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奴一家3333】第5章 成年仪式3.5《烂屄的告白》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人物介绍

纪鑒(我):16岁,处男,阴茎短小,即使勃起也只有4cm。为了防止年轻时手淫,在成年仪式前都被母亲戴上了贞操锁。

怡雯:我的青梅竹马,幼年被绿主王爽家收养,是王爽儿子王杰的性玩具,不过一直保持处女,在成年仪式的时候在我面前被王杰破处。

王爽:我父母与姑姑的主人,同时也是姐姐的临时主人,鸡巴大,性能力超强。

纪博:我的绿王八爹,鸡鸡比我稍微大一点,勃起后有6cm长。

馨倩:我名义上的奶奶,其实是我的亲生母亲,早已被调教成为性奴婊子。

静淑:我的母亲、王八妈。是王爽的性奴隶。穿有阴蒂环。抚养我长大,但其实并没有血缘关係。

静仪:我的姑姑,是王爽的专属母狗。穿有阴蒂环、阴环,很早就开始卖屄养家了。

雅涵:我的姐姐,是王爽的临时母狗,是一个热爱性交的骚货。

***

第5章  成年仪式3.5《烂屄的告白》
作者:c0115
(纪鑒父亲纪博视角)
我跪在在主人卧室门外依次用舌头舔舐着三堆精液套,这三堆精液套分别是肏我妹妹静仪的黄色精液套、肏我女儿雅涵的粉色精液套以及肏我老婆静淑的绿色精液套。至于我的母亲馨倩,她的骚屄早就是一个精液便器了,任何肏她的雄性都不用戴套,将精液肆意的灌入她的骚屄。
顺便说一句,没用过的避孕套叫做避孕套,用过了的,装满精液的避孕套要称呼为精液套。
「啪啪」的肉体拍打声和喘息声不停的从紧闭的门内传出来。我估算了一下时间,从妻子进去到现在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不知道背诵着告白文字的妻子,会被主人一家操上几次高潮。
在我老婆静淑牵着我的儿子过来后,我的母亲馨倩根据主人的吩咐跟她的孙子进行乱伦性交,而我则要和我的老婆先行一步接受主人的调教,这是在儿子成年仪式的时候,独属于我们夫妻的项目,名字叫做——《烂屄的告白》。

(以下为背景设定,不喜可跳。)
  在绿帽岛,每一对绿奴夫妻一生都要认三个主人,分别称呼为老主人、大主人(或者简称为主人、绿主)、小主人。
在绿奴成年仪式之前,是不允许认主的。虽然绿主可以随意肏干他家中任何一名雌性,要避免被年幼的绿奴看见,更不能说让他进来服侍。主要的原因有两点:
1.性交对年幼的绿奴来说还是过于刺激,早期过度的手淫可能会导致其成年后阳痿。调教一个阳痿的绿奴和调教一个能勃起却不能肏屄的绿奴对绿主而言趣味是大不相同的。
2.每一个人的口味都是会越来越重的,如果绿奴小的时候就进行重口的绿奴侍奉,后期口味可能会朝秀色方向进行。虽然绿帽岛支持肉体改造,但是这种轻视生命的残虐行为是严令禁止的,每一位雌性与绿奴都是绿帽岛珍贵的宝物。
所以在绿奴小的时候,绿奴家庭都会努力伪装成正常家庭的样子,而如果绿奴过早的发现家中的变态性癖,绿奴的母亲还要担负起贞操管制的责任。
绿奴认的第一个主人是老主人,也就是自己父母的大主人。认主仪式在绿奴成年仪式上作为最重要的环节进行。第二个主人是大主人,他往往与绿奴年纪接近。虽然正式的认主仪式要在绿主结婚后进行,但其实他在绿奴成年仪式上就会在绿奴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他的青梅竹马、也就是未来的老婆破处(如果年纪不够会补办破处仪式)。绿奴认的第三个主人是小主人,也就是自己儿子的大主人。认主仪式是在自己儿子结婚期间举行的,不过在认主仪式的时候,自己的老婆早就被这个比自己年纪小很多的男子调教了很长时间了。
虽然每一对绿奴夫妻一生都要认三个主人,每一位主人、甚至每一位雄性都能肆意肏干绿奴家中的任何女性,但是绿奴妻子身体的改造权和第一服从权只属于大主人,其他任何人无权对其进行诸如穿环、纹身等长期或永久性的改造,违者绿帽岛将对其进行严重的追责与处罚。

