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航线·相逢何幸】(01)与光辉的交汇【作者:逍遥小梦】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逍遥小梦
字数:13548

  这是一个与大多数世界有着微妙不同的世界。

  来历未知的塞壬占据了广阔的大海,人类的巨大战舰在她们面前是如此的笨
拙。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明明和人类差不多大小的体型,却有这与战舰相提并
论的防御里,纵然火力不落下风,但两者相比就好像笨拙的水牛与灵活的群狼一
样。

  更何况,人类的战舰是需要水手的,能够让一艘战舰运作的优秀的水手往往
需要几年乃至数十年的培养,而失去往往只需要一瞬。

  人类终究还是撑不住了,虽然以现代工业的力量只要有技术战舰可以以月计
数的出产,但没有优秀的水手在塞壬面前也只是巨大的靶子而已。

  就在人类快要彻底放弃海洋的时刻,大海的精灵出现改变了一切。

  名为舰娘的女性,来自各个时代各个国家得战舰的英魂所化身的精灵们改变
了人类倾颓的局势。

  「……」

  罗夏轻轻合上书本。这便是这个世界的历史,名为舰娘的精灵驰骋与大海上
与塞壬作战的故事。

  「指挥官?」

  如同清晨的黄鹂的声音,站在罗夏身旁的舰娘询问着。银白色的头发,深邃
犹如海洋的双眸,精致的脸庞,让人尤其注意的是胸前的那两团「香肉」。

  眼前的女性便是罗夏的秘书舰同样也是最初陪伴在罗夏身边的舰娘,名为光
辉的美人。罗夏打了个哈欠。

  「只是有些无聊。」

  这是事实,虽然成为了一名指挥官站在了整个人类与塞壬的战场的最前线
,罗夏平时却没什么事情可以做,毕竟他的港区早就不是当初那大猫小猫两三只
的状态,很多工作女仆就已经完成的很好,至于只有指挥官才能拍板的工作虽然
不是没有,但往往一两个星期才能碰到一次。

  「无聊吗……」光辉看着眼前的男人,名为罗夏的青年,她的指挥官,她最
重要的人。

  到底是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爱上眼前这个男人的呢?虽然有时会
思考这个问题,但光辉觉得这种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她是名为「罗夏」
的指挥官的舰娘,她的一生早已与指挥官绑在一起。

  「说起来,光辉,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罗夏问。

  「只要指挥官一起在的话,无论哪里都可以哦,指挥官。」

  一记直球。

  「……」罗夏沉默了。他下意识转过眼睛,不去看光辉隐含失望的表情。

  「……指挥官……」

  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直拒绝呢?

  无论是自己也好约克城也好,一直作为万能女仆的贝尔斯法特也好,英气满
满的企业也好,为什么指挥官都选择拒绝呢?

  是自己不漂亮吗?显然不是的,光辉清楚的知道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她也
曾经注意到指挥官看自己的眼神,那名为「欲望」的视线曾经让光辉暗自高兴不
已。

  指挥官……到底在犹豫什么?

  在心中沉默良久,光辉做出了某个决定。

  「这场梦……又要到何时才会醒来呢?」

  把日记本合上,名为「罗夏」的穿越者看向窗户外的风景。已经昏暗的天空
,让原本海蓝色的大海也越发深邃。

  「人类畏惧黑暗,因此点燃灯光,但那未知的黑暗依旧盘亘在那里。」

  海的那边是什么?

  是敌人啊,名为塞壬的敌人。

  「不过,光明已经被点燃了,不是吗?」

  黑暗的夜晚,如同繁星的灯光亮起。

  这就是罗夏的港区,由罗夏与舰娘一起建立的家,于罗夏而言,这里也是为
数不多能被罗夏视作家的地方。

  罗夏自然不是什么不解风情的木头,实际上又有多少男人能拒绝她们呢?来
自大海的精灵,美丽而又珍贵,深爱着自己的舰娘们。

  但是……

  「我终究是会离开的啊……」

  来自遥远世界的旅者,用笔与墨记录自己的旅途的作家并没有将他人带离世
界得力量。

  他真的有能力接受舰娘的爱吗?

  罗夏自认为不是什么滥情的混蛋,对于终将到来的分离,他并没有一走了之
的想法。

  至于成为指挥官……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主人,礼服已经准备好了。」

  穿着白色女仆装的舰娘拉开的办公室的大门。话说回来,那真的是女仆装吗?

