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舰娘H计划】(04)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新婚之夜(上)【作者:dragonye】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dragonye
字数:8502

        舰4——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新婚之夜(上)

          北方联合战线——北冰洋前线港区

  满天的繁星,纯白的世界,冰雪的港口,尽管所处于战争前线,但是距离上
一次看见塞壬的舰队也有些时日了,在此地镇守的「军官」与「士兵」们自然也
是无法避免地产生了些许懈怠情绪。

  话虽如此,但将此等重要的仪式放在危险的前线,还是稍微显得有些不合时
宜……只不过,人类的情感本来就是无法控制的,灼热的本能自然也是无法被压
抑的。再说了,在战场上挥洒青春,对于军人来说有什么不对吗?

  看看此刻张灯结彩的北方联合司令部也该略知一二了,这群纯白的战场精灵
可是少有的将自己蓝白的住所点缀上了喜庆的红色,用来庆祝她们最为敬重的前
辈之一,苏维埃贝拉罗斯的契约仪式。

  可以说女方这边为她们的大前辈做足了面子。

  至于男方这边,自然也没有失了礼节。

  这不?那位来自东亚的黑发提督,此刻正诚诚恳恳地,用自己的辛勤劳动,
回报着北联的亲睐,当然——也一并回报着苏维埃贝拉罗斯的灼热爱意。

  「哈啊……哈啊……」

  瞧瞧他卖力的动作,潮红的面庞,被汗水打湿的头发,还有那汗流浃背的宽
阔身躯,无一不是在向新婚的妻子献上自己的纯真诚意。

  至于他身下的苏维埃贝拉罗斯,此刻虽然不像自己新婚的丈夫一样狼狈,但
也难掩自己潮红的面色,那硕大的丰满更是随着身上之人的动作一晃一晃,顶端
两颗粉嫩的蓓蕾也不自觉地站立了起来,像是两株玉女峰上的圣莲,天蓝色的柔
顺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她性感的肩膀以及洁白的床单上,构成了一副极美的画卷。

  毕竟是北方联合的舰娘,在这人生中最为重要的典礼上怎么能滴酒不沾呢?
虽说是中午喝的,但是那量可是她生平喝的最多的一次,量大到足够灌醉一头成
年的北极熊。

  当然,虽说状态不佳,但这也并不是她此刻甘愿被人类压在身下的理由,如
若她真的有意想要逆转局势,弱小的人类自然是无法反抗强大的舰娘。

  但是,那毕竟是要与自己相伴一生的人,在这人生最重要的时刻让他出一出
风头,感觉也不坏。

  …………只不过,愈渐高涨的欲望似乎在一点一点的蚕食着她的理智和「谦
让」。

  更别提她那位狼狈的丈夫了,可怜的提督本就在中午被热情的北联舰娘们灌
了不少伏特加,昏迷了一下午,起来之后仍旧还是一副半醉半醒的样子。虽然仿
佛还留有男人的本能,在见到脱去了洁白婚纱,换上了「毫无防备的服装」——
也就是那件私密居家黑色内衣的苏维埃贝拉罗斯后,被酒精麻醉了的大脑自然是
没有经受住诱惑,摇摇晃晃地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但是显然那醉鬼在这种事情上也没剩下多少分寸了,初将她扑倒在床,就毫
无礼貌地掰开了苏维埃贝拉罗斯白洁光滑的丰满大腿,握住了她包裹着吊带黑丝
的小腿,用不知是被酒精还是被血液充满了的红得发紫的肉棒,对准她那苦苦忍
耐了一下午,早已经洪水泛滥了的小穴,毫不怜惜地插入了进去,一上来就是全
力地、发泄似地冲刺。

  拥有北方战斗民族血统,驰骋于战场上的她自然不会像普通的黄花大闺女一
样在这个时候痛的流泪,苏维埃贝拉罗斯甚至都没有皱一皱她天蓝色的眉毛,而
是继续用温柔的眼神鼓励着自己的丈夫兼提督。

  但是对自己丈夫抱有很高期望的她很快就开始感觉到不爽了。

  「没……没力气了……」醉鬼嘟囔着,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意义不明的话,
动作也慢了下来。

