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奇传说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安生君
字数:8079

  (写奥奇传说的作品是我很久之前就有了想法的,直到现在才动笔。奥奇传
说赛尔号都是童年的回忆,但是我们现在在长大,一点点的抛弃一些东西。我之
前登入奥奇传说的时候,发现除了那个周的热门地点,其他地点根本就没有人。
甚至给了一种全服只有我一个人的感觉,空荡荡的,很寂寞。写这篇文大概就是
一个纪念吧。)

  我真的很幸运,刚刚来到奥奇大陆就得到了末炎女王的赏识,成为了她的伙
伴。末炎女王很照顾我,教会了我如何战斗,如何照顾自己,教会了我光明的含
义。然后,在我的心里,不可抑制的产生了对她的感情。

  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在她的面前我什么都不是,她是高高在上
的女王,是最明亮的那颗星星,而我则躺在一处泥潭中,只能默默地遥望着她。
如果不是偶然一时兴起,也许我与她的人生,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

  然后在心里面悄悄立下誓言,我对自己更加严苛,只为了能够达到与她一样
的高度,那时候我才能向她说明我的心意。

  ……………………………

  奥奇终于站到了大陆的顶端,他已经是这块大陆上最强的几人之一了。终于
可以完成心中的愿望,向内心的女神说出自己的心意。

  那一天,他带着末炎女王走到传说的顶峰,只为了表白内心那早已成型的感
情。

  最开始,是在回忆一路的磕磕跘跘,艰难险阻,在那时是那么的惊心动魄,
现在看来却又是那么的怀念与温暖。两个人在一起前进,最开始是单方面的保护,
再是两人的共同进步,直至能够将后背放心的交给对方,无条件地信赖彼此。

  「女王真的很感谢你,你在当初选中我」

  奥奇转头看向女王,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激动,将自己最深处的感情暂时隐
藏,拼尽全力露出最温柔的笑容。

  「因为你,我才能领略世界上这么多美好,才能达到今天的高度。」

  奥奇本来以为末炎女王会笑着回应他,但是她听到这句话,脸色却稍微有些
不对劲,那像是寂寞无奈的表情。那种表情他也见过,总是在无人的夜晚,末炎
女王独自一人走在偏僻的地方,似乎是想起谁,便会露出那种感情。

  这种表情让奥奇很难过,让他想要将女王抱在怀里,询问她到底是因为什么
而露出了那么寂寞的表情。露出那样的表情,让他感到一丝疏离,他还没有走入
她的心。

  她的心里存在过某个人或者某些人,所以才会有那样的表情。而奥奇想要取
代那些人,走进她的心中。

  「今天你把我叫来,说有话要说,但其实就是感谢我吗?」

  「差不多吧,虽然还有一些事情……」

  突然被末炎问及,奥奇反而有些害羞,已经确定要向末炎表白,但是此时却
有些含糊其辞。

  「女王,您刚才也说有事要告诉我,要不您先说?」

  「……也好,那我就先说吧……」

  末炎女王抬手抚摸自己的发际,双眸本来是看着奥奇,此时却又游移的转开
了目光,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事情,眸子在微微的颤动,显示着主人的不平静。
那如同红宝石般的美丽眸子,似乎隐藏了什么秘密?

  「我们就此分开吧!」

  深吸一口气说出了这样的话,末炎女王放下了手,也像是放下了很多东西,
肩膀一下放松下来。

  「欸?」

  奥奇一下傻眼了,情感全都郁结在心中,堵在了喉咙里,张了张嘴,竟然说
不出任何话。

  「你已经到达了顶峰,那我也没有再陪在你身边的必要了。」

  末炎如此说着,转过身向远处走去。她背对着奥奇,没有让他看见自己的泪
水。宝石一般的泪水,悄悄的从脸颊上划过,滴入泥土中,泥土很快地吸收了水
分,完全看不出过去的痕迹。