  罗夏见过真正的女仆装,为了打扫卫生的方便女仆往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舰娘身上的女仆装款式虽然仍旧带有女仆装的特征,很难不让人怀疑其实用性。

  但眼前的的确确是一位女仆,名为贝尔法斯特的潇洒女仆长,不但容貌出众
无论何等工作都能打理的井井有条,是这个港区最受罗夏信任的舰娘之一——特
指能力方面。

  「谢谢了,贝法,放在桌子上吧。」

  「……」

  「……怎么了?」发觉贝尔法斯特依旧站在那里,罗夏问。「宴会那里应该
很需要你吧?不用太在意我,换好衣服我马上到。」

  「……」贝尔法斯特并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罗夏,就像……

  「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出来吧,犹犹豫豫可不是潇洒女仆长应有的姿态。」

  「……失礼了,主人。」

  贝尔斯法特行了一个提裙礼。「主人……又要离开了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上次主人离开把港区大权交给各位领袖之前,就是突然提出举办
宴会的时候。」贝尔法斯特似乎有些悲伤。「最近明明……明明没什么值得举办
宴会的事情才对……」

  舰娘是分阵营的。

  虽然舰娘是大海的精灵,但考虑其与人类舰船历史密切相关的联系,舰娘之
间存在阵营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领袖,自然是各个阵营中的主导者,比
如铁血阵营中的脾斯麦,白鹰阵营中的企业,皇家阵营中的伊丽莎白女王等,上
次离开港区前,为了防止出现动乱,罗夏特地当着所有舰娘的面将港区大权平等
的交给各个阵营的领袖们,并且要求每个领袖平等的对待每一位舰娘,要团结一
致求同存异。

  至于结果……事实证明港区就算没有指挥官一样能发展的很好。毕竟领袖能
成为各个阵营的主导者自然也就说明了她们的能力。

  只不过……失去了指挥官的舰娘,就像失去了家的游子一样。

  「别胡思乱想,只是一场普通的宴会而已。」

  没错,至少一场普通的宴会。罗夏可以保证自己的话语没有其它任何意思。

  「……我明白了。」

  上一次,您也是这样说的……

  门被和上。罗夏站起身来换上礼服。

  「还是那么合身,真不知道贝法怎么做的……」

  她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体数据的?罗夏忍不住思考这个问题,总感觉会得
出一个了不得的答案。

  忽然,罗夏脸色一变。

  「怎么忽然……」

  「主人?」

  已经换上晚会的礼服回到办公室门口等待的贝尔法斯特发觉房间里并没有任
何回应,贝尔法斯特似乎想到什么,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失礼了主人,我——」

  「——怎么了?」

  「啊……」

  穿着礼服的罗夏推开门,熟悉的面容让贝尔法斯特一阵失神。

  ——不,不对,有什么不同。

  没错,女仆长贝尔法斯特绝对不会忽略的东西。

  是气质。

  就好像……已经完成了一切,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担忧的事务……没错,就是
如此,那种自如放松的姿态,是之前的主人绝对——「不用在意,贝法。」似乎
意识到什么,罗夏淡然一笑。「我只是又回来了而已……而且不会走了。」

  「……这……」

  「——没错,不需要担忧了,因为我已经不需要再离开了。」罗夏的脸上露
出放松的神色。「所以,走吧,不要让我可爱得姑娘们等急了。」

  ——原来如此。

  能够感受到呢,从自己得主人身上传来的发自内心的安稳。

  想必主人在离开的短短时间内,又经历了一段难以想象得旅程吧。

  「……」贝尔法斯特露出可爱的微笑,那并非职业性质的微笑,而是发自内
心的安心的笑容。

  「既然如此,请跟我来吧,我的主人……您还记得路吗?」

  「怎么可能忘记呢?这可是我的家呢。」罗夏失笑道。「顺带一提,你今晚
很漂亮。」

  这并非阿谀奉承,而是罗夏发自内心的赞美。蓝紫色的晚礼服包裹着妙曼的
身材,映衬着白色的雪肌。比起平日里一直以女仆的身份在港区里活动的身姿
,眼前的贝尔法斯特大概只能让人联想到女主人这样的身份。

  毕竟,贝尔法斯特就是这样的存在,虽然一直以女仆长的身份自居,但那份
自信昂扬的姿态让她足以与一些位高权重的舰娘并驾齐驱。

  「你缪赞了,我的主人啊。」

  这同样是贝尔法斯特发自内心的实话,贝尔法斯特自身的容貌在舰娘中也属
一流,但单独的凤凰在一群凤凰之中也只是普通的凤凰。这并不是说凤凰不漂亮
,只是本该让忍心醉的面容不再那么惊艳而已。

  所以说,美人是需要衬托的,而以普遍性理论而言,贝尔法斯特往往处于衬
托的地位。

  对于贝尔法斯特的自谦罗夏只得笑笑。如果贝尔法斯特这样的美人都不能称
为美丽的话,那这世界上就恐怕就没有可以被称为美丽的女人了。如果非要比较
的话贝尔法斯特绝对不会逊色于如今正在宴会上争奇斗艳的舰娘们半分,之所以
一直以来被大多数人下意识忽略也只是因为她甘当绿叶导致人们的注意力被被衬
托得对象所夺走而已。

  随着脚步的移动,罗夏和贝尔法斯特来到宴会的场地。

  入目所及的,是各种风华绝代的穿着各式晚礼服的女士们,以及虽然尽力表
现成熟的一面让人不经莞尔的小驱逐舰们和……咳咳这就暂且不表了。

  「来的意外的齐呢,各个阵营的舰娘们。」罗夏有些意外。

  「因为汝重归于此啊,指挥官。」

  「……信浓?」罗夏挑挑眉,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汝似乎十分疑惑啊,莫非妾身穿着有何不妥?」有着九条白色大尾巴的慵
懒美人问。

