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欲神功 【完】(作者:不详)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热闹的长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众多的小贩正竭力推销他们的货物。其中一个嗓门最大的小贩大叫道:「快来看那,上好的肉包子,味美价廉,保证您吃了一口想吃第二口,吃了两口想吃三口……你干什幺小乞丐,快放手!」原来是一个小乞丐偷偷抓了一个包子,不想却被他发现了。

  小乞丐也就六、七岁大,脸上沾满污垢,看不出相貌,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甚是灵活。他仰起头说:「大叔,你不是说你的包子非常好吃吗,我不信耶!」语气甚是幼稚。

  小贩见居然有人不相信他的话,不禁火冒三丈,要不是眼前之人是个小孩,他就立刻饱以老拳,给他中个头彩:「小子,你敢不信大爷的话!你尝尝,要是再敢说半个不字,大爷打扁你的头!」小乞一边吃着手上的包子,一边含糊地说:「真的很好吃耶。」小贩一高兴,怒气消了大半,抬起头来得意洋洋地一通胡吹。等他低头再看时,小乞丐早已不见了,这才想起还没付钱,气得他跺脚一顿臭骂。

  这一切都一个青衫老者看在眼中,他微微点头:「好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小乞丐一口气跑出老远,见没有人追来,松了一口气,暗道:『大苯牛,还不是给本少爷耍得团团转?』忽然,眼前一花,一个青衫老者挡在面前,还没等他开口,已被一指点昏。老者夹着小乞丐,如风而去。

  这里是一个远离尘世的小山谷,寂静而隐蔽,四周青山隐隐,东北角一条瀑布如玉龙般飞流直下,打在青潭边的大石上,激起朵朵水花,瀑布后正是此谷的出口。

  小乞丐慢慢地醒了过来,只见一个青衫老者正含笑看着自己。小乞丐一下跳了起来:「老头,你抓本少爷干什幺?!」老者道:「我也不多说废话,本人大天魔岳磅,出自率意门,本门历代只传一人,讲究率意而为,任意逍遥。我看你聪明伶俐,根骨极佳,有意收你为徒,你可愿意?」小乞丐犹豫道:「率意门干什幺都可以吗?」岳磅点头道:「当然可以。」「那我想当采花大盗耶!」岳磅哑然失笑:「本门第三代门主就是名震天下的淫圣,就是你师父我也对采花有一套。」「好,那我就立志当江南第一淫贼!」「啪!」头上已挨了一个响头:「我门中之人怎可如此没出息!要当就当天下第一淫贼。」小乞丐立刻跪在地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岳磅仰天长笑道:「入我之门,可随吾姓,你就叫做岳凡吧。」青山依旧,潭边的飞瀑依旧长流,时光却已流过了十二年。

  潭边站着一个俊秀的白衣少 年,他嘴角挂着淡淡的忧伤,自己在这里渡过了十二年的美好时光,如今要走,怎不忧伤?

  这少 年正是岳凡,他想起三年前师父临死时说的话:「凡儿,师父要去了,你记住,不要为礼法所约束,行事任意为之。去吧!」他深吸一口气,自己内功虽然尚未大成,但凭着天慾神功,多与武艺高强的女子交合就会大功告成。何况自己轻功天下第一,打不过也可以跑嘛。

  他长啸一声,出谷去实现他「天下第一淫贼」的梦想了。

  当今武林风平浪静,不知哪个好事之徒排了一个「封美榜」,顾名思义,上面排了天下最美的八位美女和四个盛产美女的地方。

  八个美女号称是:「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四大美女产地是:「东海水晶岛、天香宫、南岭百花教、神女山庄」。

  岳凡一出江湖,「封美榜」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春回大地,正是百花盛开时。

  俗话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此言非虚。千百年以来,桂林山水即以其秀丽、明慧而着于天下,其中百花岩更是一个秀极而且险极的地方。

  百花岩周围大小高低有数十座山峰。有的俊秀挺拔、有的陡峭高耸,各个不同。不过相同的是,山上山下都长满了艳丽的花朵,常年不败,犹如一个花的海洋。

  岳凡一路行来,到处偷香窃玉,风流快活,不亦乐乎!

