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黄的故事》第十八章释结 第十九章夜语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十八章   释结
     也许是卫生间裏的激情驱散了身体裏的寒意,我和小静回家重新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就完全没什么事了,我在刷手机,小静则在书房写作业。
       可什么都没淋到的文洁,从洗完澡就开始打喷嚏,也开始淌清鼻涕,鼻塞让文洁说话都开始瓮声瓮气的,我看文洁身体不舒服,让她早点休息,可文洁就是不去,非要等到小静写完作业再一起睡觉。
      迷糊中,我是被小静推醒的,小静着急的推着我说道「爸爸,爸爸,妈妈身上好热,人还在发抖,我怎么也叫不醒,爸爸你快去看看吧」我迷糊着眼,看了一眼手机,淩晨一点半。 我光着脚跑到主卧,打开灯,文洁原本白嫩的脸已经被烧的通红,半盖着被子还不时的抖一下,我一摸文洁的额头,热的有些烫手,成人不比小孩子,这可拖不得,再多烧一会身体可能会烧出毛病的。
       我让小静快点穿衣服,然后去卫生间把毛巾用凉水润湿,等我过来。我回到客卧,蹬好裤子揣上手机,拿上钥匙,就直奔主卧,我拿个薄毯子裹好文洁,把小静拿来的毛巾叠好轻轻放到文洁滚烫的额头上,我缓了口气,一把抱起文洁就向电梯沖去。
      等待中的时间总被无限的延长,看着怀裏的文洁,想着那曾经暖着我的那一丝丝温热,我感慨世事无常。
     计程车上,抱着文洁下楼的我才把一身汗发出来,我的胳膊有些抖,腿也有些麻,小静则焦急的在旁边看着文洁,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小静的头,柔声安慰道「静静,别担心,妈妈就是着凉发烧了,我们去医院看看就好了。」
      小静听我这么说,好像放心下来,摸着文洁漏在毯子外面的小腿,轻轻摩挲着。
      下车我让小静帮忙把文洁慢慢背到我背上,我背着文洁就直奔急诊室。
小静的成长震惊到了我,挂号,缴费,找床位,虽然办的有些磕磕绊绊,不过看着额头上隐隐汗迹,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能帮上忙,真的是太让我欣慰了。
      看着一滴一滴落下的药液,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文洁,疲惫感再次向我袭来,我身体有些发软,又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我叫来护士。然后下楼送小静回家。
      计程车前,小静拿了钥匙,便让我回去照顾文洁。看着身体还没长大,心性突然成长的小静我有些慰藉又有些伤感。
      我拿手机给小静转了些钱,微信裏再三嘱咐她到家给我电话。
      文洁的烧已经退了,平稳的呼吸着,应该是睡着了,疲惫的我也不知不觉在病床边睡着了。
     迷糊中我被护士叫醒,说让我去买点早餐和準备一些温水,说文洁应该快醒了,会比较渴,也需要温水吃药。
     我直了直已经僵硬和发酸的腰,肩膀带着两个胳膊也像失去知觉了一样。我揉了揉眼睛,下楼去买东西了。
    当我重新回到病房时,医生正在给文洁检查,睡醒了的文洁精神好了一些,但还是非常憔悴,脸上没什么血色,看到我进来,给了我一个勉强的微笑。
         医生看我来了给我说着文洁的病因: 「忙碌加休息不好导致抵抗力下降,炎症引发了高烧,需要再多观察观察,才能出院」听了医生的解释,我心裏的石头落了地,不是其他的病就好。
      我放下早餐,坐在床边,握着文洁有些凉的手问道“老婆你饿不饿?”文洁摇了摇头,文洁之前白嫩温润的玉手像是少了营养,显得有些干,被折腾的有点累的我也没什么胃口,就这么坐着,陪着文洁。
     脑袋还没完全清醒的我突然想起来,赶快拿起手机问文洁小梦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小梦还是那么的风风火火,我帮文洁请了假,看着文洁皱起的眉头,摸了摸她的脸,安慰道「饭,要一口一口吃,东西要一点一点学,不能这么拼的。」
      文洁并没有回答我,反而有些害羞起来,微微发红的脸蛋,反而看起来更有气色。又过了一会,估计是很不舒服了,文洁拉了拉我的手,我看文洁欲言又止,就把耳朵贴到文洁嘴边,文洁轻声说道「老公,我想上厕所」
      我一脸无奈,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我弯下腰準备给文洁拿拖鞋,这时我一想,文洁现在虚弱的肯定去不了厕所,怪不得文洁会不好意思。
      我给了文洁一个安心的笑容,站起身出去了,我先去找了护士,要了病床上的拉帘,又拿了尿盆。
     我把拉帘挂在病床上面天花板的挂钩上,一点点拉好,拿出準备好的尿盆。不过随后我仔细一看,情况好像有些尴尬,帘子是贴着床边的,其作用是遮挡医生为病人检查时的隐私用的,并没有多余的位置用来上厕所。
     不过这难不倒我,我掀开文洁的被子,把它叠好放在床尾,抱起文洁让她坐起来,放到床尾的被子上,掀开褥子,把尿盆放在床上,抱起文洁。