  没错,就是慵懒,半眯着眼睛的信浓,加上那让人忍不住想揉一把的白色大
尾巴,简直就像一只没睡醒的大狐狸。

  「并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信浓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和风美人,忽然穿上晚礼服
,倒是另有一番风情。」罗夏诚实的评价。

  「阿拉阿拉……指挥官意汝外的嘴甜呢,夜不算劳烦妾身做之事呢。」穿着
水蓝色晚礼服的信浓若有所指。「今夜无论是赤城亦或大凤,那两个孩子都不会
干涉到汝,不过也仅限今晚,说服那两个孩子可是花费妾身与天城不少功夫。」

  「虽然不知道您做了什么,但我先谢过了。」

  说起来港区里有能力压制赤城和大凤得貌似也就眼前这位和天城了吧,重樱
阵营地位最高的几人,无论威望还是实力在港区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指挥官。」

  罗夏侧过身来,看到来人时,他露出一个宠溺的笑容。

  「光辉。」

  「指挥官。」将裙子微提,有着即使在如今的港区也是数一数二的姿容的舰
娘走了过来。「信浓小姐。」

  「豁呀,既然如此夫人在此妾身就不在此唠叨了。」

  「等下,夫人什么的……」美丽的灯光下,光辉的脸色微红。

  所以今晚会发生什么?隐约料想到了什么,罗夏隐秘的笑了笑。

  「啊……」

  白色的面颊涌上一团绯红,略带湿润的喘息让周围的温度似乎飞快升高。

  「……」罗夏并没有说话,他轻轻吻着眼前的美人的耳垂,他能够感受到怀
中原本温热的玉体的温度越发升高。

  「指挥官……」

  光辉揽住罗夏的脖子。比起女性更显宽厚的手掌顺着光滑的脊背滑至腰间
,略微紧绷的拉链被拉开,随后一路下滑盖在丰满的臀部。罗夏轻轻揉捏着,他
并没有用太大力。

  难怪信浓和天城把赤城大凤拦下来……倒不如说信浓和天城能安抚下赤城和
大凤真是令人吃惊。

  想必,眼前的丽人为了今晚付出了不少人情吧?

  别以为港区就一片和谐,继承了人类历史的舰娘们,纵然因为指挥官的存在
港区能保持最大程度的和谐,但既然阵营都存在,怎么可能没有人情往来?

  「唔……」

  红润的樱唇被吻住,光辉半眯着眼睛,她享受着唇齿交接的这一刻。罗夏伸
出舌头品尝着光辉口中的琼浆,对此,光辉也毫无保留的回应着。两人换着彼此
的津液,随着自己无意识的主动送出香舌和男人纠缠,少女终于经历了人生中第
一次长吻。

  「唔……」

  直至两人都产生了窒息般的感觉后,罗夏和光辉的双唇才分开,伸出口外的
舌头上,一条长长的银丝彷佛还在彰显着两人深吻的激烈。唇舌之间的交融带来
的是如同静电般的刺激,光辉有些喘不过气来。

  「光辉……」

  罗夏松开已经有些窒息的舰娘,他右手揽着光辉腰与臀的交界处,在她的耳
边轻声喊着怀中她的名字。

  「指挥官……」光辉回应着,海蓝色的瞳孔略带几分迷离。「指挥官……好
温柔……」

  失去了拉链的束缚,纯白的晚礼服再也无法掩盖住靓丽的春色,罗夏的手指
顺着深邃的沟壑轻轻一拉,宛如羊脂的雪肌完全暴露在罗夏面前。

  「哈——」罗夏喘息着。就算是他也已经没办法保持最基本的冷静。

  夜晚还很漫长。罗夏对自己说着。

  光辉胸前的那两团「香肉」,已比罗夏所知的「大洋马」大得还要过份。她
们就像两个只发育过度的「桃子」,以不科学的形态嵌在胸前。如此硕大的一对
肉团,形状极其完美,涨鼓鼓的悬挂在胸前,伴随着其主人略显急促的呼吸颤动。
大概因为是舰娘的身体,地心引力并不能对她们的形状造成任何的负面影响,反
而傲然地向上耸起,两边丰乳紧密的互相靠拢着,自然而然的形成深邃的乳沟
,尖端的那两颗粉色樱桃,颜色极淡,和衬托她们的巨大球体相比,反而是小巧
得不成比例。这绝对是一对让任何男人的见了都会发疯的奇物,而如今她们已经
做好被眼前的男人蹂躏的准备。

  「啊……」

  罗夏的左手盖住了光辉的右峰上,触手所及,满满的软腻肥滑。罗夏揉动着
,让饱满的玉乳变换着形状,舌头不断逗弄着左边可爱的小樱桃。

  「哈……指挥官……像小孩子一样呢……」

  从掌心传来的温度顺着乳头的摩擦穿过心脏汇入脑海,连带着牙齿的微咬和
舌头与樱桃的摩擦也越发炙热。原本就已经半硬的小樱桃完全硬了起来。光辉抱
住罗夏贴在胸口上的头部,被长手套包裹得手指随着罗夏的举动时不时抽动。