  可惜少有绝色而且武艺高强的女子,以至岳凡的天慾神功毫无进步,于是他决定从「封美榜」开始他的寻美大计。

  百花教据说在桂林一带,具体位置却无人知晓。岳凡找了三天,仍然一无所获,气得他几乎要放弃了。

  忽然,岳凡眼前一亮,他看到了百花岩周围的花海。「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原来百花教就藏在这座百花大阵里,怪不得一直没有人知道它的位置。今天就闯一闯这个百花大阵,会一会百花教的百花。

  一般人一入百花大阵,立刻会被五彩缤纷、层出不穷的花树迷得眼花缭乱,别说进去,就连出都出不去。

  岳凡跟随师父学到了不少希奇古怪的本领,这座百花大阵自是难不倒他。他在花海中左右穿行,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片刻工夫就穿越了这座从无外人过得去的百花大阵。

  哦!这就是百花岩,果然与外面完全不一样。与百花大阵相比,这百花岩又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景像。四周长满了与外面完全不同的奇花异草,群蜂飞舞、群花摇摆、鸟语花香,真是别有一番洞天。

  花海深处有许多样式别致的房屋,想必是百花教的所在地。

  岳凡整一整衣袖,高声说道:「小可岳凡,误入此间,还请主人见谅。」过了好一会儿,里面走出了一个明艳秀丽的少女。少女向他施了一礼:「这位公子还是第一个通过百花大阵的人,我家小姐请公子进去。」岳凡心头一喜,马上就可以见到艳着天下的百花了。他表面上不露声色,抬手道:「烦请姑娘带路。」穿过一排排别致的小屋,来到一个独立的小花园中,小巧典雅的屋舍上方挂着牌匾,上书《百花苑》。

  少女一摆手:「公子请进吧!」屋内布置得清新典雅、淡秀大方,显示出房屋主人高尚的情趣。一道轻纱将房间划成了两半,轻纱的后面隐隐约约有道俏丽的身影,一把甜美的声音说道:

  「岳先生能够穿越从无人能穿过的百花大阵,足见高明,百花教自当奉先生为上宾。」岳凡伸手掀开轻纱,口中说道:「不知岳凡可有幸一睹姑娘的芳容?」轻纱掀起的同时,伴随着一声尖叫,纱内少女慌忙用玉手捂住了脸:「谁叫你进来的?快出去!」「姑娘可否将芳名告知?」岳凡步步紧逼。

  「你快出去!要不我就叫人杀你啦!」岳凡心中暗笑,明显是个入世未深的小姑娘。只听她的语气中隐含气劲,就知这个小姑娘内力颇为精纯,正好是让天慾神功进一步取得进展的好对象,且看本公子的手段如何来征服她。

  岳凡抓住她的手腕,少女一挣,岳凡顺势搂住她的香肩,把她按在床上。岳凡盯着她娇俏艳丽的面庞,心中暗赞,果真美丽非凡。他柔声说道:「告诉我你的芳名,我就放了你。」少女羞答答地道:「我叫苑容花。」岳凡道:「苑容花,好美的名字。来,亲一个。」说着,低头就吻。

  苑容花一惊,急忙转头躲避,正好被岳凡吻在粉颈上。

  岳凡打蛇随棍上,他的牙齿像吸血鬼似的咬着她的脖子,咬一下,她不由得就全身颤抖了一下!他一面咬,还一面吸吮;每咬一下,就又吸吮一下!吸吮着她的脖子,让她既兴奋又痛苦地呻吟起来!这美妙的声音让他更细致更小心地,噬咬她那柔嫩细致又香甜的粉颈。

  岳凡已经把她粉颈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咬遍了,留下了无数个清晰的牙齿痕。

  接着,他捧起她的秀脸,要侵入她的小嘴里。

  苑容花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了,但她还是紧咬玉齿,不让岳凡的舌头伸到自己嘴里。可岳凡是何等样人,这位花丛圣手轻巧地用舌头拨开她紧闭的贝齿,伸进去绞住了香舌。

  「唔……唔……」苑容花挣扎了几下,在岳凡纯熟的挑逗下,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只觉得舌尖上似有电流一波波的传向全身,使身子软软的,这感觉非常舒服,于是苑容花竟迷迷糊糊主动伸出香舌和岳凡吸吮起来。岳凡乐呆了,施展出过人的舌技,尽情地吮吸她的舌头。

  蹭磨了半天,他慢慢离开她那那醉人的唇,向下转移,吻过晶莹的脖颈,到达饱满的玉峰。岳凡将苑容花柔软的玉体向后仰起,让少女的曲线更加凸起,他只觉少女发育完好的双峰又柔软、又坚挺,衣襟隐隐传来少女让人心醉的乳香,让他快发狂了。他抓住她的乳峰一阵揉搓,弄得她媚眼如丝、呼吸急促。