      我很久都没有这么抱文洁了,苗条的文洁本就不重,最近忙碌的工作让她又轻了一些,我先慢慢脱掉文洁的裤子,文洁的双腿本就很美,生病让它显得更白,无力的放在病床上,又带着一种带着凉意的美感。文洁一直被我左右摆弄着,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成年之后这样脱掉裤子撒尿的次数并不多,淡淡的羞耻感,让文洁有些忍不住想呻吟出声,可虚弱的身体仅仅让她轻轻的哼唧了一下。
       我先把文洁的位置摆好,让她的下身正对着尿盆,分开她的双腿,我跪坐在文洁身后,扶起文洁的上半身,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肩窝,身体向前蹭了蹭,让文洁的上半身贴在我身上,我的双手拖住文洁的屁股,在一点点摸向文洁的腿弯,轻轻用力抱起文洁试了试,再放下文洁,微调一下姿势,让文洁更舒服一点。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慢慢用力将文洁像抱幼儿撒尿一样抱起来,让文洁岔开的腿间对着尿盆,我看了看,感觉还有点远,又吃力的向前挪动着我俩的身体,病床被我晃的嘎吱嘎吱直响,文洁又羞涩的哼唧了一声。
      终于位置差不多了,我松了一口气,歪着头在文洁耳边轻声说道「可以了,老婆。」
      整整一夜,加上刚才又输了那么多液,文洁肯定有挺多尿的,估计是生病加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姿势,让文洁比较难尿出来,我只能耐心的等。
虽然文洁不重,可时间一长这个姿势也让我有些腰酸,我病急乱投医,轻轻的在文洁耳边发出“嘘嘘”声,没想到居然有效果,文洁雪白的屁股不安的扭了扭,哗哗的,一条透亮的水线从文洁的私处喷出,由近及远的尿到了尿盆裏,随着文洁慢慢放开,水线越来越粗,也越来越远,我一看势头不对,赶快用鬆开一只手,放到文洁尿线的上方,让本来要尿到远处的尿液先呲到我手上,缓一下冲击力,再顺着指尖落到尿盆裏。只有一只手把着的文洁身体有些歪,我赶快用身体帮忙调整姿势,让尿线回归正确的路线。
      文洁有力的尿液呲在我手上,温温的,一些零星的尿花飘在了床垫上。可能是憋的时间太长了,文洁这一下尿了好久,直到最后几小股尿完,我和文洁才一起舒了一口气。
     释放完的文洁明显舒服了许多,我一只手慢慢的把文洁放到床上,下床拿起床头的纸巾擦了擦手,又擦了擦床垫,将文洁摆好,就端着尿盆出去了。我洗了手,沖乾净尿盆,回到病房。
我又重新进到帘子裏,抽了几张纸巾,轻轻的抬起文洁的屁股,擦了擦文洁的阴部。确认没什么遗漏,慢慢的给文洁穿上裤子。
        我重新把床铺上,让文洁躺好,盖上被子。 整个过程文洁就像一个还不太会动的婴儿,任我施为。文洁的脸上还残留着一点点红晕,眼睛看着我忙前忙后,有些干的嘴唇抿了抿,欲言又止,眼睛裏杂着太多的情感,无处诉说。
      收拾好的我缓了口气,拿起刚刚买回来的粥,试了试温度,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递到文洁嘴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她。
     生病的人一般胃口都不好,文洁也不例外,看着我祈求的眼神,文洁勉强张开有点发干的嘴唇,将一口粥喝到嘴裏,看着我嘴角发自心底的微笑,文洁心裏百味杂陈。
     遇到这样突发的状况,我只能给老张发信息了,家裏接二连三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有些无奈,不过老张还算给力,说让我照顾好家裏再说,工作的事他会帮我先顶着。
   两天后。
      新的化验结果显示文洁的炎症已经好转了,也不怎么发烧了,医生最后检查完说文洁可以出院了。不过医生最后再三叮嘱我们不能有夫妻生活,这两天的忙碌让我有些麻木,我低着头不发一言,文洁看了看我,低声回道「我知道了,医生。」
     回到阔别了几天的家裏,并没有想像中的杂乱,小静居然把家裏收拾的像模像样,我扶着文洁回到卧室,看着她慢慢躺下,给她盖好被子,握着她的手嘱咐她多休息一会,我去买菜,我刚要起身出去,文洁却拉着我的手,我回头看向文洁,文洁可能想说什么,犹豫了几次还是没说出来,我微笑着拍了拍文洁的手,安慰道「老婆,我就出去买个菜,马上回来,你休息一会,等我一下,我回来就来陪你。」
从医院回来之后我从心底裏彻底放鬆下来,虽然还有些疲惫,不过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临近中午的菜市场已经不如早上的热闹了,我还是在几个熟悉的摊主那买了些菜,回到家,洗洗手,回到主卧,可我并没有看到文洁,我一出主卧门,看到文洁正从客卧搬着我的东西回主卧,我看向文洁,可文洁并没有看我,文洁把东西交到我手上,就继续去主卧收拾东西了。我一看,文洁收拾好了小静的东西,去了客卧,我歎了口气,有些无奈。于是去厨房做饭了。
      中午,文洁的胃口没什么好转,吃了几口就回卧室休息了。我看了看文洁的情况还算稳定,决定下午去公司看看,因为我已经很久都没去公司了。
      到了公司老张二话不说,扔给我一遝东西,我也没和老张客气,说有空请他喝酒。面对这么多档我倒是没头疼,就现阶段我几乎不会遇到什么难题,只不过是需要更多的时间而已。
      忙起来的我就把时间给忘了,等再抬头时,窗外已经是漆黑一片了,我伸了个浑身作响的懒腰,才想起来文洁还在家呢!
