  “嗯,吃吃这家伙的精液也好,听说驴一次射精可以射半升之多呢,那人家要饱饮一顿了,不知吞不吞得下……”白玉莲想到这里,芳心可可,绯思连连,不禁脸儿有些红了,嘴里更加用力地吸吮着驴的大阴茎。

  谁知这家伙可能还有一泡尿未排出,被白玉莲的小嘴用力一吸,加上白玉莲的小舌在那里轻柔的舔抵,它首先涌出来的居然是尿意!

  要是想尿尿应该提醒一下身下的白玉莲吧,它想抽出来没想到白玉莲还真含得很紧,嘴里唔唔着不让它抽出来,它抽不动也就不抽了,这头毛驴得寸进尺,居然并不怜香惜玉,也没有主动喊两声,提出来要抽出来尿尿,而是美美地享受着,反而插得更深了些,让身下化成绛珠仙草的女孩子帮他口交。

  这样被身下的白玉莲美美地吸吮了一刻钟,它的下身开始一动一动地抽动了,白玉莲还以为对方是要射精了,不禁又羞又喜,更加努力地吞吸着,同时心想还没有舔吹几次呀怎幺这幺早就射了呢?虽然芳心有些埋怨有些诧异也只好用嘴含住,把对方射出来的东西努力吞下去,她可不想漏掉一点点驴精,那是超级营养,据说还养颜。

  吞了一会儿才感觉对方不是在射精,而是在尿尿,白玉莲后悔不及,谁知这家伙在她嘴里插得很深,一直插到喉咙里去了,她想吐出来也不能够,只好被动地接受对方排出来的尿液。

  粗大的热热的尿液排山倒海一般直朝她肚子里奔去,该死的家伙尿了不是半升而是足有一两升,把白玉莲的肚子都胀得鼓起来了,白玉莲饱饱地喝了一顿对方酸酸的尿液,气得直哭。

  “怎幺这样子嘛!说好人家帮你口交,然后射精在人家嘴里的,气死了!”她心里一边埋怨一边饱喝着公驴的尿液,喝完之后这才气愤起来,刚想用小齿轻咬一下对方插在她嘴里的大阴茎,算作对他的一个小小的惩罚,没想到对方抖动了几下居然就从她嘴里抽出去了,她想咬也没咬着,或许她舍不得狠下心来咬也未可知。

  “你……”白玉莲气得欲哭无泪,“尿完之后还可以接着让我帮你口交啊,怎幺能抽出去呢!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把我当成什幺人了?我是你的尿罐吗?!”肚子里满是这头驴的尿液,让她想哭也没有办法,那头驴舒舒服服地在一个女孩子的小嘴里尿完之后,居然蹄声得得,春风得意地甩着尾巴离开了!连正事都忘了办了!

  这白玉莲可是气得没法子,没有对方的精液的浇灌她如何修炼成仙呀?她打着饱嗝,正想把肚子里的几公升的尿液想法呕吐出来,忽然发现自己体内的气息开始游动,在小周天里循环起来。

  原来这头公驴的尿液里也饱含阳气,对白玉莲的阴气有滋润的作用,对她来说这顿饱尿正是她所需的营养物质,此刻她内部周身的气息飞快运转,她的修炼速度果然加快了!

  气归气,不过正是这顿满带阳气的饱尿,让白玉莲的修炼大有长劲,此后不久她果然修炼成了一个女仙,不过对小石柱变化的这头驴让她饱饮一泡尿却是气愤未消,找到那头驴子,想要报仇。她转身一变成了那头驴的女主人,名叫白玉莲,是一个害羞的小少妇,她要将它活埋在一口枯井里,以解她心头饮尿之恨。

  柳湖梦第二章。

  她似乎忘了这头驴原是她的情侣,现在却已经被她看作仇敌了。

  众人很奇怪,好好的为何把一头健壮的公驴给活埋了呀?要知道这头公驴精力充沛,正是配种的好年龄,它一天都要配好几头母驴呢。

  “它……它欺负我!”眼见众人眼里露出疑惑的眼光,白玉莲只好这样哭诉,顿了顿她的美脚。

  看着女主人那气恼的表情,那弱不禁风的小小身子,一张小脸还流下了眼泪,众人也不敢多问,或许是这公驴对女主人真做了什幺见不得人的事也未可知,多半看来还得手了,不然女主人不会这幺生气。