  我的绿主家中,老主人名为王熊,他粗壮的大鸡巴像熊一样充满野性,在我小的时候,经常能看到母亲被他肏完后眼神迷离、面色潮红的样子。大主人名为王爽,他的鸡巴坚硬有力,每一次都让我的老婆屄洞爽的合不上。小主人名为王杰,虽他还年轻,鸡巴还未发育完全,但是他20cm长的大鸡巴足以称的上是屌中之杰,往往把我的女儿肏的淫叫连连。由于病毒的影响,我这三位主人有着远超常人的性能力,只要他们有了兴致,除了必要的睡眠、进食与排泄时间外,大鸡巴可以连续肏干数月不停。而且每一次射精完成后,20秒内,就会再度挺立。
  现在,这三名屌中猛虎应该正同时肏干我老婆的嘴穴,屄穴以及臀穴,而我老婆的任务,则是在被三通的同时,背下这篇《烂屄的告白》,然后作为夫妻二人一起努力将儿子抚养成年的礼物,讲述给我听。作为回礼,我则要背出準备已久的《请肏书》。幻想着妻子在以不同的姿势被三通,我的小鸡吧不争气的硬了。
终于,在妻子一阵急促高亢的呻吟声后,主人房间的大门打开了。一位身着西装的少女走了出来,她叫怡雯,是主人家中唯一的处女。穿着正经西装的少女与赤裸跪在地上舔着精液套的自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她合上房门,用她两根手指之间夹着的热气腾腾、闪着淫光、明显刚从女性体内拔出的三个绿色精液套扇了我两个耳光。用精液套扇的耳光,不疼,但极具羞辱性。
  「贱王八,戴套了。」
  听到这句话,我兴奋无比,这代表着我能够进入主人房间了。我立刻爬了起来,双手放在脑后、大腿外张着直立蹲下。
这是里番里女性作为肉便器摆的姿势,把自己淫蕩的身体展现给雄性看。我老婆也经常在我面前摆出这种姿势,展示她被主人调教完、被淩虐过的身体来调笑我。后来,她觉得这个动作过于羞耻,特意训练我在戴套的时候也要做出这种姿势。当然,戴的是精液套。在刚与老婆交往的时候,我戴一层乾净的避孕套就能肏她,而现在,我往往要戴三层精液套,还不一定能肏。
  怡雯分开我完全勃起的6cm小鸡吧旁边的众多精液套,将三个新鲜装满精液的绿色避孕套一个个的套在我的鸡巴上。现在除了我鸡巴上套着的三个外,一共有36个精液套环绕着我的下体。
  这36个精液套系在我废物鸡鸡和蛋蛋根部的金属圆环上,这金属圆环是大主人赐予我的绿婚礼物,叫做绿奴环。上面刻有一行字——「绿奴纪博自愿将自己全家女性的骚嘴、贱屄、烂屁眼献给绿主王爽一家随意淫玩调教。」
  这些挂在绿奴环的36个精液套,正是王熊、王爽、王杰三位绿主肏完自己老婆静淑、母亲馨倩、妹妹静仪、女儿雅涵三个性器的产物。绿奴环需要24小时佩戴,而上面挂着的套子每半年更换一次。
  自从戴上了绿奴环,我每次自慰,都会将这些精液套装满精液的底部移到我的龟头处,在肏过我家人的避孕套以及姦夫精液的挤压下,射出我下贱的精液。
  怡雯给我戴好了精液套后,又从口袋中掏出一条潮湿的情趣黑色蕾丝内裤,这是我老婆进主人房间时所穿的内裤。
  「贱王八,把嘴张开。」
  我依照怡雯的命令张开嘴,被塞入了妻子散发着骚臭味与精液味的内裤。
看着我含着内裤不断吞咽着口水的滑稽模样,怡雯轻笑一声,随后又把自己的内裤脱下,示意我穿上,然后敲了敲大门。
    「贱王八来接老婆了。」
  门打开了一条缝,伸出来两只手。
  「想把你的骚屄老婆接回家,先给进门费。」
  是我妹妹和女儿的声音。