      我赶快起身回家。开开门,家裏挺安静,听到我关门的声音,小静从书房裏探出头来看了我一眼就回去继续写作业了,我换了鞋,走到卧室,看到文洁躺在那裏看手机,我坐到床边,拉起文洁的手说道「对不起,老婆,公司裏的事我忙起来就忘了时间了,你晚上吃饭了吗?」
      文洁拉着我的手说道「我肚子有些涨涨的,没什么胃口就没吃。」
      我有点生气道「老婆,你现在抵抗力本来就差,再不吃饭,病什么时候能好?」
       文洁听到我提生病,又低下头,鬆开了我的手,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歎了口气,握着文洁的手说道「老婆,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我晚上也没吃饭,你陪我一起吃点,好不好?」
       文洁低声答道「嗯。」
      我起身去了书房,小静看我来了,高兴的跳起来,扑到我怀裏。这中间小静一声不出,完全都在静默下进行的。我慢慢坐到凳子上,小静顺势坐到我怀裏,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刚才放学回家,妈妈说我已经长大了,让我一个人睡。不过好可惜,你怎么又搬回去了?」
    我拍了拍小静的后背,没说什么,反问道「静静,爸爸要出去买吃的,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小静的大眼睛放着光,嗯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估计是在纠结到底买哪个,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吻了过去,轻声道「说吧,爸爸都给你买还不好?」
      小静高兴的呵出了声,又赶紧捂住嘴巴,害羞的回吻了我一下轻轻说道「静静想要爸爸的这个!」说着就伸手摸向我的裆部,这个淘气的小家伙。我一把抓住小静的手,放到嘴边舔了舔,“恶狠狠”的说道「惹出火来,看你怎么办!」小静昂然不惧,翘着的下巴像是挑衅着说“你来啊!”我有些无奈,低着头像斗败的公鸡,小静不忍心,又捧着我的脸吻了一下我,算是安慰。
      我在超市和周围的小店转了一圈,买了奶茶,小蛋糕,又买了些别的吃的,就回家了。
       我先把奶茶和蛋糕拿给小静,小静又亲了我好几口,我擦了擦脸,轻轻关上门,再去卧室叫文洁出来。
      恢复了正常的我吃的是狼吞虎嚥,文洁则是在我的监督下吃了一点点东西。我很是担心文洁,不过我也不想过分的逼迫她。
      小静对于文洁的分房决定没有了以前的反对,只是没机会和我亲近,有些失望罢了。
       终于又在一起的一家人,还是要分开睡,我们还是互道晚安,小静不舍的看了我一眼,关上门,睡觉去了。
       我终于不用再体会孤单了,现在又有点同情小静,最近奔波了几天,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半夜我是被轻轻的哼哼声叫醒的,我一摸,文洁不在身边,再一看,卫生间的灯是亮着的,我慢慢走到门前,仍可以听到哼哼的声音,我打开卫生间的门,文洁坐在马桶上,手捂着肚子,脸上难受的神色,我吓了一跳,赶快蹲下来问道「老婆,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
      文洁有些脸红,没说话,我一急就要去抱她,结果文洁推开我的胳膊,磕巴的说道「不用,老公,我就是肚子不舒服。」
我一听更急了「肚子不舒服更得去医院了!」腹部内的不适,一般都不是小病,一定要重视。
      结果文洁还是推着我的胳膊不让我抱她,最后文洁看实在拖不住我,只好磕磕巴巴的说道「老公,我是有的肚子不舒服,就是拉不出来,不用去医院的。」
      我一听,再看着文洁羞红的脸颊,嘀咕道「老夫老妻的了,这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于是起身回卧室,继续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随手一摸,文洁居然还没回来,我心裏一惊,立刻清醒了,马上跑到卫生间,卫生间的灯已经关了,可文洁还坐在马桶上,不知是难受还是冷,在那时不时的抖一下。
我上去抱住文洁,问道「老婆,怎么了?怎么还不回来睡觉?」
     文洁带着哭腔和害羞说道「老公,我,我,我拉不出来,好难受!」
      现在我一想,还真是,好几天也没见文洁上厕所,发烧加饮食少,加上过度劳累,很可能便秘的。
       这时候已经不是害羞的时候了,我让文洁站起来,我把马桶圈掰上去,让她双脚蹲在马桶的侧面上,我蹲下看去。
      长时间的蹲坐和发力让文洁的肛门通红,我身上在肛门周围一按,文洁一缩,后来放鬆下来让我继续。我按了一圈,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很大的一个硬头在肛门后面,至少有我半个拳头大,文洁那么娇小的菊花怎么可能拉的出来。
      我让文洁蹲好,把情况告诉她,文洁则是一脸懵的看着我,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看着文洁慌乱的眼神,要是因为这个事去医院,估计她会羞死的吧。
      我只好安慰道「老婆,这个情况我在网上看到过,我一会先试一下,如果还不行,我们就得去医院,好吗?」
       文洁半裸着回头看向屁股后面的我,艰难的回道「好,好吧,老公,你一定要成功哦!」
       我先打开换气扇,然后把卫生间架子上的沐浴露拿下来,换了个舒服点的蹲姿,和文洁说道「老婆,我开始了哦。」
