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入深渊的世界】(01)【作者:伊莉斯】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伊莉斯
字数:16484

            -序-来自吟游诗人的歌

  遥远的王国中有一位小小的公主。

  在众人的爱戴中长大~

  她有着宛如被神明祝福一般的金色长发,宝石般晶莹剔透的银色双眼~ 小巧
的身躯,惹人怜爱的样貌。

  纯真而又善良~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位公主6 岁的时候改变了。

  漆黑的魔物如同潮水一般袭击了公主的国家。

  公主的父母,兄长,骑士,都在保护公主的过程中去世了。

  王国的君臣,子民,也都在魔物的袭击中消逝了。

  无一倖免,无一例外。

  就在公主绝望的接受了现实,准备迎来自己死亡的那一刻时!

  天上一颗小小的星星落到的公主的怀中,成为了公主的力量!

  拥有了力量的公主卸下自己华丽的长裙,换上了轻便的衣服。

  以一己之力清除了王国废墟中的魔物。

  公主舍弃了自己的姓氏,舍弃了自己的名字,发誓要为自己的国家,国家的
臣民复仇。

  公主知道,自己还不够成熟,自己的力量也远远不够,。

  时光飞逝,公主进行了很久~ 很久的艰苦修行。

  在修行的过程中,她结识了无双的圣女。

  在修行的过程中,她认识了无敌的剑士。

  在修行的过程中,她救助了同样发誓复仇的战士。

  渐渐的,她被异乡的人们所接受。

  渐渐的,她被大家尊称为勇者。

  小小的勇者很努力,很努力。

  哪里有魔物的灾害,哪里就有她奋力与魔物战斗的身影。

  小小的勇者为笼罩在黑暗中的人们带来了光芒。

  小小的勇者为沉浸在绝望之中的人们带来希望。

  小小的勇者与剑士,圣女,战士,组成了一只小队。

  在神树之旁立下了誓言:绝对要打到魔王,为人们带回光明!

  小小的勇者踏上了讨伐魔王的道路。

  这条道路上充满了艰辛,但是无论多么可怕的魔物都已经无法对小小的勇者
造成任何一丝阻拦. 渐渐的,渐渐的。

  魔物们存在的地区越来越少。

  渐渐的,渐渐的。

  大地被人们所夺回。

  所有人都知道,这与勇者队伍的努力脱不了关系. 无数的人们都渴望与这位
小小的勇者一同战斗. 最后,小小的勇者选择了贤者与法师。

  他们组成了一只队伍逐渐清扫掉越来越接近魔王城的地区. 敌人很强,但是
勇者们更强。

  因为她承载了众人的希望,因为她是为众人带来光明的存在。

  小小的勇者不再小了,她已经成长为了真正的勇者。

  现在她正前往与魔王的决战之地。

  让我们为她祝福。

  让我们等候她凯旋。

  这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是大家都相信,勇者是不会输的。

               让我们——

            一起为勇者祈祷吧——

                -01-启

  自己手中的双剑正抵在王座上那位青年的脖子上,但是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
再切入一分。隔断一切的空间护盾,是自己勇者之力全力释放也无法击破的魔法。
明明只要再切入一点,就可以终结掉这一切了。

  「魔王,一切都结束了。放弃抵抗吧,你再怎么抵抗也改变不了现在的局面
了!你的魔力量还够支撑这种级别的防禦魔法多久?10秒?还是20秒?」

  明明已经被我们逼到了绝境,却依旧感受不到「他」的惊慌,这种态度……
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没用吗?这反而让我更为着急。

  「哼,说出这样的话还真不像你这位被称为记录以来历代最强的勇者啊。」

  「确实,短短数个月,我掌控下的土地就全数被你们人类夺回。我的臣子,
我的国民全部被你们屠杀殆尽,甚至再过不到一分钟我的防禦也会被你撕碎然后
惨死在你的剑下,嗯,通常来说都会这样想吧,我已经到绝境了。有一点你说的
倒也没错,这种防禦确实就算是我也不能长久的维持下去。不过,很快就不需要
防禦了。」

  「你知道么?虽然我的臣子,我的子民都被你单方面的屠杀了,但是我并没
有恨你,不如说……刚刚好,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到达我眼前的饵食。」

  「结束了?啊啊,确实结束了,上一个魔王的时代结束了。不过今天也是开
启新时代的一天,应该也是你们人类历史以来最恶的魔王时代吧,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

  轻蔑的发言,疯狂的刺耳笑声吵得人头痛欲裂,等下……魔王刚刚的话是…
…?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魔王再一次的张口了。

  「勇者啊,放下双剑,与我一起迎接崭新的时代吧。这是命令!」

  ……诶?身体完全不听使唤,无论如何想用力,都从指尖开始在拒绝. 自己
的双手无视自己的意志在颤抖,一点一点的松开了手中的双剑。

  这是……?精神干涉系的魔法?不应该生效的呀?什么时候?现在已经不是
去慢慢思考这种问题的时候了,随着我手中双剑的脱落,魔王也取消了身体的魔
法防禦从王座上站了起来。不行……都到这里了,怎么能看着放你跑!就算身体
已经无法自如行动,至少我的嘴还能依照自己的意愿说出想要表达的话……都到
这里了,即便是战亡……只要能杀掉魔王就一切都是值得的!!

  下定决心后,拼尽全力对着身后的队友喊道……[ 不用管我啊!魔王的防禦
都解除了,就这样将我和魔王一起消灭!]