  这是一对让任何男人的见了都会发疯的奇物,而她们的主人正充满空虚。

  「……」罗夏沉默着。这个时候不需要多说什么,仔细享受即可,对双方而
言都是如此。略显粗糙的掌心摩挲着向下滑动揉过丰臀滑向光滑的大腿,罗夏的
右手慢慢摩挲着停在大腿内侧。

  他掀开了裙子,右手的食指顺着吊带袜的带子向上掠过,最终停留在光辉的
大腿根部。

  ——然后毫不犹豫的盖在那蜜谷上。

  「呀——」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光辉下意识喊出声来。

  「不……不要……」

  这细微的来自本能的抵抗自然不可能抗拒的了男人的动作,而掌心的湿润更
加说明了怀中的玉人渴求着什么,罗夏松开左手重新揽住已经有些站不稳的光辉
,他抬起头,眼前的光辉美的让人窒息。

  光辉喘息着,眼神有些茫然,刚才的刺激对她而言有些过分了。感到微红的
樱唇有些干涩,她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她并不知道这下意识的动作到底具备怎样
的诱惑力。

  罗夏毫不犹豫的吻住光辉的双唇,来自男人深吻让光辉回过神来,她更加用
力的抱住指挥官的脖子来回应着自己的爱人。

  很长的深吻,仿佛能让人坠入深渊。

  中指的指根微微用力按压了几下,然后微微摩挲着,光辉的喉咙发出细微的
声响。她将微闭的双腿稍微分开,罗夏知道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光辉的极限,但
是对罗夏而言这种程度还远不算满足。

  于是,灵巧的手指翻开已经湿润布料,中指的尖端在暴露在空气中的溪谷上
微微滑动着,从上往下再回到上方,反复如此。

  「啊……呜……」

  最隐秘的部位被爱抚着,光辉发出细碎的呻咛,此刻而言这无异于催情的秘
药。光辉对抗着身体想要合拢双腿的本能,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对于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心里已经有了准备。

  感受着怀中轻颤的躯体,罗夏松开了光辉的樱唇,他轻吻着光辉的颈部,耳
边光辉呼出的热气让罗夏感到久违的兴奋。

  「哈……哈……哈……」

  「呜——」

  修长的中指探进湿润的溪谷,紧致却湿滑的肉壁包裹着对未经人事的小穴略
显粗壮的男人的手指,罗夏轻轻搅动被包裹的指尖,引来光辉的一阵颤抖。

  来自双腿之间的奇异快感顺着脊背不断传入脑海。光辉感觉自己腹部以下完
全酥麻,她不由得抱紧了罗夏的颈部,柔软又巨大的酥胸紧紧贴在罗夏的胸口
,美妙的乳压让罗夏感觉喉咙有些干燥。

  「光辉……真是敏感呢。」罗夏轻轻舔了舔光辉的耳垂。

  「明明是指挥官……」

  略带娇嗔的话语被堵在喉咙里,中指更加深入的搅动着一汪春水,让光辉的
身体不断颤抖。

  「指挥官太坏了……呀!」

  大拇指与食指分开肉壁,轻轻捏住那小小又可爱的肉蔻不断摩挲。感受到中
指触碰到一块有着明显凸起小颗粒的软肉,罗夏停止了深入,手指按在那块软肉
上不断的搅动,并且不断加快。

