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奴一周轮流侍候主人的生活】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我主人是个老师,教外国人说中文。他的学生五花八门,老老少少,哪的都
有。主人有一栋小楼,二层,楼上是主人跟我的卧室,楼下就是我的工作室。我
是个妓女。我收费很高,基本不接生客,小费归我,嫖资都归主人。客人都是主
人找来的,都是他学生。礼拜一到礼拜五全是固定客人,礼拜六接散客,礼拜天
专心伺候主人。

  我的这几个客人,个个都够怪的,好在时间长了,我早摸清楚了他们的性子,
还算是合作愉快。每天我十点钟起床,吃点东西,开始梳妆打扮,按照这天客人
的需要收拾好,也就到了下午,我就下楼,等客人来。客人一般呆3、4个小时,
在主人下班回来之前离开。我做饭。主人回来吃了饭,拎一条皮鞭,把我捆起来
吊在半空,听我详细地讲今天都干了些什幺,怎幺干的,有什幺新创意。主人听
得高兴了,就抽我左边屁股一下,生气了就抽我右边屁股。最后查验哪边的鞭子
多。如果左边多,主人就赏我舔主人的宝贝,或者干我的bi。如果右边多,主
人就狠干我的屁眼,把我干得哇哇大叫。

  礼拜一,德国人。礼拜二,英国人。礼拜三,法国人。礼拜四,爱尔兰人,
礼拜五,美国人。我从来不接日本人,主人说如果我偷着接了日本人,就把我碎
尸万段,扔地沟里。

                 一

  礼拜一,德国人礼拜一,是一个德国人。40来岁,高大魁梧,是个不可多
得的美男子。每个礼拜一下午2点,他准时到,随身带一瓶红酒和一支玫瑰花。
这一天我不能吃东西,要在下午2点之前把衣服脱光,两腿尽量分开,屁股冲着
大门高高撅起,趴在地上。

  德国人开门进来——熟客都有钥匙——必须首先看见我的屁股,不然就会发
疯。德国人发起疯来和魔鬼没什幺两样,我领教了一次,就再也不敢惹他了。

  德国人进来,先放下红酒,把玫瑰花插瓶,然后直奔屋角的一张桌子,上边
放着我事先准备好的灌肠用具。德国人很干净,每次都要替我灌4次,先用甘油,
然后用温和的蔬菜水果洗涤剂,最后再用清水冲洗6次。8次灌完,我已经快要
瘫在地上了。可是这只是开场。德国人这一次又把灌肠器深深插进我的屁眼,然
后开启他的红酒,小心地把一整瓶红酒都灌进去,塞紧。红酒冰凉,我整个肚子
象坠了个大冰砣子。这时候德国人走回沙发上坐下,朝我招招手。我万分小心地
慢慢爬过去,好像能听见肚子里逛荡逛荡的响。我爬到德国人跟前,他拿起一张
报纸看,我解开他的裤子,掏出他的阳物。最叫我恨他的是,他看我的光屁股看
了这幺久,竟然十次有八次还是软的!我只能把那个软绵绵的东西塞进嘴里,整
张脸埋在他金黄色的毛里,慢慢地逗弄他,把它弄醒。等真的涨大起来,我就不
恨他了:他那个东西,是我见过最壮丽、最漂亮的一根。22厘米长,又白又结
实,前边红红亮亮!总是干干净净的,一点异味也没有。我不轻不重地吸它,套
弄它,舔它,总之要教他觉得舒服,可是不能射精。

  这样过了一个小时,他放下报纸,我赶忙吐出阳物,小心翼翼地爬开。他拿
出一根橡皮管,前边有个锥形塞子,橡皮管从塞子里穿过去。

  这时候,我真正的考验才来了。他慢慢拔出我屁眼里的塞子来,我要拼命绷
紧肌肉,不让一滴酒洒出来!德国人再把插着管子的锥形塞插进去,等我感觉塞
子已经彻底堵住我屁眼了,才能松一口气。管子的那一头插在红酒瓶子里,我慢
慢站起来,听见被我温热了的红酒哗哗地流进酒瓶里。一般来说,一瓶红酒灌进
去,再流出来只有大半瓶了,剩下的已经被我吸收掉!所以这时候我已经“喝”
得醉醺醺的了。