                1秒

                2秒

                3秒

  ……

  过去了许久,本应来自身后的那些攻击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不会吧……?思
绪拼命想否定这种猜测,用尽力气扭头后,看到的只有毫无声息躺在地上的好友
们……

  不对,不对,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只剩下魔王自己了么?这代的魔
王不是灾害程度最低的魔王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更加让自己动摇的还不止这些……而是倒在地上那些仅靠一丝理性认做为是
好友的屍体……我对他们的记忆快速的消逝……明明想要悲伤,想要哭,但是却
连一个人的名字都叫不出来,无法悲伤,无法哭泣……之前并肩战斗、旅行时的
记忆在快速的崩解为碎片,然后消散在脑海的深处……

  就如同没有留下任何印象的梦境一样,本身栩栩如生的片段被快速的分解为
一段一段的文字,随后这些文字又在快速的消逝……不要啊……为什么?不能遗
忘,不想遗忘,但是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抓住任何一段残破的碎片,无力的感受
着这种记忆快速流逝的感觉. 残留在脑中的概念只有,倒在地上的屍体是对於我
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人,但是与之相关的一切都如同空洞一般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从记忆中强行剔除的空虚,也随着这种感觉在一瞬间就消失了,甚至连刚刚的感
觉都已彻底遗忘掉了。紧接着便是强烈袭来的恐惧感……对这样的自己害怕的恐
惧感,对遗忘的恐惧感。这次来袭的恐惧感甚至远超尚未觉醒勇者之力时,在濒
死期间对死亡的恐惧,感觉浑身发软但却又不知为何自己依旧被「强行」维持着
刚刚丢掉双剑时的姿势,完全没有一丝的改变。就在恐惧转化为愤怒的前一刻,
整个人的感情迅速的降温,回归到了平静,只剩下空洞洞的以一种在战斗中非常
蠢的姿势在发呆的自己。

  「好险好险,差点就让你的勇者之力爆发出来了。真没想到抹消你记忆的过
程都能让你产生如此强烈的抵抗。其实身为历代最强勇者的你意外的很胆小吧,
哈哈哈哈」

  魔王就这样一边笑着,一边以一种粘稠而又噁心的视线扫视着我的全身,随
后围着我转了一圈走到了我的面前……

  「好了,杂事也都做完了,接下来才是正题. 还记得你6 岁时我说过的话么?
你迟早会属於我的。10年后的今天刚刚好到时候了。啊~ 不过你忘记了也没关系,
马上就会让你想起来的。」

  就这样,魔王俯下身托起了什么都做不了的我的下巴……可恶,可恶,可恶!
为什么身体完全动不了,甚至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这样默默无声的瞪着的恶
魔……就如同那次一样……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磨炼,现在的我也拥有了足够
的力量……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还会变成这种只能毫无反抗的瞪着他,
自己却又无能为力的情况……

  「哈哈哈哈,看起来没忘记呢,这种充满愤怒与憎恨的可怕眼神和小时候的
你完全一样,不过真没想到你们男女混队玩了勇者游戏那么久,你竟然还保持着
自己的贞洁之身,为我保留的嘛?实在是太感谢了。哦,忘记你现在不能说话了,
来来来……我给你解开这条命令,不说两句话来取悦取悦我吗?」

  「呜……垃圾!下流!怎么可能会是为了你这种垃圾魔王!明明是为了……
为了……为……诶??诶诶诶??」

  为什么……为什么忘记了啊,这绝对是因为魔王做过什么手脚的原因吧?明
明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喜欢……重要……是地上那几具屍体之一么??

  就这样思考着的我一边咬着牙眼泪一边在眼眶中打转……明明那个时候决定
过了,绝对不要再次流露出这种感情的……

  所以是……哪个时候??

  「勇者酱,不……你以后不再是勇者了,也用不到勇者这个称呼了,伊莉斯
酱……伊莉斯。艾斯西亚,不过这个名字你也不在需要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
的宠物了,为了恢复那些被你杀掉的手下,你也要贡献自己的力量哇。就那么称
呼你好了,铃酱」

  成为魔王的宠物?谁会想要这样啊!还不如就这样挑衅让他杀了我……呜…
…故意提及这些事情,不想遗忘的全被抹除掉,想要遗忘的记忆又被一遍一遍的
重新提及……还不如就这样死掉。至少不能让魔王得逞……

  「谁会是你的宠物啊!混蛋魔王,绝对!绝对!无法饶恕你,就算我死了转
世也绝对要杀了你,呜……还那么大费周章的一点一点消去我的记忆!混账魔王!
要杀的话现在就动手啊!」

  「哎呀哎呀,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宠物,怎么会随随便便的轻易杀掉呢?还有,
这种无理的称呼是谁教给你的?忘记要称我为什么了吗?还有顽皮的宠物闯入主
人的办公场所,还把一切都弄的一团糟的话,是不是需要惩罚呢?嗯—先脱光衣
服[ruby=土下座] 跪下[/ruby] 给我道歉吧,铃—酱~ ?」

  虽然很想说谁会那么做,但是身体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颤抖着一件
一件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ruby=衣物] 装备[/ruby] ,随着暴露在一丝阴凉空气
中的肌肤越来越多,身体也越发的敏感,当最后的衣物滑落的时候,我已经跪在
魔王的脚前……虽然低着头什么都无法看见,但是明显的可以感觉到某种巨大且
炙热的物体压在自己的头上,被以淫迷的眼神看光并且还跪在这种傢伙脚前无力
的屈辱感,让我的眼泪真正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明明想要张口反驳,确从自
己嘴里颤抖着说出本来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

  「咕—主人……大……人……身为……宠物……把这里……弄……的……一
团乱……真的……很……对……不起……,请……惩罚……我……这……只……
宠物。」

  这种话明明绝对不想要说的啊,然而现在的我只能一边留着眼泪一边呜咽这
的说出这种不知羞耻话语……

  「嗯,做的很好,库库库库,虽然想要叫出一些下级魔物来惩罚你,不过回
想了一下,好像都被你杀掉了。这不是就只能我自己来了哈……不过对於未经人
事的你来说我直接动手的话也未免有些太残酷了,这样吧。把你所感受的痛感全
部转化。那么你这可爱的宠物现在要怎么回答呢?」

