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过就平静了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10年前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多年,总感觉男多女少,女的不管高矮胖瘦丑都很容易找到男朋友,差别只在满意度而已。介于僧多粥少,似乎女的很容易成为猎物,男的也大多批或不批羊皮直接上阵。

那时候我的工作很忙,我的同学,朋友们也不太找我举行耗时又耗体力的娱乐活动。我的住房是与很多在上海的外地人一样,租房子。而那个空间里,有我的一些历史,也有我熟悉的好朋友的很多故事。每每逢年过节我回家或者相对长期出差时,我熟悉的人就会找我要钥匙,借住。那个年代大家经济条件都有限,虽然房租便宜,但是有些研究生学生也是没法帮我付半月,甚至只有一个星期的房租的。但是,人都有性。

那个房子到最后我退租,里面到底住过多少人,我自己也不清楚。10多年过去了,有时候梦里我会梦到去那个房子的路,小区正门和侧门的样子。在梦里,每次都很压抑。那个地方是我也是很多人不愿在白天回顾的场景。

从本科毕业我就在那里住,而后大概的两年开始,我上网很多。也许是独处的太久了,需要在工作之外与人对话。qq是最容易跟陌生人建立起关联的东西。我的qq号码位数很短,总是容易招蜂惹蝶。说一个在qq当中认识的狼吧。

他当时年龄大概在35岁左右吧。特别瘦,个一般,不到180,那个很大,很长,前面不是像蘑菇,而是有些尖的。胖b瘦屌在他身上是印证了。

他是南京人,本科毕业就去了新加坡,学习后留在那工作,后来海龟。他是那时候不多见的海龟。

他有老婆,但没有孩子,老婆留在了新加坡,是他本科同学。他回国遇到各种冲击,比如不会过马路,烟屁股熄灭后装进裤子口袋带回家等等。开始他加我,我们就随便聊,聊了不少,他聊了他在新加坡和刚回国的各种经历和感触。那时候他刚回国几个月吧。也许是挺寂寞的。后来聊的很多了,开始聊一些个人的事情,比如他自己,他老婆和他借房子住的老婆的亲戚一家等等。我没什么可跟他聊的,主要就是听。

某一天他说起他的亲戚,说到了他的住处。我一看,离我真的太近了。我没说,还是听他说,偶尔回应一些他的内容。

大概聊了几个月后,有一天,他说想打车到我这边来请我吃夜宵或者喝点东西。我就说,你不需要打车,可以走路。我可以想像他应该是挺兴奋的。后来我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搭错了,给了他地址,他就拎着一捆啤酒到我家来了。到了楼下,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你下来接我。

我说,你一个男的,上两层楼至于吗?

他说,想跟我一起走一下楼梯,有回家的感觉。也许我也是孤独的,就下去了。他就来拉我的手。那之前我们没有过任何暧昧,没有打探过对方的长相。我没明显的不高兴,就是心理有点别扭,就去伸手够他拎的啤酒,上海力波,挺普通的。我就说,就这个啊?太没档次了。

他一听,竟然把啤酒放楼梯口上,搂住了我的腰,说,走,跟哥哥一起去买好酒去。我被他这样用力一握,有点不知所措,就跟他拉了手了。我住的地方虽然便宜,不在市区,但周围也挺热闹方便的,有24小时便利店。于是就又买了些听装的百威(也不是很有档次哈)。可能当时也不早了吧,不太有人走。回到楼梯口的时候,那捆立波还在那。他就拎起来,连带着装百威的塑料袋一起,临在一只手上。另外一只手,又搂住我的腰。我没反对,我们就紧挨着上楼,进了我家门。

他一见到我就显得挺high的,好像之前喝过似的,进门后更high。我拿了些零食出来,我们就开始喝酒。以前我的酒量还不错,7,8瓶啤酒不会有反应。他好像不怎么行,喝着喝着脸就红的发紫了。然后就开始走来走去。不知道是不是精虫上脑了。喝酒的时候还是他在那喋喋不休,我听的多。我的小客厅里后来似乎容不下他了,他开始往我卧室走,我不让,他就往厕所,厨房走。我也被他弄的有些慌乱了。也或者第一次见面,本来就有些别扭。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说了多少话。他说,带我看看你的卧室吧。我不是纯情少女,也知道他的心思。我说,你老婆在新加坡有人了你怎么办?