  「喜欢吗?」

  「当然……喜欢啊,指挥官……」

  忍耐着宛如海浪不断涌上脑海的快感,光辉回应着。

  「正经……的指挥……官喜欢……色色的……指挥官……也喜欢……呜……
指挥官好棒……」

  兼具熟妇与少女的美好的女孩娇喘着。

  「指挥官不要……呜——」

  温热的春水不断从溪谷中涌出顺着手指流出体外,光辉咬住罗夏的肩膀随即
又松开,不断喘息着。

  「哈——哈——哈——呜——」

  「指挥官我要去了——要丢了要丢了……啊——」

  伴随着中指得用力一顶以及大拇指和食指的用力一压,颤抖着的光辉发出压
抑而绵长的低鸣,一大股晶莹的体液喷洒出来。

  「……」失神了好一会儿,光辉将头靠在罗夏得肩膀上。「……指挥官……
太坏了……」

  「……这就是皇家淑女的矜持吗?」罗夏笑。

  罗夏抱紧失去力气的光辉,慢慢抽出手指。他看着完全沾满了光辉的体液的
右手,嗅了嗅后伸出舌头舔了舔。

  「别……别舔,太脏了……」

  「怎么会脏呢?」罗夏轻吻了一下光辉绯红色的脸颊。「味道真的很好呢。」

  罗夏横抱起眼前兼具成熟与青涩的少女,银白色的头发犹如瀑布散开,露出
宛如白玉的颈脖,锁骨处海蓝色的宝石项链映衬着美人羊脂般的肌肤,更添几分
诱惑。

  虽然罗夏很想把光辉就地正法,但这里显然不是什么合适的地方。

  「指挥官……去我房间吧……」

  「嗯……」

  面对发出邀请的光辉,罗夏自无不允,他隐秘的扫视了眼走廊尽头的拐角
,并没有说什么。

  「……」

  似乎确认两人已经离开,躲在拐角后的舰娘现出身影。

  「真是的……主人……明明已经发现我了……」

  身穿着深蓝色礼服的贝尔斯法特看着有些狼藉的地板。身为指挥官的女仆长
,同样也是最早呆在指挥官身边的几位舰娘之一,贝尔法斯特自然而然的接过了
收尾工作。

  实际上,在罗夏与光辉卿卿我我的时候给两人打掩护让路过的舰娘不要接近
的正是贝尔法斯特,虽然同样换上了晚礼服,但身为女仆长贝尔法斯特依旧将大
部分注意力放在罗夏身上,当发觉罗夏与光辉悄悄退场的时候贝尔法斯特自然而
然的跟了过来。

  毫无疑问,罗夏是知道这一点的。

  「唔……主人也有奇怪的嗜好呢……」

  被深蓝色的长手套包裹着的指尖在黑暗的环境中反射着些许微光,如果有人
在这里绝对会注意到,平日一直维系着优雅与骄傲的女仆长此刻的脸颊是那样的
鲜艳红润,走路时的姿态也有些异样。

  「我的主人啊……」

  蕴含着别样感情的话语消失在空气中。处理好地上的水渍后,面对走廊里弥
漫着的奇特的异味,贝尔法斯特打开窗户,微冷的风让原本有些燥热的身体平静
下来。

  但贝尔法斯特知道这只是表面,或许这算某种放置play?虽然窥视主人的私
事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女仆应该做的事情,但如果本来就是主人许可的话似乎并无
不可?

  「哈……真是失态呢……」

  不属于女仆的事情就不该染指才是女仆的本分,哪怕是主人默许但只要没有
真正开口那就绝对不能去做,虽然潇洒的女仆长如今略微失去了自己的从容,但
这种失态无伤大雅。

  毕竟……

  「为主人侍寝同样是女仆的义务呢……啊啊啊我在想什么……」

  去洗个冷水澡吧。来自贝尔法斯特的理智如是说。

  光辉是个美人,但实际上舰娘就没有不美丽的。作为于幻想中走出来的海的
女儿,她们的美是毫无缺点的。或许人的喜好略有不同,但无论谁都必须承认每
个舰娘都是完美的,她们的身体每一部分都相互映衬,共同组成美的要素。

  巨乳就不是一般女孩子能够驾驭的,放在一般的女孩子身上只会让人感到畸
形的尺寸,让人觉得不突兀的女人往往肥胖笨重,但光辉却完全不一样,丰膄的
身体相得益彰,圣洁与淫乱的交织让人越发沉迷。

  热水,不断地由头顶的莲花洒里落下,沿着发梢流过面颊顺着胸前高挑的乳
房滑下。一部分热水顺着身体移动到小腹、腿部、小腿直至脚跟,另一部分流过
胸脯的热水,却因为乳房的过度向外挑出,滑到乳尖后就象冲浪滑板似地远远地
飞溅而出。

  「哈——」

  温热的水流滑过姣好的身躯,被引出残留在肉体中的快感让光辉忍不住发出
一声呻咛。

  「指挥官……」

  修长的手指在耻丘上滑过,引来一阵颤抖,大概是因为刚刚被深爱的男人特
意临幸宠爱过的原因,这私密的部位依旧十分敏感。

  「哈……」

  罗夏并不急于吃掉光辉,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将光辉占有也并不是什么着急
的事情,生活总要有点仪式感,所以光辉就先来洗个澡,至于罗夏现在在做什么?
光辉并不知道,大概是在坐床上等?

  好害羞阿……

  虽然已经决定将自己交给指挥官,但来自女性的矜持让光辉仍旧呆在浴室里。

  是害羞?还是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感到些许害怕?毕竟光辉并没有做那种事情
的经验,对未知的恐惧是每一个生命体的本能。

  「哗啦——」

  「指、指挥官!」

  「这么久没出来,干脆来一起洗好了。」

  望着些许惊慌下意识用手把自己的私密部位遮起来的光辉,罗夏笑了一下
,将背后的门合拢,他走过去抓住光辉的手,将两只手臂拉开,力量并不大,缓
慢而又坚定。

  「嗯……」

  光辉得抵抗很微弱,将自己赤裸裸的展现在罗夏面前于她而言唯一难以逾越
的只是她的羞耻心而已,此刻被罗夏用炙热的眼神注视,光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
要融化了。

  「光辉……」

  罗夏观赏着眼前完全赤裸的美人,粉颈修长,香肩圆润,纤细锁骨下一对颤
颤巍巍的雪腻奶脂傲然挺立;美人的白嫩奶球过于丰硕,不仅挤出了一道幽深晶
莹的沟壑,却还是有许多盈余的凝脂乳肉溢向两边。

  纤细如蛇的腰肢刚延伸几许,就被迫扩张,勾勒出惊心动魄的弧度;只因美
人的玉臀过于饱满,不止是挺翘浑圆,满溢皙嫩的臀肉夸张的溢出,以至于从正
面都能感受到美人臀瓣的丰腴高挺。