  [ruby=魔王] 主人[/ruby] 那明显是故意的挑衅……虽然我依旧似乎是为了
谁保持着贞洁,但是对於将要发生的事情我也不是完完全全的不懂,明明已经对
勇者之旅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忘记的差不多了,但是偶然从魔物手下救出那些女
孩子的样子此刻却清晰的回忆了起来。难道……我也要变成那样么?不要不要不
要……不想变成那个样子啊……[ruby=魔王] 主人[/ruby] 之所以不杀掉我就是
为了这样一点一点把我的精神都玩坏掉么?然而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什么都做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无论是[ruby=那傢伙] 主人[/ruby] 说出的什么话我的身体
都完全无视我的意志自行运动,自己无论是多努力的去阻止,最多也就是让身体
微微的颤抖一下……已经……完全的束手无策了啊……眼泪止不住的开始低落到
地面,心脏跳动的好厉害,但是在[ruby=那傢伙] 主人[/ruby] 的命令下只能缓
缓的说出「实在是……非常抱歉……杀掉了……比我还要重要……伟大……的…
…魔物……们……非常……感谢……主……人……的……关照……咿———!」

  在颤抖着发出声音的同时,自己身下的地板逐渐变成一种黑色粘稠的状态包
裹着我的四肢并逐渐顺着身体缠绕到了颈部,在完全包裹住颈部后嗅到自己的身
体一点一点的散发出了异常甜腻的气味……身周的温度逐渐变得温暖了起来,思
考变得迟钝,视野同样也变得模糊,身子在那些黑色粘液的摩擦中完全无法抑制
的发出了「咿———」这样不像话的声音……

  「哈~ —哈~ 啊—」

  无法抑制住的喘息越来越沉重,精神逐渐变得越来越恍惚了,轻柔而又异样
的感觉顺着大腿与上臂游走拂过了全身,已经完全搞不懂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感觉
了,想要否定却又无法否定。恍惚的自己甚至都没注意到[ruby=魔王] 主人[/ruby]
究竟是何时又坐回到了王座之上。

  「哦吼?铃酱,看起来对於我送给你的[ruby=项圈] 束具[/ruby] 相当的满
意啊。就像现在这样爬到我的身前吧。」

  就算是思绪已经混乱,无法完整的思考了的现在我也依旧能理解到魔王那些
话的意义……恐怕缠绕到我颈部的就是所谓宣誓着我成为其所有物这样概念的…
…(项圈)吧……明明是为了……呜……就算是这样勉强产生的思绪也很快就被
身体上的感觉击散,从颈部产生的微弱魔力一遍又一遍的抚过自己的全身,使得
全部的思绪都在尽力抵抗这种全身酥酥麻麻有些熟悉却又完全陌生的感觉. 身体
缓慢的向着王座的方向爬动,每一次移动都伴随着难以忍受强烈的感觉,大概如
果是自我意志去驱动的话恐怕我现在的状态已经连爬动都做不到了吧……越是接
近[ruby=魔王] 主人[/ruby] 的脚边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就越是强烈,双腿之间也
逐渐变得有些潮湿的感觉,好痛苦,好可怕……呜……

  「啊?~ ?呜——?!?」

  就算忍耐也毫无自觉的发出这样的声音,明明无法抬头,看不见[ruby=魔王
] 主人[/ruby] 的表情与样子,却能切实的感受到[ruby=魔王] 主人[/ruby] 那
切实的如同嘲笑一样的视线。羞耻感,与不知道会被做什么的恐惧感反倒是与项
圈中不断产生的那种不停抚遍全身魔力交织在一起使得全身变得都更为敏感,虽
然无法把握具体距离但是依旧能够清晰的感受到[ruby=魔王] 主人[/ruby] 那种
下流的喘息,每次感受到喘息身体都会不自然的颤抖一下,就算是这样的身体状
态也依旧缓缓的向着根本无法看到的位置爬去自己也仅能依靠喘息的强弱勉强判
断距离,就这样仅仅短短的几米……但是体感上自己却爬了有数十分钟,每一次
的移动对自己来说都倍显煎熬,一直爬行到眼前出现了魔王的脚尖,身体缓慢前
进的行动才完全停止。

  取而代之的则是自己的脸逐渐完全贴在魔王的脚上并且伸出自己的舌头开始
从脚尖一点点的舔了起来,自己的嘴中还不受控制的说着「十分感谢……主人大
人的……赏赐……我很喜欢—咿~ ?……主人大人……赠送的……礼……礼物…
……请原谅……我……以……这样……不成熟的方式……来?~ ……来侍奉……
主人大人……以示……感谢之意。」而真正依靠我自己意志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
紧闭自己的双眼拒绝接受这一切。

  「不错,不错,曾经身为勇者的你能发出这种下流的声音。再想想你平时的
作为,这可真是令人愉悦。允许了,抬头吧,既然你能说出这种话就表明你还是
有这种知识的之后需要做什么你自己来做给我看吧。」

  下流的声音什么的……才不是……至少不想让主人那么开心啊……但能做的
也仅仅只是紧咬着下嘴唇去尽量去忍耐着自己发出声音。

  伴随着魔王的命令……我才缓缓的逐渐抬起头. 在抬起头后呈现在眼前的…
…宛如我手腕一般粗细……巨大……异质……恐怖……而且让我从心底开始恐惧
的……性器……好……好可怕……豪可怕……连内心中的声音都开始微颤……而
且从自己的位置抬头去仰望……就连魔王本体也显得格外的巨大……几乎遮住了
视野的全部……与久远之前那一份想要永远埋藏在心中的记忆里一样压倒性的氛
围,而自己的姿势也与那个时候相同跪坐在地上颤抖着流着眼泪. 仅有的区别就
是……小时候的我是衣冠整齐并且颤抖着往后退缩,而现在的我……如同出生时
那样……一丝不挂,身体无视自己的意志去用自己的脸颊去贴近那巨大的异物。