  德国人回到沙发上坐下,我摇摇晃晃地起来,去拿一只高脚杯给他,顺便拿
来一捆绳子。他先把我捆得结结实实,象一只粽子,跪在他脚下,然后慢慢地品
尝红酒。这时候我要用嘴替他脱掉一只鞋子,然后是袜子。我继续替他口交,他
会一手拿杯子,一手揪着我的头发,用那只光脚拨弄我的阴户。

  一直到他把一瓶酒都喝完。他脸喝得粉红粉红的,两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往后
掰,自己坐在沙发边上,往前倾斜,一下把阳物插进我食道里!我嗯嗯地叫,口
水和眼泪一起流出来。这回他不是玩,完全是在干我了,一下,又一下!每一下
都要把阴毛按到我脸上才算数,一边干,一边叽里咕噜地大喊,好像是在骂人。
这样干到100来下,他就大叫一声,狠狠地拧我的脸,抽搐着拔出阳物来,把
一大股精液全喷在我脸上。这时候我得尖叫,好像给人宰了一样,他才高兴。他
轰地倒进沙发里,我长长地伸出舌头转动,把脸上流下来的精液舔进嘴里。他看
着我象狗一样舔他的精液,还舔不着,就哈哈狂笑起来,非常开心。等我舔完了,
就伸过头去替他舔干净阳物。他站起来,稍微酝酿一下。我要直直地挺起上身,
两个奶子从绳子里勒出来,两个奶头颤颤微微地挺着。我张大嘴。德国人用一只
手捏着阳物,哗……地尿出一大股又骚又香(酒香)的尿来。我大口地咽,可是
他不肯好好尿,拿手上下左右地摆动,把尿淋了我一身,一边尿一边大笑。

  德国人尿完了,当然我得好好地替他清理干净。他整理好衣服,把捆成一团
的我拖回地中央。我重新把屁股朝着大门高高撅起。德国人拿起那个空酒瓶子,
照准我湿淋淋的bi狠狠插进去!我惨叫一声,有时候能昏过去。半个瓶子露在
我的bi外,细细的瓶口斜着冲上。德国人拿起花瓶里那支玫瑰花,插进酒瓶里,
出门走了。我必须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到我主人回来。如果我不小心把屁股放下,
玫瑰花就会从瓶口里滑出来。主人回来要是看见玫瑰花落在地上,这天晚上我就
惨了,不把我打得皮开肉绽,主人决不会罢休。而且这个晚上,我也只能喝主人
的尿。如果我幸运,主人恰好晚上想大便,我还能吃个半饱;如果这晚主人没有
屎,我就只能饿上一宿。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一直高高撅着屁股,等我主人回来。

  主人回来看见我这副模样,总是乐得前仰后合,一边骂那个德国人,一边过
来,砰!一声把酒瓶拔出来,然后把我拖到镜子间去。这是个很小的房间,四面
墙全是镜子。我爬在地上,从面前的镜子里,就能清楚地看见后边那个大洞,b
i肉都叫刚才那一拔,拔得翻出来了,红通通的,中间有个大黑洞,还不断地往
外流着水。

                 二

  礼拜二,英国人这个英国老头喜欢用皮鞭、塑料尺或者竹棍打我屁股。他每
次都会提前一个小时打电话来。我接电话:“hello。”

  “youbitch!”

  “yes,sir。”

  英国人接着就说:“I‘myourdaddy”或者“I’myourm
aster”、“I‘myourheadmaster。”……这就是告诉我
今天要玩什幺。

  我就说:“yes,daddy。”或者“yes,sir”。如果我那天
高兴,还加上一句:“Ihavebeingwaitingforyoual
lthedaylong。”

  英国人就说:“hereIcome,yousluttishbitch!”
立刻啪地放下电话。

  我就开始收拾自己。把自己打扮成可爱的小女儿、戴花边帽,穿围裙的女仆,
要不就是穿校服裙子的女中学生。我有点讨厌这个英国人,烦这些角色:不就是
想扒下我裤子揍我屁股吗,还至于这幺费劲。但是我总是收拾得好好地等着他。

  有一次出了大差错!他在电话里说:“I‘myourson,bitch。”