  「等等,女王!」

  在末炎走出一段距离后,奥奇终于能够开口,他急切的想要挽留末炎,希望
她不要离开自己,因为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末炎听到奥奇的话,稍微停住,但是没有转身,想要听听他的最后一句话。

  「女王,我爱你。」

  终于说出了内心想说的话语,但不知为何,现在竟感觉是满嘴苦涩,泪水在
眼眶中打转,奥奇的心完全揪了起来。

  「可以请您不要离开吗?」

  最后的挽留。

  「………抱歉………」

  最后的回应却是这么一句话。

            ——————————

  末女王回到了自己最初的地方,红莲幻境。她躲进了自己的宫殿中,倒在了
卧室的大床上,在幻境外加了很多的禁制,就是为了避免被他人打扰,也是为了
掩盖自己内心的柔软与伤痛。

  她又何曾想离开?她又怎么能不明白奥奇的心意?

  但是过去的记忆是那么的痛苦,一次次的回忆都是一次次的受伤。每一次回
忆,就像是她自己亲自揭开了过去的伤疤,还往上面撒了一把盐。痛苦,她又能
和谁说呢?

  末炎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人类搭档了,她曾和许多人有过冒险。末炎见证过很
多人的成长,看着他们稚嫩走向成熟,再达到大陆的顶点。但是到了那之后,那
些人都无一例外的抛弃了她,离开了她。因为对于那些人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场
游戏,到达了顶点,那这场冒险就已经结束了。这场游戏失去了乐趣。

  那时候的告别是那么的痛彻心扉,有时甚至连告别都没有,悄无声息的离开
了,只留下末炎一人在那里苦苦的等待,但是她的同伴从来都没有回来过。

  她一次次的希望那些人能够回归,和她一起再次领略大陆的神奇壮丽,他们
一定会惊讶于大陆此时的变化,然后和她一起投入新的冒险。

  但希望终究还是变成了绝望。

  这是她最后一次想要插手人类之间的事情,所以她率先提出了离开,那么至
少回忆的时候可以少掉一些泪水。

  奥奇,再见了。

  但不知为何,泪水已经将枕头全部浸湿了。

  ……………

  「女王,您在里面吗?」

  末炎惊讶于外面出来的声响,还未做出反应就听到了奥奇的声音。

  「女王,我知道您在里面,请允许我见你一面!」

  从禁制传来的反应十分的剧烈,奥奇竟然在用肉身凡躯硬闯。他一个人类,
怎么能够抵抗这么强大的力量?

  末炎一下坐起身,但是又立刻犹豫了。

  他在受到禁制的阻挡后,应该会自己离开吧。

  这么想着,末炎停住了,僵硬在原处。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末炎心痛
的快要哭出来。

  「女王!请您出来见见我!」

  奥奇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打算,靠着一股蛮劲使劲的往禁制中闯去。每走一步
都会受到巨大的压力,他不得不提起全身的力气来抵抗,这让他的身体承受巨大
的负荷,汗水如同瀑布一般,从他的身体里面涌出,仅仅是几步的距离,就让他
近乎虚脱了好几次,地面都已经被他的汗水给打湿,形成了一条水淋淋的道路。

  奥奇竟然凭着毅力顶住了第一层禁制的压力,继续往第二层禁制迈出步伐,
第二层禁制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会遭受业火的灼烧,让人的身体遭受极大的痛苦,
随时可能化为焦炭。就算奥奇再怎么坚持,再怎么有毅力也不行了。他的手一直
伸向末炎皇宫的方向,可刚刚越过第二层禁制的界限,他的手就遭到了火焰的灼
烧,十指连心,疼痛感直接让他忍不住的痛哼出声。

  「啊!」

  末炎终于是忍不住了,提起全身的魔力猛地冲出皇宫,冲向奥奇,挥手撤去
了禁制。而奥奇看到冲向自己的末炎,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此时没有了禁制的束
缚,他竟然直挺挺地倒了下去,但就在他将要倒落在地上的时候,末炎已经从了
她的面前将他搂住,缓缓的放倒在地上,让他的后颈枕住自己的大腿。

