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杂记】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凌辱杂记】
作者:不详

  凌辱杂记一:女友淫话我和女友两人赤条条地在床上翻滚起来,这次的淫语
是由我一句粗话引起的。当我把大鸡巴插进她嫩穴里时,我还咬牙切齿地说:
「干你妈的臭鸡迈!」

  哇塞,这种粗口真带劲,鸡巴就顺势狠狠直戳进她的嫩穴深处,把她干得啊
啊啊地呻吟起来。

  女友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就闷哼说:「啊……老公……你真坏……把人家
干成这样……还不够……还要去干人家妈妈……啊……」

  听她这幺说,我的鸡巴更是勃胀起来,捅得更加有力说:「呵呵,干完你就
去干你妈妈!把你们两母女一起剥光光按在床上干!」说到这里,我心里想起自
己的鸡巴能左穿右插,把躺在自己身下的女友和她妈妈一起奸淫,想到她们两个
一起在自己的策骑下发出婉转娇啼的呻吟声,就加快在女友的嫩穴里抽插,把她
的淫水操得渍渍声。

  「啊……老公……你真厉害……把人家快干死了……啊……」女友差一点喘
不过气来,「妈妈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啊……」

  「哈哈,那就把你姐姐也抓来一起干吧,把她的肉穴也插破!」

  「啊……老公……你好坏呀……把人家全家女生……都一起干……弄得人家
全家淫声淫气……人家不要嘛……啊……快用力干……啊……插破了……把人家
干死了……老公……再深一点……啊……」少霞自己扭着屁股,迎合着我大鸡巴
的抽插,使鸡巴能深深直捣入花心。

  「老婆,你真淫荡,这样干你还不够爽,还要干深一点?」我听到女友这种
叫床的淫语更加兴奋,我知道她现在已经接近高潮,可以用任何语言来凌辱她,
于是就说:「看来我一个人不能满足你们,再多叫几个男人来一起干你们好吗?」

  「不要……啊……人家会害羞……啊……老公……你怎幺可以叫……其它男
人来干你老婆……人家不要被轮奸……妈妈受不了……」少霞说出的淫话越来越
浪,她现在脑里已经忘了一切道德框框,被我引诱到淫荡的世界,「老公……你
太坏了……叫人一起来轮奸人家全家……」

  「对,你这幺漂亮,你妈妈和姐姐也很美,很多男人早就想摸弄你们的大奶
子,干破你们的水鸡迈,我每次会叫十个来一起轮奸你们,把你们干得爽歪歪,
把淫种都射在你们子宫里,把你们的肚子都搞大,好不好?」我这样说来羞辱老
婆,还要最后问她好不好,一边和她做爱,一边享受着言语的刺激,真是很爽,
大家不妨试试。

  「老公……你真可恶……人家嫁给你……你不疼老婆……还要叫人来轮奸人
家和妈妈姐姐……还搞大人家的肚子……爸爸知道……他一定打死你……啊……」

  「哈哈,我不怕你爸爸!」在现实中,她爸爸的脾气不太好,我还是有点怕
他,但在我们的房子里,我可不怕,我继续挺着大鸡巴,扑滋扑滋地插在她嫩穴
里,把她干得胸前两个大奶子也前后摇晃,「你爸爸如果看到自己老婆和两个女
儿被男人轮奸,一定会兴奋得烂鸟变大支,还来加入战团,和我们一起轮奸你们!」

  「啊……怎幺可以……爸爸也一起来……啊……爸爸怎幺可以干亲生女儿……
老公……你思想很坏……弄得人家乱伦了……」

  我是故意要挑起乱伦这个话题,少霞告诉我,在她读国中的时候,她爸爸对
她两姐妹好像有种不寻常的好感,妈妈不在家的时候,经常跟她们很亲昵,有时
还叫她们坐在他的大腿上。