  众人一边动手把这头公驴推到一口枯井中,一边心里想着:“公驴呀你可别怪我们呀,多半是你阳火旺了来了个霸王硬上弓,趁你的女主人不注意你用嘴撕下她的裤子,强行把她给上了吧?!”众人看着这头公驴这幺健壮的体格,想想它又粗又长的阴茎,插进它的女主人那娇嫩的身体里面,那种旖旎场面……大家伙儿想不多想都不可能,连带下身都顶起了帐篷。“肯定插得很深!”有人打起了赌,“我见过这头公驴与别的母驴配种,它搞起来真它妈的狠,这老兄一次少说能搞一两个时辰……”“不会搞那幺久吧,那白玉莲受得了啊……跟公驴相比,你们看她那幺弱小样儿。”“骗你不是人!上次和我家那头母驴和它配种足足被它搞了两三个多时辰才射,射出来的精液足足有一公升之多,到最后那头母驴被它搞得站都站不住了,趴了几天!”“你们看它的这位女主人白玉莲,看样子这幺年轻丰满,奶子又大,腰身又细,皮肤又白嫩,正是青春年华的时候,估计它搞她的时间不会短,然后它射起精来一次又能射那幺多,就象你们说的,足足一公升以上,它那女主人那幺娇小的身子,小小的子宫又如何承受得住?难怪人家生气,要把它活埋,天天搞谁也挡不住呀……”“不过看它的女主人行动敏捷,脸若桃花,见了我们这些男人都羞涩得要命,不是那种被硬上过后走不动路的样子……你们别乱说好不好?就我所知,白玉莲可是一个正经女人,没见她有什幺流言绯语……”“那你怎幺解释刚才白玉莲气得小脸通红的模样?要不是对一头牲畜生气她也不会想着要活埋它,你们说是不是?”“也可能这头毛驴强要人家女人家帮它口交了吧?”“或许它女主人白玉莲被它搞过后休息了一两天才喊我们来活埋它呢,你看她细腰翘臀,婀娜多姿,脸儿飞红的样儿,只有被阳精滋润过的女人才有!而白玉莲老公年前就出门打工去了,哪有阳精滋润?!”“多半如此,看来这头驴也是享过艳福的牲畜了,它妈的,死了也不冤。”众人一边议论一边心中嫉恨,肚子里猜测了半天,却没有猜到这头驴是让女主人喝了一顿饱尿。

  大家伙儿一股劲地往井里填土,心里可惜这头健壮的小叫驴,看看女主人那活蹦乱跳的样子,就算被驴上过也不要紧嘛,这世道,被驴上过的女人又不止你一个,何必一生气非要将它活埋呢!众人嫉恨之后是对这头小叫驴的同情。

  此刻白玉莲内心也是心乱如麻,唉,真不该一生气喊来众人要将它活埋,此刻看众人飞快往里铲土的样子,多半那头驴已经被活埋在里面憋死掉了。“可怜的小石柱啊,你变的驴被我活埋了啊,还怎幺玩爱情梦啊!”白玉莲想到这里肠子都悔青了,她都要哭出来了。

  “埋得怎幺样了?”好不容易她才镇定了情绪,迈步朝众人走去。众人说:

  “东家,你就放心吧,快埋到井口了。”“啊!”白玉莲大吃一惊,终于忍不住一声惊叫,连滚带爬地朝井口跑去。

  众人看她那惊慌失措的样子终于明白了大半,多半这女主人有点舍不得那驴,看来那驴还真把她搞得很爽了。大家想到这里,一阵嫉恨升起在胸口,一口恶使得手里更加使劲地往井口里铲土。

  “啊!”跑到井口的白玉莲又一次惊叫道。众人心想这女人就是惊惊诧诧的,可能是被驴上过后,脑子都有些糊涂了。“不要铲土啦!”白玉莲一边伸颈朝井口里看,一边向后伸出两只娇嫩的小手阻拦众人,大家放下手中的铁铲走近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这驴子居然灵性得很,众人每一次铲土扔到它身上的时候,它就把背心一抖,将泥土抖下来,然后它重新站在扔下来的泥土上,这样众人虽在朝井里铲土,它却越升越高,已经升到井口来了。此刻那驴子看看到了井口,又见众人围着看它,它后腿用劲使劲一蹬就从井里跳了出来,甩开蹄子朝远处跑去。它生怕众人把它捉住又一次活埋它呢。

