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招妓,改变了我的生活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GG扑克现在注册送888美金,还可以参加「GG扑克WSOP线上超级巡回赛」一亿美刀保底奖池和18场争夺金戒指主赛!

  2006年我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在h市电视台某栏目做编导,经过半年多的学习与工作,九月份我被分配到了出差的任务,去d市m县对某商企的逄老板进行四天专访。虽然离的不太远,但我依然很兴奋,毕竟这是第一次单独完成任务。

  临出发前,老妈除了叮嘱我要照顾好自己之外还给了我一个带电话的地址,希望我有时间的话顺便看看住在那的三姨。对于三姨,我的印象十分模糊,自从她嫁人之后,将近二十几年没见了,只是逢年过节跟老妈打个电话。

  怀着无比的兴奋来到了m县。逄老板的秘书,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接的我,不断跟我介绍当地的文化,他们企业的文化,还有他们老板怎么创业的等等等等。我也非常认真的听,不光听,还不断地拿个小本记(现在想想,当时真他妈二,直接要材料不就得了)。

  二十多分钟的车程,到了他们的企业,一栋二十多层的楼只属于他们自己。这在h市我见得多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这老逄在这m县里确实是挺牛逼的一人物。见面和老逄寒暄客套,然后直接去了饭店(出外采访少不得吃吃喝喝)。

  老逄为了表示对我的尊重,特意叫了好几个人来陪,算我总共七个人——老逄;他副总,一四十多岁中年男人;办公室主任,一四十多岁中年女人,具体姓什么不知道;后来才知道,他这副总和办公室主任是夫妻。再就两个二十多岁的丫头,一个会计,一个出纳;再就是接待我那秘书。

  刚开始喝酒我还有点拘谨,混熟了,就开始跟这帮奸商胡侃乱侃,说什么不知道,只知道老逄让这几个人不停地灌我酒。尤其是那俩年轻的妞,一人坐我一边,不断给我倒酒。我操,再这么喝下去,我今天非得交待到这不可。于是我就装醉,趴桌子上不起来,还踢碎好几个啤酒瓶子(我电视台同事教我的,遇到一帮人拼你酒,直接装醉)。

  老逄一看我醉得不行了,就叫他那秘书和其中一个小妞送我去宾馆。到了房间他俩把我往床上一扔,秘书就对那小妞交待:「老板让你今晚陪他。」

  我一听,操,这算哪门子事啊,这鸡巴传回台里,我还混不混了?我装醉说了一句:「走,都走。」虽然我没看,但我也能感觉到,那妞肯定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心里还得说「老娘还不愿意让你碰呢」。

  等他们走了之后,我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睡着睡着感觉很渴,挣扎着起来找水喝,这一起来不要紧,之后我这一夜就再也没睡。

  灌了一瓶矿泉水,感觉头有点疼,刚躺下来,就听到了隔壁异样的声音,啪啪声,女人的叫床声,男人的喘息声。起初我还以为是送我那俩人,听着听着不像,好像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带着酒劲,我这鸡巴一下就硬了,这大半夜的可咋整,人生地不熟的。出去找小姐回不来可怎么办?

  听着叫床正在这胡思乱想呢,屋里的座机响了起来。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顺手接了起来,不过我却没说话。

  「先生你好,这么晚打扰你了,我是酒店的前台,请问需不需要什么?」

  我想都没想顺口而出:「来壶茶水。」

  「需不需要人陪?」

  听着隔壁的浪叫,我对于前台的问话犹豫了半天,还没等我开口——

  「要清纯的,成熟的,骨感的,丰满的……」对方一连串的介绍彻底摧毁了我的心理防线。

  「来个成熟点会伺候人的。」

  放下电话,我吁了一口气,起身去了趟厕所,然后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这次异地的偷腥。

  不到二十分钟,响起了轻微的叩门声。起身开门,门外是一个大约四十左右的中年妇人,齐肩发,上身粉色的短袖t恤,下身一条白色的七分裤,脚上一双白色拖鞋。左手拎个小包,右手端着一壶茶水。看了我一眼之后直接走进屋。

  「先生您要的茶水。」

  我以为这只是一个送茶水的服务员,还跟她客套了一下:「好的,你放那儿吧。谢谢啊。」

  谁知她转身竟然把门给关上了,还进行了反锁。然后回头对我说:「先生,您要是对我不满意,我让前台再给你换一个。」

  「满意满意,就你了。」如饥似渴的我,哪还有时间再等起来没完。

  屋里只有一盏床头灯开着,借着微暗且柔和的光线,我仔细地大量着她,没有浓妆,虽然不是十分漂亮,但有种说不出的亲和力。

  「怎么收费?」

  「三百,到早上六点半,只要你行,几次都行,带口活。」

  「成交!」小地方就是这点好,价格不贵,服务全。

  她脱掉自己的t恤衫和七分裤,穿着红色的乳罩和内裤就坐到了我的床边,帮我脱着衣服。隔壁的浪叫伴奏已经把我刺激到极限了,我一把把她抱了过来,对着嘴就亲了上去。刚开始她还有点闪躲,我一手按住她的头一手隔着她的乳罩使劲地揉搓着。舌头撬开她的牙缝,在她嘴里不停地舔舐着。

  慢慢地她也有了反应,不仅舌头和我主动交缠,一只手也抓住了我的老二,另一只手反解自己的胸罩。这样亲了大概不到两分钟吧她一下把我推倒了,然后腿一分,骑在了我的身上,亲我的额头,耳朵,向下舔着我的小奶头,不时地还用牙齿轻咬。熟妇就是不一样,小姑娘就是不行。

  我正爽得兴头上时,她起身打开了包包,拿出了一袋湿巾,把我裤衩脱下之后,用湿巾把我阴茎擦得很仔细,包皮翻开,连龟头缝里都擦到了。我看着她一连串的动作,手里依旧握着她的大咪咪,玩着她的乳头,这么大岁数了,咪咪还是那么挺翘,乳头暗红且硬,看来她也兴奋了。

  她低下头,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了一下,然后舌头就从阴茎的一侧舔到另一侧,接着用嘴把我的龟头吸了进去。就在我感觉受不了的时候,她突然一松口,直接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上下地套弄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躺着享受这种温润的感觉。

  给我口交了能有几分钟的时间吧,她往上一拱,裤衩都没脱,往边上一分,直接就把我阴茎套进了她的阴道,前后地挺动着(当时真没找过几次,竟然他妈的忘了戴套)。

  我两只手扶着她那略有赘肉的腰,配合着她。甚至把身子往前一倾,含住她得乳头舔弄着。这个姿势做爱,不管她是熟妇还是少女,只能感觉她得阴道特别的紧,前后夹得你很舒爽。

  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吧,我一直没有想射的意思,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屁股,示意她躺下。分开她的双腿,压在了她的身上,狠狠插了几下,然而她的反应却让我很惊讶,明明很舒服,却只是闷哼,根本不像别的妓女那样故意呻吟浪叫,刺激得你快点射。于是我恶作剧般,一下比一下插得狠。

  也许是咱鸡巴不够长,也许是人家阴道比较深,反正我不管怎么努力,都插不到最里面,这让我有一点点的失落,但随着快感的来临,失落随之被淹没。这时候的她两手紧紧抱住我的脖子,两腿缠着我的腰,抿着嘴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射到里面吧,我带环了。」

  精关一松,积攒两个礼拜的精华就全给了她。我无力地趴在她的身上,享受着高潮后的余感。而我身下的这位熟女却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出来,显然,她也得到了高潮的释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