  岳凡知道是时候了,不再迟疑,快速褪去了苑容花的衣物,一具至美的晶莹玉体展现在眼前。不等她有丝毫的反抗,岳凡便低首吻向她的美乳。舌头在乳房根部转着小圈子。他吻着她的乳头,还用牙齿轻力的噬咬着乳头,而舌头则在舔弄着乳晕,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座玉峰,使劲地揉捏着。苑容花的玉体扭动着,喘息声大了起来,她感到到一股股热流从乳尖向四处传去,冲到喉头不禁变成一声回肠荡气的呻吟。

  良久,岳凡目标惭惭下移,吻过小蛮腰,平坦的小腹,最后到了……苑容花剧烈地扭动起来:「不……不要……亲……那里……脏。」岳凡长吸一口气,轻轻分开她的双腿,手慢慢伸向前,抚在阴唇上,苑容花大声呻吟起来,修长的玉腿不安地绞动着。抚摸了一会儿,岳凡竟伏身吸住她的那粒阴核,用力地吮吸着。苑容花已经叫不出声了,全身香汗淋淋,玉腿不停扭动着,阴户里已流出滑腻的淫水。

  岳凡只觉得下体胀得快要爆炸了,他以最快的速度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健壮的身体。底下的一根青筋暴跳,雄纠纠,气昂昂的大家伙,足足有六、七寸长。

  苑容花吓了一跳:「你的……怎幺……和我的……不一样……这幺大!」岳凡非常得意,他将肉棒挺至她面前,笑道∶「就是这个东西可以让你欲仙欲死的,不信你摸摸!」苑容花迟疑了一下,俏脸羞得通红,纤手小心翼翼地伸出去,才堪堪握住肉棒,只觉肉棒壮硕无比,热得烫手,心慌得忙摔下手,转身伏在床上。少女背部白细致的曲线,暴露在岳凡的面前,白玉无暇的肌肤,浑圆小巧的丰臀,让岳凡慾火大炽。

  他将少女柔软的玉体慢慢地转过来,再分开少女修长的玉腿,使阴户尽量张开,然后把手指按在阴唇中轻轻磨擦旋转,同时逐渐塞进阴户,而且逐渐推进。他的手指头技巧地拨弄她的大小阴唇,在阴道口进进出出,她沉浸在前所未有的愉悦当中。

  苑容花的俏脸红扑扑,挺直的瑶鼻上挂着一滴滴汗珠,她不安地扭动着道∶「啊……啊……好痒……怎幺办……啊……」岳凡见时机已到,抓住她修长的玉腿分至最大,挺动那吓人的大肉棒向前送去,一下子就插个全根尽没了。

  苑容花浑身猛然一震,惊呼一声∶「啊!痛!好痛呀!」岳凡抚摩着她滑腻的玉乳,安慰她道∶「好妹妹……你忍一下子就不会再痛了,我保证你妙趣无穷,舒服得如登仙境一样。」苑容花已痛得粉险发白,眼眶中泪光涌现,但是她果然忍痛不出声。岳凡仍然继续他的挑逗工作,同时把龟头顶住花心,频频跳动。

  这一着果然见效,不到一会儿,苑容花的阴户里又渐渐痒起来,而且疼痛渐消了。

  岳凡见她已黛眉舒展,妙目含春,知道她此时已苦尽甘来,尝出滋味了。他轻轻抽出,又缓缓的送进去,然援不停的轻抽慢插。

  苑容花的处女阴道非常狭窄,岳凡需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进出。他采用九深一浅之法,细细开垦着她的小穴。渐渐地,她的玉津流出,阴道润滑了许多。

  他开始用他那巨大的肉棒冲刺着她的阴道,猛烈地全部插进去,又猛烈地全部抽出来……苑容花情不由己的两臂紧搂他,出于本能的扭腰摆臀,极力迎合着他。

  如此大战了大半个时辰,苑容花已呼吸急促,吐气如兰。她两腿剧烈地抖了抖,收紧又伸直,两臂一松,花心一阵阵痉挛。突然,一股炽热的少女阴精,从她子宫里直冒了出来,要不是他紧贴着她狭窄的肉壁,龟头恐怕早已被阴精的推力推到洞口。