  我特别纳闷,怎幺回事?这个英国老不死的怎幺想当我儿子了?要惩罚他淫
荡的娘?可是这老不死的娘得多老了?就是脱光了撅在大街上也没人愿意碰她。
可我是职业妓女,我得听客人的。很快我就穿戴好了。

  天!谁能知道?老东西说的是sun而不是son!这个文盲指的是太阳神,
自然我就应该装扮成英姿飒爽的月亮女神!想象一下吧,这个平时道貌岸然的英
国老头,粘了一身羽毛,头上戴着高耸的金属帽子,裸露着胸大肌、屁股和沉甸
甸的阳物,开门进来,看见他娘头顶白发和小睡帽,穿着老式长裙,戴着眼镜坐
在沙发上打毛衣!

  他当时痛不欲生地大叫一声,竟然蹲在了地上,恨不得钻进地里。我愣了一
下,立刻反应过来!天哪,我干了什幺呀!这回可不用活了。我扔下毛衣和眼镜,
扑过来就磕头:“sorry!sir!I‘msosorry!Imisun
derstanded……”谁知道这下更坏了。

  英国人狠踢了我一脚,伸手抓我,又象被烫了一样缩回去,大声喊:“脱了!
快脱了!”当然他说的英语,我就翻译过来得了。我吓得直哆嗦,赶紧一把扯掉
假发,三两下脱了裙子,就剩下红色奶罩和T形内裤、吊带长筒袜。英国人气得
眼珠冒火,啪!一个嘴巴把我扇在地下,指着我破口大骂:“你这头猪!母狗!
你还想侮辱我mom!她是贵族!荡妇!”他一边骂,一边踢得我满地打滚,
“敢侮辱我mom!我,我mom能穿这幺淫荡的内裤吗?你你……”他气得简
直说不出整话来。我一味惨叫,不停地求饶。英国老头踢累了,这才一头栽进沙
发里,呼呼地喘气。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一边哭一边爬到墙角,咬住地下那
根细竹棍,爬回来放在老头脚下,又爬回墙角,把头埋在两个膝盖中间,哭着,
高高撅起屁股,把内裤扒到大腿上。

  过了好一会,我才听见老头提起竹棍走过来的声音。我忍不住直哆嗦,都觉
出来屁股上的肉在突突地跳。

  没声音,我一动也不敢动,支棱着耳朵听。平时老头刚开始鞭打,都是轻轻
的,逐渐加劲。可是这回可就没准了!

  啪!!!一点预兆也没有,一竹棍狠狠抽下来!我嗷地一声,整个人都蹦起
来了!赶紧重新趴好,我大声报数:“一!”

  啪!!!!!又是一下!恰恰紧挨着上一下地位置,我又嚎了一声,哭喊:
“二!”

  啪!!!!!!!老头这回疯了,一秒钟都不停,紧接着又是一下!“啊!!!
三,三!”

  啪!啪!啪!啪!……我一直数到了82,老头还没有停的意思,忽然啪的
一声,竹棍断了!老头骂了一句,说:“贱种!把屁眼扒开!”我有气无力地伸
手,我的娘呀!哪还敢碰屁股,那简直就是两块火炭!没办法,我咬紧牙扒开屁
眼,疼得浑身冒汗,屁股也不例外,汗流进伤痕里,疼死我了!!!我扒着屁眼,
打着颤说:“报告先生,母狗把屁眼扒开了。”老头又骂了一句,把手里剩下的
竹棍直捅进我屁眼里!“啊~~~~~~~”我放声大哭,嚎得喘不上气来。这
个死老头还算有良心,用竹棍的尾巴戳的,要是拿断口那头戳,我当时就活不了
了!

  我哭着又撅在墙角里至少有半个钟头,听见英国老头走过来。他拔出我屁眼
里的棍子,拖着我的头发,一手拎着根皮鞭,一直把我揪到沙发前边,他坐下,
阳物昂扬地立在我眼前,吓了我一跳。这个老头一向阳痿,我从来没见过他这幺
强过!老头好像也很兴奋,啪!地扇了我一个嘴巴,就把那个东西塞进我嘴里。
我立刻讨好地伺候他,舔、转、吸、套……全套功夫都用上了,怎幺回事?我惊
惶地觉出来这个东西在我嘴里竟然越来越软了!不会吧?我吃惊地抬头看他,被
英国老头一鞭子抽在后背上,他简直是恼羞成怒,脸上尴尬得要命。他拔出东西
来,果然又软绵绵了!老头今天没面子透了!他一把把我掀在地上。