  身体……就如同怀抱着那我已经完全忘记却本应存在的恋人手臂那样……轻
轻的去用自己的脸颊缓慢的蹭着主人的下体,扑鼻而来的腥臭混合着自己身体散
发出的甜腻气息灌满了整个鼻腔,虽然从心底认为非常的恶心,但是身体做出的
表现和上瘾一样的拼命嗅着这些气味,虽然内心很想吐但是身体完全没有反应,
只是一边轻轻蹭着主人的大雕一边闻着。

  也许自己现在的面容相当扭曲吧……一副沉醉的表情再配合着不断从眼角流
出的泪水去蹭着大雕什么的……甚至从心底都开始一点一点的认为这些恶心的气
味让人迷恋渴求。

  自己的行为还远远没有结束,稍微伸出的舌头开始从根部去舔舐主人的性器,
就连嘴中都瀰漫着一股强烈的鹹腥的味道,明明很恶心,与气味一样,让自己发
自心底的觉得恶心,身体也毫无想要呕吐的反应只是一味的逐渐从肉竿根部一点
点的舔到最上面的顶端,越是到上面鹹腥的味道越是重,越是接近上面自己闻到
的淫迷的气味就越是浓烈,但身体也就越是渴求这这些味道。

  在舔到顶端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几乎完全直立了起来,双手也尝试着将
自己贫瘠的胸部聚拢起来去紧贴主人的性器,并且伴随着舌尖的舔舐缓慢的挪动
着身子不停的蹭着。原本就因为寒冷空气而挺起的乳头也在缓缓的磨蹭中刺激着
身体,不停的带来自己绝对不想承认是舒服的感觉,并且从刚刚开始从小腹一直
到自己的下面就不停的躁动不安仿佛在渴求着什么. 右手不自觉的从主人的大雕
上滑下一点点的挪动到自己的身下为了安抚将自己的股间爱抚了起来让本来只是
稍微有些潮湿的小穴变得完全的湿润了起来。

  在仔细舔遍每一个角落之后……我开始尝试将那庞然大物吞入口中……好大
……气味也好重……我真的能吞下去么?如果不是身体自己行动的话我怎么可能
做出这种事情……但是无论想要做什么身体表现出来的也只是很努力的去把主人
的性器放入自己的口中然后用自己的舌头去笨拙的品味……

  「哼,虽然原本就觉得有这方面的素质,不过现在这个样子来看还真是不得
了的淫乱啊,你这变态勇者!」

  明明都是因为主人大人命令的原因……但是现在这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
说的出来吧……就算是现在不被命令,想要说话什么的也是完全不可能的……自
己的口中已经完全被主人的性器佔据,不留一点空间.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
觉到主人那原本撑着自己下巴的双手按在了我的脑后,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粗暴的按了下去……好痛苦?!明明应该好痛苦的!?明明嘴巴应该裂开下颚脱
臼一样的痛苦感瞬间化为了一种说不上的感觉传遍了全身。身体猛的一颤一种持
续不断轻飘飘的感觉游遍全身,好可怕……这样完全没有体会过的感觉好可怕。
勉强能听见魔王轻蔑的哼了一声后开始抓着我的长发将头反复不断的下压,粗暴
的凌辱着口腔的深处。

  在这时真正的感觉到……自己仅仅是被当做一个道具一样的被对待着,完完
全全的被当成用来取悦主人的道具。身体无法反抗,连带着心灵也将要被折断…

  然而就算是被这样粗暴对待的时候自己的手也完全没有停下不断爱抚自己的
动作。完全湿润的小穴在手指的爱抚下不停分泌爱液已经形成水滴划过了大腿,
被粗暴侵犯口腔的时候虽然感觉到身体的欲求稍微满足了一点但是还远远不够…
…自己的身体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啊……

  等……等下……小穴……爱液……为什么从心里诞生出了这些以前完全不清
楚的名词还在极为自然的用着?甚至在往回想一下突然知道了口腔在被插入时候
身体的反应代表着自己高潮了的事实。然后内心中的自己还在非常自然的把[ruby=
魔王] 主……人[/ruby] ……称作……主人大人?难不成……这些事情与知识…
…主人大人他……?

  「呜……!」

  推测与构想还没完全形成便感觉到嘴中的性器猛烈的颤动了起来,然后如同
洪水一般的势头大量的液体灌入了自己的口腔与胃部。之后便是感觉到自己口中
的压迫感一下子的消失了。紧接着大量的液体回流到了压迫消失的口中。

  腥臭,苦涩,恶心,甚至完全无法想象出什么词语能够去描述……

  好想吐……超级想吐的……但是身体还是毫无反应。

  更不妙的是完全无法呼吸了……肺部稍稍抽动了几下拼命的想要获取新鲜的
空气,但是似乎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刚刚那些[ruby=精液] 粘稠的液体[/ruby] 堵
死只是勉强发出了一点点恐怕只有自己才能听到沉闷的咕嘟声。

  身子就那么仰着头半跪在地上,感觉与意识也在快速的消散在一片半黑半灰
的雾气之中。

  就那么死掉吧……

  就这样……死掉吧……

  完全放弃了挣扎,完全放弃了抵抗……就这样死掉就好了……

  至少比成为那傢伙的玩具要好……至少……之后的勇者会来成功讨伐掉主人
大人……代替我复仇的吧……

  对不起……父亲……母亲……以及我已经完全不记的那些人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意识快要消散之刻,耳中传来本来现在应该完全无法理解的声音。

  「吼吼,那么快就发现了?应该是说不愧是勇者呢?还是该说不愧是你呢?
在这个时候还能有多余的心思来想这种事情也真的是很厉害。但是……我有允许
你这样随便的死掉了?」