  怡雯坏笑着把一黄一粉两个精液套分别放到了一大一小的两个手上。
「哎呀,这是什么啊?」她们明知故问道。
  「这是一个贱王八的愿望,希望他的妹妹和女儿能早日像他的母亲和老婆一样被主人肏怀孕的愿望。」
  说完,怡雯转过头用鄙视的眼神对着我问道。
  「对不对啊,贱王八?」
  我点了点头。
  等待开门的过程跟接亲一样又臭又长,等到门前的黄色和粉色精液套全部塞入门后,大门前又换了一只手。
  「进门费。」
  这是我老婆的声音。
  。。。。。。
  终于,随着最后一个精液套被收进门内,大门打开了。
  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全身赤裸的老婆用夹着肛塞的左手遮挡着阴部,而右手则是拿着刚刚收下的绿色精液套往屁眼里面塞。
  察觉到我的目光,她娇嗔道:「王八老公不许看,宝宝的骚屄只有大鸡巴绿主才能看~」
  随后她凑上前,用散发屌臭的樱桃小嘴轻轻吻了一下我那含有她内裤的嘴,轻声问道——
「感觉怎么样?和刚刚含过主人鸡巴的嘴接吻跟普通的接吻完全不一样吧?」
  没等我回答,她轻笑一声,用右手接过左手夹着的肛塞,插入她充满精液套的菊穴后,扭着屁股走向坐在床上挺立着大鸡巴的大主人王爽,走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掌一前一后的遮住她刚被干了个爽、还往下滴落着淫水的私处。
  在大主人王爽两边,我的妹妹和女儿双腿贴向胸部用皮套屈捆起来,而双手则固定在背后,两脚腕用皮腕套倒吊在大樑的铁钩索上,嘴中还塞着口塞。老主人王熊与小主人王杰分别站在她们身后,用雄伟的大肉棒调戏着她们骚浪的阴蒂和大小阴唇。
  我的妹妹和女儿身下都挂有三个小铃铛,不同的是,我的妹妹的铃铛是用绳子分别系在乳环和阴环下的,每一个铃铛附近还有两个小砝码;而我的女儿则是用乳夹与阴蒂夹直接夹在乳头与阴蒂上,铃铛附近也没有砝码。
  随着妻子跨坐在王爽的身上,用骚屄贪婪的包裹住王爽的龟头,怡雯庄严肃穆的说道——
  「开始奏乐——」
  王熊与王杰前后摆动着腰肢,开始有节奏的大力肏干我的妹妹和女儿,每一次的拔出,都会露出冠状沟,每一次的插入,都是直抵花心。插得她们花枝乱颤,闷哼连连,再伴随着铃铛声,组成了一首淫乱的交响曲·。
  老婆用含情脉脉的眼光看着我。
  「老公,我爱你,但我也爱着主人。我和你结了婚就是你的妻子,我不会离开你,但更离不开他。他进来的比你早,留下的比你晚,肏的比你多。所以我熟悉的是他的形状、他的温度、他的时间、他的精液。但你的温柔,你的体贴,你的轻鬆,你的快捷,给我的是不同的感觉。这些年来感谢你和我一起将孩子养育成年,来听听吧,这是我对你的感激、对你的爱、对你的告白。」
  说着,她的腰肢下沉,主动将绿主的大鸡巴插入她的屄。伴随着鸡巴的完全深入,她的小嘴不自觉的张开,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
「老公,我爱你,虽然我每天都被不同的大鸡巴肏,虽然我现在屄中正插着主人的大肉棒,虽然我的喉咙我的骚屄我的菊穴已经完全是主人的大鸡巴形状。」
「骚货,证明给你老公看。」
「不要嘛~好害羞的。」
王爽左手捏住妻子的阴蒂一边揉捏一边向外拉扯,右手将妻子的两粒乳头挤在一起快速搓动。