  「……」苏维埃贝拉罗斯那即使在面对破瓜之痛时都没有皱一皱的天蓝色眉
毛,此刻也不禁拧在了一起。

  提督似乎也意识到了身下之人的不满情绪,不顾自己身体的快感,停下了动
作,放开了新婚妻子的吊带黑丝,脊背挺直,带着几分紧张和不安,用迷迷糊糊
的醉眼,看向了苏维埃贝拉罗斯那同样天蓝色的瞳孔。

  「啊……啊……,这就不行了吗?搞得好像我在欺负人了一样不是吗?」体
贴丈夫的妻子这种时候自然不应该发怒,苏维埃贝拉罗斯暗暗压下了自己内心的
不爽,改换成了一副平时战斗时的高傲口气,顺带闭上了一只蓝宝石般的美丽眼
睛,让此刻的她流露出了三分俏皮。

  提督似乎是被她的这种反应稍稍安抚了一些,原本挺直的脊背又放松了下来,
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脸色潮红,「贝拉……让我稍微歇一会儿,今晚我
肯定能让你感受到快乐的……一定能让你高潮……」

  「额……」这下轮到苏维埃贝拉罗斯脸色潮红了,她没想到这个平时严肃稳
重的男人此刻竟会说出这种不知廉耻又大胆的话。

  (是酒精的壮胆作用吗?还是说他的本性就是如此,平时的严肃稳重只是他
来到陌生的北联后产生的拘谨所致?)

  看着眼前新婚的妻子没有回应,这位提督便像每个醉鬼一样,顺应了自己脑
内无厘头的想法——也可称之为头脑一热。

  「啊……」苏维埃贝拉罗斯发出一声娇吟,她感觉深陷自己身体里的那条坏
东西此刻又复活了起来,用决绝的气势开始了它的最后冲刺。当下心里好气又好
笑,知道是自己那位自尊心极强的提督感觉失了面子,便不顾一切地准备重振男
人的雄风。但以他现在这个状态而言,即使不因为脱力倒在她的肚皮上,也只会
在五分钟之内,被苏维埃贝拉罗斯那温柔可人但是又凶险万分的小穴无情地榨出。

  「若要在苏维埃同盟级中选出最出众的,那必然是我,也只能是我。」——
自己的小穴可是苏维埃联盟级战列舰中首屈一指的名器,这一点她心里还是相当
有自信的。

  「喂,可不是让你在这时候兴奋起来啊……」不痛不痒地抱怨了自己的丈夫
一句后,苏维埃贝拉罗斯也知道该轮到自己出力了,便开始了她的反攻。

  两条白藕般的手臂,纤细却又饱含力量,勾住了提督的脖子,将他仍处于醉
酒中的茫然面庞拉到了苏维埃贝拉罗斯的面前。

  她又一次地审视着自己丈夫的面庞,尽管已经将他的模样印在了自己的灵魂
深处,但是果然,无论怎么样都看不够呢。

  苏维埃贝拉罗斯张开了她那粉嫩的红唇,对准提督那茫然的、散发着酒气的
嘴唇吻了上去。

  「咕啾……咕啾……」半醉酒鬼那拙劣的技术当然抵挡不了天赋异禀的北联
舰娘,不到十秒的功夫,那酒糟舌头便已经被苏维埃贝拉罗斯那灵巧的小香舌打
的节节败退,像是战利品一样地被虏获进了她的口中,承受着她粉嫩的口腔和灵
巧的舌头的双重压榨。

  那灵动的天蓝色瞳孔在他的眼前闪耀,像是在资本主义港区里流传的小道消
息中提到的,那个由北联秘密研发的心灵控制器一般,蛊惑着他的心神,将她的
欲望传导到了自己的脑海里。

  与此同时,苏维埃贝拉罗斯那诱人的吊带黑丝双腿也缠住了提督的腰腹,像
是挑逗似得,上上下下轻微摩擦着,发出「沙沙——沙沙——」的声音,黑丝的
柔和触感,与丰满而又充满弹性的大腿肉混合在一起,撩拨着提督的心弦。

  就在这令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姿势中,苏维埃贝拉罗斯将自己的新婚丈夫牢牢
地锁在怀里,像是害怕他从自己身边逃走似得,感觉好像要把他揉碎进自己的身
体里,而紧接着,她又是一个漫长的湿吻,贪婪地攫取着提督嘴中的涎液和肺中
的空气。