       我先挤了一些沐浴露在手上,轻轻的抹在文洁的菊花上,轻微的刺激让文洁的菊花紧了紧,随即放鬆下来。我把右手食指上涂满沐浴露,然后,轻轻的插到文洁的菊花裏,沐浴露的润滑让进去容易很多,文洁发出一声不太自然的呻吟声。
     刚进去两个指节,我的指尖就碰到一个硬物,我的手指在裏面顺着硬物的表面摸索着,上面有一些小的裂缝,硬物和我估计的大小差不多,显得很硬,我探了探边界,没摸到软的。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我说道「老婆,一会我告诉你用力的时候,你就用力好么?」
    「嗯!」
       我的食指摸索到一个还算大的裂缝上,然后和文洁说道「老婆,用力!」文洁蹲在马桶上的脚趾蜷缩着,我明显的感觉到硬物在向下运动,我借着这个力,手指尖用力插向裂缝,可惜文洁没有坚持太长时间,我并没有插到裏面去,估计是文洁蹲久了没什么体力了,我让文洁休息一下,一会再来。
      休息了一会,文洁说道「老公,我準备好了。」
     这次果然不负众望,我的指尖插到了裏面,文洁也累的气喘吁吁。既然已经开了个“口子”我就先放下心来,将手指抽了出去,重新抹好沐浴露,再重新插了回去,来回几次,卫生间裏散发着淡淡的臭味。在我和文洁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将最前面的硬块从中间分成了两半,剩下就是我一个人的任务了,我这一次次的插入和抽出,文洁的声音则越来越奇怪,我的心思则完全不在那上面。
     一根手指在直肠裏的操作还是很困难的,不过还好,终于我又把硬物分开了,现在已经成了四块,虽然还有点大,不过文洁用力应该能出来了。
      我让文洁用力试试,文洁大病初愈,又拉了这么久,试了几下还是没出来,我只能再冒险一试了。
      我又重新润滑一遍,伸入的手指用力扣住一块,边让文洁放鬆边扣,终于,“噗通”一声,掉出来一块,我和文洁都松了一口气。
     如此炮製,又扣出来两块。臭味已经开始弥漫开来。
     仅剩最后一块了,我让文洁加把劲。终于,伴随着噗通一声,最后一块掉了出来,可是随着文洁的一声呻吟。噗噗啦啦的又喷出来许多后面稀的部分,我一个没注意,半条胳膊都被弄髒了。
      喷完后的文洁好像有点脱力,我赶快用左手拖住。文洁的脸颊通红,转过头,眼泪洇然,带着害羞,感动的看着我。
       结果这时卫生间的门吱的一声缓缓打开了,小静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髒了的胳膊和手还有撅着屁股半裸的文洁。
      卫生间裏飘散着难以叙述的情形和味道。我打开喷头,等水温了之后,慢慢的先沖洗乾净胳膊和手,再慢慢把文洁的屁股沖乾净,摁下马桶沖水,希望现在的一切不好的气氛都随着马桶裏的漩涡消失在下水道裏。
      我用浴巾擦乾净文洁的屁股,让小静扶着她先回卧室。我继续收拾了一下卫生间,将刚才喷溅到旁边的东西都刷洗乾净,又喷了空气清新剂,等我收拾完了之后,直起发酸的腰,回到卧室一看,文洁居然不在。听着客卧裏的窃窃私语,我累的不行,实在没体力和精力去听了,趴到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第十九章   夜语
      我这一觉睡的是混天黑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卧室,空无一人,我缓了好一会才聚集起精神和力气,坐了起来。
      我在家裏逛了一圈,不知道文洁和小静去哪了,上学去了?文洁身体刚刚好,应该叫我起来去送啊,不过我可能真的起不来。
     起来的脑袋还有点懵,我去卫生间洗漱过后,看着镜子裏有点浮肿,鬍子拉碴的脸庞,我抹了些剃须膏,刮了刮鬍子,看着乾净许多的脸,我的精神也慢慢好起来,昨天公司的事还没做完,今天还要继续。
     许久都没有的工作状态重新给了我一些动力,在稍显迷茫的生活裏给了我方向。忙碌中的时间永远过的是最快的。看着桌子上已经完成的单子,我舒了一口气。
       早上来时阳光明媚,再次抬头看向窗外时,最后一抹余辉已经消失在远方楼房的阴影中,橘红,粉红,嫣红像倒在水裏的粉彩晕染着傍晚的天空,欣赏着久违的晚霞,心裏难得的溢出一丝静谧。我收拾了一下东西,看着空蕩蕩的办公室,关了所有的灯,锁上门回家了。
       回到家,一开门,就听到文洁和小静开心的笑声,这一幕恍若隔世。文洁在厨房忙着做晚饭,小静在旁边打下手,聊着学校的趣事,真的希望这段时间的经历都是一场梦。
     我换好鞋,洗了把脸,也进到厨房裏,一家人都在厨房裏显得有些挤,不过我真的很想念这样的感觉。文洁一转身就碰到了我,轻打我一下,说道「马上就好了,你就别来这凑热闹了,快拿好碗筷去餐桌那等着。」
      我盛好饭,文洁和小静把菜一道一道端上桌,全部都是家裏人爱吃的菜,还这么多,文洁给我倒了杯酒,自己和小静倒了饮料。我疑问道「老婆,今天怎么这么多。。。」话还没问出来我就反应过来了,文洁出院,家裏的这么多事情都告于段落,确实该庆祝一下,我不太好意思的继续说道「哎,我这两天有点忙,这事应该我来的,谢谢老婆,也谢谢静静,希望我们一家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我举杯,文洁和小静也一起举杯,开心的笑容又重新回到我们一家人的脸上,我由心底而感到快乐,结果就多喝了点,我并没有醉,不过这种晕晕的感觉很不错,我躺在床上,幸福而美满的笑着,不一会就睡着了。
      我迷糊中感觉阴茎又一次进入到一个温润湿滑的地方,我呢喃道「不要,小。。。」我一下清醒过来,下个字要是说出来,被咬那可是很疼的!结果很快阴茎被吐了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爸爸,你说你不要什么?」
!!!!!!!!!!!!!!!!!!!!!!!!!!!!