  平坦香滑的嫩腹下,高高贲起的幼媚耻丘鼓胀得像是一只雪白馒头,而一线
幽微难觅的粉窄密裂则嵌入了这团雪脂馒丘间。

  雪腿纤长粉嫩,修长玲珑如莲,根根晶莹剔透的白皙足趾微微的蜷着,在罗
夏毫无掩盖的注视下,羞涩的轻轻颤抖不已,如风中含苞待放的两朵雪莲。

  「呼——」

  温热的吐息让光辉双腿一阵发软,她注视着眼前男人,早已高挺的「长枪」
让她一阵发晕。

  罗夏轻吻了会光辉精致的锁骨,然后在光辉额头上深情一吻。

  「能帮我弄吗,光辉?」

  罗夏引导着光辉,白嫩的指尖触及到「长枪」的一刹那猛然一缩,但很快恢
复原样。

  「嗯……」

  光辉自然明白罗夏的意思,她低下头,尽管看不到自己的脚尖,但这并不影
响什么。修长的手指轻轻滑弄着紫红色的龟头,掌心与粗壮的肉棒摩挲、套弄着。

  「好大……这么粗的东西……」

  「哈——」罗夏长出一口气。光辉的手法并不算好,但让这样一位美人为自
己打飞机心理上得满足感是难以言喻的。

  究竟是热水的缘故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呢?罗夏看着脸色绯红的光辉,在她左
耳耳垂上轻轻一吻。

  「指挥官……」

  「如果不喜欢可以停下哦。」轻嗅着光辉的头发,感受着那银白色发丝间的
奇特香气,罗夏说道。

  「指挥官不用在意的。」光辉微微摇摇头。「虽然我没做过……但如何取悦
男人,这种事情我还是懂的……」

  光辉的声音很细小,但在封闭的浴室里却是那样的清晰。

  「光辉?」

  她贴了上来。

  柔软而又硕大得香肉贴在罗夏得胸膛,之前因为衣服的阻隔虽然很舒服但罗
夏还能承受的住,如今这赤裸裸的乳压让罗夏的小兄弟硕大几分。

  「嗯……又变大了……这么大我那里怎么……」

  光辉仍旧握着罗夏得肉棒,她引导着。罗夏感到自己的龟头碰到了一道肉缝。

  「嗯……」

  光辉右手引导着罗夏的肉棒,左手两根手指拉开自己的小穴,粉嫩的耻肉与
硕大的龟头贴合在一起。

  「啊……指挥官……」

  简直就像接吻一样……光辉下意识收缩了一下胯部,湿润的两瓣肉唇微微一
夹,让罗夏身体一颤。

  哪怕只是浅尝辄止的深度,这样美妙的体验却是什么也比不上的。如此亲密
的接触,让人不由得联想更加深邃的内部将会是如何的让人舒畅。

  素股play么……罗夏抱住光辉的柳腰。

  「指挥官……」

  就像在挑逗一样,光辉轻握着罗夏的下体,让硬直的肉棒向上抬起,龟头缓
慢地滑出唇瓣,光辉轻轻抬起自己的胯部,让阴唇与棒身贴合在一起,然后缓慢
地尝试扭动着自己的腰部。

  站着这样做似乎很麻烦……已经感觉自己有些按耐不住的罗夏吻了吻光辉的
脸颊。「我们到床上去吧。」

  「嗯。」

  温热的水停止了流动,罗夏和光辉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彼此的身体一边热吻着
,在来到床边的时候,罗夏压在光辉身上。

  「……」光辉喘息着,她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的恋人,白色的灯散发着朦胧
的光晕,在并不算太明亮的灯光下,洁白的雪肌愈发诱人。

  佳人在怀,自然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罗夏笑了一下,手指贴在了光辉的小
穴上。犹如雪白馒头的幼媚耻丘被突然袭击让光辉呻咛了一下。

  「这可不行呢,这样子待会会很痛的。」

  剥开可爱的两瓣肉唇,腔内粉红色的嫩肉痉挛似的轻颤,虽然比较湿润但距
离罗夏所希望的那种汁液四散还很远。

  「我……不怕疼的。」光辉下意识睁开眼睛。她发觉罗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脸色瞬间通红。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但我不希望你疼,我的好姑娘。」

  罗夏俯下身去,意识到罗夏打算做什么的光辉双手下意识抓紧床单。感受着
光辉有些僵硬的身躯,罗夏吻了吻光辉的锁骨。「别怕,放心交给我。」

  「指挥官……」

  从锁骨一路向下,在深邃的乳沟略作停留,罗夏舔了舔两颗粉色的小樱桃
,确认都已经挺立起来后满意的一路向下吻过肚腩,最后在小穴的上方停留。

  「呼——」

  灼热的气流掠过暴露在空气中的耻肉,光辉下意识臀部向上一挺,饱满的耻
丘直接贴在罗夏嘴上。

  「指……指挥官……」

  光辉本能的夹紧双腿,将罗夏的脑袋夹在中间。感受着光辉再次僵硬的身体
,罗夏并没有说话,他抚摸着光辉的大腿,轻吻着光润的蜜穴「唔——」

  细致的轻吻,但并不逾矩,仅仅只是浅吻。罗夏双手抓住光辉的脚踝,将光
辉的美腿拉开。

  「放松点,光辉。」罗夏说着。「我会让你舒服起来。」

  「……嗯……」

  犹如细蚊的声音,但罗夏知道自己不会听错的。洁白的双腿被完全打开,罗
夏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似乎是感受到罗夏的注视,细碎的蜜汁从微闭的肉缝中不
断流出,在灯光的反射下整个阴阜变得十分油亮。