  现在的自己一定是很难看的表情吧!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我的心里也是那么
的痛苦和酸涩。

  末炎深深地凝望着奥奇,两个人互相对视,表情都十分复杂。

  「女王……我终于见到您了……」

  奥奇忍住疼痛,努力的挤出一个舒心的微笑,要证明自己是多么开心,能够
见到她,也是为了表示自己没事。但这只让末炎更为心痛。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为了我承受根本无法抵抗的禁制,明明你一直是一个理智而又细腻的人,但
是这次为什么这么鲁莽?

  让我伤心……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自己?」

  「女王……抱歉……让你担心了……」

  奥奇略微苦涩的笑了。

  「但是我想……我早就已经把理由呈现在了你的面前。」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是爱。

  「你就是我世界的太阳,没有了你,我的世界将永远陷入黑暗。」

  是世界。

  「是你在那儿……我的世界才在那儿。」

  是信仰。

  如此说着动人的话语,奥奇眼中含着亿万星辰,将内心的情意告诉自己的爱
人。末炎本来是无法忍受那灼热的目光的,但是……她却无法偏移自己的眼神,
她其实从内心原来也是……

  「但是你还是会离开的……都会离开我的……不行………是不行的……」

  是过去的伤痛。

  「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你会离开……」

  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满是他的身影,但是那份恐惧就是一层薄膜,遮盖住了所
有的感情,阻止了所有心情的流动,让末炎将它们封存在精美的小珠子里,放在
了最深处的潘多拉魔盒里。

  「不,我不会离开的!」

  奥奇坚定地说着爱的告白。

  强撑着坐起来,转身和末炎面对面,眼瞳中只有她的泪水。

  「女王,你就是我的世界,我永远无法离开你!」

  盒子上的锁被破坏,里面的东西快要满溢出来了。

  「真的吗?」像小孩子一样,缺乏安全感,不断的询问着。

  「真的,我爱你,我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你!」

  伸出手,奥奇温柔的抚摸末炎的脸颊,擦去那根本无法停止的的泪水。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爱你……末炎……」

  无法控制,最终是扑进了奥奇的怀里,末炎号啕大哭……

  ……………………………

  「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心的锁,早就等待被打开了。

  「我有资格……真的有资格成为你的妻子吗?」

  末炎在害怕,现在竟然在害怕自己配不上奥奇。

  「我更是担心配不上你呢……没有资格做你的丈夫。但是我实在是无法抑制
内心的感情……」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不……请和我结婚!」

  手指摩挲着末炎的眼角,再次说出了内心最真挚的话语。

  内心被喜悦所占据。她不会被别人抛弃,不会再是孤单一人。

  「我愿意!」

  …………

  在那一天,奥奇大陆顶端的两位大人物完成了生命的结合。他们在大陆的最
高点举行的婚礼,五王都前来祝贺,众神都为他们献上祝福。

  我爱你,女王。

  在众人的注视下,奥奇掀起了末炎的头纱,她那娇俏可人的脸染上了粉红。
等奥奇再次说出这样的话,脸颊变得更加红晕。但是最为红艳的是那饱满的唇片,
但随即就被奥奇温柔的吻上了。

  大陆都陷入了欢呼与祝福声中,从内心为这对新人的结合期愿未来。

             ————————

  是夜。

  被压倒在床上。

  「女王……末炎……我爱你……」

  「我也……爱你……」

  奥奇热烈地吻着末炎,贪婪地品尝柔软的嘴唇,从唇片吻到耳朵,轻轻地咬
合她的耳垂,弄得末炎娇呼。又从耳朵吻到了玉颈,亲吻她美妙的锁骨。

  大手从腰际向上探,无视了衣物,直接摸上了末炎的巨大奶乳,先从边缘打
转,再是靠近中心那两粒小樱桃,早已经胀得发硬的乳头被奥奇两指把玩着。

  亲吻已经告一段落,奥奇恋恋不舍地抬起了自己的身子,但是目光仍然胶着
在末炎已经红透了的脸上,末炎此时眼光都有些涣散,竟然因为这接吻就变得心
神不宁,她此时有一些微微的期待,之后该又是怎样的快乐呢?