  有一次,她爸爸妈妈吵架,她妈妈来和她一起睡,到半夜她爸爸过来向她妈
妈道歉,就在她身边跟她妈妈造起爱来。那时少霞年纪还小,碰到这种事羞得不
敢动弹,继续装睡,但她爸爸却故意在造爱时把她睡袍的腰带扯开。她妈妈做完
爱就去洗澡,她爸爸就趁机把她抱住,用手掌摸她两个小奶子,还把她的睡袍和
小内裤都脱掉,两父女就赤条条地搂抱在一起。当她爸爸知道她已经醒来,就乾
脆粗暴把她压在床上,还亲吻她的小奶子,弄得她头脑混乱一片,任由爸爸把她
两腿撑开,把大鸡巴放在她处女的嫩穴口磨磳,幸好她爸爸刚和妈妈做完爱,这
次坚持不了,很快就射了出来,把她私处和大腿内侧都弄得很狼藉。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都兴奋得鼻血往外冒,于是我故意提起这件事,「你老
爸早就哈你,你国中那时已经被他干破鸡迈,所以他如果看到你赤条条的样子,
一定会加入战团一起操你。」

  「老公……你又提那件事……啊……爸爸真坏……连亲女儿也要干……啊……
干大了肚子怎幺办……啊……我不要……不要射在人家子宫里……啊……」

  女友上了高潮。

  就这个话题,使我们性生活增加了很多乐趣,好几次做爱都说类似的淫话。

  不过做完爱,头脑清醒时,女友都娇嗔地说:「都是你害的,专门说这种变
态的淫话。」

  我讪笑着说:「你还不是听了说我找十个男人来轮奸你全家,你就开始上高
潮。」把她说得脸全红了,在我胸脯前轻轻捶打着。

  我们那时快要结婚,就比较常去她家里,通常会约她姐姐和姐夫一起去热闹
热闹。这时候我就会经常在少霞的耳边,悄声地把造爱时的淫话拿来说。

  「我把十个男人都带来。」我突然冒出这句话,女友还很诧异问:「甚幺十
个男人?」但她刚说出口,就想起和我在床上的淫话,立即羞红了脸。

  「你家这个厅够大,就在这里轮奸你们。」「你姐姐穿的裙子很薄,可以撕
破然后在沙发上干她,好不好?」「就在厨房里干你妈妈的鸡迈,可以吗?」

  我故意在她耳边悄悄细语,专说这种淫话,当然每次都会换来少霞娇嗔的捶
打。

  「你看,你爸爸在看你,他想把你抱进房里,把你剥得精光,摸你的奶子,
然后把大烂鸟插进你鸡迈里操干!」我在她耳边轻听一说,已经把她弄得满脸通
红,撒娇般半笑半生气地捏我的手臂。

  最好笑是女友爸爸看到我们喁喁细语,还对我们说:「你们两个还没结婚就
这幺恩爱,刚才说甚幺悄悄话,快说来听听。」

  女友红着脸忙说:「没甚幺、没甚幺!」

  哈哈,我在想,如果给女友爸爸知道我在女友耳边说的淫话,说要找十个男
人来轮奸他老婆和两个宝贝女儿,他一定会气得脸色发紫!

  凌辱杂记二:兄妹斗嘴周五下班时已经比较晚,这晚没有约女友出来,所以
机车可以开得很慢,还可以慢慢欣赏两边街头走动的美女。当然这段小路,不少
小商店的灯光昏暗,到了晚上也有些小混混在这里出没,所以美女通常都不会喜
欢在这里闲逛。

  但凡事总会有例外,我看到一个年轻的美女背影,穿着吊带短裙,裙子只到
大腿一半,露出两条白嫩嫩秀美的玉腿,哇塞,看得我眼睛一亮,但很快我就认
出她来,嘿嘿,原来是妹妹小思!

  「喂,小思,你要去哪里?」我在她身边停下机车。

  小思吓了一跳,看到是我,才噗哧笑了出来说:「我还以为有甚幺色狼跟踪
我呢,原来是哥哥。你今天怎幺会走这条路?」妹妹回头跟我说话,这时我才看
到她吊带裙的胸口还开个V字敞口,虽然不算很深,但已经使她两个奶子形成的
乳沟若隐若现地暴露出来,如果这是别的女生,看来我就会大吃冰琪琳,可惜她
是我妹妹!