他开始有点犯酒疯的样子说我不正经。然后他凑进了问我,要不要试试。他说他会让我很舒服。我就问他是不是跟很多人干过?他说真没有,目前就他老婆。本科就被老婆拿下了,至今没尝过别的女人。

我就问,那你怎么能保证我会舒服。他说,看得出来呗。我冷笑,说,看来是你能保证自己舒服了。他贱贱的笑。笑完问我说,他的qq头像是不是看上去很色狼。我说不会。他的头像是个博士,老qq头像中那个戴博士帽的男id头像。他说有不止一个人加他,说可以提供性服务,但是一晚1000块。他摇头说这么贵(当时的上海,本科毕业生的平均月工资还没有1000块),他们知道我想要,还知道我有钱?

我看着他那有些发酒疯的样子开始有点反感了。说,你还真以为你有钱啊?没见过钱吧?他又贱贱的笑。我说,肯定是你家亲戚出卖的你。

他看着我,彷佛是我突然点醒了他一样,说,还真是有可能。于是又唠叨了一些他亲戚的事情。说完,就说,不行了,今晚回不去了,醉了。于是就径直的走进我的卧室去了。他站在那看,我的我是很小,两个桌子,一个放电视,一个靠窗放一个书桌,上面很多我要用的书和一个台式机。另外就只有个双人床了。

他一个人进去,我再进去,卧室似乎就满了。我正要拉他出去,他回身把我抱进怀里问,今晚就收下他吧。我使劲推他,他抱的更紧。于是我们就抱了一会。他热乎乎的吹气问,要不要试试?我没说话,可能喝了点酒,也晚了,也累了。他拉着我坐在床边,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外一只手拉住我的手,说,这几个月有我他觉得挺好的,不像刚回国那样,挺孤独的。

然后他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看他样子可能是醉了。于是我说,那你躺着吧,睡着前自己盖被子。他抬头看着我。我看着他,眼睛挺红的,就想站起来拿本书去客厅熬一晚。以前各种原因我常熬夜。

我正要站起来的时候他一把拉住我,我没站稳,又坐下,被他一扯,就要躺下了。他,嗖一下把我上衣掀起来了。我当时穿一个套头的短袖针织衫,有弹性。一下子bra就被他全看到了。

我有些急,伸手去拉衣服,他却一下子把头埋在我胸前。我能感觉到他发烫的脸贴在我胸前。我就推他肩膀。他头抬起来的时候,顺势把我的bra整个掀上去了。然后开始吮我的乳头。酒精和这一系列的快动作刺激下,我真有点舒服的感觉了。这并不是我第一次与近乎陌生的人发生性行为,心里有点破罐破摔的想法,干脆试试到底舒服不舒服。

我不再反抗,拍拍他肩膀说,我腿被你压着了。于是我们从坐床边改成躺床上。他忙着要来脱我上衣,我拉住说,你管自己吧。他一听,贱贱的笑着,拚命脱衣服。当我们都只剩下内裤,他从里面掏出jj的时候,我吃了一惊。真的挺大的,头上跟别人都不一样,尖的。我端详了一会,他举着说,想要了吧?我只笑不答。他把我放倒,扒下我的内裤说,别着急,哥哥来了。

他趴在我身上,我们上身贴在一起,下面我感觉到他在找。我伸手帮了他一下,他用力挺了一下,进去了,动作有些生疏。我说,你慢慢来啊,别着急。他笑着说,你以为我真的老了?那句话一说,我怀疑他并没有真的醉,是借酒发疯。开始抽查的过程,似乎是个相互认识的过程,他动作有节奏而缓慢。我其实也是比较湿的,他动了一阵后,说,你下面长的跟别人不一样。我说怎么不一样,他说还没看呢,就是不一样。我坐起来,我们对坐着,他抽插了一会,我们都注视着那个活塞往复的地方。似乎都挺享受的。

他前头的尖似乎很能刺激我的感觉。我也觉得自己的水越来越多。我们都努力配合对方,尽快往复动作,但坐着动作快不了。于是我放到他,坐在他身上。先是上下动了几下,他有些呻吟。男