  (快要……窒息了……)尽管眼前发黑,快要晕厥,但是沉醉于此的提督并
没有任何想要阻止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想法,倒不如说,他甚至十分受用。该说令
人感到意外吗?这个平时严肃认真,性格稳重的男人,内心深处却是个无可救药
的M.那濒临死亡的窒息体验甚至让他体验到了生平从未经历过的绝顶快感,令他
的全身剧烈颤抖了起来,甚至那深陷于苏维埃贝拉罗斯柔软肉穴中的肉棒,也忽
然回光返照似的胀大了几分,并且开始突突颤动,仿佛是想要在身体临死之前,
将积攒的生命之种全部传递给眼前的美丽女性。

  当然,尽管战场上的苏维埃贝拉罗斯坚毅果决、横行无阻、甚至在塞壬面前
显得有些残忍无情,但是还没有冷血到新婚之夜谋害自己亲夫的程度。

  在提督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苏维埃贝拉罗斯总算是松开了她那足以绞杀一
头北极熊的肉体束缚。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总算能自由呼吸空气的提督无力地
瘫倒在了床上,那根快要到达极限的肉棒也终究没有爆发,只是跟随着那无力仰
倒的身体,携着满腔的子种,悻悻而又不甘地退出了舰娘的体内。劫后余生的兴
奋取代了窒息的性快感,让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怎么样?指挥官同志,苏维埃同盟级最杰出的舰娘的肉体侍奉怎么样呢?
来发表一下感想吧。」

  苏维埃贝拉罗斯似乎并没有让自己的新婚丈夫好好休息的打算,用纤细的手
指在下体意犹未尽地拨弄了一阵,稍微回味了一下刚刚肉棒在自己身体内的奇妙
快感。随后,就像一头欲求不满的蓝毛母熊一般,爬到了提督的身上,两团硕大
的丰满撞击着他敏感的腰腹,在他的脖子上暧昧地吮吸着,在他的耳边吹拂起欲
望的微风。

  「啊~ 啊~ 」脑袋里嗡嗡作响的指挥官同志足足花了十几秒的时间才整理好
自己的思绪,面对新婚妻子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他却仿佛是失去了正常的逻辑,
做出了令某个平凡的普通上班族所深恶痛绝的行为——用问题来回答问题。

  「……贝拉……好棒……呼额……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男人初一开口,
浓浓的白学味道便充盈了整个婚房。

  「预料……之外的问题呢,指挥官同志……不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苏维
埃罗西亚姐姐教我的哦,虽然没过几天后,我便打败了她这个老师就是了。」苏
维埃贝拉罗斯露出了她一贯的骄傲笑容,同时伸出了她洁白但有力的手指,悄无
声息地揪住了丈夫胸口的一颗小疙瘩,轻轻地拉扯着,似乎是在抱怨他刚刚的答
非所问。

  「啊,这……」提督还没来得及反抗自己妻子对他胸口的调戏,脑海里就不
自觉的想象起了她所描述的画面:两个肤白貌美的美人,于寂静的深夜,在洁白
的床单上婉转腾挪的画面,还有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那动人心弦的潺潺流
水声,都很自觉地回响在了自己的耳廓里,浮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尽管有些难以启齿,但他此刻也像某位平凡的普通上班族一样,身体起了些
许令人尴尬的反应……

  苏维埃贝拉罗斯的唇角露出了些许不怀好意的笑容,那是她在战场上狩猎与
设伏时经常会不自觉流露出的表情。身为舰娘的强大感知力让她对丈夫的身体了
若指掌,点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的神经,更别说这个不善于伪装的男人,刚刚
甚至还在自己的眼前耸动了一下喉咙。

  当然,身处于提督视野死角的苏维埃贝拉罗斯并没有将自己脸上的情绪传达
给自己的丈夫,而且,她也不打算这样做,这当然不是为了维护自己丈夫那可怜
的自尊心,而是她有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打算。