  受她的少女阴精的刺激,天慾神功全力展开,岳凡吸收着她传过来的阵阵精纯的真气,加以消化,再度回她的体内,如此几个来回,神功更上一层楼。

  苑容花手脚冰凉,浑身软软的,岳凡知道她已经丢泄了。他被她烫热的阴精一浇,肉棒更为粗涨,不禁紧顶着子宫口上揉了揉,然后搂紧着苑容花浑身发颤的娇躯,不管她死活用足了力气,一起一落,下下见肉,继续狠干,就像雨点似的点撞着花心。

  苑容花娇声连连,连丢泄了好几次,最后「啊……」娇喊一声,昏了过去。

  岳凡也快到极限了,他大喊一声,直抵花心,滚烫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烫得她玉体一颤。

  只见苑容花气若游丝,还在昏迷中。岳凡知道这是因为她初经人道就受到这幺强的刺激,抵受不住,昏过去了。

  半晌,苑容花呻吟一声,悠悠地醒过来。初经云雨后她玉面娇若桃花,更美了。

  岳凡贪婪地吻着少女每一寸玉体:「花儿,舒服吗?」苑容花娇羞地低下头,却发觉他的肉棒竟还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她娇嗔道∶「不嘛,你坏死了!」岳凡又抽动了两下才拔出来,两人相拥而眠。

  就这样,岳凡「占领」了百花教,教中数十位如花朵般的少女都成了他天慾神功的「实验品」。

  江南的三月天,是春暖花开,紫嫣红的季节。

  郊外的官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姑娘们穿起了明艳的轻衫,结伴而行,吸引了一道道猎艳的目光。轻薄的少 年,穿得油头粉面,尽往大姑娘、小媳妇跟前凑,不时引来一阵尖叫或娇笑。

  春风习习,大道远处一人一马轻快地奔来,顿时将路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只见那马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马上端坐一位白衣美少 年,肤白如雪,美眸含情,真是翩翩浊世美少 年,引得那些少女大抛媚眼,他却毫无反映,只顾驱马前行。

  这位美少 年正是武林八美中的花飘飘,她耐不住山上的寂寞,瞒着师父天山姥姥,女扮男装偷偷溜下山来。

  这时她贝齿轻咬饱满的樱唇,轻垂螓首沉思着,一点儿也没注意旁边楼上那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

  街上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忽然闻到一阵酒肉的香气,花飘飘抬头一看,旁边挂着「悦来客栈」的旗子。

  飘飘迈步进去,店小二迎上来:「客倌,您里边请。请问您是用饭,还是住店?」飘飘点点头:「来两样精致小菜。」店小二把她让到二楼雅座。飘飘凭窗而坐,想起自己偷偷下山,山下虽然热闹,可是却无一个知心人陪自己谈谈心,她禁不住叹了口气。

  「这位兄台何故叹气?何不过来一坐,把酒言欢。」一把温柔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飘飘回头望去,说话人乃是坐在旁边的一个白衣少 年,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俊秀儒雅,令人心生好感。

  飘飘道:「多谢兄台。」说着把座位挪到白衣少 年旁边。

  白衣少 年道:「小弟岳凡,刚刚出师,闻听江南多俊杰,今见到兄台这等人物,始知此言非虚。不知兄台尊姓大名,可否见告?」「这个……小弟叫花飘……飘……也是刚刚下山,来江南游玩的。」岳凡微笑道:「兄台好俊秀的名字。」其实以岳凡的眼光,如何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装,他正一步步布下圈套,等着飘飘钻进来。

  在岳凡蓄意下,飘飘只觉和他越谈越投机,禁不住将他视为知己。

  不觉已日落西山,飘飘兀自恋恋不舍。岳凡道:「我在客栈后园订了一处雅舍,我们到那再深谈吧!」月上中天,在客栈后园一处雅舍,两人谈兴正浓。岳凡和她说起江湖上的奇人异事,这些事飘飘哪里听过,直听得津津有味,说到有趣之处时,不由仰起俏面,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她根本没注意到岳凡的眼光正乘机在自己的玉体上下逡梭。

  岳凡端起酒杯:「来,我敬兄弟一杯。」几杯酒下肚,飘飘玉面不由飞起一片红云,那粉面菲红的样子简直美死了。

  岳凡心底的慾火腾一下点燃,他轻轻地搂住了飘飘的细腰。

  飘飘又羞又惊:「岳大的乳头,晶莹剔透,令人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光滑、细腻,洁白,平坦的小腹上镶着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叫人爱不释手;修长笔直的玉腿散发着美丽的光泽。小腹的尽头,双腿紧夹处,是漆黑发亮的芳草地,但见玉股坟起,水蜜桃般的阴户隐隐分出一道红线,红线顶端一粒红玛瑙似的阴核娇挺着。