  罗夏伸出舌头,细致的舔着油亮的阴阜。光辉身体微微颤抖,口水与小穴分
泌出的蜜汁交融在一起将床单打湿。

  「啊……啊……唔……」

  慵懒甜腻的呻咛犹如猛烈的春药,光辉轻微的抬起臀部,似乎想要罗夏更进
一步。对此罗夏并没有反对,他松开光辉的脚踝,双手托住富有肉感的臀部,舌
头顺着肉缝探了进去。

  「嗯——」

  灵巧的舌头贴着腔道不断搅动,罗夏张大嘴巴将整个小穴含在口中,双手犹
如揉面一样揉动着光辉的丰臀。光辉的小穴就像是熟透的蜜桃,蜜液不断流进罗
夏的嘴中,但罗夏只觉得越发口干舌燥。

  不安分的舌头细致的探索着每一寸腔肉,直到触碰到一块明显的凸起,就像
找到了目标,在那块凸起上不断研磨。

  「呜——」

  仿佛抽泣的声音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咛声。罗夏不在舔弄,他伸长舌头,舌
面敲击着那块宝地。

  「啊——呀——……哈……哈……好……好奇怪……啊——」

  被如此刺激的阴道如同有生命一样欢愉的搅动着,细腻得耻肉用力的收缩
,滚烫的蜜液伴随着光辉身体得一阵颤抖迎来一次小喷发,被罗夏全部吞入腹中。
他松开嘴巴,围着白嫩的小穴轻轻啄吻着,时不时用舌头舔弄着那两瓣鲜嫩肥厚
的肉唇。

  光辉大口喘息着,如同一条搁浅的鱼。,富有肉感的大腿紧紧夹着罗夏的脑
袋,剧烈抖动着。

  当罗夏的舌头触碰到光辉微微挺立的阴核时,光辉的身体猛然一颤。

  「指、指挥官,不——不要!」

  红嫩玉润的阴蒂被罗夏含在嘴里,罗夏用力吮吸着。

  「啊……啊……!啊——!指……指挥官……罗……罗夏……老公……老公
——!……啊……要去了……快……爱我……指挥官……呀……」

  这一次连光辉的呻咛都开始发颤,透明的蜜液从光辉的小穴中不断涌出。

  罗夏松开嘴巴,发出沉重的喘息声,他将光辉的双腿分开,右手抓住自己的
肉棒,早已胀痛不已的龟头顶在湿透的小穴上。罗夏左手分开两片湿答答的阴唇。

  「我要来了,光辉。」

  「唔——」

  还未灯光辉的回应,紫红色的硕大龟头挤开嫩如凝脂的肉缝,直接顶入湿润
的最深处,在迄今为止从未触碰过任何事物的花心上重重一吻。

  「呜——!」

  期待已久的肉棒终于强硬的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处女膜被破去的痛感与满溢
的爱意的结合在一起,强烈的刺激化为了被征服的快乐,距离高潮仅一步之遥的
身体诚实的反映出光辉此刻内心的喜悦。

  死死的咬紧罗夏的肉棒,少女纯净的花心下沉,子宫口抵在男人的龟头之上
,随着身体一哆嗦,大股阴精犹如失禁般喷涌而出,冲刷着男人的硕大的龟头
,混和着破瓜的鲜血涌了出来,在被插入的那一刻,光辉攀上了人生中性爱的第
一次巅峰。

  「呼——」

  罗夏咬紧牙关,将射精的欲望压下去。他喘息了一会儿,伸出手撩开光辉的
头发。

  白发的丽人依旧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她茫然的看着罗夏,一会儿后她伸出
双手直接搂住罗夏的脖子,献上自己的双唇。

  「指挥官……」光辉的声音充斥着挑逗的诱惑。「爱我。」

  索爱的话语化作勾人心弦的情药,罗夏下身用力一顶,光辉发出颤颤的一声
娇啼,双腿自然的环住罗夏的腰部,肥润的丰臀几乎离开床面,娇嫩的阴唇愈发
窄紧,包裹着肉棒轻微蠕动。