  就像她自己在战场上经常说的——「比起一口气击溃对手,把对手一步步引
入圈套要有意思多了,不是吗?」

  这一瞬间,她的气质也产生了些许变化,不再像是一只犬科的白熊,而是变
成了某种精于算计和捕猎的大型猫科动物。

  而且,她下一秒的动作也充满了猫戏老鼠的玩弄。

  「指挥官同志,你似乎很喜欢我这身『消磨时间的方式』的睡衣呢……」苏
维埃贝拉罗斯撩了撩自己肩上的蓝色长发,稍微往床头的方向挪动了一下躯体,
直起了上身。

  「啊?」提督恍惚之间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呢喃。

  并没有给丈夫回答的时间,她又自顾自地说道:「每次出击回来,在屋子里
撞见我的时候,你都会忍不住地用眼角的余光偷瞄,想要看我的脚呢,哪怕我把
胸口都露出一半,都无法吸引你的注意,把内衣的裙摆刻意缩短,都无法占据你
色狼般的目光……指挥官同志你就那么喜欢黑丝吗?」

  「啊?……啊啊……这……」像是被箭矢钉在了树桩上的兔子一样,提督身
体一震,随后开始支支吾吾地不断尝试变换着嘴唇的形状,却连一个完整的词语
都说不出来。

  他快装不下去了,他就是个无可救药的抖M 足控。

  不过他还是打算继续挣扎一下,不愿意自己的私密XP系统公之于众。

  「不是的……贝拉……,你听我解释……」

  但是沉浸于玩弄猎物的苏维埃贝拉罗斯似乎并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她微微
一笑,轻轻抬起了自己覆盖着黑丝的一只丰腴大腿,对他使出了正中要害的手段。

  「诶诶……」来自下体的瘙痒和快感打断了提督的狡辩思维,心中已略微有
了些许预感的他,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强忍着虚弱无力的感觉,撑起了
自己的脑袋,往自己的下身看去,然后他便感觉自己的神经在这一刻沸腾了。

  那是他梦寐以求的场景,苏维埃贝拉罗斯那让自己朝思暮想的黑色丝袜正纠
缠着自己的肉棒,灵巧的由黑丝包裹着的玉足正如同玩弄耗子的黑猫一般,在自
己的肉棒上婉转腾挪,像是挑逗,却又带着几分噬虐的踩踏。

  滑腻的黑丝所带来的触感无与伦比,更别说苏维埃贝拉罗斯还不时地活动着
自己灵活的脚趾,或是尝试整个将其抓握,或是尝试揪起自己的包皮。方才大战
所产生的湿润的黏液也渗入进了黑丝里,让那撩人心神的触感更加的强烈,淫靡
的液滴反射着着床头灯柔和的灯光,深深地刺激了提督的视网膜。

  还有那令他欲罢不能的舰娘足部的汗液味——舰娘的体质自然是异于常人,
不会滋生什么病菌,当然也不会散出人类特有的反感气味。苏维埃贝拉罗斯的美
足散发出的是她独特的味道,就像携带着她灵魂的印记一样,令提督这个足控欢
喜异常。更要命的是,那独特的味道,还与两人的体液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
独特的刺激他感官的神秘配方,让他的灵魂在这一刻仿佛都要升华了。

  他欢喜地全身颤抖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像是在压抑,又像是在
狂喜。

  「啊拉……你看你看!他比你这花言巧语的男人诚实多了。」

  苏维埃贝拉罗斯在调笑自己丈夫的同时,也没有停下脚上的动作。甚至,她
还有空用双手轻松地提起了提督的上身,自己躺在下面,将自己的丈夫搬到身上,
躺倒在自己怀中。两颗硕大的浑圆一左一右夹着提督那早已被搅成一团浆糊的脑
袋,另一只大腿从他的腰下经过,像钳子一样夹住他的腰。而后,这另一只美足
也加入了那令人脸红心跳的战斗。

  「哦哦哦……」提督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词语,嘴里只剩下含糊不清的呻
吟和感叹。眼见那自己心驰神往的黑丝双足在自己的命根上疯狂挑逗、肆意践踏,
尽情抚摸着、按压着——肉棒、马眼、包皮、茎根部,甚至是两颗玉袋,都被那
两只魅惑的黑暗精灵玩弄于股掌之间,他的灵魂早已在这一刻灰飞烟灭,剩下的
只是从内心深处燃起的,一瞬间烧遍了他全身的欲望。

