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海边看夜景!两穴齐开的DORA

【本文为本人创作,是否属于个人生活经验分享?就留给看文的人做想像了…】

=================================

这天晚上,好不容易才约到刚下班的dora下来屏东,我马上随便找了个借口出来后,便去约好的公车站牌接dora到mt;幸好这次只有一个人下来,如果加上小英,我大概会精尽人亡吧!

至于这几天、新认识的好「床伴」啾咪,因为昨天开始、『那个』来了,所以今天晚上很安分地没来吵我。「带我去哪?小×?」、「妳说呢?我有说要听妳意见吗?」、「是…是,×慧忘记了自己现在…是你养的小母狗…」,到mt放好行李、收拾了一些东西,我就开车带着dora去附近一个地方、一个适合「打野炮」的地方!

「这里是…海边?」车子一停下,dora看着我说。

或许因为今晚老家这里有下过一阵小雨的关系-出mt时候、天空还有些雨丝飘落,所以一路上都没看到什么人车;大概晚上十点出头,我把车子弯进一条勉强一辆车能开的小路,没多久、就看到一处地上以石子为主的海边-大概一两公里外,还有一个停了几艘小船在港内的小渔港。

「走吧!下车!」说着,我关掉车头大灯、改而打开车子里的小灯当照明;尽管农历七月间、车子一旁外头的木麻黄防风林看起来鬼气森森,但色欲薰心的我,一点也不care,只在意眼前的dora有没有「听话」去做…

「真的…要穿这样下车吗?」、「废话太多了!妳这条母狗!」、「是…是,×慧知道了,请小×主人不要生气…」多浪费了几秒作挣扎,dora还是照了我刚才的交代,胸部的两颗c奶摇摇晃晃的她走了下来,身上只穿着站柜时的黑色荷叶边短裙,还有脚上的一双黑色高跟鞋而已…

「好丢脸喔!第一次…在海边这样玩…」一下车,dora果真害羞地用双手环抱、遮住暴露的一对奶子,然后紧紧靠在我身边;「是喔?妳也会害羞喔?我看看…喔,奶子有变大喔!说,是不是最近有被男人玩奶子、奶子才变得这么大的?」、「没、没有,才没有…」嘴巴这麽说,但我的直觉可不是这样;为了让她说实话,我只好「勉强的」拨开她的双手、挥手拍打起那一对长大了的c奶。

「不要…会痛」、「会痛…那还不说?说,才一个礼拜不见…妳这个烂货就被几个男人搞过了啊?说!」看着不知如何是好的dora,手上也没因此停下,而拍打了几下,dora不争气的奶子,也跟着「长出」一片片红色的枫叶痕迹…

「×慧、说了,一个…才一个而已…」、「喔?是谁?」、「是…是…好痛,求求你、不要再打了,他叫洪×明,是×慧结婚前的另一个男朋友…」、「喔?才一个啊!」听到答案,停下了拍打dora那一对c奶的我,也没让她闲着-把她的头一压,聪明如母狗的她,跟着就自动地跪在地上、帮我拉下裤子,张着小嘴吃起了半硬的肉棒…

然后,等肉棒爆出了青筋的坚硬,我便叫dora躺在引擎盖上,乖乖的翘起还穿着高跟鞋的两腿、跨在我的肩上,等着她的,自然又是一顿羞辱和肉棒的抽插。

「爽吧!给我干比较爽?还是…给那个洪×明干比较爽?」、「都…很爽!」、「妳说什么?重说一次!」这个答案不是我想要的,受到挫折的我,只好努力把每一次抽插、都把肉棒插到最深…「都很爽…×慧,没办法,只要肉穴….被肉棒插…就…啊啊啊…都很爽…快裂开了…小穴…啊啊…主人好凶猛喔!…」后来,才知道这个洪×明也挺豪气的,一出手就是5张小蓝贴纸-毕竟是当年追过dora的有钱「苍蝇」之一,跟dora约好的下一次,居然一口气是20张小蓝贴纸。

「喔、喔…那他也有内射吗?」、「没、他没有,他说他很注意卫生,一定要有套子才会干…」说着说,过了不知多久,该喷发出来的精液、终究都灌进了dora早就准备的肉穴…

「那妳呢?我刚射在里面…」、「小×主人放心,安全期虽然过了,不过…人家有吃药避孕,一个小○(她儿子),×慧就养不起了….」

说的也是。而一拔出半软的肉棒,本想回车上拿矿泉水和湿纸巾做整理的,谁知却被dora给叫住:

「主人…人家×慧还有准备一个【洞】…要给主人喂饱饱…主人…」转头回去,dora已经换了个姿势-压着奶子趴在引擎盖上的她,正摇着屁股晃来晃去…

「没办法,真是欠干的东西!那个洪×明,知道妳这个样子吗?」、「不知道…啊!进去了…啊啊…」抹了点从肉穴流出、还带着温度的精液和淫水当润滑,用手只插了几下、就撑开了屁眼,跟着就是肉棒伸了进去-这时,多少要感谢她老公,没她老公带着她给那么多男人「调教」过,这屁眼怎会这样舒服呢?

「不知道什么啊?」一边插着屁穴,我一边继续羞辱着这条母狗:「不知道…我×慧…早就是人家养的母狗…跟他见面…啊啊啊…只是要多吃一点…啊啊啊…狗饲料(抠抠?还是精液?)」而这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加上屁穴不输肉穴的紧实,雨过天晴的月亮当空下,撑了几分钟后,第二发精液也跟着喷进了dora的肠子里…

后来,拿了矿泉水和湿毛巾整理了一下,穿上衣服的dora,终于正常地和我坐在引擎盖上,看着她手机里的一段影片档-大概30几秒吧!是他儿子小○的保母寄给她的。

「你看…好可爱喔!」、「是、是啊!跟妳一样可爱呢!」、「真的吗?谢谢!」而会专心看着一个在婴儿床上爬来爬去、嘴里只会「咿咿呀呀」叫着的小婴儿,然后开心的傻笑的,大概也只有这个婴儿的妈了。

只是,除了我以外,没人知道这个开心中的人母兼没人管的人妻,这个夜晚对她来说,还很漫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