  奥奇已经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裤子,然后就是那早已勃起的巨棒弹了出来,通
红的龟头夺去了人的目光,狰狞的棒身上还有着许多暴起的青筋,扑面而来的野
性的气息让末炎的心跳的更快了。

  这样……这样巨大的东西竟然要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去……真的可以吗?

  呼吸越来越急促,两个人都已经没有了言语,末炎暗暗的稳定心神,准备接
受,而奥奇看见闭上眼眸的末炎,知道对方已经彻底将自己交给他了。

  「末炎,我要……」

  「嗯……」

  末炎的小穴早已经洪水泛滥,从蚌壳中流出晶莹的爱液,等待他的宠幸。那
根肉棒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尺寸,在进去之前轻微的跳动,早就跃跃欲试了,似
乎要将眼前的目标刺穿。

  刚刚抵达入口的肉瓣,就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害羞的颤抖,似乎被滚烫的肉棒
灼烧刺痛了一样,末炎发出了可爱的呻吟。龟头挤开了花瓣,开始深入花园的路
径,而也是这样的侵入,让末炎更是无法抑制呻吟的渴望。

  「啊!」忽然娇媚变成剧痛,奥奇与末炎的结合处流出了一条血痕……她把
自己完全交给了这个男人,她的老公。

  「没问题吗?」

  「还可以的啦……」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奥奇继续自己的挺动。狭窄紧致的小穴初次尝试这样的
刺激,分泌出大量的蜜汁,穴肉紧紧咬住了肉棒,温暖的快感使奥奇不自觉的加
快了插入的速度。

  被填满的刺激感和满足感充斥着末炎的神经,彻底取代了破瓜的疼痛。那根
快乐的铁棍深入了她的小穴,蜜穴诚实地服从本能吸住了肉棒的前端,龟头被包
裹在蜜肉中,穴壁试探性的蠕动让奥奇的理智到达了极限,让他终于化为了野兽。

  「啊啊……一来就……这么…呀??……啊啊啊……」

  肉棒终于认真地开始了工作,猛烈的穿刺,尽情的释放男人内心的欲望。极
力收缩的阴道狠狠地咬住奥奇的肉棒,大量的蜜汁起到润滑的作用,任凭奥奇抽
插。奥奇逐渐加大了冲击的力度,肉棒下面的两个丸袋不断撞击末炎雪白的臀部
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速度的增加,撞击声也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响亮。

  肉棒在冲击末炎的淫穴,像当初的齐天大圣一般用金箍棒搅动着东海,奥奇
用自己巨硕的肉根狠命地搅动着末炎的小穴,随着快感的冲击,末炎已经完全无
法思考,脑袋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团浆糊,只能做出最本能的反应。

  「好舒服……嗯哼……好厉害……啊啊…快……啊??……奥奇……更多…
…」

  已经完全无法组织语言,末炎仅仅凭着肉欲迎合着奥奇,纤细的双腿弯曲勾
住了奥奇的腰间,让他用那根肉棒挺入自己的最深处,让他把自己玩弄成独属于
他的的肉便器。

  粗壮的肉棒顶开层层堆叠的的穴肉,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和爱
液,湿润的体液让每一次的抽插都是如此的爽利。在一次次的撞击中,逐渐顶到
了花心,而正是感受到了那层最后的壁垒,奥奇终于是放开全身,猛地把全部的
肉棒塞入了末炎的身体,原本还留了一小寸在蜜穴之外,现在竟然是直直的顶到
了底。子宫的大门被强硬的推开,滚烫的龟头被子宫口牢牢的吸住,蜜肉也在同
时加大了吸吮的程度。