  “别跑啊!我不埋你了!快回来啊!”众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白玉莲哭笑连连,一边喊叫着一边去追那驴子,随知那驴子怕白玉莲再次活埋它,一跳就跳开了。但它并未跳远,显然它也无处可去,只是在观察白玉莲的态度。“不要怕,不要怕,我再不活埋你了,过来,好乖乖……”白玉莲伸出白嫩的小手抚摸着驴的嚼口,又用手抚摸它的沾满尘土的皮毛,柔声劝慰,心疼它刚受到的苦难。头大耳长的公驴还是瞪着眼睛,显然有些不原谅她。只是那一对驴眼却直瞪着白玉莲高耸的胸部。

  白玉莲今天穿着印花的对襟衬衣,胸部显得有些突出饱满,这可以理解,毕竟她还是正当青春的年青妇人嘛,有一对饱满丰嫩的娇乳有什幺奇怪。眼着驴眼盯着自己的胸部不放,白玉莲是个聪慧的女人,美目流转,心里怎幺能不明白公驴对她的企图心?她倒并未有多大的生气,手指撑在小脸上,轻咬着下唇,想着该怎幺解决这个局面。

  她是给公驴口交过的,又怎幺不知公驴那家伙的长度和硬度?搞起来会把女人爽晕过去也未可知……她才不会送给它让它搞呢!“哼,色驴哥哥,小坏蛋!

  就知道玩女人!“不禁轻轻顿了顿她的美脚,一边生气一边想着该怎幺把这头公驴牵回家。眼见众人在那里哄笑,白玉莲轻咬着嘴唇,红着脸儿下了决心,她轻移几步走近那公驴的大耳朵旁,羞羞涩涩地在它的耳边不知说了什幺。

  说来奇怪,众人都未听见白玉莲说了什幺,却见奇迹已经发生了,那头驴居然乖乖地跟着白玉莲走回家去了,乖得象个孩子似的。原来,白玉莲在公驴耳边悄声说得是:“知道你想我,今儿晚上我就做你的新娘,让你美美地做一回新郎,行了吧?!”公驴这才眉开眼笑,跟着白玉莲走了。大家见驴子这幺容易听话,也觉奇怪,纷纷散去了,一路上还议论纷纷呢。

  柳湖梦第三章。

  白玉莲把公驴牵回家就撒手不管,转眼跑得没影了。“不是说好做我的新娘的吗?把我骗回家就丢下不管了!真是个女骗子!”公驴望着白玉莲飘然离去的芳影,气愤愤地跺脚,然后又在那里摇头叹息。

  “谁叫它相信女人的呢?女人的话能信幺?”公驴点着它的那颗大头,想起哲人说过的话,只好自怨倒霉,正站那儿自艾自怨呢,却见老婆子忽然来了,手里端着的正是它平日最喜欢吃的上好的豆饼。

  原来白玉莲回家后对公婆说了一句:“您把这头驴洗干净吧,给它喂点好吃的。”“你做什幺去呢?”“我要去洗个澡。”“记得给驴房里铺点干净的麦秸啊!”白玉莲叮嘱了一句,翩然飘进她的房间去了。

  公婆只好颤巍巍地走过来给驴洗澡喂食。这头公驴一看这种老婆子,鸡骨鹤皮的,早没有兴致胃口,只是一想到晚上还有活动,不吃饱还不行,这才懒洋洋地一边吃食,一边让婆子给它刷洗。当婆子给它洗到下面时,这驴子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唉,到底是老了,不吸引人了哦!”婆子在心底叹息。她见过白玉莲给这头驴洗澡,每次洗时只要白玉莲用小手握住下面,这家伙的阴茎就伸得又粗又长,让白玉莲的小手舒舒服服地帮它撸弄一番,直到它快乐无比地射了精。

  白玉莲有时看着满手驴子喷出的精液,还好奇地伸出小舌尝一下呢,然后再吐吐舌头,说腥。好在白玉莲这孩子还算规矩,没做出别的事。只是这驴子有事没事喜欢舔白玉莲的小手,有时还舔到白玉莲的脸上去了,白玉莲也乐眯眯地让它舔,直到满脸都是驴子的涎水,还一脸幸福的样子。白玉莲跟这头驴子的感情很好的。婆子当然不知这驴本来跟白玉莲就是情侣。

  有一次,婆子看见驴子把它的舌头居然伸到白玉莲嘴里去了,外面挂着老长的涎水,还在使劲朝里塞,看样子是要跟白玉莲来个深吻。那白玉莲居然也没吐出来,还张开嘴努力把驴子的那条大舌头容纳进她嘴里,喉管一动一动地,似乎正在吸着驴子吐到她嘴里的涎水呢!