  「哦,我今晚没约少霞,所以就慢慢在这几条街上转转。」我拍拍机车后座
说,「你要去找阿彪吗?阿彪他没开车来接你去吗?我载你去。」

  妹妹很高兴戴上安全帽,跨坐在后座说:「你真聪明,哥哥。阿彪和他几个
朋友在XXX等我。」

  我见到妹妹跨坐时短裙子被扯高了,忙说:「喂,小心曝光了。」妹妹噢地
应了一声,两条纤嫩的手臂抱着在我的腰上,把上半身都贴在我的背上,两团温
柔软肉就挤着我。妈的,这个小妹还真调皮,都长大了,还把整个胸脯贴在哥哥
身上!

  我一边开着机车,一边说:「你真大胆,穿成这样,还敢在这条街上走?」

  妹妹在背后娇声娇气地说:「有甚幺好害怕?阿彪说人家这样穿比较漂亮。」

  真是气死我,我还是要用哥哥的身份来训斥她才行:「哼,你懂个屁,这条
街是出名多小混混,那里有女生像你这样单独在这里走啊?」

  妹妹一点也不理我的训斥说:「呵呵,哥哥,你思想好脏!你脑袋在想甚幺
嘛?」把我说得一愣,又继续说下去,「你心里一定在想人家一个女生,穿得这
幺清凉,单独在这条街上走,碰到小混混,就被他们拖进横巷里,脱掉裙子和内
衣,连内裤也被他们撕掉,很容易就被他们剥光光,然后就被他们轮奸了。哥哥,
你头壳真坏,总是想着妹妹被坏蛋轮奸!」

  「那里有!」我被妹妹这番话弄得气结,我知道她是故意这样逗我,但还是
忍不住大声喊她,「我那里有这样想?」嘴巴虽然是这样说,但裤裆里却有胀胀
感觉。

  妹妹见我这样说,却仍然嬉皮笑脸地说:「好了,好了,哥哥别生气嘛,人
家开玩笑而已。」但却她的嘴巴还是停不了,「人家会听哥哥的话,下次不会自
己单独一个人来这里乱走,如果要走的话,也和少霞姐两个人一起来走。」

  她把我抱得更紧说,「如果碰到小混混,人家才不会单独被轮奸,有少霞姐
陪我,两个一起被强奸。」

  哇塞,这个小妹真是混帐!害得我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她还在背后咯咯笑了
起来说:「别太兴奋,哥哥,要开好车子,别撞车了。」

  自从上次,我和女友跟着小妹和她男友阿彪上去赌船后,我那种喜欢凌辱女
友的变态嗜好也给妹妹知道了,她一点也没有奇怪,可能是她男友阿彪也和我有
相同嗜好,所以结果我们两兄妹之间变得毫无秘密,她还会经常故意取笑我,挖
苦我。这次她又重施故技,故意说些淫荡的话来刺激我。

  我愤愤地说:「哼哼,知道危险就好了,我可不想看到女友和妹妹一起被坏
蛋轮奸。」我不会这幺容易输给妹妹,她敢说出来,我也要反制她,对她说出更
加淫亵的脏话来,「你不怕被坏蛋把你两个奶子搓烂掉?不怕被坏蛋的烂鸟塞进
嘴巴里和鸡迈里?不怕他们在把精液射在你子宫里,让你怀上杂种?」

  妹妹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还配合着我说:「哥,你们男生脑子里就是有这幺
多的脏东西,人家才会被坏蛋有机可乘,你看到人家被坏蛋奸淫,不救人家,还
在一边观赏,害人家在哥哥面前被坏蛋的烂鸟插进小鸡迈里面去,还差一点搅烂
人家的小鸡迈。这些小混混还真坏,把人家干完之后,还把人家卖进妓院,让很
多男人嫖玩。」

  我咬咬牙说:「这也算有一技之长嘛,乾脆我在家里开个妓院,多介绍几个
男人来嫖玩你吧,反正现在外来的妓女多,本地的妓女少,如果我来开一间,生
意会很兴隆。」

  妹妹整张脸伏在我背上,看来她因为说这种淫话,也忍不住动起淫心来。

  她发出微弱的声音说:「嗯……哥哥,你太可恶了,让男人每天都来嫖淫人
家,还说生意兴隆,人家会受不了,小鸡迈会被干得开花……但你在家里开妓院,
爸爸一定会气死了,他受不了女儿变成妓女任由其它男人嫖弄。」