  他的两手不禁在这无上的喜悦中乱抓着,压抑的本能令他的动作充满了发泄
的意味,在那白洁干净的床单上留下了些许令人不安的抓痕。

  「这样可不行哦,兴奋也要有个限度啊……指挥官同志……」这自然是引起
了苏维埃贝拉罗斯的不满,这价值不菲的床单可是她费了好大劲弄来的,北方联
合少得可怜的轻工业生产线令这种名贵的纺织品在这里有价无市,可比不上那些
奢靡堕落的资本主义港区。

  白皙纤细但却有力的手指紧紧扣住了提督那不安分的大手,十指相扣,一左
一右,将提督的两只手压在了腰侧,令他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同时,像是附带的惩罚一般,那两只黑丝美足也加重了几分力道,甚至不时
地在那可怜的小肉棒和玉袋上重重按压着、踩踏着,像是要把那柔软的器官踩碎,
让那里面龌龊的欲望流出似得。考虑到提督此时失去了发泄手段的尴尬处境,这
一套组合拳的效果拔群,直接给他带来了之前数倍以上的快感。

  提督已经好似被扔到岸上的鱼一样两眼翻白了。

  「吼吼……现在再来狡辩几句啊?我亲爱的指挥官同志?」可苏维埃贝拉罗
斯却像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嗜好了一般,还是不依不挠,仍旧在发挥着她那恶趣
味一般的施虐本性。

  「要像往常一样打个赌吗?哈哈……能撑过五分钟的话,之后的一个月我就
任你摆布哦……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只怕连标准战斗的120 秒都撑不过去吧?
这可不可以算是我的S 胜利呢?」

  「就这样决定了,五分钟以上是你的胜利,二到五分钟之间算是平手,要是
时间低于两分钟,那可就是我的完胜了,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要
求了。」苏维埃贝拉罗斯的话语,与其说那是赌局,倒不如更像是命令。

  「撑住啊,亲爱的指挥官同志,要是我S 胜利的话,你可就不能反悔了哦?」

  苏维埃贝拉罗斯那接连不断的嘲讽,和自作主张的要求,让提督的神经终于
崩断了。

  「呃——要出来了,贝拉,我要出来了——」

  「什?么?要?出?来?了?啊……?指?挥?官……?你不说的清楚一点
我怎么知道呢?」苏维埃贝拉罗斯此刻好似变成了一个性格恶劣的坏女人,丝毫
不给自己的新婚丈夫兼提督留一点点的面子。

  (好奇怪啊,贝拉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一种莫名的违和感此时出现在
了提督的脑海里,但是他的清醒思考也就只维持了这一瞬,随后那从体内奔涌上
来的洪流就又迅速淹没了他。

  「唔……呃啊……」

  随着一声饱含着压抑与畅快的嘶吼,那浑浊的白浆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涌了上
来,咆哮着奔向了那两只美丽的黑丝玉足。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而那两只魅惑的黑暗精灵,也早已拥抱在了一起,弓起足心,将提督的肉棒
夹在中间,十根灵活的脚趾隔着黑丝轻踩着敏感的龟头,像是做好了迎接礼物的
准备。

  温热腥臭的精液就这样喷洒在了苏维埃贝拉罗斯的双腿与黑丝上,如同一场
倾盆的白色暴雨,将黑色的丝织物尽数打湿,无数散发着热气的白色水滩胡乱的
点缀在了她的小腿上。

  当然,受到最多宠爱的还是那对诱惑的玉足,小巧玲珑的脚掌已经被精液彻
底染成了白色,仿佛是那些喷射的白浊欲望有着自己的喜好一般。四条……不对,
八条脚趾缝里也满是滑腻粘稠的液体,腥臭的雄性气味混合着苏维埃贝拉罗斯足
部的汗气味,充盈了整个房间。

  「指挥官同志,真是不得了呢!」苏维埃贝拉罗斯惊讶地看着自己满腿的白
浊,罕见地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只用了一分三十九秒就射了呢!比12-4的
最快纪录还要快个十来秒呢!」

  「该说是让人佩服还是让人觉得可悲呢?」苏维埃贝拉罗斯压低了头,用下
巴轻轻敲打着丈夫的脑袋,挑衅一般地用言语调戏着。而刚刚高潮喷射的提督此
刻也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挣扎,只像是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了新婚妻子的怀里,任
由她空闲出来的两只手调戏着自己胸前的小豆豆。