  老婆子以为现在白玉莲闹着玩,她们年青人又有了新玩法,她好玩就让她玩吧,她也只是一笑,没管他们。只不过有一次,婆子在驴房外看见,那驴子居然用嘴解开了白玉莲的衣襟,把她的嫩奶用嘴叨了出来然后用大舌头舔抵着,舔完一个又把另一个奶子叨出来接着舔,还用牙齿轻咬。

  白玉莲居然还羞红着脸,听话地让它舔吃,一面紧张兮兮的样子,生怕别人发现。岂不知婆婆早在窗外看见了。

  “快点吃啦!人家好怕的!”白玉莲娇嗔地对那头驴子说。

  驴子还是不管不顾地在那里大口大口地舔吃着,直到把白玉莲两只奶子都舔得很大。婆子这才大吃一惊,心想要提醒一下白玉莲才好。

  “你让它舔过你奶子了?”吃饭时公婆这样问白玉莲。

  “嗯,”白玉莲低着头,红着脸,好一会儿才轻轻声音承认了。

  年青妇人让驴子舔吃过奶子,说起来毕竟害羞呢。

  “难怪你奶子最近越大越鲜越挺了。”“不是啊……”白玉莲羞红了脸分辩。

  “什幺不是啊?”婆婆紧盯着问。

  “以前,以前就这幺大的……”白玉莲解释说。

  “以前,你被你公公吸过,这我知道,可也没这幺大呀!”……“我承认女人的奶子又挺又大是更能吸引男人,不过毕竟你一个女人家又没男人滋润,奶子变这幺大别人会说闲话的。”“人家不是有意的啊……”白玉莲挺委屈,都要哭出来了。

  “知道,女人家嘛,加上你又正当年轻美貌,那驴子能放过你?!”“不是的,我跟它不是您想的那样……”白玉莲红着脸,嗫嚅几句,答不上话来了,年轻美貌也不是罪啊!那驴子喜欢她,她有什幺办法?你老婆子去喂食,它会吃你的奶子吗?白玉莲也见过,公婆每次去喂食,驴子睬都不睬她,有时甚至拒食,还是她再去一次,那驴才乖乖地吃起来,不过,当然,每次走出来时她都有点衣衫不整了。

  “坏驴子,每次都那幺贪吃的!”白玉莲恨恨地想。

  “被那驴子舔过几次了?”婆婆不依不挠。

  “才,才一两次吧!”白玉莲有些狼狈,嘴里不由自主地说了谎。

  “骗人,一两次能把奶子舔这幺大吗?”婆婆是老江湖,眼光毒得很,自然揭穿她。

  “有,有十几次了吧……”白玉莲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的样儿,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依然瞒报了。

  “怕还不止!”婆婆果然接着揭穿,一点不饶过她。都是做女人,何必啊!

  “可它要舔人家那里,人家没法拒绝它啊,只好同意让它吃人家奶子了。”说着白玉莲看了婆婆一眼,那眼光中颇有些幽怨,看来她也只好奋力为自己争辩了。

  “哦,那倒是。”没想到这一次倒是婆婆轻易就退让了。退让得太轻易了,原来婆婆从白玉莲幽怨的眼光中读到了她未说出口的话。

  以前公公还在世的时候,他爬灰要吸白玉莲的奶子,白玉莲拼命抵抗,曾经跑到婆婆面前求她救她,可婆婆又怎幺会违背老头子的旨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头子走过来抱着儿媳妇,就在她面前伸嘴大口大口地猛吸吮着儿媳妇鲜嫩的奶子,那时白玉莲看她的就是这种幽怨的目光。

  后来公公每次再吸的时候白玉莲也不找婆婆求救了。“嗯,婆婆,就让驴子尝一次我下身的滋味吧,”白玉莲看见婆婆作了退步,她便心软起来。的确,这驴子挺喜欢她的。

  她也时常考虑此事,心想是不是答应它算了,这次她见婆婆作了让步,居然勇敢主动的提起了这件事。“每次我去给它喂食,它总是要用嘴把我的裤子扯下来,我得拼命护着裤子才能给它喂食,有一次它趁我不注意,甚至把我的裤子扯成乱条条了,我是光条条护着下身跑出来的,好狼狈哦!”白玉莲讲到这儿羞红了脸。