  声音结束的同时身体上半部就受到了一发非常,非常猛烈的冲击,就这样原
本半跪在地上僵直不动的身体随着冲击力飞了出去,视野暗淡,意识模糊的现在
根本无法分辨自己被击飞到了哪里,只知道在摔倒地上翻滚了几圈碰到了一些有
弹性的「物体」后才停了下来。

  「咳咳……咳咳咳……!哈—呼—哈——哈啊——哈啊——?」

  伴随着自己的咳嗽中肺部获终於得了新鲜的空气马上拼命的喘息了起来,意
识也从模糊到几乎无法感受到任何事情的程度逐渐恢复缓和了起来,看起来这样
……也没能死掉……很快……稍稍恢复的意识就被从全身席卷而来的快感吹飞…
…击散……视野依旧恍惚,但是勉强能看到站在王座之前的主人大人抬起的一条
腿正在缓缓的落地之后微微的笑着朝我所在的位置缓缓走来。

  虽然没有痛感,但是身体瘫软地趴在地上并且不断微微的痉挛着完全无法行
动……明显感觉到因为魔王强制命令的原因身体在试图恢复到之前姿势那种试图
挣扎一般的运动,然而身体就这样趴在地上,一点都没有动起来,只是伴随着粗
重的喘息与席卷全身的快感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快感混淆的原因还是刚刚那
次冲击的原因导致温热的尿液从身下喷涌而出……落地后咳与从胃部回流而吐出
的大量精液也就那么在脸前散落一地。

  「你这样真的好么?就算你不记得他们是谁了应该也还知道他们是你曾经的
队友吧?就这样用你肮髒的尿液去污染他们遗体就不觉得羞耻么?哈哈哈哈哈!」

  主人大人在说着什么……但是对於现在意识依旧朦胧,全部思绪都被快感笼
罩我来说已经是几乎完全理解不了的话语了……也许是我这样几乎毫无反应的样
子惹怒了主人……在主人的脚从我的头顶移开的时候就粗暴的抓着我的长发把我
提了起来……直到我脸部与主人那巨大而又挺拔而且还在滴落者白色汁液的大雕
到同一水平……

  「给我舔乾净. 」

  仅有这句话完全能够理解,虽然现在身体几乎只有舌头还能够自如的运动…
…但是对於这个命令来说已经足够了……就那么被主人抓着头发摇摇晃晃的开始
伸出舌头舔舐清洁了起来……与嘴中原本就有的味道混淆……麻痺……现在完全
无法感受到其他任何的东西了……只是一味的把主人大人大雕上参与的汁液勉强
用舌头卷起塞到口中并且吞嚥下去。

  勉强在主人提动的控制下把主人那巨大宏伟的肉棒上最后一丝白色的液体都
舔到嘴中之后,主人又把肉棒上残存的液体粗暴的蹭在了我的脸颊之上,就那么
的又把我丢到了地上……

  摔回在地面的我……意识正在恢复,理智也正在重新回归……身上缠绵不绝
的快感也正在缓缓的褪去……然后才发现刚刚自己被做出了何等屈辱的事情……
但是恨不起来,也讨厌不起来,就连口中依旧残留的腥臭苦涩还很粘稠的精液也
一样的讨厌不起来,甚至从心灵上想吐的念头都消失了……逐渐的,身体也开始
从刚刚的冲击中恢复了行动能力,虽然还稍稍有些勉强,但是已经可以缓缓撑起
自己的身体……背后倚靠着什么东西半坐了起来,完全顾不上自己的位置就那么
坐在因为自己刚刚失禁所诞生的滩液之中。

  不过……身体的姿势还没稳定,从脑后又一次猛烈的冲击让我回到了之前趴
着的状态……

  随后眼前主人的一只脚消失在了视野之中,紧接着来自头顶的压力狠狠的将
我的脸按在了地上。

  「完全不设防的状态被我对着胸口全力一击之后才几分钟就恢复了行动能力
……这代勇者还真是有够怪物的。也挺好,这次成功的可能性进一步提升了。不
过……铃—酱—……!我有让你现在坐起来么?地上的也给我一点不差的舔乾净!」

  「[ruby=是,十分感谢主人的赏赐]su ……si……fen ……gan ……xie …
…zu……en……de……sa……ci……[/ruby] 」

  下颚与舌头还是没能从刚刚粗暴的对待中恢复正常,只能发出这样似乎是谁
都听不懂的音节……自己也无法理解说出的声音是什么意思……只知道身体就这
样贴俯这地面非常不流畅的蹭动这向着之前半吐半咳所喷出的一地精液移动。

  ……

  ……

  ……

  ……

  prprpr……在安静的环境中自己舔食地面上精液的声音显得异常响亮……自
尊心……羞耻感……已经在刚刚完全的被击碎了……连心灵上的反抗都做不到…
…之前的话也许还会对现在的样子感到羞耻的想哭。可现在却一点感情都没有了
……伴随着每一次的咀嚼吞嚥……就感受到自己心灵中的一部分被剥落……一点
一点的丢失着什么. 渐渐的,也不觉得主人大人的精液难吃恶心了,刚刚那发自
内心想吐的心理也一点点的在消失。每一次在咀嚼的时候都会更加细细的去品味
着那些浓厚精液的味道后在稍稍仰起头「咕嘟」一声的嚥下去。

  在已经舔掉过半精液的时候……那已经稍微缓和了一些的身体就又一次的开
始躁动了起来,浑身火热热的,从小腹开始就传递着渴求快感希望被填满的信号
……之前只能闻到腥臭精液气味的鼻子也开始恢复了正常,随着体温的升高再一
次的嗅到了身上散发出的甜腻气味与……自己尿液的气味……