  罗夏轻微的摇晃着身体,龟头不断研磨着花心,光辉发出勾人的呻咛声。罗
夏不再犹豫,上身前倾让光辉完全躺在床上,一下又一下大力猛烈的撞击着光辉
初经人事的花蕊。

  「啊……啊……唔——啊……」

  粗大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到阴道的最深处,每一次与子宫口的触碰带来
细碎的小高潮让泛滥的爱液仿佛没有止境的喷涌。承受着两人重量的丰臀一次又
一次的被压扁,但每次都回弹起来让两人的碰撞更加汹涌。因为光辉平躺着的缘
故,那巨硕的肥乳稍微有些摊平,像是盛满了奶浆的肉袋,汗津津、白嫩嫩,随
着罗夏抽插上抛下坠,晃动弧度极大,形成阵阵白腻乳浪,硬挺的粉嫩奶头更添
男人的兴趣。

  面对着诱人的乳浪,罗夏俯下身去直接含住那诱人的樱桃。

  「唔……指……指挥官——吻我——老公……快……啊……啊……好舒服—
—我……我要变得奇怪了——啊……」

  「唔——」

  罗夏吻住光辉的红唇,硕大的白乳被罗夏压的变了形,但光辉并不在乎,感
受着这种完全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的大力冲撞不断突入自己的体内,粗大的龟头一
次又一次的与花心的撞击所带来的快感让光辉越发热烈的将自己的身体送了上去。

  「啊——阿——唔——好……好难过……好舒服……我又要……老公……罗
夏……老公……啊——啊——要丢了——我……我又要丢了……指挥官……指挥
官……唔——啊……」

  爱液的气息与汗水的味道夹杂在一起弥漫在房间中让空气越发闷热。随着罗
夏一下又一下猛力的撞击,每一下都带出大量淫水洒在床单上。罗夏只觉得怀中
的女人就像水做的一样,初经人事的美穴每一寸穴肉都湿滑软嫩且富有弹性,如
同一双温柔的小手将自己的肉棒完全包覆住。罗夏忘我的用力着,最深处的花蕊
被不停的戳弄,让光辉的身体不断的在这样的小高潮中发抖。

  「唔——光辉……」

  罗夏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肉棒撞击在光辉的花心上,强烈的冲撞直接像要挤压
着光辉的身体脏器般恶狠狠在小穴深处研磨,而光辉小穴深处的软肉就像一张小
嘴似的含住罗夏的龟头不断吮吸,整个小穴紧紧包住罗夏的肉棒一颤一颤的。

  罗夏倒吸一口冷气,难以言喻的快感一阵阵的传来,只让他觉得后背一阵酥
麻。

  「光辉——我要来了……哈——」

  「啊……唔——啊……指……指挥官,我……我们……一……一起……唔—
—」

  啪啪啪的水声刺激着罗夏的神经,罗夏疯狂的用力着,就好像要把自己的痕
迹完全刻印在光辉的体内,龟头也因此兴奋的近乎无法遏制。

  「呜————————」

  滚烫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在被顶着的花心上,子宫口就像一张小嘴一样咬住
龟头吮吸,将精液吞入子宫中,痉挛着的小穴喷洒出浓浓的阴液浇在罗夏的龟头
上。

  「呜——哈……指挥官……」

  随着射精的冲力一阵一阵的颤抖着,光辉发出仅剩的呻咛。罗夏趴在光辉的
身上,仍然耸立的肉棒依旧死死的顶着光辉的花心上的软肉,两人享受着欢愉后
残留的快感。

  就这样过了很久,两人依然紧紧抱在一起,直到罗夏将已经软下来的肉棒从
光辉瘫软的身体抽出。精液与阴液的白灼混合物顺着股间的曲线滑落,将已经湿
透的床单染上另一种颜色。

  「唔……」

  全身仍浸润于高潮过后的酥麻感中的光辉被罗夏抱在怀里,刚刚经历了欢好
后的光辉白皙的肌肤似乎都多出一抹可爱的粉色。

  罗夏吻住怀中的女孩。良久,唇分,罗夏撩开光辉的秀发,露出精致的面容。

  「抱歉,指挥官……光辉……太失礼了。」光辉枕着罗夏的肩膀。「我不该
……」

  「为什么这么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吧?」罗夏伸手抚摸着光辉有些红肿的
耻丘。「疼么?」

  「不疼的。」光辉笑了笑。「指挥官……还想要的话就告诉光辉吧,光辉随
时都可以的……」

  「用不着勉强自己,光辉。」

  知道怀中的人儿已经累的不行了,罗夏并没有强求,他吻了吻光辉的耳垂。
「安心睡吧,你很累了不是吗。」

  「但是……」

  「——我不会走的。」

  「…………欸?」

  「我不会再离开了……」罗夏看着光辉的双眼。「其实我一直都知道的……
港区是我的家,这里有很多需要我的人,同样也有很多爱着我的人……我很庆幸
我能拥有你们,我很庆幸有生之年与你们相遇。」

  「所以,安稳的睡吧,我的爱人。」罗夏抚摸着光辉的头发。「你会有个好
梦。」

  「指挥官……」

  长久以往的担忧被放下,光辉主动抱住自己的指挥官。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
的,但指挥官那满溢的感情完完全全被光辉接收到了。

  那是怜惜,那是爱,那是依恋……甜蜜的心情伴随着肉体深处涌上来的疲倦
让闭上眼睛的光辉很快发出悠长的呼吸声。

  ——晚安,光辉。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