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伴我淫—— Bo Bo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12月24日,晚上差不多11:45……

这一对男女没有如其他人一样在街上狂欢,反而只在这间暗淡的房间里喝着香槟,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杯中青黄色的饮品,直至另一男子气来气喘的冲进房间,沉默才被打破;这新进来的男人,发觉自己的失礼,即时重整呼吸频率,恭敬地行礼,因为他只不过是个手下:“念心王大人,你要的资料都在这里。”

原先坐着喝酒的男人,接过文件夹,由头到尾翻看,看了一遍,递给旁边的女人,说:“即是说,警方没有发现组织真相?”

手下回答:“是……是的,念心王大人。警方宣称当晚石屋火警是非法份子存放非法燃油引起的,至于基地一事,他们说,是一间私人公司的职员因被解雇而毒杀老板的罪案……”

念心王听到此,已经浮现出a片的模样,只有他才有这种改变现场环境的能力,那么说,收不了预期中赶尽杀绝效果;手下继续说:“而且警方在石屋只找到12号的尸体,以及在基地找到药王、力王和器械王罢了……”

“那么易王走掉了?”这个30来岁的女人第一次出声,而男人即时回答:“女王,易王是生是死也不重要,我反而担心的是……”

“那个小子霸邪吗?”

男人不答,当初是他找这小子进组织的,后来因为时间迫切没有找他一伙,而且男人清楚知道这小子的能力,直觉告诉,他或会成为绊脚石……不过,那女人却在哈哈大笑:“放心,念心王,我有办法弄妥这小子的。”

……

“咳嚏!咳嚏!”我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人家说,被人说坏话就会打喷嚏,我不知道,或许我只是穿得不够衣服吧;没办法,因为身上带了一个大袋,内里有一束麻绳及一些工具,被人发现了就麻烦,特别现在四周人山人海,像是所有香港人都因为要庆祝圣诞而上街去了,不过香港的节日就是这样,即使过了零晨十二时,大家也不愿回家。

不过我却没有陶醉于节日气氛中,我只注意着我的猎物陈文媛bo

bo;这位香港青春派女歌手一做完公司安排的圣诞节活动后,就即换上便服,与助手一起到了尖沙咀看圣诞灯饰,这里是全香港最热闹的地方,对bo

bo来说也是她节日中的私人时间,所以她都打扮得很普通,混在人群中也不易察觉她就是bo
bo陈文媛。

当然,这逃不过我的“法眼”,由人群最高潮至人群开始散去,我都盯着bo
bo的踪影;见到有一群十多个青年男女,我笑一笑,就大叫起来:“哇,是bo

bo陈文媛啊!”

bo
bo和女助手都即时吓了一跳,这群由青年开始,现场起哄,bo
bo立即走,渐渐越多人都追上去,bo

bo她们决定分头离开现场,以分散各人的注意,不过正中下怀,我就是想这样;bo
bo开始向地下铁路站方向走,我也跟在后面,让她知道我的存在,bo

bo她开始慌起来,以为被fans追上,竟转弯走入了九龙公园,我也飞快跟上去。

一条长石路上不见了bo
bo的影子,只是意味着她躲藏起来;我慢慢走过石路,见到左手边有一游乐场,有一女子在树的阴影下讲流动电话:“是呀
~~~

我是bo
bo啊,好像有人还跟着我……哗!”bo
bo尖叫一声,电话已经被我打跌在地上散了。

“你……你想怎样……我要叫人来了……”bo

bo不断往后退,她发觉我不只是个索情海的fans这般简单,我却步上前,说:“嘻嘻,我是要你的情海的,用你的阴液!”

bo
bo“哇”的一声立即冲过我身边,向前口冲去,我即时拉着她的颈巾,bo
bo失去重心,趺在地上晕了,这省去我不少功夫,就让bo

bo收份特别的圣诞礼物吧!

我把bo

bo双手用麻绳绑在她身后,然后把她整个人倒吊在儿童玩的游乐攀爬架上,使她成了个“y”字,我绑得她双脚脚腕牢牢的,使她不会跌不来,不过因为绑得太紧而弄醒了bo

bo。

bo
bo徐徐张开眼,发现眼前的景像都倒转了,再弯身望望,才知道自己被人倒吊了,张口大叫:“你!你这个变态色魔!快放开我!”

“好啊,我干完你就放。”我就从自己袋中取出裁布的剪刀,拉下bo
bo牛仔裤的拉链,用剪刀就把她的裤剪成左右两半,里面的内裤就展现在我眼前,bo

bo不断大叫救命,但无碍我的行动,她现在阴部的位置刚好与我的头成水平,我可以清楚见到bo
bo她的内裤印有咸蛋超人的图案。

“因为男友edison唱过咸蛋超人的主题曲,所以着咸蛋超人的内裤吗?”

bo
bo没有理会我,继续叫救命,全身在扭动挣扎,可是双手双脚都被绑,而且被倒吊着,她怎会使出力;见bo
bo这样,我可以更安心玩她,手指隔着bo

bo的内裤戳她的阴唇,bo
bo即时有反应,全身在震,死命地叫,我却轻轻力用手指前后来回地扫bo
bo的花瓣,bo
bo喘气起来。

“不要!立即停手!啊呀
~~~
不……求求你……不要……啊……不……啊……停手……”