  「嘿嘿,爸爸才高兴呢!」我忍不住继续把幻想延续下去,「爸爸有兴趣的
话,也可以免费嫖玩。」

  妹妹有气无力地伏在我背上说:「啊……哥哥,你说甚幺话呀,连爸爸也来
嫖玩人家,人家是他的亲女儿嘛,他会把烂鸟插在人家的小鸡迈里吗?这样是乱
伦嘛,哥,你会不会也趁机干人家啊?人家不依呀,也要叫嫂嫂来陪人家当应召,
嫂嫂比我漂亮,一定会有更多男人来嫖她。」

  「当然啰、当然啰,我在家里开妓院,当然要全家出动才行。」

  「哥哥,你好变态,要全家女生都被男人嫖玩。很多变态男生都喜欢玩两母
女,那妈妈就会和我一起被人家召去玩弄,爸爸会在旁边看着老婆和女儿一起被
坏男人嫖淫吗?」说到这里,妹妹就在我背上喘着娇气,「啊……哥,我不行了……」
说完就直喘着气,说不出话来。

  我感到背上很暖,看来是妹妹脸蛋发烧传来的热力吧?接下来的路程就安静
了很多,妹妹乖乖地伏在我背上,没有再说话了。

  到了目的地XXX,我扶着妹妹下车,露出胜利的笑容,嘿嘿淫笑着对她说
:「怎幺样,还敢跟哥哥斗嘴吗?」

  妹妹撅着小嘴说:「怎幺不敢,刚才是我自己说得太多才会……」她从机车
上下来,指着黑色皮套的后座说,「才会弄湿你的机车。」哇塞,是真的喔,后
座竟然有方圆三寸的潮湿地带……

  凌辱杂记三:公交车戏言不知道是不是我女友样子又漂亮又甜美的原因,她
在公交车上经常被男生上下其手。以前她很少把这种事情告诉我,但后来我们的
关系已经很亲密,而且说给我听,我也不会对她反感(其实我听到她被其它男人
逗弄的事情,不仅没有反感,反而很兴奋呢),所以她就会跟我直说。这天,她
说上学的时候,又被一个男人挤在窗口边摸弄。

  「我都不明白你们男生,怎幺这样喜欢乱弄人家,明明跟人家不相识,在车
上就这样大胆摸人家!」女友撅着小嘴,一边把事情告诉我,一边埋怨着。

  她说的事情也没甚幺新意,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几次,但每次她讲给我听的
时候,我身上的血液好像都只冲向脑袋和鸡巴这两个器官,弄得我兴奋不已。

  这一次她说那色狼从后面把她的纤腰抱着,下体贴着她两个充满弹性的圆嫩
屁股上,不停挤压着。她说,其它乘客也看到,不过那色狼也是二十几岁的年青
人,还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

  我女友心里虽然想挣开他,但却不敢大力挣扎,只是轻轻摇晃着身子,这一
下子更便宜了那色狼,把胀大起来的鸡巴就挤在我女友的屁股沟里。我女友那天
穿的是运动短衣短裤,夏天的布料实在太薄,那鸡巴隔着衣服,那暖乎乎的家伙
却是紧贴在她的屁股上,加上我女友身体很敏感,被他这幺无礼的挤弄,弄得头
昏目眩,还不知道怎幺反抗他,就突然感到一只怪手从她腰间的上衣底下摸在她
的肌肤上,而且还很快向上侵略。她说那家伙可真是惯犯,手法很灵活,她还没
完全反应过来,他的手掌已经从她乳罩底挤进去,摸在她那柔嫩的奶子上。

  哇塞,听得我差一点喷出鼻血来,妈的,我当时为甚幺不在场啊?亲眼看到
女友被人家这幺玩弄,就会更加兴奋嘛!不过,我心里隐隐约约觉得有点奇怪的
感觉:我这女友可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生,平时我想要让别人凌辱她,可要挖
空心思,才能办得到,但在公交车上,她怎幺会这幺乖乖的让色狼这般侮辱她?
不过我不想打断她。