  「啊啊啊!」

  在被贯穿子宫的那一刻,末炎就忍不住的弓起身子,竟然在同一瞬间去了。
一股温暖的液体,从深处迸溅而出,全部都浇到了奥奇那傲人的肉棒上,这只会
让他的肉棒更加的兴奋,变得更为粗壮,使穴壁和肉棒更为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

  「啊………啊……」

  仍然沉浸于高潮余韵的末炎大张着檀口,双目微微往上翻,竟然是失神了,
这是她的第一次,在这么快乐的冲击中迎来的第一次。

  但是同样是初次体验的奥奇却没有给她任何休息的时间,反而是在这样温暖
的刺激后,快速的抽动起来。

  「末儿,我可是还没有射呢~~??」

  「不行……不行……让我先缓一缓……啊啊……啊……」

  末炎被再次抛上了潮水的浪尖,身体完全任由奥奇施为,因为刚刚高潮的敏
感,本来就狭窄无比的小穴夹得更为紧密,而那些高潮的淫液,只能从每次抽插
的缝隙中勉勉强强的流出,反而润滑了抽插的运动。奥奇整个人扑倒了末炎的身
上,像一头猛兽一般,凶猛的用肉棒攻击着末炎,末炎从最初的求饶到之后连完
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啊……啊……哈啊~~………啊……不……啊……」

  在又是不下百来次的抽插之后,稚嫩紧窄的小穴再次猛然收紧,已经有了经
验的奥奇,便在这时刻猛然再次通入末炎的最终秘境。腰身忽然剧烈的抖动,紧
接着一股精液的洪流猛然从马眼里喷射出来,尽数灌入了末炎的子宫里,滚烫的
液体完全征服了末炎的子宫,让她同时再次高潮,剧烈痉挛的身体不断地被精液
冲刷。奥奇的肉棒连续喷出精液,竟然持续了半分钟之久,白色的浊流从结合处
缓缓流出,末炎的子宫怕是已经成为了育儿的温床。

  …………………

  终究还是心疼自己的妻子,在连续让末炎丢了四次之后,奥奇终于是抽出了
自己的肉棒,只见随着紫红色的龟头抽出,大量的精液也紧随其后漫出了小穴口。

  与仍在不断喘气的末炎不同,奥奇的肉棒仍然是挺立的状态,显然是可以再
战的。

  好不容易缓了几分钟的末炎,终于收回了心神,接着就正面直视了奥奇那积
极的目光,以及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粗壮肉棍子。