被人玩弄着私处,bo
bo开始没有这么嘴硬,声音也软弱了,但她不并不知道,不论是求我还是喝令我,反而会刺激我的性欲,我就把bo

bo的内裤的底布剪破,两片阴唇中看出她开始泛出分泌,我即用手指抚摸,bo
bo喘气更为急速,我忍不住吻她大腿两侧的嫩肉。

“呀……这里……啊啊呀……”吻着了bo
bo的敏感之处,她的身体也热起来,我的手指感到她的爱液在流出,在我手指间溜走,我也让bo

bo她刺激,把手指轻轻撩进bo
bo的阴道,bo
bo的肉壁立刻收缩,阻止异物的侵入,我稍稍用力,bo

bo大叫出来:“好痛啊!裂了!啊呀!撕裂了!啊啊啊啊呀!”

成功插入内的中指指头,不停磨擦着bo
bo阴道壁,每一下都给bo

bo带来电击,而且她的身体也顶不住,不听主人的意愿,分泌出密汁来回应我的行动,我的指头每进一小毫米,bo

bo的反抗意识就小一分,快感就多一分;终于挑逗至bo
bo的阴核,bo
bo理不了痛楚,让兴奋驱使自己呻吟起来。

我见bo
bo性欲开始高涨,索性用口亲吻她的阴部,头伸过去,像是用公园的清水器喝水一样,不断吸啜bo

bo的爱液,而且嘴唇贴在她阴唇上,舌头舔到她的阴道,把bo
bo呻吟中而不断泄出的淫水一滴不漏地喝下。

嘿,也应该要bo
bo为我的“弟弟”服务,于是我就把裤脱去,早已坚硬的阳具除去加锁,笔直地映于bo
bo面前,bo

bo红了脸把头侧开,我一手托着她的头,用阳具打在她脸上,然后又用另一手抓着她的下巴,bo
bo无法抗拒,只能看着我的肉棒塞进她自己口内。

一开始就被攻陷了女性私处的bo

bo,一方面享受我的口交,另一方面,剩余一丝的理智为她含着我的阳具而感到羞耻,但她无法自如,我前后的摆腰,我的阳具就在bo

bo的口里磨擦着她的舌头,而且上面我舌头的舔动速度加快,令bo

bo不能自拔,一边“嗯嗯”声,一边口唇抹我的棒身,我当然也珍惜这样能玩“直立69式”的好机会,把粗大的阳具灌进bo

bo口中,龟头顶着她的喉咙,才抽击十多下,精液尽情射出来。

“嗯嗯嗯
~~~
啊呀
~~~~”部份精液直接射进bo
bo体内,另外的却倒流出来,成了护肤品在bo
bo面上流。

bo
bo也想不到面前的男人会干得如此激烈,自己也被他舔泄了多次,bo

bo希望恶梦已经完结,然而,热身才刚刚的开始,我攀上攀爬架,为下步行动准备,bo

bo完全看不见我的行动,一刹那间,阴部又再炽热起来,原本我已经在铁架上站稳,把阳具放在bo
bo阴唇上磨擦。

“啊啊啊呀
~~~
啊啊呀
~~~”

要征服女性,不一定要用强力,反而这样慢慢的来更使女人难消受,现在的bo
bo就是被我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况且我暂时无意直接进攻bo

bo的正门,因为我想到一种好好玩的方法。

不过我的宝贝似乎有点急不及待,刚在bo
bo面上射了一次面颜,已经回复了功力,不断在bo
bo的阴缝和淫水中胀大,越磨就越起劲,使bo

bo也不停挤出爱液。

“既然如此,用bo
bo的后庭来发泄。”bo

bo脑中接入快感中也夹着了我的说话,当然她无闲理会,只感到我的阳具离开了,有一阵很重的失落感,即时又屁股的痛楚填补:“哇哇哇!好痛啊!哇!痛……啊啊……痛……啊……”