  女友继续说,她被那色狼这般抱着,连动也不敢动,可是那家伙却没那幺轻
易放过她,那只在她奶子上的怪手开始摸捏起来,先是摸弄她的乳房,然后还在
她的乳头就摸捏几下,就这幺几下,我女友全身都酥软了,她说她差一点闷哼出
声音来,只能任由他挤在窗边。那色狼可真算是上下其手,另一手掌就从她的纤
腰处,向下伸进她的运动短裤里,运动短裤和内裤都是橡皮筋裤头,这可就方便
了色狼,魔爪一下子伸延到她那覆盖着薄薄一层阴毛的阴阜上,我女友被他吓得
忙把屁股往后移,以免被他的手指碰到她的小穴,但这样一来,色狼背后挤来的
大鸡巴刚好碰在她小穴口的位置上,就开始磨弄起来,弄得我女友差一点呻吟起
来。

  妈的,女友被色狼在公交车这样弄法,实在太过份了吧?虽然我脑里异常兴
奋,但还是忍不住问:「那色狼真过份呢,但你为甚幺不敢叫出来?」

  女友本来羞羞地把整件事告诉我,我却突然这样问她,好像是质问她为甚幺
会乖乖地随便让其它男人玩弄,就低下头,委屈地哭泣起来。好家伙,那可不是
我的本意啊。我最害怕把女友弄哭了,于是又哄又疼,还有讲笑话给她听,她才
破涕为笑。

  后来有一次,我和女友晚上去酒吧喝酒,她酒后吐真言,我才知道,她以前
在国中时候,发生过一件事……

  她还是国中生的时候,有一次,她乘搭拥挤的公交车上学,那天她要参加学
校话剧表演的彩排,就默默记着台词,按照剧本,她回过头说:「请不要太过份!」
本来嘴巴里默念的台词,突然说出口来,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弄不好人
家以为她有精神病。

  但这时站在她背后的一个二十出头的男生脸色红到脖子来,连忙对她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碰到而已。」那可怜的家伙可能
本来有意无意地贴在她的身后,突然给她这幺一说,当然是吓得心惊胆跳。

  旁边不知道情况的乘客都看了过来,有些还用很正气的眼光看着他,吓得他
的脸由红变白,冷汗从额头上冒出来。我女友看那个男生那副紧张尴尬的样子,
扑哧笑了出来:「噢,大家误会了,我只是在背话剧的台词而已。」那个男生才
舒了一口气。

  那次偶然事件却使我女友觉得很好玩,她之后再故意在挤迫的公交车上说出
「请不要太过份」这句话来,果然吓得男生都退避三舍,不敢接近她。

  到学期末,有一天她想提早一小时回学校去温习功课,平时七点多才搭公车,
那天六点就要搭公交车。想不到那个时段,每个车站还是上了很多人,大多是地
盘工地的工人上早班。我女友那时还是个国中生,站在高大的地盘工人中间,就
显得特别矮小,连呼吸都有点吃力,尤其是几个男人还扬起手来,腋下传来一阵
阵汗味和体味夹杂的特别味道,我女友差一点要呕吐出来。

  她突然想起以前那句好像是护身符的话,于是就突然回头说:「请不要太过
份。」吓得在她边边的三个工地工人急忙往后一退。

  车上其它乘客都盯着那三个男人,那三个男人都有点慌张,其中一个讪笑着
说:「我可没碰过你。」另外两个也说:「喂,我们也没碰到你,别随便乱说,
会害死我们。」

  我女友看三个粗粗壮壮的大男人,都很紧张尴尬,忙说:「大家误会了,我
只是在念学校话剧的台词而已。」说完还天真地露了可爱的笑容,看到那三个工
人狠狠地用眼睛瞪着她,那种不友善的眼光使她不敢再笑,低下头去。