「啊……主人……慢点……啊……不行……」
性器官受到刺激,妻子非但没有加紧双腿,反而条件反射的将大腿继续像两侧打开。王爽也没有因为妻子的话放慢速度,他揉搓的更加起劲了。
「啊……不行不行不行…啊…主人…主人的贱屄骚货…要高潮…要高潮…要高潮…喔————」
一股金黄的尿柱从妻子的胯下喷射而出,仅仅只是坐在主人的大鸡巴上被主人玩弄,妻子就被玩尿了。
王爽用手重重打了妻子奶子各一下,雪白的奶子上浮现出红红的两个手掌印。
「骚货,继续说。」
现在的妻子显得格外娇豔欲滴。
「…老公你看…我是只主人…大鸡巴插着…随便玩玩…就能高潮…的贱母狗…」
妻子闭上眼睛感受着高潮的余韵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这是因为…我的骚屄…早就被肏成…主人大鸡巴…的形状了…只是被主人插着…就已经快要高潮了…」
「老公…你看…」
说着,妻子缓慢站起来,让王爽的鸡巴慢慢抽出。粉色的阴道内壁在黑色肉唇的对比下格外显眼。无论王爽的鸡巴抽出多长,妻子的骚屄都严丝合缝的夹着。而当妻子的骚屄完全离开王爽的鸡巴时,甚至发出“啵”的一声脆响。
王爽拍了拍妻子的屁股,妻子自觉地像条下贱的母狗一样跪在地毯上,将她的大张的黑屄对着我。
王爽扯了一下妻子的阴蒂环。
「说,为什么把屄对着你老公。」
「因为屄是我的第二张嘴,而且,而且本该属于老公专属的嫩穴却被一群大鸡巴肏成这样的黑屄烂穴,我没脸见老公了。」
「继续说。」
「老公,我爱你。虽然我现在离不开主人的大鸡巴,并且成为主人想怎么肏就怎么肏的性奴、母狗、飞机杯,主人招待客人用的性玩具,但我心中最爱的一直都是你。」
妻子的黑屄一张一合,好像真的是屄在说话一样。
王爽跨在妻子上方,挺腰将肉棒狠狠地连根插入骚屄。
「心中最爱的一直都是什么?」
「…老公……啊…」
啪啪啪………
「心中最爱的一直都是什么?」
「…老…公……」
啪啪啪………
「谁是你老公?是那个跪在地上看着自己老婆被我玩,硬着小鸡鸡还不能撸的贱王八吗?」
「…虽然…啊…他鸡鸡小…像…垃圾一样……啊……但我爱他…爱他的温柔…」
「还嘴硬。」
说着,王爽加快挺动腰肢。很快,妻子就被肏到了高潮边缘。
「…主人的贱屄骚货…要高潮…要高潮…要高潮…」
这个时候王爽却将鸡巴啵的一下拔出,露出了妻子屄洞大张的骚穴。寻求着高潮的妻子不断向后退着,在王爽巧妙的引导下,退到我的面前。
王爽充盈的子孙袋就在我的眼前,我下意识的想吐出内裤舔舐,却被怡雯阻止了,正如她之前阻止我撸管一样。
王爽将龟头抵住妻子的阴道口。
「说,心中最爱的一直都是什么?」
「是主人,是主人的大鸡巴,我的心已经被大鸡巴塞满了!」
王爽将龟头插到底,又立刻拔出。但就是这一下让已经处在高潮边缘的妻子来到了高潮。
「喔————」
妻子伸出舌头发出高亢的淫叫。
在我的面前,妻子被近距离肏上了高潮,大张的屄洞由于痉挛一缩一缩的。
过了一会儿,缓过来的妻子继续说道。
「老公对不起,原本我心里装着对你的爱的,但是现在我的心已经被大鸡巴塞满了,你愿意原谅你骚浪的老婆吗?愿意的话,就来一个爱的亲亲吧。」
妻子摇晃着她的屁股,明显是要我亲她的另一张嘴。
我将嘴唇与阴唇相接,轻轻摩擦着。
「老公,你看你老婆这么漂亮,这么浪,你又满足不了。不出去卖屄多给些男人肏一肏多浪费啊。是不是啊,老~公~」