      居然真的是小静,我磕巴的说不出话来,看我没回答,小静又重新把阴茎含到嘴裏,慢慢吞吐起来,久违的舒爽感觉如烈日下的一桶凉水,让我从头爽到脚趾。
       最初的舒爽过去,我的身体慢慢适应了,轻声的说道「静静,我们现在不能这样,万一你妈。。。」话还没说完,我的话就被一个柔软湿润的丰唇给堵了回去。
!!!!!!!!!!!!!!!!!!!!!!!!!!!
     文洁居然也在!
天啊!这究竟是什么情况?阴茎还在享受小静温柔体贴的口交服侍,嘴裏文洁的舌头就伸了进来,与我的舌头交缠起来,文洁动情的双手抱着我的脑袋,我也想要抱住文洁,结果双手一动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绑住了,我再一用力,确认自己的双手被什么东西绑住了,我刚再要拉一下手,文洁鬆开我们交缠的舌头说道「老公,不要动,也不要问,只此一次,好么?」然后又用轻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老公,我也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不要问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黑暗的房间裏只有微弱的光线,我只能看到胯下一个模糊的轮廓在起伏,配合着我阴茎上的感觉,知道那是小静在给我口交,我刚想再仔细看看,文洁的嘴唇又吻了过来,湿滑的舌头重新在我的口腔裏探索起来,一触到我的舌头,就纠缠着不放开。
文洁浓重的鼻息带着一丝丝热力喷在我的脸上,小静那极具特点的负压感让我十分想念,我现在有点难以抉择,不知道该把注意力放在哪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文洁鬆开了我的舌头,丰唇离我而去,阴茎上的负压感也消失了,小静也吐了出来。
       还没等我缓口气,小静带着鹹味的口水就吻了过来,文洁接替了小静的工作,开始吞吐起我的阴茎,小静与文洁明显的区别就是文洁会在吞吐时玉手会配合着一起撸动阴茎。
小静灵活的舌头,文洁恰到好处的口交,我感觉我已经忍不住了,文洁此时可能已经发现了端倪,吐出阴茎,边撸边说道「老公,想射就射吧,不用忍着。」
     天呐,这话简直就是最刺激的春药,我根本就来不及回答,精液就喷薄而出,射了文洁一脸,文洁赶快含住龟头,用舌尖轻轻的挑动着龟头系带,小静适时的放开我们舌吻的嘴,让我舒了一口气。
      喷射完的我从身体到心灵都飞上了高空,漫无目的的飘着。文洁又含了好一会,拔出已经有些发软的龟头,轻轻的下床,打开门,去了卫生间。
     小静解开了绑着我双手的布条,接着把脑袋轻轻的靠在我的肩窝裏,慢慢的躺下来抱住我。我的灵魂慢慢回归身体,感受到怀裏的小静,四处看了看,怀着忐忑的心情抱了抱小静。 小静则问了一个没头没尾的问题「爸爸,如果我生病了,你也会那样照顾我么?」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诚恳的答道「静静,你和妈妈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如果你生病了,我当然也会照顾你啊。」
      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小静低声的回道「谢谢爸爸,你也是静静生命裏最重要的人」小静抱着我的身体的胳膊又紧了紧,躺在我的肩窝裏,继续娓娓道来「昨天晚上妈妈和我谈了很多,也说了很多,然后就有了今晚这样的结果,妈妈说,仅此一次。」
      我有点纳闷道「静静,你和妈妈都说了些什么?我们的事情都说了吗?」
      小静有些纠结的说道「我说了一部分,没全说。」
      我心裏感慨一声好吧,歎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小静。文洁自从出了房间就没再回来,可我心底裏终究是放不下一些事情,小静可能也看出来了,亲了我一口说道「爸爸,你去吧,妈妈在客卧,我现在已经能自己睡了。」
      对于小静的通情达理我无以为报,我起身下床,给小静盖好被子,吻了吻小静的额头,说道「晚安,静静,爸爸爱你!」
          「嗯!爸爸晚安,静静也爱你!」
      我轻轻的关上门,看着已经关了门的客卧,心裏的感觉难以言说。
        我轻轻打开门,客卧裏漆黑一片,我慢慢摸着到了床边,轻轻的爬上床,我顺着呼吸声找到文洁,从背后轻轻搂住文洁,有些艰难的说道「老婆,我。。。。」
      文洁带着哭音打断道「老公,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赶快拍了拍文洁,安抚道「老婆,你没错,我没错,小静也没错,错的是命运。」
      文洁翻过身,抱住我说道「老公,你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小静也是,可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事情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
        我只能抱紧文洁,坚定的在她耳边说道「老婆,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老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后该怎么办…….」文洁轻声的说道。