  「真脏……没办法,不清洗一下的话用着也不舒服啊。」

  基本舔掉地面上所有被我吐出的精液后上方传来了主人的声音,随后感到自
己的下半身被大量的水沖刷了一遍。然后环境温度一点点升高,烘乾了我的身子
与身下的区域……扩散在空气中的尿液气味也伴随着一阵风完完全全的消失掉了。
是……主人的复合魔法么?就……用来做清洁?呜……在这种事情上都能那么轻
松的用出高难度的复合魔法之前却完全不知道……毫无准备……擅自认为自己很
强……没有听从???还害死了???们……莽撞的自己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输给
主人大人也一定是必然的吧……记忆的空缺比起刚被主人羞辱的时候更多……无
法衔接起来的记忆……化为碎片的记忆……连带着脑海中的所思所想也一同变得
断断续续. 不受控制的身体,逐渐屈服的内心……虽然因为记忆的原因强烈的复
仇之心依在,但是已经讨厌不起来主人了。讨厌不起来完全讨厌不起来……之前
残存强烈的思念也让我拼命的不想让主人那么顺心顺意也已经扭曲成了更为简单
的想法,那就是拼死忍耐住自己想要发出的声音……如果……连想要复仇的记忆
都消失的话……我……真的还是我么……?身子在思考与流泪的同时姿势也重新
变回[ruby=土下座] 低头跪在[/ruby] 主人脚前的样子。

  因为刚刚身旁温度的升高,身体的燥热感也愈发的严重,刚刚因为清洁变得
有些乾爽的小穴也又一次完全的湿润了起来……不停流淌着身体分泌出的爱液。
然后我的意识第一次的捕捉到了主人不说话时下命令的魔力流动……集中意识去
感觉的话就如同电流一样传遍全身,紧接着身体就开始做出相应的动作……爬伏
着……将自己的屁股方向转向主人……头部朝向最开始倚靠的部分,大腿稍稍分
开绷直……腰部则是尽力的往下压。手指也伸向了自己的下体,对着主人撑开那
不停流淌着爱液的小穴……

  滴答,滴答,滴答……爱液直接滴落在地面甚至形成了小小的水洼,伴随着
这种声音与传来那种明确的是发自自己身体甜腥而又淫迷的气味在一次的激起了
本来已经被磨灭殆尽的羞耻心……稍稍抬起头看到的死不瞑目一般扭曲着面容睁
开双眼一动不动的男性面庞……似乎很熟悉……但是完全无法记忆起来……发自
内心的忏悔……对不起没有记住你们,对不起因为我导致了你们的阵亡,对不起
……刚刚用我那污浊肮髒的体液玷污了你的尸体……忏悔感与羞耻感交织在一起
让乾涸的眼眶中又一次的溢满了泪水,沿着刚刚已经风乾的泪痕再次流落了下去。
稍稍恢复的羞耻感与忏悔感也并不能阻止自己的嘴唇开始微微的颤动……

  「恳……恳请主人大人……收……收下……我这淫乱不堪一文不值的……处
女……小穴……」

  「哎呀,最近有点耳背听不太清楚,你刚刚说了什么?大声点,再给我複述
一遍!」

  呜……本来我说什么就都是在主人大人的控制之下才说出来的,还要那么故
意的继续羞辱我什么的……不受控制的吸了一口气……用比刚刚要高上几份的声
音再一次的说出来这些话……

  「素……恳请主人大人……收下我这淫乱不堪一文不值的处女小穴……请求
主人大人赏赐给我……这只不知检点的宠物……最……最喜欢的……的……大肉
棒」(来自作者的话:不行了不行了……这段真的羞耻的哭出来了,实在写不下
去的说. )

  不想说出来……也完全的想要否定说出来的内容……但是……已经无法完全
的去否定了……从内心深处的动摇……愧疚感让自我贬低的心情到了一个极致…
…对应的……现在也完全无法坦率的去承认自己很讨厌主人的大雕,理性几乎完
全崩坏,感性也在身体与主人的牵动中混乱不堪……讨厌……讨厌……讨厌的情
绪就这样……被动摇,被溶解……更主要的是……自己躁动不安的身体……比起
思绪,更早的拼命渴求着被填满的感觉,明明主人的尺寸根本不可能插进来的…

  「已经相当坦率了呀,库库库库,渴求着吧?期待着吧?看在你这么真诚的
份上,这次就特别赏赐给你好了。由衷的,给我从心里好好感谢吧!」

  原本以为……主人就那么借这我原本的姿势开始……可……完全没有意料到
……主人非常轻松的就那么把我举了起来然后就这样……把我的身体几乎架在了
主人的大雕上……让我那连自己都没有好好看过的细小的幼穴承担起几乎全身的
体重紧紧的贴在主人的肉竿之上……

  「呜?!??!!」

  什么都没开始,小穴就只是稍稍前后蹭了下主人大雕的表面就诞生出了一种
从内自外的满足感与……快感……充斥着全身……这才仅仅是开始……随后身体
更一步的缓缓被抬高……小穴也清晰的感受到主人那宏伟而又巨大性器的顶端开
始顶在了小穴的缝隙之间……大量爱液就这样从小穴中流出……顺着主人的大雕
滴落在地面上……

  「喵?——~ 咿?——……?!!?!??」

  原本几乎是举着我的主人双手突然松开……全身的体重一下子地向下压了下
去……借住重力……原本觉得不可能插入的巨物就这样几乎毫无阻力的……无情
的插入了体内一直到最深处……失去了自己的贞洁……明确的感受到身体被撑开,
被撕裂,自己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小腹被从内部撑起的样子……失去贞洁的身体被
扩展被撕裂的痛感一起被转化为了超越之前全部认知的快感……一口气的沖散了
自己的意识,想要忍耐之类的完全没有意义……身体就这样近似破音的发出了带
有暧昧气息的悲鸣. 就这样达到了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仅仅是第一次的插入……就让我体会到了无法理解的快感……否认也没用…
…真的……真的……好舒服……再怎么不想承认,也都在这一瞬间的屈服,满足
感与幸福感游遍全身……但是主人连给我感受高潮余韵的时间都没留给我,就开
始了下一次的抽动……明明刚刚高潮没几秒……第二波快感就这样叠加了上来…