  苏维埃贝拉罗斯甚至还有工夫欣赏自己的丈夫在她双腿上画上的白色地图,
不过,或许是因为双腿布满湿腻粘液的感觉可能并不能让人感到舒适,又或者是
提督体液的味道刺激了这位高傲舰娘的感官。最终,苏维埃贝拉罗斯扬起了她洁
白的玉指,在空中那么轻轻一点。

  一圈有如冰环一样的凝结雪花在空气中扩散开来,浸染了所有白浊液体覆盖
的地方。

  数秒之后,那些床单上的、黑丝上的、玉足上的,一滩一滩原本滑腻而粘稠
的液体,就被冻成了一片一片的冰珠,顺着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手指,漂浮在了空
中,最后在她的掌心,又融化、汇聚成了一枚鸡蛋大小的白色球体。

  毕竟是在战场上能控制海水凝结成冰柱砸向敌人的可怕生物(在?看看苏维
埃贝拉罗斯的专属弹幕演示),这种程度的液体控制还是得心应手的。

  「啊……唔……」如同痛饮伏特加一般,随着苏维埃贝拉罗斯的豪爽一吞,
那团白色的、生命的凝合物就这样进了舰娘的消化器官里,毫无疑问地,那万千
的子种都将注定无法完成自己的使命,最终的结局只能是不甘地,或是直接被当
做燃料、或是被同化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苏维埃贝拉罗斯那两只性感的小脚也很负责任地,没有对那跟被
她们玩弄射了的肉棒置之不理。相反,这两只热心肠的黑暗精灵还在给予那瘫软
之物无微不至的按摩。

  一只黑丝玉足的脚趾弯曲,夹住细腻的包皮,轻轻地像是剥香蕉一样剥开。
另一只玉足则是调整好了角度,用自己最为灵活有力的大拇脚趾,在冠状沟之中
来来回回地剐蹭,柔软的指节配合上柔滑的黑丝,将那条沟壑中的敏感神经再一
次地点燃。

  至于那两颗玉袋也没有受到冷落,两只美丽玉足的足底分别在那上面找到了
「落脚点」,在那上面不住蹂躏、践踏着,舒缓着那因为超负荷加工而高温过载
的精液工坊。

  没有任何悬念地,那根坏东西又一次地来了兴致,昂起了高傲的头颅。

  「哈哈,指挥官同志真是的,这幅已经彻底被调教成功的样子……要是之后
再也不能对着女性的其他部位发情的话,那可真是我作为一个妻子的失职了呢,
不是吗?」

  「所以啊,指挥官同志,现在来跟我一起接受特训吧!」苏维埃贝拉罗斯眯
起了自己的一只眼睛,露出了她那标志性的高傲表情,用命令的口吻对自己的新
婚丈夫说道。

  「不了……不了……贝拉……我想……想先休息一会儿……今天太累了……」
但是筋疲力尽的男人显然此刻没有再交公粮的打算了。

  「你好像刻意忘记什么东西了呢?亲爱的指挥官同志……」苏维埃贝拉罗斯
轻巧地将自己怀中的男人放到一边,一个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两颗硕大的球状
物砸在了提督的胸口,让他胸中好一阵苦闷。而他那不老实的小兄弟,也深陷在
了舰娘的丰满臀缝中。

  「我现在可不是在请求哦……而是命令呢……愿赌服输可是男人有气概的表
现哦。」

  「……还是说,」苏维埃贝拉罗斯伸长了脖子,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提督那苍
白的脸色,「还是说……指挥官同志你,更?喜?欢?我?用?强?的?呢?」

  「咕——」提督的喉咙不禁浮动了一下,他慌乱地还想要再掩饰什么,但是
自己不听话的小兄弟却早已将自己的内心出卖给了眼前的这个白色恶魔。

  「哈哈哈……」感受到自己臀间的物什又坚硬、灼热了几分,苏维埃贝拉罗
斯发出了一阵悦耳的笑声,继续用言语斥责道,「真没想到,指挥官同志你是个
十足的变态呢……这在重樱那边叫什么来着?抖M ?嘛……算了,既然你喜欢的
话,我也没有理由不满足你的愿望……」

  「叮铃~ 叮铃~ 」几只明晃晃的手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苏维埃贝拉罗斯的手
上,一同出现的还有这位高傲舰娘脸上的,略带些噬虐的笑容。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