人的呻吟总是让我特别神魂颠倒。他就那么轻轻的叫着,我动的越来越累,就对他说,让你尝点猛的吧。我坐在他跨上,前后的动屁股,屁股始终贴在他身上,感觉mm和jj的摩擦特别大,特别充分。他的叫声开始提高音量,开始咬嘴唇,伸手上来抓我的咪咪。我也很舒服。

才没多一会,他说,别动。我以为他要射了,赶紧抬屁股,让他jj出来。他拉住我的胯说,没那么快,就想享受一下。他看看我,扯开我扎住的头发,吸我的乳头,然后说,还有更淫荡的吗?我被他挑逗的很舒服,下面也一直没停的被插的舒服。我似乎大脑没动,嘴上说,去阳台吧。他一惊,以为我开玩笑。于是我拉着他下床,打开阳台门,我们两个赤条条,汗噜噜的人就站在月光下,初秋的风里了。风还有点凉,我的阳台没有像其他人家那样封上玻璃,而是敞开的,阳台的围栏能挡住肚脐以下的下半身。我手扶着阳台围栏,倔起屁股。

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傻傻的站着。我说,你吃不消了?然后转身往回走。他一把拉住我,把我摁在前面。我重新扶住阳台围栏,刚崛起屁股,已经被他插进去了。

他似乎癫狂起来,像个狗一样趴在我的背上,双手从后面过来握住我的双乳。我的乳房不是很大,他的手也不小,两个乳房都全在他手掌里了。

他动作很快的抽插着,呻吟声逐渐的提升。我也配合的前后动作,啪啪的撞击声很响,咕咕的也有些水声。后来我也开始呻吟,我们两个动作越来越快,呻吟也越来越迷离。过程享受又刺激,楼下虽然有路灯,还是很暗,看得清的地方都没人,看不清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眼睛。这样不知道多久,我们的汗开始变成了润滑剂一样,他有些在我身上趴不住了,站直了,手也不再渴望我的双乳了,而是抓着我的胯。我听到他的呻吟声开始向后,似乎人在往后仰。

过了一阵,我觉得体力快耗完了,下面又酥又麻,很想尿尿,不由得下面用力缩了几下。他突然加快了频率,才几下,就突然拔出来突突的射在我腰上了。

我转身看到他射的样子很满足。应该说是他涉猎了我,而我却有种征服了他的感觉。我们面对着看着对方,他上来抱着我,长叹了一口气。冷静了之后被风一吹还真冷。他搂着我的腰进屋,我关好阳台门,放好窗帘。他不客气的躺回床上,然后示意我也躺过去。我用桌上的餐巾纸擦了擦身上的精液,就枕着他的胳膊躺过去了。

他一个胳膊搂着我,另外一个胳膊伸手上来轻轻握了握我的一只乳房,然后从我的脖子,肩膀,侧身,腰,一路轻轻的抚摸。我看着他的脸,比我大10岁的陌生男人,我此时躺在他怀里。而刚刚我们竟在光天下做了那事。

他似乎也想到了阳台上的经历,问我以前有没有过。我说没有。他说,你跟别人不一样,下面长的不一样,腰也很诱人。我170的个头,那时候腰应该是1尺9吧。也许女人的身体,男人更了解一些。

后来我们都累的很快睡着了。睡着的时候他一只手在我的乳房上。晚上中间我醒过两次,很快又睡回去。他一直搂着我睡着。第二天早上醒来我们是需要各自去上班的,我一贯醒的早。他也跟着起来了。刚起床的时候他要我坐在床上,双手搭在他肩膀上,他从我的腰一路从侧面摸到肩膀,然后再滑到前面,往下,摸到我的乳房,停了一会。我几乎有点要被他挑逗起来了,他叹了口气说,真想再来一次。说罢,轻轻吻了我的唇。

我看着他,心想应该不会有下一次了。

之后真的没在发生过。他给我打过一些电话聊天,我们也一起吃过两次饭,但是都没有发生。有一次他送我到门口,我没主动说进去,他也没提。后两次再见走在路上他都会搂着我的腰,临别会抱一下我,然后吻一下。后来网上还聊过一些时间。有一次他正给我打电话聊天的时候,他突然说,我老婆来电话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他已经挂了电话了。后来再也没电话联系过,qq上见了,他不主动说话,我也不说话。时间长了,就真的再不联系了。

文章评价:(4票,平均:4.25分)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