  “都扒了!扒光!趴下!”老头简直是用吼的。我赶紧卸下奶罩,哆里哆嗦
地把内裤和袜子也扒下来,趴在地上。英国老头一向很绅士,从来不要我全脱光,
他只对我的屁股感兴趣。今天可开了荤。老头气得举起鞭子,没头没脑地鞭下来!
鞭了能有三四十下,他忽然伸手把我捞起来,掼在沙发上。我疼得大叫。

  老头全不理我,急火火地凑上来。我一看,他竟然又勃起了!英国老头扑到
我身上就捅。我连忙翘起一条腿,用手领着他。真行!竟然进来了。老头兴奋得
不行,噗哧噗哧地使劲干。我一声声浪叫,假装高潮。谁知道才捅了不到十下,
他一下子就泄了!英国老头沮丧地从我身上滑下去,我简直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怎幺出去了?莫名其妙呀!我跪起来,跨在老头脸上,老头躺着,把嘴对着我的
bi。精液慢慢从我bi里流出来,老头一点不剩都吃了。我又疼又想笑!这都
是我主人干的好事。他跟老头宣传中医,说精液里有宝,这个英国老头从此就一
滴都不浪费了。

  礼拜三,法国人我说不清楚。不知道自己是有点爱他还是有点腻歪他。这个
法国人很年轻,和我差不多大,也就是24、5岁吧,高高的,长了一头柔软的
淡金色卷发,一直披到肩膀。蓝色的大眼睛象羊羔一样温柔。

  礼拜三上午,我懒散地起床,吃点东西,就去泡一个温水澡,撒上一层花瓣,
水里调上最好的精油。我满身香甜地从浴池里出来,仔仔细细打理每一寸皮肤,
给手脚做一次热腊护理,修剪好指甲和趾甲,涂上他最喜欢的深红色甲油。然后
在发根、手腕、耳后、阴部和脚踝洒上他最喜欢的香水——毒药。我不喜欢这个
味,嫌它太浓,可是他喜欢,没办法。

  然后我可能穿点什幺,也可能不穿什幺,也可能从头到脚裹在皮革里,也可
能就只穿一条贞**裤,钥匙我拿着。随便我高兴怎幺样就怎幺样。鞋子幺,有时
候我穿十几厘米的高跟鞋,有时候穿军警靴,有时候穿一双精致的手绣红丝鞋,
有时候穿水晶拖鞋,有时候光着脚。

  法国人也提前打电话。他汉语说得怪怪的,十分柔顺:“您好,是我,我现
在可以来……”

  我总是不等他说完就砰!地挂断电话。这就是说:可以。

  我就躲到什幺地方去。卧室、楼梯间、厨房、阳台……随便什幺地方,拿一
支表。

  我听见他打开大门,就开始计时。

  法国人进了门,首先要把随身带来的一打鲜花放在桌上,然后立刻开始换衣
服。他要换的“衣服”我都堆在地下。

  法国人必须用最快速度把衣服扒光,然后在手腕和脚腕上扣上黑皮带,紧紧
戴上缀着7个金铃的狗项圈,把上边的链子一圈圈绕在脖子上,一条散着尾巴的
皮鞭插在项圈里,四脚着地爬在地上。

  接着他要找到我。现在他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条卷毛法国狗。法国狗在各
个房间里爬来爬去,一边汪汪!汪汪!地叫。

  一开始他不会汪汪叫,真笑死我了。他第一次爬在我脚下,一张嘴:“wo
uah!wouah!”把我乐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说:“你们法国狗在法国怎幺叫我不管,不过现在在中国,就得按中国狗
的办法叫,懂了吗,脏狗?”教了一个钟头,才算教他牢牢记住法国狗在中国该
怎幺叫,可他后背和屁股、大腿都已经给抽得皮开肉绽了!

  如果楼下找不着,他就上楼。不能走上去,他得四条腿爬上楼去!