是时候了。
怡雯从我嘴里将妻子的内裤拿出,将潮湿的内裤套在了我的头上,放声道——
「王八表心意——」
我咽了咽口水,说道。
「老婆,其实我一直是一个绿奴王八。」
我起身走到妻子面前,在她鄙视的目光中,我从我身上脱下来怡雯的内裤,露出了我环绕精液套的小鸡吧。
「我的鸡巴太小,每一次和你做爱,都不能让你高潮,反而让你更加饑渴。」
「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让你的屄空虚寂寞,所以我拜託把我母亲与妹妹肏的爽叫连连的大鸡巴主人王爽来调教你,让你成为下流又不要脸的蕩妇。」
「当你每一次满足的夹着主人的精液套回到家,我都兴奋不已,用主人肏你射出的精液撸射。」
怡雯用脚踢了一下我的小鸡吧。
「赶时间,说重点,主人鸡巴还等着呢。」
我大声说道——
「我纪博的妻子静淑是个烂屄贱货,是主人大屌下的淫妇。但是她还是不够贱,我想让她成为为主人卖屄挣钱的婊子、每一根大鸡巴都能肏的贱货!」
怡雯用脚重重的踢了一下我因为羞耻而挺立着的小鸡吧。
「笨王八,说早了,请肏内容呢?」
「绿王八纪博请求主人把妻子静淑的骚屄肏烂,子宫肏怀孕。我喜欢老婆被人像母狗操,我喜欢帮大鸡巴男人养孩子,我是最下贱变态的绿帽王八。」
王爽哈哈一笑,拿出数根马克笔。
「贱王八说道太快,我听不见啊,不如你说我写,你想要你老婆被我玩成什么样子?」
「绿王八纪博请求主人在妻子静淑的骚屄上方写上“老公戴套, 主人内射”。王八低贱的小鸡吧不配将精液射进妻子体内,主人却可以回回内射,让我妻子怀上野种。」
「绿王八纪博请求主人以妻子静淑两个大奶子为阴囊、骚屄为龟头缝画上一根大鸡巴。再以两个大屁股为阴囊画上另一根大鸡巴。像我母亲一样,身体前后都被大鸡巴包裹。」
「你婊子妈那可是萤光纹身,在晚上隔很远都看得到。」怡雯调笑道。
「绿王八纪博请求主人在妻子静淑左边脸上写上“卖屄婊子”、右边脸上写上“精液便器”。在妻子静淑的鼻樑上画一个阳具,这样从下往上看鼻孔加上阳具就是鸡巴了。我想让每个人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是一个不要脸的骚货。」
不久,我的妻子身上写满了诸如“公车”、“鸡巴中毒”、“精液依赖”、“性奴”、“母猪”、“永久发情”、“出轨妻”等淫语。身体上画满了鸡巴、精子,受精成功、带叉的小鸡吧等图案。
怡雯笑道「亲手把自己的老婆变成这样的便器感觉怎么样啊,贱王八?不过我说,你妻子的告白说的不怎么样,你的淫语说的也不行。真的是婊子爱王八——般配啊。」
「不过呢,现在是权利反转环节。静奴,好好的玩一下你的贱老公~」
身上写满了淫词浪语的妻子静淑狠狠的扑了上来。
「“我想让每个人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是一个不要脸的骚货。”嗯?胆子挺肥啊?我要让每个人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一个喜欢妻子被别人肏的小鸡吧绿王八。」
妻子将我头上的内裤又塞回我的嘴巴,她弹了弹我的小鸡吧。「静淑的身体早就被主人的鸡巴肏成精液烂穴了,小穴也让主人从小到大由粉嫩的一线天干成现在合不拢的黑屄,老公这样的小鸡巴即使戴上三层套也根本不会让我有丝毫感觉哦~」
王爽将肉棒插入妻子写有“老公戴套, 主人内射” 的阴部下面的骚穴。「你就一边看我肏你老婆,一边被你老婆调教吧。」
「静奴,你在你老公身上写完一段,我肏一会儿,写的越贱,我肏的越狠。」
「哇!谢谢主人赏赐!」
「贱王八老公,你听到了吧,我写的越贱,主人就肏的越狠哦。疑?你的小鸡吧怎么更硬了?看到自己的妻子在别的男人的大肉棒上撒娇你就这么兴奋吗?真贱。」
「贱王八老公,你的嘴舔了不少次鸡巴和骚屄吧。吃啥补啥,你的嘴啊,现在长的像散发着屌味的屄一样~」
说着,妻子在我脸颊左侧写上“爱舔鸡巴的王八嘴”、右侧写上“内射清理专用嘴”。之后用红色的马克笔把嘴字打了个大叉,在旁边大大的写上屄字。
啪啪啪……王爽肏了50下作为奖励。
「“鼻樑上画一个阳具,这样从下往上看鼻孔加上阳具就是鸡巴了。”好啊?我要在你鼻樑上也画一个,让别人看看你鸡巴有多么小。」
妻子在我的鼻樑上画了一个小小的阳具,在我的额头写上“喜欢老婆被大鸡巴肏的我自己的鸡巴大小”, 然后画上一个箭头指向鼻樑的小阳具。
啪啪啪……王爽肏了20下作为奖励,妻子又被送上一次高潮。
「变态…绿帽奴…王八…小鸡吧老公…看到我…被大鸡巴…肏高潮了…很开心吧…呼…」
妻子缓了一会儿,继续羞辱我。她只是用手随意撸了几下我戴着三层精液套的鸡巴,我就忍不住射了。
「废物鸡巴,又小又没用。主人不戴套都能把我肏的死去活来,你戴了三层随便撸撸就射了。贱王八,趴着。」
我像一条贱母狗那样趴着,刚刚射精的小鸡吧半硬的挺着。
妻子扯下我鸡巴上的精液套,把它塞进我的屁眼,随后在我菊花周围写上“存放主人精液的容器”“渴求精液的菊花”。
之后让我转过身,在我的龟头上写上“小”,棒身上写上“王八”。
她蛋蛋上面画上了受精成功的标记,之后用红色马克笔在标记上打了一个叉,代表着我的垃圾精液永远不会再让别的雌性受精。
她在阴部上面写上“废物鸡巴”之后用红色马克笔在“鸡巴”上打了一个叉,在旁边写上阴蒂。
她在以我的两个乳头作为阴蒂各画了一个流着精液的骚屄,旁面写着“废物阴蒂会在看妻子被人肏时勃起”。
她还在我的身上画了许多大张的烂屄,说很适合我。「“老公你看,就算是画在你身上的烂屄你也只能看、不能肏。」
最过分的是她在我的四肢根部分别写上“母亲被人无套内射次数”“妻子被人无套内射次数”“妹妹被人无套内射次数”“女儿被人无套内射次数”,并在我的四肢上画满了射着精的鸡巴,一个鸡巴代表被内射十次。画完了还说一句「老公画不下了,怎么办?我们还被内射了好多次呢。」
作为报复,妻子在我的身体上面还写上了诸如“性无能”、“淫妻中毒”、“精液依赖”、“性奴”、“下贱王八”、“永久发情”、“精液便器”等淫语。
最后,妻子根据照片在我的两只手手心手背上分别画上了我的母亲、妻子、妹妹、女儿同时流着精液的烂穴与外翻的屁眼。「老公你平时不仅能够舔,还能用它来打~飞~机~哦~」
期间,妻子被肏上了十几次高潮了。