  「不行,还要再歇一会儿……」末炎没有立刻满足奥奇任性的要求,但也只
是说再歇一会儿,尽管她都有些感觉自己的小穴有些肿了。

  他使的力气也太大了点吧……虽然很舒服就是了……

  但是听到末炎的话,奥奇一下就变得沮丧了起来,低下了头,活像一只被人
冷落的小狗,可怜巴巴的耸拉着耳朵。

  糟糕!完全无法抵抗这个样子……

  末炎心中狂跳,忽然想起了什么,慢慢地靠近了奥奇,葱白的小手握住了奥
奇的肉棒,有些害羞的问。

  「要不……我先用嘴帮你解决一下?」

  「好啊!」

  奥奇一下便没了刚才那副失落的样子,反而变得兴奋了起来。感觉到手中的
活物上下弹跳,末炎惊讶,刚才竟然没让这根肉棍子半分疲软,反而又胀大了。

  「变态!」

  末炎娇慎道,但是还是缓缓的低下了俏脸,调整了一下姿势,跪在了奥奇的
双跨界。

  先是用手握住奥奇的棒身轻轻地上下撸动,而小嘴含住了下面的一个睾丸,
舌头细细的舔弄上面的褶皱,引得奥奇不由自主的轻叫出声。

  纤细的手指小心的逗弄着龟头,先是玩弄那棱角分明的肉冠,然后是攀上了
顶峰,食指时不时的轻点马眼,弄出了不少的先走汁。

  「末儿,你为什么……这么会玩啊?」

  不由自主地问出了这样的话,反而让末炎感到有些害羞,但同时有些得意。
末炎稍微放开了睾丸,小嘴往上,舌头慢慢地舔过肉棒,最终一口含住了尖端的
龟头,臻首又开始了上下的抬动。不时松开檀口,伸出粉色的舌头在那颗鲜艳的
红色龟头上舔了起来。只见末炎的烈焰红唇在奥奇的性器上留下了不少亲吻的痕
迹,一个个唇印像是她给他盖上了自己的标记??。

  「这是我……专门请教过洛世琦的呢……呲溜……她好像给……嗯……诺亚
经常这么做呢……」

  「原来他们早就是那样的关系了吗……嗯……」

  这样的快感可不妙了,看着末炎那张粉红的小嘴不断地吞吐自己的肉棒,龟
头在嘴唇间若隐若现,这样视觉和快感的双重结合,让奥奇就快忍不住了,想要
在末炎的嘴穴里面就来一发。

  「不行,真的忍不住了……末儿!实在是太舒服了!」

  忽然伸出双手的奥奇摁住了末炎的脑袋,肉棒猛然的插入,竟然直直的顶到
了末炎的喉咙,龟头顶到了软肉,撑得末炎的小嘴鼓鼓的,接着又是一股浓烈的
阳精大肆的射出,直接在末炎的嘴穴里来了一发深喉射精。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
的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只剩下那让人无法忘怀的快感。精液量实在太多了,马
眼像开闸的堤口一般将精液灌进末炎的玉颈,直到一阵颤抖过后奥奇才慢慢的松
开手。

  「这下好受一点了吧?」好不容易把奥奇的肉棒吐了出来,先是干咳了几声,
末炎抬头看向奥奇。但是他才刚刚转过头,就被奥奇忽然掀翻,又倒在了床上。

  「接下来又该我来服侍女王了呢~~」

  肉棒再次进入了末炎的身体,两条腿被奥奇用手拿捏得死死的,靠在他的胸
膛上,末炎此时直接被肉棒再次贯穿,子宫颈在龟头不断的进出时发出啵啵的声
音。

  而与此同时,奥奇竟然握住了末炎的左脚,葱白色的小脚丫光滑细嫩,握在
手掌心里,就像是一块软玉,让人爱不释手。而在奥奇挺动下半身的同时,将末
炎左脚的拇指含到了嘴里,柔软的舌头舔弄着末炎的小脚,细细品味着她的玉足。

  「变态……」

  从脚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更是调动了末炎的情欲,让她更为剧烈的晃动起
腰部,而且小穴也使出了更大的夹劲,就像一个个吸盘在吸吮奥奇的肉棒,让他
想把骨髓都射出来。末炎只希望丈夫能够使出更大的气力,但是心中的羞耻让她
难以说出了这样的话,脸上娇羞非常,反而让奥奇更为兴奋了。大嘴直接含住了
末炎的脚趾,舌头细细的品味脚趾间的缝隙,还不时的舔她的脚掌心,痒痒的,
软软的,让末炎不自觉地又收紧了小穴,这又让了奥奇抽插得更为爽快。

  「不行了……又要去了~~」

  卧室里就只有女子令人热血喷张的呻吟和淫词浪语………

  …………………

  半夜忽然醒来,奥奇坐起身,愣了一下,然后看向睡在身侧的妻子,末炎正
甜甜地熟睡着,从琼鼻中缓缓的流出气息,毫无防备,惹人怜爱。

  奥奇安心的笑了,正好看见末炎微微勾起的嘴角,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

  忍不住的,将吻印在了她那上扬的嘴角上。

  「晚安,末儿。」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