      「嗯,老婆,你只要记住我永远爱你,就可以了,老婆,很晚了,睡吧」我吻了吻文洁的额头说道。
       文洁慢慢爬在我怀裏,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今晚的事情对于我来说也是极其的刺激,加上白天的劳累和半夜被叫起来之后舒爽的喷射了一次,睡意很快就拉上我,驶向美丽的梦乡。
       早上的我是被文洁温柔的吻叫醒的,看着明媚阳光下发着光的文洁,我由衷讚歎了一句「老婆,你可真美!」
       听到我的讚美,文洁好像也有些不太适应,老夫老妻之间那么多东西都归于平淡,重新听到我的讚美,文洁有些害羞的笑了笑,可能想起了什么,掩下笑容,又吻了我一下,说道「老公,今天小静考完试就要放假了,一会我们一起去接她好么?」
     提到小静我就想起了昨天夜裏的事情,我和文洁眼神都是一晃,我没说,但是我和文洁好像都懂,可能只有夜裏的黑,才能遮盖住世间的伦理和文洁心裏的那道“坎”。在没得到文洁明确的答复时,我不会冒险去试探文洁心裏的底线。
       我看着文洁的眼睛答道「嗯,好,我们接了小静之后一起去吃大餐好不好?」
        文洁看我没有说别的,松了一口气,嗔道「昨天晚上刚刚吃了那么多菜,今天就还要出去吃啊!」
      我抱过文洁吻了一下道「不一样,今天是庆祝静静放假,好么?」
     文洁好像暂时放下了一些东西,答道「好吧,不能点太多东西哦。」
     望着学校裏涌出来的统一着装校服的学生,我有点像正在捕食斑马的狮子,看的有点眼花,好像所有的学生都一个样,好像又都不一样。当我还在人流中努力寻找小静身影的时候,我的肩膀被人一拍,我一转身,小静笑颜如花的看着我,我笑的有些无奈,旁边的文洁则是带着点嘲笑的看着我,我带着点倔强的瞪了瞪眼,假装生气的走在前面。
     一直到餐厅落座,我还是显得气呼呼的样子,文洁和小静相视一笑。文洁有些无奈的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撒娇道「好啦,老公,我错啦,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我“哼”了一声扭过头,文洁看了看周围,没什么人,快速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这才转过头来,算是放过了文洁,不过我还是瞪了瞪小静,翻了个白眼,小静可能是头一次看见我和文洁这样,有些惊奇,有些想笑。
      这家店的牛排还是很不错的,牛排鲜嫩多汁,酱汁恰到好处,我看到小静的嘴角粘了一点点酱汁的痕迹,拿起纸巾往小静的嘴角擦去,小静看到我的动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拿着叉子的手推开我,伸出那粉嫩的舌尖舔向嘴角的酱汁,配合着魅惑的眼神看向我,我心裏一抖,想起了小静头髮上晃得我心神摇曳的闪光。
        吃的差不多了,文洁準备起身去结账,结果我和小静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眼神一对上又赶快错开了。我看向别处,小静则是在看着周围。
      几乎在文洁离开座位的同时,小静就蹲了下来,纤细的体型让她从桌子底下两步就到了我的两腿之间,纤细的手指摸向我已经微微鼓起的阴茎。
      我今天穿的牛仔裤,而且今天我们坐的位置太靠外了,可能那次桌底下的口交已经成为我奢望的幻想。
      小静意犹未尽的摸了一会,等我彻底勃起了,她居然就这么走了,小静刚刚坐回座位上,文洁就回来了,叫我们俩回家。
     虽然牛仔裤有很强的束缚作用,我还是拿起文洁的包挡在身前,默默的走在最后,只能在小静偷偷看过来的时候,狠狠瞪她两眼。
  在成绩没出来的这几天,小静是难得的轻鬆,虽然心裏没底,不过这种及时行乐的心态我偶尔还是很赞同的。
      文洁回到家之后就开始和小静对一些考试科目的答案,小静不情不愿的也没办法,我心裏稍微感谢了一些文洁替我报的“摸裆之仇”。
     不过时不时听着小静有点得意的笑声,好像不太成功啊。看着一切都回归到正轨,轻快而放鬆的氛围,让我有些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神游天外去了。
     夕阳,一如既往的渲染着天边的云,在每天都不同的画布上,描绘着一样美丽的画卷。
      傍晚总来的悄无声息,我带着蓝牙耳机看着电视,小静在书房裏整理考试的错题,文洁从书房裏出来,慢慢踱到我身边,我抬头看了看文洁,文洁伸手摸向我的下巴,感受到我的胡茬,慢慢弯下腰,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老公,你刮一下鬍子。」然后给了我一个夫妻间长久默契的微笑,我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文洁,文洁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开心的笑出了声。
     小静在书房探出头来,看着我,问道「爸爸,你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笑的这么开心?」
       我瞟了一眼小静,「你小孩子,不懂,快去做你的错题吧。」
       「我?我哪里小了,我都已经上初中了好么!」小静哼了一声回书房去了,我和文洁无奈的相视一笑。
       洗漱时我先洗了脸打好剃须泡沫,边哼着歌边刷牙,小静看我开心的样子有点摸不到头脑,文洁则安静的刷着牙,只有我能看到眼角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丝丝情欲。