  岳凡搓揉着飘飘小巧而坚挺的椒乳,再轻舔她已发硬突出的乳头。他把手掌放在飘飘的双乳上,刚好遮盖她整个小巧的乳房,岳凡用掌心磨擦她已发硬的蓓蕾,飘飘不禁轻声的呻吟。

  他伸手在她大腿上轻轻的抚摸,魔手一路向上游至她大腿的尽头处,刚想有所动作时,飘飘下意识地将两腿紧紧的合并,把岳凡的手紧夹在少女最神秘的地方。

  岳凡用另一只手爱抚她那酥腻润滑的乳峰,而被紧夹的手亦微动轻搔着她的大腿内侧,飘飘面上露出陶醉的表情,闭眼享受着。

  突然岳凡用力地紧捏了她的玉乳一下,她整个人不禁一震,双腿不由自主的一松,岳凡的手长驱直入,直抵已经湿润的小穴。

  岳凡向小穴埋首下去,吸吮着甘美的蜜液,舔着嫩红色的美丽花瓣。她双手用力的搂着岳凡的脖子,挺直腰肢,将阴户向他的嘴巴贴近。等到他把舌头伸进去的时候,飘飘已经有了两次高潮,早已神智迷糊了。

  岳凡托起飘飘的香臀,将巨大的肉棒抵在她湿润的小穴口,一挺腰,缓缓将自己的肉棒塞进了飘飘的处女小穴。由于经过之前充分的润滑,以及阴道嫩肉的坚实弹性,飘飘并未感到多少疼痛,只是有一点点被撑开的感觉。

  岳凡开始将肉棒退出,再缓缓送入。然而那小穴却开始夹紧,缩着肉壁,让他的肉棒受到莫大的刺激。

  「啊……啊……你……这就是……做爱吗……哼……好舒服……」岳凡将她的白嫩的双腿抬起来,架在肩膀上,运用九浅一深法抽插着。

  几十下之后,飘飘全身紧绷了起来,头开始向后仰,喘息凌乱。小蛮腰配合着他的抽送上上下下,似乎是想要获得更多的疼爱。

  「啊……岳,只见四个方向站着四个美绝人寰,艳丽如花的少女。

  说起这四个少女,来头都不小。四个少女合称为「江南四秀」,近来名头极盛。其中岳明妍来自娥眉派、冒晚莲师从飞云老尼、陈雨丝是圆月山庄庄主的独生爱女、于婉莹则师承不详。不过,四人中数她功夫最高,年纪最大,一柄长剑春水流下从无敌手,就连武当护法在她剑下也走不上三十招,可见她的功力。刚才的一剑就是她的杰作。

  不知谁喊了一句:「兄弟们,跟她们拼了!」众人蜂拥而上。

  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打斗,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四个少女对付他们犹如切瓜砍菜一般,下手毫不留情,可见她们分外痛恨淫贼。

  岳凡站着没动。好美的四个少女,有的成熟冷艳、有的清纯秀丽、有的淡雅大方、有的娇小可爱。她们打斗时虽然都恶狠狠的,但姿势还是那幺好看,充满了青春少女的活力。

  她们四个可真美,每个和飘飘、花儿相比也毫不逊色,岳凡想:『我一定要把她们弄到手。不过这几个丫头的功夫可真高,看来不好对付,我得想个好办法才行。』这时,四女已杀光了除岳凡外的所有人。当她们看到岳凡时,齐齐一震,好一个俊秀潇洒的美少 年,可惜是个淫贼。

  于婉莹道:「这淫贼凭着这副容貌,不知会骗了多少无知少女,妹妹们,我们一起上杀了他!」岳凡道:「各位姑娘这幺卖力,莫非我采过你们?」于婉莹怒道:「淫贼无礼!看剑!四女同时攻上。」刚一接招,岳凡立刻叫苦不迭。于婉莹的武功超出他一大截,另三个也与他不相上下,要不是他身法轻灵,身上早被戳了好几个大洞了。

  『这几个臭丫头,等会本少爷再收拾你们!』岳凡一言不发,施展出绝世轻功,脱围而去。

  于婉莹四人轻功可差他一大截,被他说走就走,挥洒自如。四人追赶不上,这才罢休。

  热闹的长街上,四个美少女正兴高采烈的逛街。

  「莹姐,你看这块布颜色好不好看?莲儿,快来看!这个荷包好精致呦!」大街的另一端,一道淫慾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四个女孩。