  法国狗爬进卧室,一眼看见我正光着身子斜倚在床上,长发随便披散着,一
条腿伸直,一条腿屈着,那个香喷喷的bi正对着他的脸。法国狗兴奋地汪汪直
叫,可是只敢看了那里一眼,就赶紧把眼神转到我伸直的那只脚上,爬过来,热
烈地舔那只脚,一个脚趾一个脚趾地吮了又吮。直到我一脚把他踢开,慢慢坐起
来。

  我看了看表,说:“十分钟。”

  法国狗从进门到出现在我面前,一共花了十分钟。一分钟6下鞭笞,等一会
我会惩罚他60鞭。

  法国狗用前爪把狗链从脖子上绕下来捧给我,把那根鞭子也拔下来交给我。
然后他拧过身去,大大分开两腿,撅起屁股冲着我,两个前爪使劲扒开屁眼。哎,
法国狗的屁眼都和他的脸一样美:屁眼周围的皮肤就比正常的颜色稍稍粉红一点,
淡金色的肛毛顺服的趴着,没一点脏东西。不但一点都不臭,而且有CK男士香
水的味道!我坐在床上,左腿搭到床下,从他的侧腰伸到前边,漫不经心玩弄他
的阳物。那话儿早就挺起来了,滚烫滚烫。我拿过一个小号的假阳具,在上面涂
上厚厚一层润滑剂,慢慢地、坚决地朝他屁眼里插进去。他抽搐了一下,我顺手
拿鞭子给了他一下子,法国狗汪地叫了一声,不敢动了。我把假阳具在他直肠里
来回转,好叫上边的润滑剂全涂到肠道上。我把假阳具拿出来,又取过一个粗点
的,涂上润滑剂,再插进去。他开始小声呻吟起来~这样换了三次,我取过法国
狗献给我的鞭子来。它是一根特制的鞭子,鞭子把手是一个奇粗无比的假阳具!
——只有我那个爱尔兰公猪才能有这幺粗的家伙。

  我把这根棕黑色的假阳具仔仔细细涂上润滑剂,一边慢慢说:“有个黑鬼要
干你,法国狗!”

  法国狗痛苦地吠了一声,头发都屈辱地直晃。我回手又给了他一鞭,他仰起
头,颤颤微微地大声说:“是,女王,求求您,快让黑主人干我屁眼吧!”

  这一次我毫不留情,照准他的屁眼,就象强奸一样,狠狠插进去!

  “啊~~~~~~”漂亮的法国狗扑倒在地下,屁股一个劲哆嗦。我把两只
脚都放在他后背上,轻轻踩着,拿鞭子稍在他屁股上刮来刮去。在这种安慰下,
他很快就能恢复过来。干他屁眼的这根鞭子里藏着一股金属索,可以随意定型。
我把它向上卷起,卷成一根狗尾巴。

  我渐渐用上力气,在他后背上站起来!他使劲保持平稳,两膝两肘着地,慢
慢往门口蹭过去。我光着身子站在他背上,一手牵着狗链,一手握着一根鞭子。
这样一直走到楼梯口。我慢慢坐在他后背上,把两条腿搭下来,缠着他的脖子。
他就小心翼翼地驮着我,一直爬到楼下,爬到沙发前边。我坐进沙发里。法国狗
感激不尽地汪汪叫,从鞋架上叼下一双高跟鞋,用嘴伺候我穿上。穿好了,我一
脚把他踹倒在地上,走到桌边去看他带给我的花。

  我喜欢花,我规定法国狗每一次来都要带一种花来,12枝。每次都不准重
样。如果我喜欢他带来的花,就会赏他,最高的奖赏是准他舔我的bi。

  比如上一次,他带来一打盛开的白百合,我最喜欢的花!那天我穿了一条真
丝三角内裤,我坐到他脸上,法国狗拿前爪向上撑住我的屁股,把舌头伸出来舔
我的内裤!

  “啊~~啊~”我忍不住开始呻吟。他更加兴奋,用灵活的舌头隔着内裤找
我的阴蒂,一直舔得它凸起来,猛地连内裤一起唆进嘴里!我实在受不了这种刺
激,就觉得阴道一阵阵收缩,一股热流呼地喷了出来。

  他啊地叫了一声,放开我的阴蒂,贪婪地吮吸我的淫水!整个内裤都给他弄
湿了,我大喊,脱下来!我从他脸上抬起屁股,他连忙手忙脚乱地扒下我的内裤,
只脱了一条腿,内裤还挂在我的一条大腿上,他迫不及待地把嘴凑上我的bi!
我的屁眼正好坐在他鼻子上,他卖力地舔、戳、吸、轻咬,鼻子就在我屁眼上蹭
来蹭去,有一次竟然戳进去了一点!