  「嗯啊?!?」

  比起第一次高潮时要稍稍适应了一些强行忍住了开头一点点的声音……的一
半……第一次高潮的时候还有浑身强烈痉挛一样的颤抖……但是紧接着这第二次
高潮就把身体的力气一点不剩的完全被剥夺,双臂就这样毫无力量的耷拉在身旁
两侧,完完全全的吧身体的行动交由主人去控制……

  ……?……?……?……

  ……?。?……?……?……?……

  ……?……?。?……?……。?。?。

  粗暴的动作完全没有缓和……持续着不停的抽插……几乎每一次的抽插都在
原本沖散意识的快感上更进一步的叠加……交合处的血液与爱液也随之激烈的运
动粘稠起胶发泡……很快的……想要记住眼前事物的最后一丝意识……也被那无
法抵抗的强烈的快感彻底吹飞了……剩下的只有……毫无意识状态下肆意发出的
娇喘声……

  是过去了多久呢?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头脑已经被源源不断袭来的快感搞的
昏昏沉沉,模糊的视野与意识中只能依稀的辨认出眼前的事物……娇小的金发少
女被一塌糊涂的如同玩具一般的被挂在身后巨大[ruby=雄性] 男性[/ruby] 的下
体上不停随着身后[ruby=雄性] 男性[/ruby] 的动作上下运动着,小腹微微隆起,
交合处涌现出白色粘稠的液体与鲜红的血液交织,身体泛着潮红,面部则是被各
种各样的液体所玷污,眼神涣散,眼角的眼泪在不停大滴的流下唾液从嘴角一丝
丝的流出却又依旧紧咬着下嘴唇似乎在强行忍耐着什么的姿态贴在自己的面前。
身后的男性则是一副悠闲戏谑的态度就这样坐在一个巨大的座位上。

  「哦?这还真是有意思,仅仅是这种程度的侍奉混乱到镜中的自己都认不出
的程度了么?」

  「~ ??」

  无法理解现状的我为了应答主人的话语发出了一丝甚至都不能构成声音的娇
喘……

  「让你稍稍的清醒一下吧。」

  「喵——!?啊——!!?呀——!!!?」

  已经完全溶解在快感中的意识一下子随着全身的剧痛恢复清醒了起来……好
痛……超级痛……身体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在悲鸣……四肢与下颌的酸痛,来自胸
口不断扩散的闷痛,从颈部项圈中划遍全身的刺痛……以及下体……被撕裂……
被粗暴对待……超越自己语言的剧痛……在意识清醒的同时就变为了甚至不能被
称为女孩子声音的悲鸣倾泻而出……

  「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

  因为强烈痛苦所产生的强烈而又短促的喘息……依稀的带着一丝丝刚刚沉浸
在快感时候所产生的淫乱的音色……

  好在因为身为勇者所以恢复能力与适应力远超常人……短短数次的激烈喘息
后我就已经开始适应这种痛苦……意识恢复的现在稍稍整理了一下前后的信息发
现……刚刚眼前的影像正是镜中的自己……主人的精液从交合处涌出的样子……
是被射进去了呢……而且是在刚刚完全没有意识的恍惚状态中射进了自己的身体
……内心深处甚至有一丝的……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好好感受到主人射精的那
一瞬间……

  「清醒了啊,看在你那么沉迷於快感的份上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

  在剧痛的环绕下勉强听见……主人……在说着什么?……好消息?如果是比
如我怀上了魔物什么的……大概是有心里准备的……毕竟……之前杀掉主人手下
所有魔物的……也是我,所以……主人还不杀掉我的原因大概是需要让我作为母
体去孕育新的魔物来赎罪吧……虽然内心还有一丝小小的火苗在反抗……不过现
在的我基本从灵魂深处都向着主人折服了……哪怕是现在怀着自己与主人的[ruby=
魔物] 孩子[/ruby] 也已经能够欣然接受……就这样接受了自己未来的命运……
一边默默对着所有人类道歉一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主人说出自己预想中的
话语……

  「挺聪明的,不过你也只猜对了一半,真正的好消息是……你每次高潮就会
进一步的失去记忆,不过你比我想象的还要* ……¥之前%#」呜欸————?「

  主人说出的话语比我原本预想的要更加我混乱,以至於主人话语的后半段在
我耳中完全变成了杂音……每次……高潮……就会……失去记忆?……失去记忆
……???内心中原本只有一丝丝反抗的火苗一口气的成长了起来,不要啊,不
要……记忆全都失去了什么……我还是我么?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实自己的记忆空
缺进一步的多了许多……能追溯到最久远的记忆只有年幼时跪在主人面前哭泣的
记忆了……明明之前应该还有更多的……应该有幸福的记忆的……为什么……主
人会出现在我幼年的记忆之中??为什么我又会对主人哭泣……这些记忆也完全
的消失了……

  本来就这样基本失去行动能力挂在主人身上的我奋力挣扎了起来……

  无意义的挣扎了起来……

  伴随着我的挣扎,主人一言不发的就这样再次抱起了我的身子,重新开始了
刚刚停下的抽插运动……

  在开始重新抽插的那一刻……好不容易刚刚适应的疼痛再一次的全部转化为
了快感。

  「呜~ 啊啊啊~ 啊~ ?不……~ 不要……~ 我……?不想……~ 在……在…
…在?高潮~ 了~ 啊~ 」

  之前因为疼痛产生的轻微呻吟一下子就转化成了带着求饶的淫荡娇喘……

  混乱的我也完全没有去稍微思考一下,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能够挣扎了起来,
为什么突然在乱七八糟的声音中说出了自己真正想说的话……只是一味的求饶…
…内心也完全被同样的想法覆盖着……不想高潮,不想变得不再是自己……