       我们互道晚安,我还向小静摆了摆手,小静白了我一眼就“嘭”的一声关上门睡觉去了。
      我关掉了所有的灯。摸索到卧室门口,透过微弱的光线,我双手慢慢搂住文洁的纤腰,隔着轻薄的睡衣,轻轻的摩挲着文洁腰部滑嫩的肌肤,文洁的双手也慢慢环住我的脖子,带着春意的眸子看向我,我搂着文洁腰的手慢慢向上滑动,摸到了文洁丰润柔滑的乳房下缘,还是记忆裏的弹性,我略做停留,就继续缓慢的将整个手掌慢慢覆盖到文洁的乳房上,揉压着充满弹性的隆起,文洁轻微的喘息和脸颊上的晕红配着迷离的眼神,在一点点的堆起柴火。   看着文洁带着娇喘一翕一合的丰唇,我忍不住吻了上去,一个微小的火苗点燃了浇满汽油的柴堆。沖天的欲火,带着不可阻挡的炙热席捲着整个房间,我揉着乳房的手在接吻时就放了下来,从文洁睡衣的下摆裏伸了进去,感受着带着微凉触感的滑嫩肌肤,从文洁的腰后面将手慢慢插进文洁的睡裤裏,揉捏着文洁挺翘的臀肉,我用力一按文洁的屁股,文洁柔软的腰肢向我这一顶,带着弹性的耻丘刚好碰到我已经慢慢勃起的阴茎,文洁感受到我阴茎上的丝丝热量,耻丘贴紧着我的阴茎。文洁晃动着灵活的纤腰,隔着两层睡裤,开始“研磨”起来。
       我们的舌头慢慢纠缠在一起,品尝着彼此唾液的味道,我揉捏着文洁挺翘的臀肉,文洁的耻丘按揉着我的阴茎,随着海绵体逐渐充血,文洁已经慢慢按揉不动了,阴茎的热度透过两层布料烤在文洁的耻丘上,文洁的双腿不安的摩擦着,我把手从文洁的臀缝裏抽出来,伸到文洁胯间,文洁配合的岔开腿,手指刚刚覆盖到阴户上,一股湿热打在手上,我的中指向上一贴,湿滑的淫水已经润湿了整个阴部,我轻轻的用手指分开文洁的阴唇,将中指放在阴道口上,慢慢的摩擦起来。
       动情的文洁开始越来越用力的吮吸着我的舌头,动人的呻吟声也开始随着扭动的腰肢婉转起来,文洁搂着我脖子的手向卧室里拉着我,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我瞟到小静的卧室门开了一条缝,一只在夜裏也显得很亮的大眼睛在偷偷的看着我们。
       夜的黑色慢慢侵蚀着房间,渐渐将我们和外面的尘世隔绝开来。
      文洁慢慢退到床边,搂着我的胳膊一用力,我随着文洁一起倒在床上,我的双手撑在床上,文洁继续搂着我的脖子热吻着,我腾出一只手开始脱文洁的睡衣,文洁也开始扭动着上身配合我,文洁一边配合我脱衣服一边开始脱我的睡裤,如非必要我们不会分开我们热吻着的嘴唇,直到赤裸相见。
文洁修长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阴户不自觉的摩擦着我已经坚硬如铁的阴茎和龟头,阴唇上的淫水一点点擦满了阴茎下方鼓起的静脉上。我每挺动一次阴茎,龟头就蹭过文洁沾满淫水而显得滑嫩十足的阴唇,龟头的灼热让文洁不自禁的颤抖,欲望渐渐让文洁迷失了平时的自己,错开我们还在激吻的嘴唇,在我的耳边用带着魅惑和渴望的声音说道「老公,爱我。」
      我哪会让文洁失望,一只手握住自己滚烫坚硬的阴茎,在文洁抬起来的阴户上磨蹭了几下,让龟头上的前列腺液润开,加上文洁的淫水,慢慢顶在文洁阴道口的小小凹陷上,準备好后我吻了吻文洁的丰唇,凑到文洁耳边,一边用力向文洁的阴道插去,一边说道「老婆,我来了。」
       阴道与阴茎上不一样的热让我和文洁都呻吟着呼出一口气,阔别许久而未契合的性器让我略感陌生,不过一模一样的人与你融合在一起只能让你怀疑自己的感觉。
      已经动情的文洁,阴道裏缓慢的蠕动和湿滑,让我很想安静的体会一下。可文洁需要的可不是我一动不动,她柔软的腰肢带着丰满的臀部开始转动着摩擦着,一下一下的模仿着我的抽插,不一会文洁就气喘吁吁了,渴望快感的文洁一把拉过我的头,带着丝丝淫靡气息的娇喘道「老公,操,操,操我!」。
     我先慢慢用力将阴茎插到底,文洁被我顶的有些抖,接着我就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插,文洁随着抽插产生的快感,熟悉的呻吟声慢慢叫了出来。
文洁还时不时晃动的腰肢让我知道现在抽插的位置应该还不太準确,我慢慢直起上身,让翘起的龟头开始摩擦文洁的阴道上部,我在抽插时换了好几个位置,终于在这一次插入时,文洁的呻吟声一下子就变了,我记下位置,停下抽插,换了个比较好发力的姿势。
文洁没了刺激,睁开眼睛刚要问「老。。」我就按照刚才的位置,狠狠的一插到底,文洁剩下没问出来的话就直接被嗓子裏溢出来的呻吟声给沖散了。
      我乘胜追击,屏住一口气,飞快的用龟头剐蹭着文洁敏感的G点区域,文洁被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呻吟声音变得有些嘶哑,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在我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文洁的胯部猛颤了两下,阴户向上一顶,一股热意弥漫在我俩的交合处,接着一松,塌在床上,开始时不时的轻微颤动,我停下抽插,向我们结合的位置一摸—有很多带着温热的液体,文洁潮吹了。
      我终于可以停下喘口气,文洁也在轻轻的抖动,还沉浸在快感中没有出来。
       可能是太久没有达到极乐巅峰了,文洁这次好久才回过神来,娇媚的俏颜,满含春意的眼睛,在光线微弱的卧室裏也清晰可见。
      文洁看着我还挺立的阴茎,有些艰难的岔开腿,看向我。看着文洁有点脱力的样子,我抓住文洁的一只腿,向右侧一放,揉了揉文洁软弹的屁股,拍了两下。文洁识趣的跪爬下来,主动的用屁股向后试探着自己的高度。