  这几天,岳凡始终在思索怎幺对付她们。首先,必须各个击破,把她们分开才好下手。于是,岳凡凭着无比的耐心,跟了她们半个月,摸熟了她们的习惯,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四女像往常一样出去逛街。

  岳凡化装成了一个老头,不紧不慢的跟在不远处。正当四女兴高采烈之时,岳凡出手了!他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根极细极小的针状物。此物由一种叫做龙沼的小草提炼而成,刺在人身上好像被蚊子叮一口一样毫无感觉,而且入血即溶,随血液运行一阵后会使人昏迷数日,无论多高明的医生也看不出来。

  岳凡指尖轻扬,龙沼针破空而出,毫无声息的刺入了岳明妍的小腿。她毫无所觉,继续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岳凡一直目送她们进了客栈,然后着手准备下一步的工作。

  四女逛了一上午的街,都感劳累。不想这时岳明妍却昏倒了。连看了几个大夫,都说没有病。于婉莹用真气探测了她的各处经脉,却什幺问题都没发现。三人束手无策。

  天渐渐阴暗起来,天空开始飘撒着细细的雨丝。正如阴晦的天气一样,三女也是焦躁不安、坐立不宁。

  屋顶突然传来了瓦片的轻轻撞击声,于婉莹轻轻拍了冒晚莲和陈雨丝一下:

  「莲儿跟我出去看看,雨丝留下照顾阿妍。」二女穿窗而出,越上屋顶。只听于婉莹娇叱道:「什幺人?看剑!」一阵金铁交鸣声传来,接着衣襟飘风声迅速远去。陈雨丝想:『莹姐和莲儿肯定是追敌人去了。』过了好长一会,还不见两人回来,陈雨丝不禁急噪起来:「莹姐武功高强,肯定没危险,但怎幺这幺长时间不回来呢?」她哪里知道,此时于婉莹和冒晚莲虽然没有危险,但已经远在十数里之外了,一时三刻是回不来的。危险却降临到她的身上。

  再说于婉莹和冒晚莲二人去追人,前面那人却不紧不慢,好像故意逗她们似的,气得二女火冒三丈,誓要追到才肯罢休!跑着跑着,前面追着的人就没了,冒晚莲正惊奇间,于婉莹猛然想起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二女急忙往回赶,赶回客栈时发现陈雨丝不见了,岳明妍依然在昏迷中。陈雨丝哪里去了?

  其实这些都是出自岳凡的计策。先引走于婉莹、冒晚莲二女,再仗着自己妙绝天下的轻功抢先赶回客栈,把陈雨丝引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下手。陈雨丝冒雨追到了一片树林中,前面的人突然停步回头:「姑娘苦苦追着在下,有何贵干?」陈雨丝脸上微微一红:「那你窥探人家的房间是什幺意思?」雨已经越下越大了,两人的衣衫完全被浇透了。由于是盛夏,陈雨丝没穿几层衣服,被雨一淋,完全贴在身上,美妙的曲线暴露出来,尤其是胸前那一对隆起,处女的粉红色乳头清晰可见。

  陈雨丝见他不答话,却盯着自己的胸前,这才注意到自己已春光外泄了。她不禁粉脸更红,怒道:「淫贼受死!」当胸就是一剑。

  岳凡没想到这美少女说打就打,一时间弄得手忙脚乱。

  陈雨丝施展她的流风清舞剑,像跳一段优美的舞蹈似的,姿势曼妙无比,尤其是胸前的一对玉乳随着脚步轻轻弹动,对岳凡以绝大的诱惑力。岳凡施展绝顶轻功不住躲闪,他存心要拖垮这个美少女。渐渐地陈雨丝的体力开始不支了,身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衣衫完全湿透了,像一层薄薄的轻纱一样变得完全透明了。岳凡打斗之际不停地盯着她那神秘诱人的三角地带和少女娇滑神圣的玉乳。

  陈雨丝又羞又气,芳心中竟然升起一股寂寞难耐的感觉,好像渴望在岳凡面前展露她神圣的玉体,任他轻薄蹂躏。她玉面上不禁飞起两朵淡淡的红云,更增娇艳。

  高手相斗,岂能分神,何况岳凡正密切注意着她的反应,一有时机,立刻出手。

  岳凡踏上一步,挥掌直取中宫,伸手向她的玉乳抓去。陈雨丝不及回剑,只好后撤一步。岳凡步步紧逼,再次挥掌。这下陈雨丝可躲不开了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