  只是……主人所带给我的快感,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方法……似乎是夹杂在
娇喘中的求饶声更进一步的激起了主人的嗜虐心……顺势就这样吧我按在地上…
…原本支撑着我体重的那巨大而又粗糙的双手一只在轻轻揉捏着我的乳头,另外
一只则是在不停抽插的同时刺激起了小豆豆……带给我了更多的快感……

  「不~ 嗯~ ?喵~ ?啊~ ?要~ 呜~ ?」

  在重新回来的强烈快感攻势下……我轻而易举的就再次高潮了……而且几乎
主人每几次抽插我便会高潮一次……必须撑在地上的双手也让我完全失去了反抗
的能力与手段……不想要高潮……越是不想小穴内的膣肉就越是如同渴求一般紧
紧的缠绕着主人的肉棒,伴随着主人的运动提供给身体无尽的快感……

  不要……我不想在高潮了啊……我也不想在丢失什么记忆了……谁……来…
…救救我……内心也只能这样哀求着……呜~ 噫!又……又要去了……!嘴中本
来还能发出可以分辨一丝丝声音与意思的娇喘……现在也再一次的在这种高潮攻
势下变成了「—?~ —?

  也许现在还能勉强维持住意识的原因就是对高潮的恐惧感吧……害怕自己在
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这样……忘记一切……

  运动持续了很久很久……高潮的次数也数不清了……记忆也几乎彻底被抹成
了白纸……又一次的……感觉几乎已经完全麻痺的小穴感受到了来自主人肉棒的
颤动……再一次的被主人射入到了体内……一并而来的是超越一切的幸福感……
体位什么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仰面躺在地上呈现出好像是被
碾烂掉后什么动物一样的姿势……

  主人似乎是满足了……就这样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站了起来对着我那被灌
满了主人精液,已经高高隆起的小腹狠狠的踩了一脚……然后回过身去打算重新
坐回到王座之上……

  「噗—诶—!」

  被踩了一脚的我发出了这种乱七八糟的声音……甚至分不清究竟是从被主人
捅的破破烂烂的小穴发出的声音还是从我的喉咙发出的声音……自己只是一味的
沉浸在无尽快感之后的余韵带来的满足感与幸福感之中……诶嘿……诶嘿嘿嘿…
…这一脚把腹中的精液挤飞了出去……就好像……我也能像是主人那样射精了一
样……让我感到开心。……思绪……意识……理智……如同混沌一般搅合再了一
起……

  就在主人转过身的那一刹那……突然感觉到了意识的清醒……还有无尽的憎
恶感……没有缘由……自己也已经不知道缘由……当然……也不需要知道缘由了
……清楚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这样维持着躺倒在地的姿势……高高举起了
自己已经无力的右臂……把身体中所有残存的[ruby=魔力] 力量[/ruby] 聚集到
自己的心口连带着那已经与自己完全同化的力量一起聚集……就这样如同滚雪球
一般滚到无限大……魔力的……爆炸……最后的最后的底牌……

  眼角的残影中看到主人惊慌失措扭过头来的样子……这样就好……这样……
就好……能看到主人惊慌的样子……我就这样……满足了……

  伴随着这最后的念头……

  一切的一切……

  都沐浴在了毁灭性的白光之下。

  ……

  ……

  ……

  ……

  ……

  ……

  勇者的队伍踏上讨伐魔王的最后征途已经过去了超过半日,斥候们则在距离
魔王城稍远的外侧等待着勇者们归来的好消息。

  大概那个勇者小姑娘在讨伐魔王回来之后就会这样趁势嫁给某个国家的王室
成为王妃吧?据说勇者的后代虽然并不会继承勇者之力但是勇者的后代们也註定
会成为垂名青史的人物,也许是智慧,也许是武力,但无论哪种,无疑都会对国
家未来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助力。更何况……她是某个已经被魔物毁灭掉的国家的
亡国公主……本身就有着王族的血脉. 无论嫁到哪家的王室都是名正言顺的。恐
怕在她回来后这个世界可能会因为她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内产生大大小小为了争夺
她而诞生的混乱吧?……

  斥候们这么想着,突然大地都在晃动……整个魔王城被一片白光所笼罩。猛
烈的白光让太阳也为之暗淡……白光过后……原本是魔王城的地方仅剩下一些残
垣断壁的遗址。个个国家的斥候们慌慌张张的去搜索遗迹……其结果……

  无数魔物的尸体……与几具几乎烧焦到辨识不出甚至完全变成肉块的人类尸
体……大家仅能凭藉现场散落的装备推测死者的身份。

  也并不是所有的死者都有尸体残留……在爆炸的中心地区……找到的几乎完
全被融毁的神话级双剑……那是勇者的武器……不远处也有圣女铠甲的残骸和法
师法杖的残片……正中央基本完全被炸成碎片的不详铠甲在经过鉴定后也被认为
是魔王的装备……

  斥候们在带回消息后,民众全都沉在了悲痛之中,四个大国联合进行了勇者
们的葬礼……大家的残骸,都交由他们诞生的国家进行了最高规格的葬礼安排。
遗物则由个个国家的中央神殿,作为圣遗物永久的收藏保护了起来……

  只有勇者的双剑……被隆重的放到了她故土王都的一处丘陵之上……在哪里
……众人建立起了一个深深披着斗篷的勇者雕像用以纪念她的功绩……

————————————————————————————————-

             伴随着激烈的战斗~

  不敌魔王的勇者悲愤的看了看好友们的尸体……

          把自己残存的生命转换为了力量

            就这样与魔王同归於尽~

           为我们带来了美好的明天~

               让我们~

         一起感谢为了世人献身的勇者们吧~

      因为他们的献身我们才得以安乐太平的活在这里~

               由衷的感谢

  为了世界献身的……

  他们……

  —无名吟游诗人的诗歌,后半段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