         拍了文洁的屁股后,我就下床在床边站好,黑暗中,看着模糊不清的浑圆的屁股,带着一丝朦胧美。文洁在一点点的向后坐蹭,试着自己的高度。我把着文洁的臀肉,用阴茎向前一顶,文洁顺势岔开腿,把高度调整一致,一只手从胯下伸过来,攥住阴茎,导引着龟头顶在阴道口。
      还没等我向前顶插,文洁反而向后坐过来,阴茎重新没入文洁的阴道,带着湿滑缓慢蠕动的感觉袭来,我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我慢慢向后抽出阴茎,再只剩龟头时,再慢慢插进去,这样虽然快感有限,不过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性交的抽插过程,看着文洁被我撞击产生的一道道臀浪,还有纤细腰肢和浑圆臀部的强烈对比,韵味十足。
       在我有节奏的撞击下,文洁也开始了断断续续的呻吟,不过和刚才对比总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刚才的冲刺让我的体力有些下降,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带着清新气息的声音趴在我耳边轻轻说道「爸爸,你插一下妈妈的菊花试试?」
       我这时才注意到,小静不知道什么时候搬了个小凳子,站在我身后。我和文洁都太沉醉于交合的快感,谁都没注意小静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这时候小静缓缓抱住我,纤薄的身体居然一丝不挂,带着丝丝热力摩擦着我的后背,看着我和文洁交合的地方,不过这么黑我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清。
      我鬼使神差的听了小静的话语,用食指蘸了蘸我们交合处的液体,按向文洁的菊花。
     在平时文洁是绝对不会让我碰触的,可今天好像不同,我一按上去,文洁嘴裏说着「那裏,那裏,不,不,不要啊,老公」可扭动的腰肢和屁股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反对,我轻轻向裏一按,居然轻鬆的就进去了,文洁的声音立刻就变了,呻吟裏带着颤音,还微微吸了口气,听上去就很不错的样子,我索性把食指慢慢都插了进去,配合着我的抽插,文洁好像对这新奇的快感并没有什么抵抗力,呻吟声越来越大,让我感觉再次送文洁上巅峰好像也不是什么问题。
      我开始加速抽插,不过少了一只手的配合,不好发力,难以快速的抽插,小静站在旁边更是看的一清二楚,看到了我的难处,小静又趴到我耳边说道「爸爸,我帮你怎么样?不过你一会给我什么奖励?」
     这个小静,还没做呢,先要上报酬了,我很无语,现在我的体力也快见底了,再和你做一次是不太可能了,只能轻轻反问道「静静,你想要什么?」
     小静嘿嘿一笑「我想要吃爸爸的精液!」
!!!!!!
我和文洁基本上都是内射的,这可怎么办?我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静静,你把妈妈弄高潮了,妈妈躺下去了,我就喂给你好不好?」
     「嗯!」
      我拔出手指,双手捏握住文洁胯部的臀肉,开始用力顶插起来,就在文洁纳闷我怎么不插菊花了的时候,一个纤细的手指重新插了进来,文洁感觉不对,回头一看,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心裏还没等纠结,就被铺天盖地袭来的快感淹没。
      我不知道小静的手指是怎么在文洁的菊花裏动作的,文洁抖的比刚才厉害多了,偶尔的大动作隔着一层肉膜的阴茎都能感觉到,我的大力抽插和小静的努力没有白费,文洁的阴道用力的攥了几下我的阴茎,胯骨带着丰满弹性的臀肉抖了抖,一下扑在床上,嗓子裏“唔~哦”的叫着,灵魂随着抖动着的身体飞上了天。
      被文洁攥了两下的阴茎也快感陡升,可文洁向前一扑,阴茎脱出阴道,自然没了刺激,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小静不顾满是淫水的阴茎,一口含在嘴裏,用力的吸吮起来,这一下我哪忍得住,尾椎骨一麻,精液分成几股,都倾泻到小静了小静的嘴裏,可能最开始的几股喷射的比较猛吧,小静“唔~唔”的有些含不过来,直到我射完了,小静才抬起头,拔出阴茎,“啵”的一声,小静没有立刻咽下去,而是慢慢站起来,缓缓的张开嘴,向我展示她努力的成果。
      可惜黑暗的房间裏,我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小静张着嘴,小静缓缓闭上嘴,“咕咚”一声,我知道小静咽了。小静又凑到我的耳边,轻轻说道「真好喝,谢谢爸爸!」又爬到文洁耳边继续说道「也谢谢妈妈!」
      小静最后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就拿着小凳子回客卧了。一身舒爽的我也趴到床上,黑暗裏看向文洁,伸过头去亲了一下文洁还有些热的脸颊「老婆,我爱你,晚安!」
       文洁居然清晰的答道「嗯,老公,我也爱你,晚安!」
       听着清晰明了的回答,那文洁肯定早就回过神了,现在反过来一想也是,菊花裏小静抠的再爽,我插的再深得来的高潮也肯定不如G点高潮来的高,来的久啊。那岂不是我和小静的动作和对话文洁全都知道!
      我实在是有点累,还没来得及纠结和考虑今晚的事情就睡着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