在旁边忍不住自慰的怡雯继续仪式:
「在这里,我们祝贺这一对浪妻贱夫在儿子成年的这一天灵魂得到了昇华。」
「这位淫蕩下贱的夫人,你愿意在你儿子成年以后,做一位婊子妈,让每一位有着大鸡巴的男性都能插进你发黑骚臭的烂屄吗?哪怕你们并不认识?哪怕他是你儿子的同学?」
「我愿意。」
「这位阳痿早洩的先生,你愿意在你儿子成年以后,做一位龟奴爹,介绍并伺候每一位有着大鸡巴的男性插进你妻子发黑骚臭的烂屄吗?哪怕你们并不认识?哪怕他是你儿子的同学?」
「我愿意。」
「好,下麵请这一对浪妻贱夫接受家人与绿主的祝福。这位先生,你可以吻你的妻子了。」
王爽的大鸡巴横在我和妻子之间,我和妻子默契的用嘴包裹着主人的冠状沟,隔着一根大鸡巴轻吻。于此同时,王熊与王杰也抱着我的妹妹和女儿走过来了。
妹妹静仪与女儿雅涵也像我的妻子静淑一样,屄被肏成各自主人的形状,主人射的精液在鸡巴拔出来以前一滴也流不出去。现在她们的肚子微微隆起,像怀孕了一样。
「老主人王熊赐福,一日同时吻鸡巴,百年卖屄共骚浪。老主人王熊祝这一对婊子妈与龟奴爹日卖斗金。」
王熊把鸡巴从妹妹静仪屄中拔出,浓厚的精液洒在了我和妻子头髮上、脸上。
「老主人王熊是从上往下赐福的,而他的孙子王杰不打算走寻常路,他打算从下往上赐福。这位女士,你可以你的老公比比屁股大小了。」
我和妻子躺在精液染湿的地毯上,双手掰着写满淫语的大腿,使自己屁眼对着天空。两个屁股贴在一起,而两个v字打开的大腿组合成了一个X形。
「小主人王杰赐福,骚屄屁眼共对天,天降精液入股间。小主人王杰祝这一对婊子妈与龟奴爹年年有精液,岁岁有精澡。」
王杰把鸡巴从女儿雅涵屄中拔出,滚烫的精液洒在了我和妻子的私处。
「好,下面请大主人赐予婊子妈阴环,让她拥有卖屄的资格」
妻子两腿大张的躺在我的身上,屄的精液一点点的流下,顺着我的蛋蛋、我的小鸡鸡滴落在地上。
每一次穿环,妻子都会抖动一下,一共六次。妻子一直日思夜想想要当一个婊子,这次她终于梦想成真了。
过了一会儿,妻子展示着她胯间六个漂亮的阴环,兴奋的对我说道:“龟奴爹,走,咱们卖屄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