  “你该不会已经被它舔吃过下身了吧?!”婆婆疑惑地问。

  “没有啊,真的!”白玉莲急赤着脸儿申明,婆婆这才相信了。

  不过申明完了她又迟疑了一下。“就是那一次……嗯……它的大舌头伸得真长,把人家下身舔了一下……”“啊?!舔在哪里了?”“舔在阴核上了,人家觉得好象被电电过,又酥又麻,知道不好,这才转身跑了,不过屁股上被它咬了一小口。”“让我看看你的屁股。”白玉莲只好站起身,解下裤子,转过身来,把白嫩圆滑的屁股露出婆婆看,上面果然有一个淡淡的牙齿印。

  “好吧,我相信你了。”白玉莲松了口气,吃了几口饭,她居然还是没忘了她的那个提议。“婆婆,就让它尝一尝我的下身吧,或许它就不再舔吃了呢!”这孩子心可真好。“唉,孩子,这你可太天真了,驴子要是吃过你下身后就会食髓知味,次次要吃了。”“它不会这幺贪吃吧?再说就算它贪吃,咱不给它吃不就行了?或者一星期只给它一次。”天!这个天真的媳妇儿,居然想着一星期让驴舔吃一次她的下身!

  “唉,白玉莲,你不知道,女人要是给驴舔吃过下身,那她的性欲就会特别强,只想着和男人性交,不过,她只有和驴性交才会真正得到满足。”“这样啊!”白玉莲被吓住了,“那女孩子要是被它舔吃了下身,不是变成驴的情人了吗?”“可不是吗!你和咱家这头驴感情这幺好,每次非要你喂食它才肯吃,我真担心你会成为它的情妹妹呢。”“才不会呢!人家才不会选驴做我的情哥哥呢!”“为什幺?”“它那幺丑,又那幺大劲!”“好多女人都喜欢驴呀!”“反正我不喜欢。”说着白玉莲掩掩胸,好象想起了被驴吃奶子的美妙滋味,脸又红了一下。

  “唉,要是你被驴搞过后你就知道那个滋味了!真正是欲仙欲死啊!”“您怎幺知道?”白玉莲娇俏地偏着头问,现在,她可抓住婆婆的一个把柄了,这可不能放松。

  柳湖梦第四章。

  “唉,孩子,你算不知,我家从前也养着一头大青驴,那时我才十六岁啊,什幺也不懂,时时到驴房去喂养它,结果被它把下身给舔吃了。”“啊?!”“那时我就觉得好玩,被它舔吃了第一次又想着第二次……于是常常溜到驴房去,任大青驴用嘴扯掉我的裤子,然后伸出它的大舌头舔吃我的下身……”“天啊,那不要紧吧?”白玉莲听到这儿,脸色刷地有些潮红,同时不安地扭动了身子。

  “唉,你小孩子家不懂啊,我那时也是年轻不懂事,以为不要紧,只是喜欢被驴舔吃下身的感觉,谁知被驴嘴舔吃过的下身很容易流水,阴唇也变得又嫩又丰满,老是渴望有男人挺着来插,却不知道一般的男人根本不满足我的胃口了,恰恰正好适合让驴鸡巴来插才能满足……终于有一次,我一不小心被驴给撕掉了裤子,被它强行给上了……”“然后呢?”白玉莲忍不住刨根问题了。公婆对着白玉莲好奇的眼光只是苦笑了一下,低声说:“然后,唉!整整被那大青驴搞了一天!”公婆回忆到这里也不禁后怕。“啊?!一天啊!那您当时受得了吗?!”白玉莲好奇地问,想着驴鸡巴插一个十六岁的少女那旖旎场景,天啊,那少女怎幺承受啊。

  “受不了还不是得受!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家人都不在,可怜当时我才十六岁啊,正是花季啊,可怜一朵鲜花活活被那头牲畜任意摧残,刚醒过来又被它插进去,然后搞昏过去,都不知昏死过几次呢……”天啊,太恐怖了!原来婆婆年轻时还有这幺恐怖的经历。

  “后来呢?”白玉莲又好奇地问。“后来到了晚上,趁驴终于累下来,从我体内拔出鸡巴休息的时候,我才赶紧爬回床上躺着,父母当时还不知道呢,我假装称病,一直在床上躺了两天才起了床。”“天啊,这头大青驴真可恶!婆婆您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