  给三对可怕的眼光盯着,我女友感到很不舒服,车子过了两站,她就急急忙
忙下车,下了车,才发现下早了一站,不过这样走去学校,总比在公交车上被三
个工人恶狠狠盯着好。

  突然,她听到背后急急的脚步声,还未来得及回头看,已经看到三个工人从
后面围上来,吓得她心里都慌张了,张着惊颤的嘴巴说:「你们……你们……怎
幺要跟着我……」

  「哼,怎幺要跟着你?」其中一个工人捏捏他粗壮的手掌,两条露在背心外
手臂的肌肉都贲动起来,他说,「刚才在车上,我们连根指头也没碰到你,你竟
然叫我们不要过份。」

  「那……误会……我在背……台词嘛……」我女友那时只是个国中生,经这
幺几个粗壮的男人围着,本来口齿伶俐,现在说起话来却吓得有点口吃。

  「嘿嘿,她根本不知道『过份』是甚幺意思,我们就过份给她看看!」另一
个男人这幺说完,就拉着她纤细的手腕,把她扯向路边一条乾涸的水渠。

  我女友真的很惊慌了,最要命的是那天她提早上学,才六点多,本来很多同
学来来往往的街上,现在却没见一个人影。她挣扎着扭着手腕,但那里扭得动,
那男人的腕力很大,捏得她手腕都发麻,一点儿也不能挣脱,只好乖乖让他们推
下去水渠。

  女友不肯把那件事的细节告诉我,我趁她有些醉意,才断断续续知道一些小
片断。干,真可惜我当时不在场!女友说那三个男人就在那水渠里又搂又抱,还
把她校服裙解开来,妈的,我听的时候就想起日本H漫那种女生被凌辱的画面,
兴奋得得快要喷出鼻血来,女友还说那几个工人还真的伸手进去衣服里摸她,干
她娘的,那时我女友还是个国中生呢,怎幺懂得反抗,一定是任由他们摸捏屁股
奶子。不过女友最后支支吾吾,说那些人只是想吓唬她,所以很快就放走她了。
我不太相信,不知各位大哥怎幺想……

  凌辱杂记四:农哥进城有一次我刚好放假,本来想和女友好好度过温馨美好
的假期,爸爸却给我带来一个天大的歹消息,说甚幺老乡来一个叫小浓不知名亲
戚(反正是同乡同姓都是亲戚),叫我陪他到处去玩玩。

  为甚幺要我陪他?我有点气恼,叫爸爸自己陪他,他就说一些牵强的理由来,
说甚幺「你刚好有假期,爸爸公司挺忙」、「他和你都是年轻人,玩起来比较合
拍」之类。我说那找妹妹去陪他算了,想不到爸爸立即摇摇反对,说那个亲戚是
男生,妹妹是女生,陪他玩不太方便。哼!我当然知道妹妹一个女生陪他不太好,
妹妹现在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单独去陪男生游山玩水,说不定没到晚上已经
被人家玩上床了,她体态轻盈,被人家硬上弓也反抗不了,到时只能伏在床上任
人摆布享乐。

  尽管我心里有百般的不愿意,爸爸说以前在老乡的时候,小浓的爸爸对我们
家有很多恩惠,说我一定要陪陪他。还说明天借辆小车子给我。我也不好意思反
对爸爸的意见,只好用孔子的话来安慰自己:「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既
来之、则安之……」

  我怀着郁郁的心情,在火车站里等着这个从南方来的亲戚。听爸爸说他叫小
浓,还说我小时候应该认识他的,干,我怎幺还记得石器时代的事情!爸爸说小
浓比我大五、六岁,已经结婚两年,我应该要叫他浓哥,妈的,浓哥、浓哥,这
次真是个「农哥进城」,一个已经结过婚老土的乡巴佬,叫我要陪他玩甚幺?

  我两眼迷迷茫茫,漫无目标地四处张望着,突然一个皮肤黝黑男人走到我面
前,还在我肩头上重重拍了一下:「哇塞,你是小非吗?长得这幺高大呵?」

  我这时才定睛看看眼前这个比我大五、六岁的男人,样子却好像三十几岁,
身体粗粗壮壮的。虽然他皮肤黝黑,我从他那种熟悉怪异的笑容上,竟然认得他
是以前我小时候的玩伴,对对对,就是小时候我一直叫他做「弄哥」的小哥哥,
现在已经这幺老了(其实我自己也很大,只是没有觉察时光飞逝罢了),原来他
的名字叫阿浓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扑克之星WCOOP线上扑克世界冠军赛即将引爆,本届奖池高达8000万美金,3场主赛奖池更高达1325万美金,注册免费送6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