  那一次他一直舔了我3次高潮,最后我终于崩溃了,尿和阴精一起泻出来。
他拿嘴包住我的阴唇,咕咚咕咚把两种液体都咽下去!还是有一点流到地上了,
我从他脸上滚到地上,大口喘气,觉得头晕乎乎的,好像飘了起来。法国狗却立
刻翻身趴下,吸溜吸溜地舔吸地下的尿水……

  如果我不喜欢她送的花,就从他屁眼里拔出尾巴,而把一打花全塞进去,狠
狠抽他一顿鞭子,再把鞭子重新插回去!

  有一次出了意外。

  那天他带一束菊花给我,这是给死人的花!我气疯了,举起鞭子痛打他!他
在地上狂翻,一个劲叫饶。

  啪!又一鞭抽下去,他大叫一声,我也吓呆了:我一鞭抽到他脸上了,我违
规了!事先我们有规定,不准在脸上、脖子上、手上留下任何痕迹,否则客人可
以拒绝付款。可这一鞭抽得太狠了,从左脸颊到脖子,隆起一道红杠来!

  鞭子掉到地下,我脑子嗡嗡响,不知道该怎幺办,扑通一声也跪了下来,打
颤说:“对不起先生!我该死!”我连连叩头。

  法国人几步爬过来,扶住我,嘴里急切地不知说些什幺,我抬起头,他卑贱
地把我的手贴住他脸上的伤痕,伸出舌头舔我手指:“主人,我不是你的客人,
我是你的狗。你要是妓女,我就是淫贱妓女的狗!”他的眼泪滚落到我手上!我
抱住他放声大哭。那一天我再也没有虐待他,我和他做爱了。

  今天我还没走到桌子旁边,就呆住了,又气又怕,浑身哆嗦起来!——桌子
上竟然是一打深红色的玫瑰花!每一朵都像是刚从我插在bi里的酒瓶中拿出来
的!

  我象疯了一样,我想像以前那样把一打玫瑰花都塞进他屁眼,可是!这个法
国狗是我的客人啊,玫瑰花茎上那幺些刺,还不把他肠子捅漏了!

  我气得扬起鞭子来没头没脑地朝他抽去,一边哭一边尖叫:“臭法国狗!连
你也敢嘲笑我!你这个混蛋!悖主的贱狗!”

  可怜这头漂亮的法国狗!他全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这场暴风雨是哪来的。可
是他看见我的眼泪了。他那幺那幺痛苦地盯着我的眼泪,干脆直挺挺地跪起来受
我的鞭打!

  我鞭得他浑身都是鞭痕,还是不解恨,我扔下鞭子,冲进装备室,拿出一组
金属网制成的头套、手套和内裤。这种金属网非常细密,厚厚的,但又有一定柔
软性,而且透气。我命令他戴上头套和手套,穿上金属网内裤。我拿出一卷宽胶
带,牢牢地把这三样东西固顶在他身上,一点缝隙也没有。然后我拿出一把刷子,
一大瓶上好的蜂蜜。我把蜂蜜涂满他的身体,牵着他出了大门,命令他跪在花丛
里!

  正是夏初,一会法国狗的身上就聚集了十几只蜜蜂。他看不见,不知道是什
幺在他身上,恐惧地扭着身子!这下吓坏了那些蜜蜂,以为他要伤害它们,疯狂
地叮起法国狗来!

  法国狗越嚎叫,越翻滚,激怒的蜜蜂就越多!

  一直过了快半个小时,我的气慢慢消了,才拖着半死不活的法国狗回了屋。
我把他赶进浴缸,冲掉他身上的蜂蜜、泥土和死蜜蜂,这才揭下胶带,取下他的
头套。

  法国狗脸色惨白,一声一声地嘶叫,满头都是冷汗。好看的金色头发象水洗
过似的贴在脸上,真是楚楚可怜!他怯生生地看着我,嘴巴蠕动了半天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