把阳具塞入bo
bo的阴道,都花了我不少力气,乘着之前残留的精液加上bo
bo的淫水,才塞进了,我即抓着bo
bo的小腿,借力把阳具抽送bo

bo的屁道;在

攀爬架玩肛交,应该前无古人吧,这样一边要小心跌下去,又要倾尽全插击,既刺激又危险又好玩,我也卖力地抽插bo
bo的后庭;bo

bo也被刺激得无以复加,绑在身后的双手也抓紧攀爬铁枝,她尽情地淫叫,阴道也尽情地喷出淫水,有如公园中的一个小喷泉,淫水洒湿了我和bo
bo的下体。

“啊啊!去了……要……啊……要去了……我泄……啊啊啊啊呀
~~~”

与bo
bo一起到达高潮,白混的液体就徒宝枪射入bo
bo屁道。

天气虽然寒冷,但无减我的欲火,稍作休息后,我就把bo
bo放下来,全身累得软了的bo

bo只有伏在我怀中,我脱去她的毛衣,抛开她的胸围,然后揽着她的腰,就用舌头去舔她的乳房,bo

bo呻吟着,她粉红色的双峰原来早已经在我面前涨硬起来,任由我舔。

我一边吻着bo
bo的乳房,一边把她抱着过去摇摇板那边,我坐在上面,让bo
bo跨过我,我双脚往下一踩,我们摇摇板这边弹起,然后坠下,bo

bo比我轻,迟了一、两秒才坠下,整枝阳具就成著这时间差从下而上插入bo
bo阴道。

“啊啊啊呀!好劲啊!哇哇哇!好爽啊!”

这样的冲力其实很易令“弟弟”受伤的,不过阳具一下子就顶上了bo
bo的子宫口,bo

bo所受的冲击也不少,我一而再,再而三这样玩,我们二人不需要摆动身体,bo
bo阴道的紧与窄都已经不成问题;每次我的宝贝差不多在高空就要完全抽离bo

bo阴道时,我们坠下,阳具就即时飞快顶上bo
bo的穴心,肉棒激烈擦过bo
bo的肉壁,bo

bo也为之疯狂,揽着我的颈大叫:“好劲啊!再来……再来……啊……啊啊啊啊呀!中了……插中了我的尽头!啊啊呀!”

“嘿!edison也没有和你这样玩吧。”

bo
bo继续淫叫:“啊啊啊啊
~~~
好棒!不要停!啊……继续摇啊……啊……啊啊啊啊!又中啦!啊啊!我又要泄啦!”

在bo
bo陶醉于我阳具的冲插,我伸出舌头,bo
bo的乳房随着身体上下摇摆,她的乳房和乳头就来回擦过我的舌,bo

bo的汗水与乳峰的气香都渗入我的口里,这么激烈地玩,我当然也忍不住要射了。

“好,我就要射满你的子宫,bo
bo。”

“来吧!啊啊呀!来吧!啊啊啊啊呀!”

时间捕捉得刚刚好,在摇摇板坠下、龟头顶着bo
bo阴道尽头一刹间,精液就灌进bo
bo体内,我甚至感到,因为玩得太过火,精液射得无法停住一样,bo

bo也只是揽着我,伏在我身上,子宫接收我所有的精。

坐在滑楼上,bo
bo跪在我面前,为我的阳具口交,她把阳具上的白色液体毫不保留地舔去,又吻我的睾丸,结果在这游乐场里,我们又干了几次,我才送她回家。

坐在车里,迎着送入车内清晨的清风,bo
bo醒了很多,她似乎不太敢望我,最后她还是开口说:“其实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要强奸我……”

“刚才你玩得这么投入也算是强奸吗?”

我的反问使bo

bo更为缩起自己的身体于座位里,我就对她说:“唔……我叫霸邪……本来‘奸淫’女明星,再将过程公开或是拍成录影带是我的任务,不过嘛,最近任务的性质有点改变。”

bo
bo没有出声,只是在隔离位偷望我,身上我一早为她预备的衣服都被她紧张得榨皱了;我又说:“总之,我反而希望你把昨晚的事告诉你的经理人或公司知道,我会很感激你……喔……这是你的家吗?”

放下bo
bo陈文媛后,我就离开了;bo
bo呆呆站着望着我的车駃去,她内心在想,被人强奸反而自己觉得爽,这种事要不要告诉其他人?她忽然又觉得奇怪,如果那男子叫她不要说出来,她又会不会照做?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这文章真够牛b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